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零七章 黑暗幕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花园的另一边……

    扎力正在挑逗着一个火魔族的女人

    他用着冰块,在为这个女人轻巧的按摩,他用来杀人的闪电,在他指尖小巧的跃过,为她带来舒适的麻酥感觉。

    服务嘛,扎力可是老手,毕竟曾经也是纵横花丛间。

    “嗯……”她发出了一声长吟,然后转过身来,炯炯的眼睛盯在扎力的脸上,她很满足。

    扎力也笑着的看着女人。

    她有着令人惊艳的容貌,极具自我主义风情的五官,浮现着让人一眼就绝对不会刻骨铭心的妖惑。

    然而,这所有的美丽,仅限于她的左脸。

    右脸自眉骨起,下至右嘴角处,一个可怖的伤口将所有的美好撕裂了开来,伤口并没有结疤,还泛着血的颜色,这上面有可怕到无法驱逐的灵力。

    女人翻过身来,冰冷的双眸当中映着扎力的身影,她的手向下探去,预料之中,又在想法之外的动静让她的嘴角拉扯出一个似乎看穿了一切的笑,“看来,今天,你能活。”

    “不仅要活,还要活得精彩。”扎力罗晃手上扔下手中的冰块。

    泰坦对美丑的的概念并不是很深,强大的暴魔族女人,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至于破坏胃口的伤疤,对战士来说,那其实可以说一种另类的性感,力量和层次才是欲望的根本。

    总结而论,扎力很享受。

    两处别院,两种热情,唯一相同的是,一夜都没有停下过。

    第二天,还是烛魔将他们两人分别带了出来。

    艾俄洛斯看到扎力时,身体动了动,然后晃了晃,然后他便云淡风清的说道:“下次给点提示好不好?”

    扎力看着着艾俄洛斯,打量了又打量,“没少零件,啧,看来活不错啊,小看你了。”

    艾俄洛斯哈哈大笑,无论在哪儿,潘帕斯的雄鹰永远是那么自信,“块头大不代表什么。”

    “哼,我们泰坦就是高大威猛的同义词!”扎力骄傲的说道。

    回到牢房,对艾俄洛斯和扎力来说,一切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平静的休息了很久,直到扎力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们现在很危险,对手越来越强了,昨天的打法楠队伍的那一场,我打赌,水晶人是想要让我们去死的一场,他一直想让法楠接替我们现在的头牌位置,让他杀死我们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但是我们赢了。”艾俄洛斯无所谓的说道,他对这个世界越来越熟悉了,只要人类掌握了力量,说真的,真有抢夺一席之地的机会,简单说,这里的人过的太安逸了。

    “可你也曝露了真正的实力,下一次,他会准备得更加充分,甚至把你进步的力量都计算在这里面,他不会让我们在这里撑到恢复自由之身的,我们越是出名,他越是会想办法让我们死在他的竞技场里,好榨干我们骨头里面的最后一点利益。”

    竞技场的主人不会喜欢不听话的角斗士,艾俄洛斯和扎力都不是那种愿意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的乌龟。关键是,他们只会在这里服刑一年,一年之后,会带来很多麻烦,死的角斗士无疑是最好的角斗士。

    “你有办法?”

    艾俄洛斯沉静的问道,这个地方虽然适合他战神之路的修行,但是,他可不打算死在这里。

    “要想办法让贵族赎人。”

    艾俄洛斯瞪着扎力,你这不就是贵族?

    “七阶贵族没机会的,至少是要来自八级文明的贵族才压得住那些看不惯我的家伙,也才有资格从这里赎人,当然还要有钱,我们的价格可不会低。”

    “那怎么办?”

    “昨天晚上那样的机会,兄弟,下次,记得一定要好好表现,虽然你没我的大,但是用心一点,说不定有好你这口的。”银泰坦忍了好久终于开始开嘲讽了。

    “我比你持久,技术比你好,比你猛,某人后面的声音还没妞大。”艾俄洛斯笑道。

    “胡说八道,火魔族的娘们是最猛的,换成其他人早就缴械了。”扎力暴怒。

    “是吗,我记得不久前某人才说过,妖精族的女人才是最难对付的,可是我让她唱征服!”

    扎力罗晃死死的盯着艾俄洛斯,“你是说你昨晚是妖精贵族,麻蛋的,这不公平!”

    “不过我觉得对方是个雏儿,装的很不错,可惜没什么战斗力。”艾俄洛斯还是很回味的,这样的美女在地球上真没遇到过,不但是肉体上的交流,灵魂上也有一定的沟通。

    扎力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靠,不是吧,难道你遇上了妖精族的诅咒夜,来,跟哥哥交流交流!”

    “滚!”

    “别啊,我说真的,传说妖精族的第一夜是带有诅咒力量的,兄弟,你该不会真的碰上了吧?”

    妖精一族在最早的时候,有点像螳螂,母螳螂在新婚夜会吃掉公螳螂,而女妖精的力量也会要了男性的命,当然随着文明的进化这个问题被解决了,只是传统还是留下了,基本上大家对于妖精女的第一夜都是敬而远之的。

    难怪艾俄洛斯觉得那个女妖精有点奇怪,但是他并不在意这个,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作为天门三大堂之一,修武堂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场所,武斗场。

    坐落在天池外围的西南侧,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各式各样的奇怪建筑、平坦的斗场,少了几分炼丹堂的自然灵性、少了几分造物堂的高大奇诡,却让人凭空多出几分亲切,让人感觉接了地气。

    昨天造物堂的炼器课,好歹还有两百旁听,连天之骄女的天贝郡主莎莉丝特都亲自前去,可今天武斗场的修武课,那旁听就真是只有小猫两三只了。约莫二三十人,而且几乎都不是真正过来听课的,而是如同飞猪乔纳斯那样,在修武堂中有认识的朋友,过来凑个趣看个热闹而已。

    修武,虽然为那些一心追求大道的强者所不屑,可毕竟是集中了整个地界最年轻的一帮顶尖天才,即便是挑剩下的这九百多,也真没任何一个是弱者。

    虫族、妖族等大族的人数在这里居多,此外就是很多类天族的杂等文明,比如老王这样的地球人类。

    类天族修长独立的身体四肢是公认最方便战斗的体型之一,特别是一些传自天界四族的强大战法,都是以人型类天族的身型为准,修武堂里的,除了体型奇形怪状的那些虫子,大多便都属于这类。

    每一个带给王重的感觉都是气血强大之辈,虽然其中也有小部分还没有凝结虚丹的,但这类却也都已经到了筑基巅峰,单看身体气血,没一个比老王弱的,那还是王重灵力释放的情况下,正常情况下的修为则是尽皆隐藏在神化细胞中,显得就更弱了。

    夹在这堆人中间,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小老鼠进了大象群,好像旁边随便有人一脚踏下都能不小心把他给踩死。

    “这个地球人真干掉了阴蛟?”皮格罗正在莎娜里的身边,他算是今天过来旁听看热闹中最大牌的来头了,怎么说也是炼丹堂的人,还是炼丹堂中至少排在中上的高手。

    论容貌,莎娜里不是妖族血魔族那个圈子里最漂亮的,论身材她也不是,气质、背景、身份等等,都算不上顶尖,但却各项均等,更重要的是这女人撩得一手好男人,才来了天门几天,在这边妖族和血魔族的圈子里就已经混的风生水起,和皮格罗保持着若即若离,既不让他得手、也不完全拒绝,撩拨得他心痒痒的,这几天正在热烈追求中。

    听说她看好一个来自下界的什么地球人,只是个四级文明,加入星盟还没两年,居然干掉了同为妖族半蛟的阴蛟,让皮格罗有些兴趣,今天也是陪着过来瞧瞧热闹。

    可一看到王重,皮格罗就有点想要发笑,这不就是迎新典礼那天的傻子吗。

    “不要小看他哦。”莎娜里微微一笑:“这家伙有点背景。”

    “背景,能来这里的哪个没背景?”皮格罗笑着说道:“那不如咱们打个赌。”

    “哦?”

    皮格罗笑着说道:“武修堂和咱们可不太一样,第一天肯定就要见血,肯定有积分加减,咱们就打这个赌。这个地球人要是能进今天武修堂的积分前一百,我就输你一百金星石。要是他没有进,我们就好好的切磋一下床上功夫如何。”

    “你这人啊,就是急,一点情调都没,绕着圈儿给人家下套。”莎娜里呵呵一笑:“这赌约挺有意思,但人家才不答应这么不公平的赌注呢,要是我输了,也输你一百金星好了。”

    皮格罗干笑了两声,点头答应,心里好生郁闷,这个圈讲究的是“魅力”让女人心悦臣服,否则传出去更丢脸。

    下面闹闹嚷嚷、叽叽喳喳,突听得有一阵山摇地动般的踏步声,有一巍峨的巨人从远处大步踏来,震得地面轰轰作响。

    武修堂总督导,银泰坦扎格西蒙!

    足足六米多的身高,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小山,浑身雷霆电绕,这可不是像一莫长老那样返璞归真的高人,开口间有种气吞山河之感,震得所有人的耳蒙都嗡嗡作响。

    “哈哈~~~~很好很好!欢迎你们来到武修堂。”很简单的欢迎词,可那明显带着一种恶趣味的笑声,听在任何人的耳朵里却都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心惊肉跳:“我们武修堂的规矩很简单——不要怂,就是干!”

    九百多武修门徒有种面面相觑的感觉,这话听着怎么像是进入了底层的混混区。

    “不能打的武修跟猪有什么两样!”扎格西蒙大手一挥,完全没有像一莫长老或是伊利风高阶督导那种讲解个什么武修基础纲要的打算,一块巨大的黑色‘飞布’已经出现在了空中。

    都快睡着的乔纳斯忍不住翻白羊,猪是招你惹你了!

    只听扎格西蒙那闷雷般的声音响起:“今天大家先互相认识一下,来场热身,击败十个对手,就可以达标,前十个完成目标的,有额外奖励哦!”

    众人一阵窃窃私语,有的兴奋,有的发愁,有的平静,当然多数会觉得这督导有点疯,哪儿有一上来就乱搞的。

    武修堂九百人,有七百虚丹,但也还有两百个还没能凝聚虚丹的筑基境,这些人中除了极少数是来自高等文明势力的少年天才之外,其他更多的,还是像王重一样,来自低等势力,不是有潜力还没有挖掘,而是自身已经快要到顶了,天门除了培养人才之外,本身就是一个平衡地界势力的平台,全都让高等文明霸占了名额,上面也会担心那些低等文明完全看不到希望,进而对星盟产生不满,任何一个层次,平衡都是一门艺术。

    因此每年都总会下放出一些名额来招收些比较弱的门徒,说不上什么特殊照顾,给下面那些低等文明一个微弱的希望而已。能抓住,那是你牛逼,是你们低等文明翻身的机会,抓不住?那就淘汰好了,机会已经给过了你,被淘汰那是你自己的事儿,天门在这方面一向做的算是相当公道了。

    而此时,十选一,显然意味着今天至少会有九成以上的人无法合格达标,在那七百虚丹拼命之前,先拿这两百多个筑基境垫底、热身则是一个必然的选择,王重不过只是被盯上的其中一个而已。

    感受到四周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老王倒是脸不红心不跳,内心平静如水,头顶上方那块黑色的‘飞布’在旁观者看来平平无奇,只是悬停在空中,散逸着一种古怪的能量。

    可对于被笼罩在其中的武修堂众人来说,随着银泰坦督导的话音刚落,那黑布却好像是在头顶猛然变大,变得无边无际的宽广,天空被遮蔽,黑暗降临!

    ‘噌’的一声,所有人就感觉自己坠入了一片宽广无边的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似乎是一种空间术,有点类似碎片世界,但又不完全相同,王重并没有任何自身被‘收取’的感觉,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脚下大地有任何的挪动,仿佛自己仍旧还是踩在原本的土地上,只是这片土地突然间不断的延展开,刚才还熙熙攘攘的人堆,相互间的距离一下子就变得宽阔了起来。

    天门法器——黑暗幕布。

    虽然宽敞了一些,但是人数众多,在场的人都有极强的感知力,这一刻,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是敌人,黑暗中一片死寂,谁是第一个动手的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谁都不想被钻空子,谁都想第一个完成。

    终于随着一声嘶吼,有人显真身了,紧跟着灵气铺天盖地的爆炸开来,如同出现火星的武器库,瞬间大爆,而在外面的扎格西蒙乐开了花,看着一群人混战,各种折腾,显然极大了满足某督导的恶趣味,一群小兔崽子,想跟他装逼,先杀杀他们的锐气!

    两人朝着王重的方向同时疾速冲来,近水楼台先得月,这种计分的事儿,自然是要先挑软柿子捏!

    这两人的速度都是奇快无比,且一路疾风般飞行,移动时风雷滚滚、声势浩大,任何一个比起曾经的阴蛟都只强不弱。

    “呵呵,这小子要遭殃了。”场外的皮格罗就像是在看着一场有趣的闹剧。

    空间中的黑暗只是对身处于其中的人而言,可在外面的人看来,里面那九百多武修堂门徒的一举一动,都如同是清晰的影像般,在那黑布上显现。

    赌注的输赢什么的,他并不在意,就算赢了莎娜里,也不会真要她的一百金星,类天族人一向都有小白脸的潜质,这小子的皮囊不错,算是讨女性喜欢的类型,虽然不可能给自己构成什么情场威胁,但就是单纯的看这种小白脸不顺眼。

    “那可未必。”莎娜里笑着说:“你瞧。”

    只见话音刚落,那两道疾驰的身影即将冲到王重身边时,王重居然突然就从黑布中‘消失’了。

    是的,消失!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皮格罗瞪大了眼睛,这还真是他第一次为一个低等文明的表现吃惊。

    那位银泰坦督导放出的这件法器,有点像是界器,显然有着强大的监测功能,那个地球人竟然能将这等法器的探照功能都给骗过去?那不用说,身处于法器中的其他人就更看不到他了。

    “那家伙怎么做到的?作弊吗?”

    两道疾冲的身影猛然一顿,突然失去目标,显然也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那是一头裂齿熊妖和一只长着百足、类似蜈蚣的巨大虫族,一个早已显出真身,身强力壮、浑身那厚厚的脂肪和熊皮让人感觉就是炮弹都轰不穿,另一个则是体型庞大、百足细长,每一条腿上都长满了那种尖锐的倒刺,如同无数柄银钩,闪闪发亮。

    失去感知中可以捡便宜的目标,这两位在短暂的错愕之后都是立刻就盯上了对方,黑暗中的规则是干掉十个对手,这种情况下,遇到比自己弱的,肯定是尽快斩杀,遇到比自己强的,则要赶紧溜走,遇到和自己差不多的……打吧,要是连这都不敢打,专想着找比你弱的下手,只怕等到人死光了也没让你碰上几个。

    熊妖和那蜈蚣虫族显然是感觉到彼此的力量相当,几乎只是刹那的犹豫就杀在了一起,环境等感染人,整个空家里都已经杀气冲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