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九十五章 峰回路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阴蛟显然知道这规则,打不过你怎么样?天才又怎么样?用势力就可以压死你!谁叫你只是一个没背景的地球人?

    他恶狠狠的看着王重,眼中尽是怨毒:“等着被送去角斗场吧,小杂种,我会去亲眼看着你被角斗场那些野蛮斗士撕成碎片的!”

    王重并不吭声,看台上的老牛等人则已经是面如死灰,面对一个正式宗门申请的文明仲裁,他们根本就无能为力。

    仅仅只是十几秒钟,主台上的审判长似乎已经有了决定。它后脑上那些闪光的星点微微一暗,像是切断了和其他机械生命的交流,将目光投向台下的王重。

    看台上的阴九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老牛等人则是紧张得都已经站了起来,满背全是冷汗。

    王重坦然以对,只听那审判长毫不犹豫的宣判道:“王重、阴蛟、玛格索,涉嫌破坏公物、当街斗殴,所有损坏公物平摊三份,各人当照价赔偿。”

    阴九黎微微一笑:“不用这么麻烦了,此事我蠡阴宗也有错,赔偿方面,就由我去与涉事主交涉,由我来承担!”

    打坏的不过是天宝街一些商铺房屋,而天宝街本就是自己要买来拆的,算是个事儿吗?这点小钱根本就不重要,卖给机械族一个面子,摆出秉公执行、认罪伏法的姿态,这才是机械族最愿意看到的。

    审判长看了他一眼,阴九黎微笑回应,四周鸦雀无声,老牛等人都无力反驳,何况大家也都知道,这点赔偿根本就不是重点,重点是关于王重的审判。

    “但,”只听审判长话锋微微一转,朗声宣布道:“阴蛟在执法厅咆哮,无视机械族威严,判角斗场一年,剥夺天门资格!”

    “什么?!”台下本已经准备庆祝的阴蛟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台上的阴九黎则是脸色微微一僵,不止是他,就算是王重、老牛、玛格索连同那边的莎娜里等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问题,听错了宣判。

    王重还没判呢,就先判阴蛟进角斗场一年?因为咆哮公堂?

    可这审判却才只是一个开胃菜,审判长没有要拖延的意思,只管继续宣判道:“阴九黎,无视机械族执法厅威严,干涉执法,文明仲裁被驳回,判一年靥界牢狱,不可保释!”

    “什么?!”就算是老奸巨猾、沉稳如山的阴九黎,这下也实在是没忍住,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的愤怒:“你们疯了,为了一个去去的贱民,我不要去靥界!”

    靥界流放高手的地方,一个生不如死的地方,还不如角斗场。

    “咆哮审判厅,罪加一等,刑期延长为两年。”审判长的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当然,它本来也没眼皮子:“至于驳回文明仲裁的,是我们机械族,刚才我已经在机械之心中确认过了,有百分之九十三的机械族人同意,你对此有意见吗?”

    “机、机械、机械族……”阴九黎只感觉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

    机械族身为八级文明,当然有驳回他区区六级文明仲裁的权力,但是,机械族的文明仲裁?多少年没出现过了?机械族可是出了名的不会管别族的事儿,他们自身有已经代表这地界的律法,有什么事儿需要他们动用文明仲裁权的?可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地球人?!

    嗒嗒嗒!

    沉重的铁木声在桌子上敲响,审判长威严而低沉的声音响起:“将阴家父子带走!此外,阴九黎刚才既然承若承担所有破坏公物的赔偿费用,那就没王重和玛格索的事了,本庭宣判,两人无罪释放!”

    无罪释放……连赔都不用赔了……

    老牛、玲姐、小迷狐海爷等人全都张大了嘴巴:这还是大家熟悉的那个机械族吗?这么为一个自由民着想,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假的机械族?

    ‘噗’!

    阴蛟一口血喷出来,当场就晕了过去,几个强大的机械生命走进厅中,阴九黎瞬间就焉了下去,有气无力的瘫在靠椅上,他可不是他那个心高气傲的儿子,在星盟中摸爬打滚了太久,他活得太精了,此时再看向下面王重的目光时,那已经不再是怨恨和愤怒,而是有着一种深深的恐惧和忌惮。

    只有无比明白机械族习性和处事风格、只有无比明白星盟律法的他,才知道今天这事儿到底是可以称得上多么的不可思议。

    这个地球人,背后只怕有着一尊自己无法想象的大靠山,而且是那种足以动摇和左右机械族判断的大靠山!那能是什么?只有天界的四族!

    听说地球曾经是众神的游乐园,难道这个王重……

    阴九黎一通瞎猜,可越猜他就越是后怕,越不敢往下再猜,但他知道,蠡阴宗这下是彻底完蛋了!

    可他显然猜错了,别说他,就算老王自己也是一脸的诧异,虽然他没有阴九黎那么熟悉星盟的规则,可今天这事儿,预计中最好的结果,也得让自己赔上一大笔钱,然后再罚去沙场做个几年苦工什么的,可没想到,自己屁事儿没有,反倒是阴九黎和阴蛟被判了重刑。

    靥界,那是怎么样的地方?称之为修罗炼狱也不为过,送进去别说一年两年,许多虚丹强者进去根本就连一个月都活不下来。

    “恭喜你。”

    除了被迅速带走的阴家父子,大厅里一众人还愣着呢,莎娜里却已经主动走了过来,笑着对王重伸手那芊芊玉手:“你这人很有意思,我叫莎娜里,云雾宗是我家,欢迎你随时来我们云雾宗作客。”

    王重的心态倒是调整得快,或许是因为曾经救的那个机械族?应该不至于啊,去去一个机械族的生命似乎不值一提,而且他们还可以回炉,其他的,他一个地球人能给机械族带来什么?

    想不通的事儿就不去想,这是他一贯的风格,只是对宣判结果短暂的错愕之后其实就已经恢复了正常,谁不喜欢被判个无罪释放呢?

    王重满脸的笑意,站起来伸手和莎娜里握了握:“那家伙不是你男朋友吗?他被判去角斗场你还这么高兴?”

    “什么男朋友,他自吹自擂而已。”莎娜里笑了起来:“不过如果你想做我男朋友,我或许可以给你个机会哦。”

    “哈哈。”王重哈哈一笑,并没有回应,他可没觉得自己有那么大魅力,这小妞墙头草风向严重,一看就是极其擅长交际的类型,自己最好还是保持敬而远之。

    “王重!”

    不等莎娜里接话,上面的小迷狐已经扑了下来,直接就挂到王重身上,兴奋得不行,这丫头才不会管什么莎娜里的身份:“太好了,你没事儿了!我们又可以一起卖花了!”

    旁边老牛和玲姐等人面面相囧,玲姐赶紧扯了小迷狐一把:“说什么傻话,你王重哥像是跟着你卖花的人吗……”

    小迷狐吐了吐舌头,她又不是真傻,只是比较单纯而已。

    旁边老牛干咳一声,坦白说,他现在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王重,如此强大一个强者,能击败阴蛟那样的虚丹!而且今天在机械族的审判厅上,就算老牛他们再不懂高层的规则,可瞎子也都看得出来机械族的判决明显是向着王重的,能让铁面无私的机械族这样帮忙,难道王重真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可就是这样一个神秘的大人物,自己居然整天指使着他干这干那,也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记仇,再说了,就算王重真的不在意那些小事儿,可现在又去哪里呢?难道还真好意思让王重跟着自己继续回花店卖花啊?

    老牛心里各种杂念纷涌而来,一时间竟犯起了难,都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五大三粗的身子居然扭捏起来,可还没等他开口,王重却已经走过来拍了拍他肩膀:“牛哥,愣着干嘛呢?回家了!”

    “回、回家?”老牛又是一呆。

    “是啊,花店就是我的家嘛。”王重笑着说道:“除非你不想收留我了。”

    老牛也是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本也是豪爽的性格,心里那点小纠结,被王重这两句话彻底就给打散了,哈哈大笑:“什么话!收留!绝对收留!不不不,什么收留啊,那就是你的家啊,都呆这么久了还不想认账啊?走,咱们回家!”

    “王重王重,”小迷狐凑了过来,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我告诉你个事哦,其实那天我踢到你打碎花盆,是老板让我干的……”

    王重摸了摸她小脑袋,这事儿其实他早就知道了。

    是玲姐上次闲聊时告诉他的,老牛不止收留过他,还曾经收留过很多人,这对天宝街的一些老商贩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那些被老牛收留的人和王重都差不多,从下界低等文明过来,没有一技之长,连生存都很困难,老牛收留了他们,但很少有什么善终。这些低等文明上来的下界人大多心高气傲,很少有能够在老牛店里踏实干活的,要么是呆上一段时间,稍微对神域熟悉一点就匆匆离去,要么就是在外面惹了事儿被人打死,甚至还有一些心思龌蹉的,偷了老牛店里的东西,老牛为此着实是赔过不少钱。

    可这个平时吝啬无比的家伙却从没有因此而抱怨过,只要看到像王重这样的流浪者,只要感觉对方不是真正的坏人,他总会一次次的尝试着去收留。

    王重当时已经在天宝街逛了好几天了,老牛一直都是看在眼里,让小迷狐故意撞到他打碎个花盆,不过是老牛为了收留他随便找的一个借口而已。这家伙,从来都不肯承认自己是好人,用他的话来说,在神域,好人命不长。

    这才是王重将花店当做自己家的原因,是因为老牛这个人,而不仅仅只是因为老牛的收留。

    回到天宝街,这边早已是欢声雷动,在天宝街最大的酒楼里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宴席。

    虽然王重才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可一帮人倒也没完全冷落玛格索,也请了他坐到王重的旁边,索爷开始时还有些尴尬,可等得几杯黄汤下肚,吹牛逼的属性再次爆发,拉着王重常吁短叹、论古道今、称兄道弟,浑然已经没了白天时被阴蛟揍得满脸开花的郁闷。

    王重倒是趁机请教了一下关于虚丹的凝练方法。

    说实话,如果以灵力值来计算,自己早都已经达到虚丹水准了,和阴蛟战斗时就已经可以爆发出十万以上的灵力值,以前没有一个参考标准,王重觉得或许自己还是积累远远不够,可一场大战之后发现了虚丹的门坎,倒是让他重新审视起自身,迈入虚丹,这必然是自己的当务之急。

    可玛格索的回答却让王重有点无语。

    “我是妖族……”玛格索尴尬的说:“还是一个血统出生算是很不错的妖族,我出生就虚丹了,否则以我的悟性和天赋,哪有进入巡妖宗那等大宗门的机会。”

    “我没有凝练虚丹的经验,在宗门中呆的时间也不算太长,加上自身悟性,也真没学到太多的东西。”

    “但我知道一点,凝聚虚丹,各族的情况都不太一样,有的种族根本就没有凝练虚丹的途径,注意,我不是在说功法或者方法,虚丹不是用什么功法修行出来的,而是靠自己的感悟、又或是种族的天赋,各族在凝丹上其实都有不同的路或者说不同的感悟。”

    “你们地球人的文明等级太低,加入星盟又才两年,种族不同、身体构造不同、修行体系不同,肯定没有什么现成的凝丹方法是可以直接给你们用的,就算有,你要想得到,那代价也一定很大,所以还是得你自己去尝试。”

    “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个思路,”玛格索看着王重:“炼丹!”

    “知道丹药为什么是圆的吗?知道这宇宙间为什么所有星辰天体都是圆的吗?知道虚丹为什么称之为丹吗?”他装逼无比的抛出一大堆问题,最后总结道:

    “都是有共通之处的!很多低等文明的先驱者都是靠对炼丹的感悟,来总结出了属于自己种族的凝丹方法,这可能是你最好的选择了。”

    王重陷入了沉思,玛格索是典型的豪爽败家妖二代,炼丹,他从海老板那里听过无数次了,那是跟功法一样的禁忌,都是每个宗门的秘密,岂会让外人知道。

    没有虚丹,灵气是没有意义,他的目标可不是在天宝街当一辈子地头蛇。

    水晶角斗场,地界相当有名的地方。

    这里随时都在流血都在狂欢,释放着文明堕落的本性,新人被称作“肉”,他们走着进入圆形的斗场,在里面迅速的失去生命,各种颜色的血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的颜色是浓郁而深沉的黑,让人联想到污秽的焦泥,而他们原本鲜活的身体,因为死亡而散发着不甘和恐惧。

    牢笼之中,艾俄洛斯在来到这里的第三天,在牢笼里见到了角斗场的主人,那是一名强大的水晶族强者,和人类一样,水晶族也是典型的类天人种族,和人类不同的是,在他们的额头,天生生长着一颗共生水晶,那是他们的力量源泉,相比人类尴尬的四级文明,水晶族却是正处于强盛当中的七级文明。

    人类并不独特,更不是宇宙的中心,在神域人类唯一自恋的本钱就是最低文明。

    当艾俄洛斯打量着这位叫做“燃圣”的水晶人时,水晶人却省略过了他,把欣赏的目光落在了银电泰坦的身上,“扎力罗晃,你值得奖赏,请做好准备,明天,你的对手将不再会是那些低级文明的蠢货,那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对手,但愿你能够活下来,观众们喜欢你,的确,谁又会不喜欢泰坦呢?尤其是高阶的银电泰坦。”

    扎力罗晃眼神着了火一般的看着水晶人的脸,凝重的气氛,仿佛他随时都可能会扑上去将水晶人的脸以上下嘴唇为限给掰成两半。

    但是,下一秒,扎力的脸上就泛起了冷冷的嘲意,他嘴唇微微隆起,那是个讥笑的表情,然后用钉子打进人肉里面的语气说道:“代我向你的妹妹问好,燃蛊司。”

    很显然,他们之间有过节,并且过去是扎力占了上风,但是现在,他却落在了燃蛊司的手上。

    所以,燃蛊司一点也不生气,他冷冷睥睨了扎力最后一眼,便转身离开了,现在,他有得是时间,让泰坦学会怎么尊敬这里的主人,角斗场的主宰,燃蛊司燃圣。

    “你们有仇?和他妹妹有关?”艾俄洛斯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在这里,一切都要通过战斗去获得,食物,水,甚至各种各样的女人,没有战斗,就只配享受维持最低生存的标准待遇。在角斗场的管理者们眼中,这就将饿了七天七夜的恶狼放出去搏杀会更血腥是一样的道理。

    胜利才能获得想要的,甚至女人都可以提供。

    至于“人性”,从成为角斗士那一刻,无论是犯了罪,还是为了星币的自愿者,便不再是“人”了。

    扎力罗晃瞪着艾俄洛斯,“你们人类,都这么八卦的吗?”

    (抱歉抱歉,昨天六点多想眯一会儿再爬起来,结果不小心睡着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