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九十四章 来自机械族的审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在整个街区刚刚疯起来的时候,有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机械族执法,所有人退散,保持肃静!”

    人群中走出二十个面无表情的机械族生灵,机械族的声音在神域可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四周兴奋激动的喧哗声音嘎然而止,只见那二十个机械族直接走到王重面前。

    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机械族向他出示了一块机械族的逮捕法令:“王重,涉嫌当街斗殴,毁坏公物,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什么意思?先打架的是阴蛟和玛格索!挑事儿的也是阴蛟,要抓也是先抓他!”刚刚才安静下来的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大喊。

    “对!凭什么先抓王重啊!”

    站在场中间的玛格索大人巨尴尬,早上还是索爷,现在就成玛格索了,果然打赢的才是雄,打输的就成了熊啊。

    “保持肃静!”那身材异常高大的机械族目光微微四顾,一种恐怖瞬间蔓延,让所有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噤若寒蝉:“再有喧哗者,以妨碍执法论处!”

    四周鸦雀无声,这机械族太恐怖,比普通执法队的机械族生灵要强大得多,光是眼睛一瞪就带给人一种绝对的压迫感,何况机械族执法,其他人再不满,最多也就是动动嘴皮子,还真有谁敢阻止?

    那机械族喝止了众人,转头看向旁边,再次吩咐道:“将阴蛟和玛格索也一起带走!”

    王重笑了笑,并没有反抗,在神域里和机械族作对,即便他才来神域几天,也知道那绝对是找死,何况他不是文盲,星盟的律法他这段时间也有恶补过,一些小的机制漏洞或许他还不太明白,但至少就事件性质来说,自己今天的行为应该不算是大事。

    他跟着那高大机械族走在前面,后面自有人领着玛格索、扛着阴蛟跟上,动作麻利,甚至连地上那些散乱的蛟鳞蛟血也都在短短一分钟内就收拾得干干净净,让那些想捡点漏的家伙大失所望,紧跟着,二十个机械族带着三人,在整条街数千道目光的凝视中整整齐齐的走出了街区。

    一直站在屋顶上的莎娜里脸上居然浮现着淡淡的笑意,兴趣十足,脚尖轻轻一点,跟在机械族的后面去了,后面街区上数千人面面相囧,小迷狐第一个反应过来,扯着老牛的胳膊猛摇:“老板老板!我们也赶紧跟去看看啊!”

    “对对对!”不等老牛来得及回答,街上无数商贩自发性的就热情高涨起来:“都去都去!”

    “人多也可以做个见证!明明是阴蛟挑衅咱们,重爷被迫应战的,没有违背星盟律法!至于打坏的房屋,都在咱们街上,咱们自己认!”

    “妈的,打烂的不是你家的屋……”被砸掉整栋三楼的那家店主嘴都在抖。

    “出息!就你那破屋值几个钱?大家凑钱赔你!钻钱眼儿去了你!”

    “要人证咱们作证,要赔钱,咱们凑钱!”都不用人组织,所有的商贩这次都完全站在同一战线上:“不能让咱们的英雄吃亏,出力又出血!”

    一帮人浩浩荡荡,那架势可比上次天宝商会组织大家去执法队抗议时要热闹了十倍,要就这么直接冲去执法队,不被安一个聚众闹事的罪名才怪了,到那时,只怕王重没罪都变成有罪。

    “安静!安静!大家不要乱!”老牛终归是商会头领之一,在天宝街还是颇具声望,他大声喊道:“人太多,反而容易出事,选几个代表跟我去就行了!大家都在天宝街等消息,有什么情况,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的!”

    卡坦克莱区,环绕着编号TH43的一条天河支流节点建立,整个区域内所有的顶尖势力乃至星盟各大主要部门,都是坐落在这TH43支流节点的附近。

    这样的节点中心和那些围绕着天河挖沙的沙场可是完全不同的,天河本身蕴含有极大的灵气,也蕴含有剧毒和辐射,但在这样的节点位置,因为一些奇特的天河法则,从天河中扩散的辐射和剧毒会降低到最低水平,几乎无害,而扩散的灵气水平却大大超越平均水准,在这样的地方生存,灵压和重力无疑要更大一些,可相应的,天地灵气也会更柔和、更充沛、更精纯。

    走到这里,王重有一种天地在感知中变得更加清澈的感觉,毫无疑问,在这样的环境中修行绝对是事半功倍,难怪那些大宗派、大人物们把持着神域一个个天河节点,越靠近这些天河节点的地方,地价越发的昂贵,别看都在同一个区,这节点中心位置的地价,能是天宝街那边的数十倍。

    众人直接被带到了执法队中,那个七级机械生命体很快就离开,有机械族的人过来替几人办理了执法手续,按照星盟的规则,任何涉嫌虚丹强者的罪责,都要通过执法大厅的正式审判才能定罪或是释放。

    办好了手续,王重几人被带到了休息室中等待审判。

    房间里有四个人,除了王重、玛格索以及刚刚醒转的阴蛟,云雾宗的那个莎娜里也在,不过和王重他们待罪的身份不同,这位可是自由的。身为天门序列的成员之一,在地界有着极大的自由权,自由进出执法队的任何场所对他们而言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小事儿。

    玛格索的脸上有些许的尴尬,这本是个豪爽的人,可看到王重就总会想起上次在老牛家的事儿,让他臊得慌,和王重打了个招呼之后就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调息他的伤势,一声不吭。

    阴蛟也已经醒转过来,坦白说,他的伤势并不算重,半蛟的恢复力惊人,莎娜里又给他喂了颗疗伤丹药,此时虽然看起来奄奄一息,可精神却已经恢复了不少,看向王重的目光中充满了憎恨和杀意:“垃圾,你会为这一切付出代价的!我父亲一定会要你的命!”

    “龇牙的狗不咬人,”王重笑呵呵的说道:“打不过就回去找你爹,你可真有出息。”

    旁边的莎娜里却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家伙太有趣了,嘴也太损。

    阴蛟先是一愣,可等听到莎娜里的笑声,一股急怒攻心,好不容易才醒转的,差点又被气晕过去,他指着王重,声音都有点颤抖:“你、你……”

    王重都懒得搭理他,反倒是转头冲那边莎娜里打了个招呼:“刚才你喂他那颗疗伤丹药很厉害啊,一下子就把他弄醒了,那是什么丹?”

    “清神百蕴丹,专治急怒攻心,神志错乱。”莎娜里笑着说道:“能强神健灵,又能让人平静。”

    “那你可得多喂他几颗。”王重摇着头:“我看他现在很不平静。”

    ‘噗’!

    阴蛟一口老血直接就喷了出来,羞辱自己不说,竟然还当着自己的面调戏自己看上的女人,更关键的,这女人竟然回应了!还和他眉来眼去、有说有笑,这简直就是、简直就是……他本就是个修炼狂,加入天门序列后接触的也都是些修行勤奋的各族天才,那帮人或许并不缺乏心眼,但还真没谁有事没事儿和别人斗嘴的,这实在不擅长,就更别说年纪更轻的阴蛟了,面对王重的利嘴和各种无形打击,简直就是感觉自己身上长一百张嘴都说不过他,那种有苦难言、有理难申的憋屈感完全不在被他当众击败的羞辱之下。

    可还没等他把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词汇安到那个混账地球人身上时,休息室的大门已经被人拉开,一个机械族生灵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请天宝街涉事者进入执法大厅进行审判!”

    执法厅也被称为是机械族的审判所,能被带到这里来审判的都是在神域中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普通人是没资格劳动审判长来进行审判的。

    “蛟儿!”

    众人刚从休息室走出来,就听到外面执法大厅里响起一个焦急暴怒的吼声,有一股强大恐怖的气息从那边看台上疯狂弥漫过来,非但透着对奄奄一息的阴蛟的急切关心,更是直接锁定住王重,那气息和目光,简直恨不得立刻就要将王重生吞活剥。

    阴九黎,蠡阴宗宗主。

    毕竟是一派宗主,虽然没有儿子那么耀眼的天赋,可是从阴九黎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无疑要比阴蛟可怕得多,让王重心中都暗暗凛然,这些老牌虚丹强者或许自身已经太多进步的空间,但往往都有着其自己的独到之处,就像玛格索,如果不是战略选择失误、或者说太在意街上的东西被打坏,只要他一直立足地面,借大地之力脚踏实地,凭着皮糙肉厚以及天生神力,未必就不能和阴蛟再战一场。

    而这阴九黎,光从此时盛怒之下所爆发的气势来看,其实力只怕还更在阴蛟和玛格索之上。

    王重眼角余光斜看,不止是阴九黎和一帮蠡阴宗的暗妖,坐在这执法大厅看台上的,居然还有老牛、小迷狐和玲姐海爷等人,几人的脸上此时都是满满的担忧,不过看到王重,小迷狐倒是欢呼起来:“王重王重,你没事儿吧?我们都来了!”

    嗒嗒嗒!

    “肃静!肃静!”坐在执法大厅正中央的一位机械族敲了敲桌子,严肃呵斥。

    和普通的机械族不同,这机械族的脑袋硕大无比,后脑的脑壳透明……里面装着的似乎是个宇宙,正脸的形态却比较正常,显然此人在机械族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其他机械族显得格外恭敬。

    喝止了场中的喧哗,就是一系列的流程。

    有机械族的执法队当场拿出了今天天宝街上的战斗投影回放,投影的光芒在大厅中闪烁,老牛等人旁观着,脸色都是很难看。

    机械族的执法队显然一早就已经到了街区上,录制的这个视频极其完整,从阴蛟和玛格索的战斗开始,直到王重将阴蛟砸晕过去为止。坦白说,这事儿很奇怪,机械族执法往往都是要等到事件发生后才采取相应的行动,可今天却就是在出事儿之前就已经赶到了事发地点,这和机械族平时的执法风格可不太一样,要说这中间完全没点猫腻,谁信?

    机械族的执法无情固然是早已深入人心,但凡事没有绝对,现在既然感觉出其中有猫腻,难道机械族还能是帮着一帮平民去对付一个贵族的不成?就算机械族真有这样的崇高觉悟,可整条天宝街也没有任何人曾和机械族有过什么暗中的交集啊,屁关系没有,人家事出反常难道还是来帮你的?

    大厅中安安静静,直到整个投影过程放完。

    “审判长大人,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阴九黎站了起来。

    他可以容忍阴蛟在他面前的傲气,因为阴蛟代表的是蠡阴宗的未来,是自己生命的延续。但这却并不代表别人就可以这样去欺负他的继承人!

    “通过执法录像,交手双方破坏的公物,我们蠡阴宗来赔!但是,这个贱民伤害了贵族,而且还是一个进入了天门序列的特殊贵族!”阴九黎反客为主,星盟的律法对于他们这些执掌一个大宗门的掌权者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星盟这么多文明,比他蠡阴宗强大的海了去了,可蠡阴宗却能在卡坦克莱区牢牢扎根,究其根本,正是因为对星盟规则的透彻了解,往往能让他们逢凶化吉。

    告王重损坏公物什么的,那都是些屁大的罪名,这个敢当众羞辱他孩子的家伙,阴九黎要他死,一定要他死!

    只听他厉声道:“按照律法,最少要判刑十年,或者送入角斗场!”

    “我现在以蠡阴宗宗主之名,正式提出申请文明仲裁,此等影响极其恶劣的案件,必须要以最高量刑为准!”

    审判厅内一片安静,老牛等人一惊,只感觉手心都捏出汗了。

    申请文明仲裁,那是各大势力领袖才拥有的权利,而一旦提出文明仲裁,那就不再只是简单的私人事件,而是上升到星盟文明的高度,量刑往往都相当重。这是写进了地界律法之中的规则,即便是机械族也不能无视,特权也是一种激励的手段,天人要的不是一潭死水的地界。

    这简直就是要王重的命。

    “阴宗主,您消消气儿,”不等审判长回应,旁边的老牛已经赶紧赔着笑说道:“只是私人斗殴而已,用不着申请文明仲裁吧。这样,您说个数,我就算倾家荡产也……”

    “哼。”阴九黎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做买卖的下贱商贩,也配站在这审判厅里和我讨价还价?”

    老牛一噎,说实话,在阴九黎面前,确实没有他说话的资格,可王重是为了大家才陷到这一步的,为了救王重帮王重脱罪,老牛也是豁出去了,舍着一张老脸不要,笑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阴宗主说得是,小人哪敢讨价还价,只不过是在乞求您……”

    “现在的审判厅,什么样的垃圾都可以混进来了吗?”阴九黎根本就连看都再懒得看他一眼:“审判长,像这样的低级贱民,不配进入审判大厅,请将他驱逐出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呢,好端端的就乱骂人,”小迷狐替老牛委屈。

    老牛吓了一跳,可还没等他捂住小迷狐的嘴,下面的王重却已经笑着说道:“牛哥,用不着对那家伙低声下气,当初要不是你收留我,我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这点小事儿无所谓的,你不用管,该怎么判怎么判,我想去去一个蠡阴宗还影响不到机械族。”

    “嘿,有种。”阴九黎的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杀意:“我倒是有点欣赏你这小子了,就看你死的时候是不是也能这么嘴硬!”

    “你死定了,小杂种!”阴蛟则已经是在下面疯狂的咆哮。

    “肃静!肃静!”

    巨头机械族审判长又在敲桌子了,执法厅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那审判长硕大的头颅上星光闪耀,似乎在和其他机械族交流着某种信息。

    机械族的交流方式是神域其他任何种族都无法模仿的,他们有着独特的交流平台,每一个机械族都能在神域中随时随地、任意的和其他任何一个同族进行交流,甚至有人说其实所有的机械族生灵都共享着同样的一个灵魂,那就是机械之心,只有机械族才能做到完全的全族同步,共享一切知识,甚至是一切情感。

    审判长大人显然是在和其他的机械族交流信息,以决定审判结果了。

    尽管结果还没出来,可阴九黎的脸上却平静如水,下方的阴蛟更是已经露出胜利的表情。

    文明仲裁的法律等级很高,有很多特殊权限,当然也有着很多限制,比如一个六级文明,十年之内最多也就只能申请一次,那是星盟给予这些中高等文明的一种特权。

    阴九黎以蠡阴宗宗主的身份申请文明仲裁,除非是有另一个同等级的文明动用文明仲裁来驳斥,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撤销,也不可能改判。用来对付一个王重,坦白说,真有点杀鸡用牛刀了,但阴九黎看过了王重和阴蛟交手的录像,这个地球人的战斗力相当可怕,就算自己出手也未必有多大的胜算,而如果不尽快弄死他,以他这可怕的成长速度,今后在卡坦克莱区哪还有蠡阴宗的立锥之地?

    代价大,但是值!王重,必须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