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九十一章 教育教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就像钥匙打开了一把束缚在人类身上的沉重的枷锁。可问题是,这样的枷锁,并不只一把的束缚在人类们的身上,打破了这把枷锁的木子,面对的是更沉重的另一道封印。

    不过,他相信,只要继续修行下去,通过幻魔五雷法去了解这方神域世界,没有什么可以挡得住人类。

    木子孤独的站了起来,虽然他很享受一个人安静的修行,但是,总会有些时候,他的思绪会飘飘荡荡的记忆起一些人和事来。

    王重,艾俄洛斯,还有热爱骑着火腿肠的辛巴……不知道火腿肠在地球过的怎么样。

    艾俄洛斯是和他一同来到神域的,这个极度有主见的家伙,是个不需要被人担心的怪物。

    王重,他应该也会来的吧。

    他偶尔从幽冥宗弟子间的闲谈中了解到过,人类在这里是有多么的微不足道,这种弱小吸引着星盟中的某些大人物,在私底下,他们被称作“猎食者”,捕猎低阶文明的文明猎食者,他们擅长一点点蚕食低阶文明,而现在,他们正贪婪的打量着人类文明,一旦嗅到人类的弱点,他们就总有办法找到星盟的漏洞,运气好的话,地球以及圣地,会成为这些种族的殖民地,但运气不够的话……

    木子听说过不少关于加入星盟之后被消灭掉的文明事例,星盟上层虽然动怒,并且有着惩罚,但相比文明的灭绝,那些握住了利益的大人物们,只是死掉了一批替罪羔羊,对于他们,这样的羔羊,只要花一些时间,随便就可以培养出来一大批。

    所以,王重肯定会来,圣地的那些长老们一定会让王重出山的,木子忍不住想,如果,一开始,王重就来了神域的话,两年后的今天,王重会是怎么样呢?

    如果是王重的话,一定可以更快的从幻魔五雷法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的吧……也许不止,不仅仅是个人的路,而是让人类能够在神域脚踏实地去走的那条道路。

    五级文明……

    只是想想,感觉就像是背了座山一样,木子习惯的摸了摸他背后的生死棺,他不由自嘲的一笑,孤独惯了的自己,为什么要去想那些伟大的事情?

    他好像有天,他们三人能在阳光下面,一切喝酒,在神域。

    望着不息的冥河,木子整理着心境,微笑着回过头,一个又一个的蛤人从河岸的乱石林中走了出来,阴狠的目光就像毒箭一样,他们谨慎的排出了阵型,全副武装,持着各式各样闪着独特光线的刀剑枪戟,这是被灵力激活了的法器。

    不出意料,但是,又在意料之外,在幽冥宗,蛤人有着相当的实力,对木子,他们肯定会有报复,也必须报复,否则,他们在外宗,便很难再像过去那样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只是没料想到,习惯了嚣张的蛤人,他们的报复会迟到这么久。

    “人类……”

    轰!

    正要喊话的蛤人才吐出连一句话都不到的两个字,便被一枚黑乎乎的拳头砸飞了出去,木子的另一只手挥舞着夺过来的法器长剑一挥,另一名蛤人握着法刀的那只手便被斩了下来。

    蛤人们发出愤怒的喊叫声,中间夹杂着那名断了手的蛤人的惨叫,他断手处的血与肉冒着泡的融解蒸发,像是浸泡在了强酸当中,木子看了一眼手中还在闪光的法剑,上面附着的是蛤人的酸毒灵力,只要割伤一点肌肤,酸毒就会不断的腐蚀血肉,那种剧痛,可以将坚强的战士折磨成求饶的懦夫。

    “杀了他!”

    蛤人们叫道。

    木子一声不吭,也没有必要废话,他盯住了下一个目标冲了上去,这一次没有那么容易得手,才出剑,身后就遭到了围攻,不过,对方低估了生死棺,附着灵力的刀剑砍在上面,竟然只是留下了一丝细不可见的白印,而木子趁势,又刺穿了一名蛤人的身体,剑没来得及拔出,他便飞快就地一滚,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几道绿色的光线。

    木子翻身而起,又闪过几道飞射过来的绿光,深吸口气,又快速的长长喷吐而出,生死棺挡住了刺向背后的剑,却掩护不了双腿,左腿还是中了一剑,几乎立刻传来火烤般的剧痛,灵力迅速的镇压上去,灼痛的感觉立刻减轻,他可以感觉到随着伤口侵蚀进入的一股阴毒灵力被驱散了出去。

    感觉到这个变化,木子信心大增,蛤人之所以在外门横行,倚仗的正是他们的酸毒灵力,只要割破一点皮肤就能使人在极短的时间里面丧失意志,痛苦得生不如死。

    只要不怕受伤,面对蛤人的围攻就少了一半的威胁。

    幻魔五雷功法给木子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丝属于自己的灵力,相比三十天前,木子现在的速度更快,灵觉更准,蛤人们的动作在他眼中,不再神秘,甚至有些缓慢。

    他可以赢,木子不再是三十天前的他,一颗幻法蜃雷在他手中渐渐成形!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就那么突兀骤然的站在了木子不断扩张的灵觉当中,他站在那里,对着木子微笑着,他的手轻轻举起,脸上的微笑优雅而自信。

    他的目光落在木子的手上,说道:“没想到你还真的能练成。可惜了。”

    但他一点也不可惜,蛤人们看到他,就叫了起来:“大人!”

    显而易见的,这次蛤人的围攻,不仅仅是报复。

    然而,蛤人们的话音才落,那人轻轻一挥手,刹那间,木子忘记了呼吸,他几乎是傻怔的看着那人挥起的手,是那么的美妙,仿佛群星闪耀也不及这手的万分之一!

    错觉错觉错觉……

    木子的心脏猛烈的跳动着,灵魂的深处,那丝属于他的灵力疯狂的挣扎,然而,就算知道,他仍然无法摆脱开来。

    木子的心神仍然为他吸引着,无法反抗,无法违逆,就像见了国王的平民,震慑得一动不能动。

    “你一定很好奇,在想我是谁吧,我也很好奇,在同源功法的君威之下,你居然没有对我跪下。”

    那人淡淡的话语传入木子的耳中,他竟然觉得悦耳动听极了。

    错觉错觉错觉……

    “不过,既然你要死了,我也就不好奇了,多半,是个灵魂动人的家伙,所以她才会犯下她不该犯下的错误。”

    那人淡淡说着,木子看着他,恍然,这人是来修正错误的,芙妮莉雅说过,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现在看来,就算不知道,只是怀疑,就足以清理了,功法,是文明的基础,就算低等文明接受不了,也不允许存在,必须抹杀干净。

    这些蛤人的围攻,是他安排的试探,如果他没有修行芙妮莉雅的功法,他会死在蛤人手上。

    而现在,结果仍然是一样的。

    蛤人们狰狞的笑着,他们朝着不能动弹的木子扑去,十多把刀剑,在木子身上留下了上千道刀口,他们并没有痛快的杀死他,他们要让他受尽痛苦,就算死,也永远在痛苦之中。

    “冥河!”

    再也没有什么比冥河更能让人死得折磨的方式了,冥河会一寸寸将人消磨干净,仅剩下的灵魂也逃脱不了!

    在大人物的示意下,木子和他的一切被塞入了箱子扔进了冥河,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蛤人们有些遗憾的是,在那位大人的注视下,他们并没有敢搜刮木子身上的财物,但是很快,他们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那位大人微笑着,他的手挥了起来,瞬间,所有蛤人们的表情都凝固住了,他们的头从身上掉落,好像是从车上滚落的西瓜一样,就这么在地上打着滚儿。

    只有死人才不会告诉别人他见到过什么。而那个光头是蛤人们杀死的,小芙妮怎么追溯,也只能找到蛤人的麻烦,而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哦,小芙妮,你是属于我的,也只有我可以得到你的青睐,只有我。

    他微笑的看着冥河,再挥手,那些人头,还有他们丧失了生机的身体便飞了起来,然后如他们抛下王重那般,他们也坠落进不息的冥河之中。

    冥河,会消磨一切,而他没有来过,一转身,消失不见,带走了一切因果。

    冥河中……

    生死棺并不能阻挡恐怖的泯灭阴力,无质的冥河冲涮着他,分解着他,同化侵蚀着他,木子微笑着,坦然接受着这一切,他早就想知道,死亡到底是什么。

    究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还是归于万古黑暗的元寂。

    他曾有过无数种想法,却没有一个是可以被证实的。

    不过……真的好痛!!!

    死了还会继续痛吗?

    木子想到这里,突然,他体内的那一丝灵力动了一动,他便发现,自己又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为什么自己还能思考?

    灵魂剥夺?似乎不像是,孤魂野鬼只剩下单纯的痛苦和哀嚎,跟思考没毛关系。

    泯灭引力充满着生死棺,但是冥河水却没有灌入,而生死棺似乎也处在一种奇妙的状态,这个来自地球的“废品”并没有废,跟生死棺灵魂相连,木子也感受到了一种玄妙。

    一直以来,木子也很忌惮冥河,这对生命体有着本质的伤害,失去了力量的生死棺也肯定会被瞬间摧毁。

    而现在,生死棺孤傲的在冥河中悬浮着,冥河的力量无法侵蚀,而甚至进入冥河的寂灭之力都变得“温和”起来。

    没人看到这一幕,因为所有进入冥河的东西都会被同化,消失,冥河的能量虽然无法和天河相比,却已经超出了文明生物的承受。

    然而生死棺却像一艘船一样渐渐的朝着冥河深处飘荡。

    棺内的木子很平静,他被这种力量所吸引了,幻魔五雷给他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他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力量获取方式,而冥河的力量正在告诉木子,什么才是适合他的。

    生与死、阴与阳,天河和冥河才是神域的力量根源,文明的根据,高纬度的唯一路径。

    木子,唯一的冥河漂流者。

    天宝街完了!

    许多人都难以置信,捂着自己的嘴巴,看着此时像条死狗一样趴在那里不停喘息的索爷,坦白说,索爷这段时间在天宝街还真是挺得人心的,除了收保护费的时候不含糊之外,其他时候都是大大咧咧的极好相处,和这些商家打成一片完全没有一个虚丹强者的架子。今天又为了大家站出来和阴蛟一战,可没想到最后却战败。

    老牛脸上原本还绷紧的神经,这一瞬间只感觉完全崩了。

    什么抗衡,什么请高手坐镇,到最后,终究全都是一场空,索爷是整个天宝街唯一的希望,可没想到败得这么快、这么干脆。

    不是索爷弱,也不是索爷不尽力,实在是对方太强了,这个能进入天门序列的少年天才,对天宝街这些普通商铺来说,简直就是天一样的存在!反抗?不存在的!

    无论是让人堵街,还是让手下小妖以命换命,一个大宗门要想对付没有庇护的普通商贩,那实在是太容易了,不是星盟的问题,而是双方的地位、资源、实力完全不对等,规则,不是一面倒的对强者有利,而是强者更擅长、也更容易去利用而已!

    其实这也是星盟想要的淘汰方式,即便是进入了星盟,即便是有高等文明的身份,依然要淘汰。

    只是可惜了索爷,堂堂虚丹强者,为了五万星币就被一个年轻人打的半死不活、声名扫地……

    “索爷!”有几个平时和索爷混熟了的,头脑发热的冲了出去,想要看看索爷的情况,可对面阴蛟的身上自有一股威势狠狠一荡,犹如威压扩散,那种绝世凶兽的凶光气息毕露,竟生生将冲出去那几个人吓得腿脚发软,直接跪倒在地上。

    “还有谁!”阴蛟睥睨众生般蔑视着这满街的蝼蚁,身上的王者之气浩然而出,就是要这种感觉,这才是他想要的效果,借着击败索爷的余威,他要将所有还意图反抗的商家从精神上彻底击垮!

    整条天宝街安安静静,连一个出口大气的人都没有。

    “这就是你们的依仗?呵呵,一个能打的都没有!”阴蛟傲然呵斥:“我们有言在先,既然没人能击败我,就滚过来乖乖签合同!否则,哼哼!敢戏耍我蠡阴宗,这毁约的后果可是很严重!”

    得,又被他找到一个借口,这下更不可能善了了。

    嗡嗡嗡嗡嗡……

    满街都是愁云惨淡,但是没人在敢挑衅,面子里子都输了,没了气势,谁在上就是真的找死了。

    老牛叹了口气:“走吧,回家收拾东西……”

    他本是叫王重和小迷狐,却发现小迷狐在旁边垫着脚,却不见了王重的踪影。

    “王重呢?”老牛诧异。

    可还没等小迷狐回答,就听到有个笑呵呵的声音在嗡嗡嗡嗡的天宝街上响起。

    “还有我。”

    这声音虽不大,可或许是因为格外特别的原因,在闹嚷嚷的街区中居然清晰可闻,原本已经开始有点嗡嗡声的天宝街瞬间就又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声音处集中过去。

    什么意思?有人要挑战阴蛟?

    “谁?谁谁谁?”不少人都瞪大了眼睛,没谁是傻逼,竟然这时候跳出来挑战阴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隐藏的真正救世主?

    老牛和小迷狐也是垫着脚往前面张望,声音好像就是在前面不远处传出来的,而且居然无比诡异的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

    只听那声音很快就再次响起:“让让,请让让……不好意思!”

    人流中,有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年轻类天族人正从人群中不停的往外面挤出来,他在一群高大的妖族之中显得格外的瘦小。

    那些期待的目光瞬间凝滞,四周呆了一片。

    这……

    你一个敢号称挑战阴蛟这种虚丹强者的神秘高手,你居然从人堆里挤出去?你不会飞吗?看看人家索爷出场那光芒万丈、风雷伴行,就那样还被人打得半死呢!这尼玛是来搞笑的吗?你从人堆里挤出去?!

    小迷狐垫在老牛的肩膀上,站得高看得远,一眼就认出了那人,吓的小脸失色,冲老牛直嚷:“老板老板!是王重!是我们家王重!”

    老牛脸都青了!

    哪用的着小迷狐来说,先前听到声音时就有点怀疑,等看到那分开人群的背影时更是早就一眼认了出来,那个瘦了吧唧的、浑身没二两肉的、身高都不足两米的弱鸡,不是王重是谁?

    “傻小子!你搞毛,快回来,这不是给你闹着玩的,失心疯了吗你!”老牛憋着一肚子郁闷,赶紧大声喊道:“他说的不算,他只是我店上的小工,他脑子有问题!这店我卖了!”

    前面王重显然听到了,依然客气的跟周围的人打着招呼,只不过大家都像是躲避瘟疫一样的四散而开,给他让出一条路,王重感慨,老牛还是好人啊。

    “老板,没事儿。”他抽空回头笑着冲老牛回了一句:“我教育教育他,你的铺子就不用卖了。”

    教育……教育……

    老牛闻声一呆,如遭雷击,街上的其他人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一个个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紧跟着就是一大片的哭笑不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