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二百零三章 丹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炼丹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炼药,而是一个自身与灵丹交汇融合、从头至尾去孕养的过程,每一颗灵丹都等同于是丹师的孩子,炼制一颗就跟女人生个孩子一样,那是一种从身体到心灵的全方位蜕变。其炼制过程本身就已经等同于是服用一颗灵丹的效果了,更是对天地大道有着种种触动和感悟,境界提升很快。

    何况丹师炼制的丹药肯定是最适合自己的,毕竟是由自己用灵气孕养,随时也可以服用,修行速度就更不是其他任何门道可比。

    可惜天赋要求太高,这么多地界精英汇聚一堂,竟然才只有不足一百人进入炼丹堂,比例连十分之一都没到。

    而中间那批灵质乙等的,大约有五百人,则是被分配到了炼器堂。

    以魂炼器,其实也有着和炼丹相似的效果,在感悟大道方面有着些许异曲同工之妙。当然,这种对大道的感悟一来没有炼丹那么纯粹直接,二来也没有那么多合适自己的丹药可以服用,无论修行境界还是灵气累积速度,显然都是远远不如炼丹的。不过每隔上一两届,炼器堂就总能出那么一个凝就金丹的高手,相比起修武堂已经好很多了。而且炼器炼器,用自身灵力孕养的法器是相当强大的,这使得炼器堂的实战力并不差,并且,法器在神域有着相当广阔的市场,用于战斗的就不说了,许多要收集下界信仰的大势力,唯一的方法就是赐予下界一件法器,作为汲取信仰的通道,就像曾经的星云神剑、就像所罗门的九头蛇剑一样,那些就都是炼器师的产物。

    需求量大,作用显著,因此炼器师在神域的地位也是相当不俗,像从天门炼器堂走出去那些炼器师,纵然不能飞升天界,可至少个个都是富甲一方,所在的宗派文明也会因此获得巨大的名声和影响力,前途可以说一片光明,相当不错。

    修武堂则就差了些,灵质丁等以下的,约莫有九百人,统统都被划归到了修武堂中,这里研究的只有战斗,灵魂层次相对很低,对灵质天赋等等基本上也没有什么要求。这些人,在天门中是比较O的,但并不意味着走出去也一样O。毕竟是天门出生,打着天门门徒的幌子,在地界无论走到哪里都总是被人高看一眼,不敢说有多么远大的前途,可即便只是普通虚丹也能去那些大宗门大势力里当个客卿,衣食无忧、享尽富贵什么的也根本不在话下。

    当然,要是连在修武堂中都被淘汰掉,那就得另说了。

    分配的流程很快就已经走完,从三大堂的分配人数也看得出来三种体系的修行难度以及受重视程度。其实对于这个分配,大多数人心里都是早就有数的,自己是哪块料,自己心里还没点逼数?只有极少数才会因为毫厘之差与期待中的分堂失之交臂,黯然神伤,不过这种人很少就是了。

    “三堂虽然已经分配完毕,但分入炼丹堂的不用沾沾自信,分入修武堂的也不用黯然神伤。”总督导的声音在上面响起:“测试并不是给你们套上一个枷锁,只不过是帮助你们选择更合适的道路,但测试的结果未必就是完全的准确。上一届就曾出现过天赋者被测试漏掉的情况,所以从今年起,三堂都会开设旁听制,即便身在修武堂,可只要自身感兴趣、觉得自己有天赋,也可以去旁听炼丹堂或者炼器堂的课程,其他两堂也是如此。”

    “每一年的积分总结时,被淘汰的名额,由后来者补上。”

    下面众人一愣,有不少人问道:“总督导大人,如何个补上法?”

    “比如炼丹堂如果淘汰掉五个人,那修武堂和炼器堂的积分前五名都可以申请报名加入。当然,前提是报名申请的人必须拥有足够的炼丹基础,也会进行单独的考核,考核通过就行。否则去了你们也跟不上课程,反倒浪费光阴,这就得靠你们自己平时的积累了。”

    四周一片哗然,听起来挺美好,还以为天门开了窍,给下面的人准备了多少机会,可实际上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让炼器堂或者修武堂的人,跟上炼丹堂的修行进度?而且还要求在丹道上也能达到同样水准?这不是难,这是根本就不可能。

    开旁听又怎么样?是,炼丹督导讲课的时候你是可以听,和其他炼丹堂的人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区别,可是人家炼丹堂天天实验、天天炼丹,那都是由炼丹堂直接提供各种资源的,你一个旁听生肯定就不要指望了,更别说让督导开个小灶什么的,没有那些海量的实验,你拿屁和人家炼丹堂的人比进度?光听几节课,不过是给了你一点希望,实际上屁用没有,反倒有可能让你因为去学习炼丹而分心,落下了自己的本职科目,最后积分都修补够,直接被淘汰掉你才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这种制度,有和没有,有区别吗?”乔纳斯顺口撇了一句,可他分明看到旁边老大的眼睛里闪亮了一下,让乔纳斯好是同情:可怜的家伙,都被打击到分不清现实的程度了吗……

    迎新典礼在一片哗然声中缓缓落幕了,飞猪乔纳斯是一脸的兴奋,他可没有去争那个炼丹堂名额的打算,别说不可能,就算有可能他也不想去。炼器堂就挺好,那才是他们幻族的老本行,不过考虑到老大测了个灵质丁等,被分配到修武堂,他也是满肚子的兴奋都只能给憋着,没敢直接发泄出来,万一又被老王误认为自己是在装逼嘲讽,挨一顿揍,那才是真冤。

    “我有那么小心眼吗?”老王显然把先前瞪乔纳斯的事儿给忘到九霄云外了:“该兴奋就兴奋你的,别憋坏了,不管怎么说,你测了个灵质乙等也是件可喜可贺的事儿。这样吧,你还藏了些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都拿出来,我帮你好好庆祝庆祝!你瞧你这人,这些蔬果是能藏的吗?都给我捂坏了,啧啧啧,怎么尽是素的,你长这么肥,都不吃肉的吗?”

    乔纳斯给憋坏了,满脸通红:“老大,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肥!”

    “你是人吗?你不是人。”王重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糟蹋自己,你只是一只无敌可爱的小猪而已。好了,别纠结这个了,你看我给你准备的丰盛的晚餐,吃饭!”

    乔纳斯无语,相处了两天,说实话,王重给他的印象算是相当不错了,就是有时候说话忒气人,你还说不过他,当然,更重要的是打不过他。

    不是老王抠门,实在是感觉兜里那一千银星石太穷鬼了,不管别人去不去旁听炼丹堂的课程,老王是打定主意要去的,到时候各种实验肯定也少不了,花钱的地方多着呢,现在能节约一分就算一分。

    第二天就是炼丹课。

    三大堂的课程并不是同时进行的,而是交替混杂。

    一来到了这样的层次,督导传道讲课,无论讲哪一方面、无论讲得再怎么仔细,也还得靠门徒们回去后多多揣测和温习,听督导讲完就会的那种情况,基本是不可能存在的。二来也是为了实现总督导在迎新典礼上所讲的旁听制。

    因此第一天是炼丹课,第二天是炼器课,第三天则是修武课。像今天,炼丹堂的人必须全部到场,那是要登记出勤的,会算作积累的积分成绩,而其他炼器堂、修武堂的人,可来可不来,也不会登记考勤积分,旁听而已,给你一个机会,这个机会你抓或是不抓,那就并不在天门高层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丹课的授课地点,正前方有一十余米高的古石高台,形似炉状,有顶,宽约三丈。

    而在这炉状高台的下方,则是一个偌大的广场,前半截处每隔三五米就摆放着一个鸟羽编制的蒲团,能看得出这些蒲团很不普通,表面有流光异彩在流转,不似死物,即便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些蒲团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让人安神定念,思绪空明。可以想象,如果盘坐在这样的蒲团上,只怕根本不用冥想凝神,也能达到极好的静心效果,极其有助于思维的清晰。

    而在这些蒲团的后面,则用一根黄色的绸带拉隔开,分出另一个空白区域,没有蒲团也没有任何其他杂物,这就是所谓的旁听区了。

    王重和飞猪乔纳斯过来的时候,前方蒲团上已经坐了大约三分之一的人,还有陆陆续续的炼丹堂门徒在不停进入,而在后面的旁听区,则是黑压压的挤着一大片。

    毕竟只是第一天课程,不管那些有没有炼丹意愿的,都总是想来见识见识。

    听说今天讲解丹课的是一位天门长老。

    传道授课,长老和督导可是完全不同的级别,像督导,号称是导师,但其实只是辅助授课,管理门徒,给门徒们准备各种实验材料、给门徒们讲解一些旁枝末节的细节、开小灶等等,干的是杂活。

    而天门长老则属于是高层人员,是真正传道的大能,在天门的地位超然,连督主都得礼让三分,真正核心的课程,特别是每一届炼丹堂的课程,几乎都是由一位天门长老来负责讲解传道的。

    “天门长老,那可都是金丹大能,但各有侧重,也不知道今天授课的会是谁。”

    此时天色还只是蒙蒙亮,四周叽叽喳喳的闹嚷着,等得天色泛起鱼肚白时,前面炼丹堂的门徒已经尽皆到齐,突听得有一个祥和的声音在那炉状高台的顶端非常突讹的响起:“丹学,起始之道也。”

    这声音透着一股祥和平静,感染周围,四周那闹闹嚷嚷的人声瞬间就被彻底荡平,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抬头朝那石炉高台顶端看去,只见一个身材消瘦、穿着道袍的小老头,不知何时已端坐在那台顶。

    他眉发胡须皆白,却是长须飘飘,浑身带着一股自然的气息,让人感觉他仿佛只是一块石、一阵风、一片云,不染丝毫尘俗气,正是自然族的丹学大师,天门长老一莫。

    “是一莫长老。”人群中终究还是有人忍不住低声说道,但即是尊敬无比的道出一声名号便即停止,不敢出言打扰一莫长老传道。

    “丹道,包罗万象,种类繁多……”

    一莫长老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即便是站在广场最远最边缘位置的,也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不止是声音,自有一股带着清新大道的感觉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回荡,让人听他说话都感觉神清气爽,非但精神格外集中,且灵思泉涌,如同启人心智。

    王重是既惊诧又欣喜,这样的金丹大能者传道授课,那和你翻书本研究秘籍什么的根本没法比,价值实在太大了,真是没想到,第一天课程,长老只是刚开口就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

    今天讲的基本只是一个总纲和概念,事实上前面那些能进入炼丹堂的天之骄子们,几乎都有接触过炼丹,而且还都已经有着不俗的基础,这样的丹道启蒙对他们来说是可听可不听的,但一莫长老的声音实在悦耳,大道梵音,哪怕只是讲解一些他们都已经知道的常识,也是感觉曾经执导的旧知识,突然就有了新的理解、新的视野。

    “……以疗伤、修复、祛毒等等为主的治疗型;以破邪、导灵、化形等等为主的功能型;当然,还有以聚灵、提境、护道等等为主的,也是最重要的金丹大道。古法有云:凝金丹,简大道,寿日月、齐天地……”

    场下所有人都听得如痴如醉,这样顶尖的金丹大能者传道授课,别说讲解的知识了,哪怕只是一个鼻音,都让人感觉能带给人无穷的启发和思维,王重也是完全沉浸其中。他之前有在海爷那里听过一些简单的丹理药理,也听说过丹道的几大类别等等,说起来,和一莫长老讲的这些基础并无二致,可听海爷讲,只有一种死记硬背的感觉,即便是靠自身的悟性去领悟,可你本身对丹道的深入了解就不够,凭你自己又能在这些简单的基础中去领悟多少?

    但听一莫长老讲起来却完全不同,很自然的,有无数衍生的思维就在顺着发散,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引人深思,都仿佛有实物在眼前凝现,现身说法,完全六维教学,打个比方,哪怕就是一莫长老简单的说了一个‘丹’字,随着那厚重的鼻音和自然的气息,王重都仿佛能看到有一颗金丹正在眼前飞快的成型!让人能尽情的去领悟和感受这金丹成型的过程,即便还不到透彻理解的程度,可至少最直观的印象是十分深刻了,甚至启发着你的思维,让人在看透这颗‘丹’那简单表面的基础上,去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这样的传道,简直是让人流连忘返、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基础的丹道讲解一直持续到日上三竿,可在场的人却并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即便是那些对丹道一无所知的门外汉,也都听得精神奕奕,甭管懂还是没懂,听这样的大能者授课都是一种享受。

    在神域,知识同样是力量。

    讲完了基础纲要,一莫长老倒也没立刻解散众人,反倒是坐在那高台上与下面的新门徒们谈笑风生,让下面的人尽情提问,这种提问的资格显然只有炼丹堂的弟子才有,当然,一莫长老也会提问,并非用之前授课时那种大道共鸣的方式,就只是如同随意的谈话,引导大家的思维。

    “炼丹靠什么?”一莫长老微笑着问。

    “天赋?”

    “……能力……学习……刻苦……专一……”

    下面的门徒们七嘴八舌的回答,哪怕获得丹修资格也想在一莫长老面前留点印象。

    一莫长老却是摇了摇头,飘飘若仙的白色长须在空中飘摆,神秘的笑了笑,“要有钱。”

    大多数门徒都笑了起来,顿时感觉一莫长老非但不高远,反倒是在这瞬间变得亲近了许多,犹如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者。

    一莫长老却没有要搞笑的意思:“用你们的话来说,在场的大多都是富二代,似乎都不缺钱,但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接触到核心的丹道,也还没有开始真正炼丹,等到你们进入其中的时候,就明白自己到底有多穷了。”

    这句话可毫不夸张,普通的灵丹谁都能炼,可七品以上的灵丹呢?所谓下三品、中三品、上三品,每一个阶段的跨越,炼丹所带来的资源消耗、难度、作用等等都是呈几何倍增长的。

    像莎娜里所在的云雾宗,即便是号称卡坦克莱区最强的丹师,其所能炼制的灵丹,到五品也就封顶了。不说炼丹的难度,光说炼丹所需的资源,一个六级文明宗门,或许要整个宗门数月的收入才能凑齐炼制一炉中品丹的资源。

    (伙伴们,真真的月中了,求一张月票,谢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