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八十九章 强强联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这有点夸张了,不过听说索爷之前被判服刑时杀掉的那个贵族,那是一个七级文明里的大人物!索爷这绝对不能是一般人。”

    “七级文明的大人物?真的假的?你听谁说的?”

    “……靠,大家都这么说啊!反正我看蠡阴宗这次是真怂了!咱们是抱上真大腿了,以后的日子好过了!”

    天宝街的商铺主们一个个喜气洋洋,对玛格索的信心那是与日俱增,就算是之前还有一些提心吊胆的家伙,现在也都完全改变风向了,整条天宝街从上到下,那都崇拜得恨不得多生几个漂亮闺女一股脑全嫁给他。

    “索爷!不要钱不要钱!您是咱天宝街的衣食父母,就口渴了吃几个水果,那不是应该?自家父母吃个水果还给我钱,这不是打我的脸嘛!”

    “索爷索爷!您这几天去哪了?咱们的姑娘都想您了呢,今儿您可不能走,让奴家带着姑娘们好好伺候您!”

    “哎哟,索爷!您上次说的那个星湖万寿龟,我好不容易弄到了,还专门去请了扎格族的大厨,您这次可一定得赏个脸给点评点评!”

    “瞧,是鳄神大人,”有身材高挑的漂亮精灵妹子犯花痴:“那满头的疙瘩好硬,好有男子气概!看得人家全身都酥软了……”

    玛格索那确实是疙瘩头,一个个青色的漩涡疙瘩满头满背都是,就像是鳄鱼皮,看起来就坚硬无比,热闹,喧嚣,天宝街似乎终于又恢复了曾经的生气,甚至变得比以前更加繁华了。

    老牛花店的生意恢复正常,王重又开始忙碌了起来,可修行却是完全没有落下,罗婴果已经种出来了一半,他现在的食量变得越来越惊人,已经增长到一天二十多颗都像是没事儿的人,能量还在,但他现在的力量级别明显跟以前也是天壤之别,王重也感觉在用不了多久罗婴果就可以当零食磕了。

    这也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如果靠罗婴果就能通天,那这神域的丹师们都要自杀了,现在对王重来说,罗婴果成了辅助,无意中练成的粗糙自创功法,反倒了成了主力。

    吞天法的改进也一直在持续,给王重的感觉,这个妙手偶得的功法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宝藏,时时都能让他有新的惊喜和发现,呼吸,呼吸,这本就是一个人类最本能的行为动作,恰恰又是吞天法的全部,不像其他吐纳法那样需要在体内各种经脉运行,那为什么不能将吞天法融入到日常的呼吸中去呢?

    王重想到就开始尝试,刚开始的时候是很难,精神不保持绝对专注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操控神化细胞去吞天吐地,可这种事儿本身并没有理论障碍,只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王重不断的尝试,有意识的操控,一个多月的坚持尝试下来,居然慢慢的形成了一种吞吐的本能。

    即便只是日常的呼吸,也能进行吞天法的修行,当然,这种日常呼吸法所能汲取的天地灵气相当微弱,效果比起专注于修行时肯定要弱化很多很多倍,可是有总比没有好,积少成多。

    而且更重要的是,修行这种事儿就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任何人都不可能无时无刻的专注于修行状态之下,再勤奋的人也不可能,总有休息的时候,总有你要分心的时候,总有你要做其他事儿的时候。因此当你修行停止时,你的修为事实上是如逆水的行舟一般,在缓慢倒退的,这是一种严重的修为损耗,任何人都不可避免。

    可如果只要呼吸就等于在运转修行功法呢?那修行就完全没有间隙,哪怕你睡觉时也没有间隙,等于完全阻止了修行停止时的那种自然损耗,这一进一出,修行速度想慢都难。

    日积月累,说的大概就是自己这种了,同时,有一个关键点,吞天法所吸收的灵气依然有作用,这跟罗婴果有着本质的区别,也就是说,功法是可以跟随着自身调整的,他的力量级别强了,吞天的效果其实也在增强,这也是借助外力和内在发展的差别。

    王重正干着手上的活儿,一边分心感受着呼吸间的变化,冷不丁的听到外面热闹的街区响起一阵喧哗声。

    “蠡阴宗的人来了!”

    老牛正好也在店里,闻声色变,扔了手里的东西就跑了出来,王重和小迷狐跟在后面。

    此时正是正午,只见四周的商贩全都跑了出来,街上到处都是不明所以的行人好奇的驻足观看,街头那边更是围着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

    另有一众声音从那人群中响起,在天宝街上不停的回荡:“蠡阴宗收购天宝街已成定局,请愿意合作的商家过来签订买卖合同!我们蠡阴宗一定会给一个公道的价格,一定不会在在场的任何人吃亏。”

    “老牛,是阴蛟!拿着好多合同叫所有人去签呢!”

    有天宝商会的人看到老牛,冲他喊道:“有人已经签了!”

    “签?他说签就签?这不声不响的两个多月,突然发神经了吗?”老牛也是有点懵,一边往那边跑一边急急忙忙的问道:“都有哪些人签了?”

    “没几个,都不是咱们商会的人,肯定是早就被蠡阴宗收买了的,在那带节奏呢。”

    “索爷呢?”

    “不知道啊!早晨的时候还在街上逛呢,这会儿都没看到人!”回话那个商会的人愁眉苦脸:“我说……索爷不会是看到动真格的就跑了吧?”

    “呸呸呸!索爷是那样的人?”老牛狠狠瞪了他几眼,其实心里也着实是没谱,可这种时候,难道还能指望索爷出问题?就踏马不能盼点好?当然是要把他往好处想:“肯定是去哪里遛弯了没听到……走走走!先看看去!”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赶到街头,这边早都已经围得人山人海。

    几个暗妖族的弟子在街头拉起一条长桌,桌上还放着‘天宝街商铺收购办理点’的牌子,几个早已经被蠡阴宗买下的商铺店主正在那里忙碌的签订着厚厚的合同,不过除了这几个做样子的,其他商家倒都还按兵不动,只是叽叽喳喳的围观。

    四周围了无数人,天宝商会的、那些普通的商家以及不明所以的游客行人,足足围了数千,将半条街都堵住,嗡嗡嗡嗡嗡嗡的吵闹声不绝于耳,那几个暗妖族的弟子还在扯着喉咙继续大喊道:“蠡阴宗收购天宝街,请愿意合作的商家过来签订买卖合同!我们蠡阴宗一定会给一个公道的………”

    场面乱哄哄的,而阴蛟就正站在那签售台旁边,两个月不见,这家伙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容貌靓丽的类天族年轻女子。

    那年轻女子穿着一件蓝色的轻纱,两根绶带飘飞在她身后,无风自摆,带着一种出尘之致,宛若天人下凡,她淡淡的俯视着这繁华的街区,对那满街围上来的人群视而不见,脸上并无丝毫波澜。

    阴蛟在她身边也没了之前的那种嚣张傲气,而是面带微笑,声音柔和:“莎娜里小姐,这条街区很快就会是我们蠡阴宗和你们云雾宗的私产了,我相信你会喜欢上这里的。”

    云雾宗?莎娜里?那女人难道是云雾宗的公主莎娜里·云?蠡阴宗和云雾宗结盟了?难怪这两个月都没动静,之前就听说阴蛟去参加云雾宗的宗庆,没想到两大宗派竟然凑到了一起。

    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在卡坦克莱区,云雾宗绝对算得上是顶尖大势力之一,比蠡阴宗还要更强,他们家的女少主莎娜里·云,同样也是被挑入天门序列中的天才,而且进入的时间比阴蛟还要早得多,蠡阴宗竟然能和他们结盟,这是觉得自己一家吃不下,找个帮手来要瓜分天宝街吗?面对一个蠡阴宗已经够让人心惊肉跳了,竟然还要再来一个云雾宗。

    莎娜里·云微微一笑,保持着贵族的矜持和骄傲:“不过看起来,他们都不愿意搬呢。”

    阴蛟无奈的摆摆手,“我会和他们讲道理的,我相信这些人会理解的,而且今天的价格是最好的,后面就别怪我在商言商了。”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不瘟不火,可音量却着实不小,满街的人都听了个清楚,四周那些商铺店主脸上都有点难看,过了今天就没有收购价了?意思是如果大家今天不签,他们就要直接抢吗?他们有逃避执法队的方法?

    其实这对一个大宗派来说并不难做到,也不用杀人,每天让一大堆暗妖将天宝街前前后后一堵,老神在在的往那里一杵,不让其他人进来,整条天宝街和鬼做生意?要说找执法队,人家蠡阴宗的暗妖站街上又不犯法,以执法队机械族那些只认杀人放火的死脑筋,百分之两百都不会管。打开门做不了生意赚不了钱,一堆商铺在这里坐吃山空?

    这还只是软办法,要来硬的,就算将天宝街牵头的几个大店老板杀了,只要事先准备好替死鬼,和你以命换命就是,像蠡阴宗这样的大宗门,还在乎几个底层小妖子弟的性命?

    一个大势力真要弄一帮没靠山的商贩,方法海了去了,根本不是你能反抗的。

    “鳄神大人!”

    整条街在刹那间都安安静静,可冷不丁的,有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我们有鳄神大人,玛格索大人!”

    “索爷不会让你们蠡阴宗在天宝街乱来的!”

    “对!玛格索大人会收拾你们!”有人开头,下面顿时就炸开了锅,供了两个月的大爷,为的就是今天。

    只是,群情激奋间左顾右盼,却愣是没看到鳄神玛格索的踪影。

    “玛格索?”阴蛟微微一笑,声音浩荡,传遍整个街区:“也配与我蠡阴宗为敌?怎么没瞧见他呢,是吓得不敢出现了吧?他倒也还明智,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否则今天剐了他一身鳄鱼皮,正好给我女朋友做个皮包!”

    天宝街一众商贩面面相囧,王重分明看到老牛的脸都快青了,街上这么大动静,玛格索不可能没听到,难道还真是骗吃骗喝的家伙,现在要动真格的就跑路了?

    “剐你索大爷的皮?”

    街上正安静时,猛然从远处空中响起一声爆喝,只听有飞快的破风声,一道青光从远处掠空而来。

    那青光的速度极快,刺眼夺目,连莎娜里·云和阴蛟都忍不住微微眯了眯眼睛,冲刺时的速度带向的气流风声,更是隐隐震得这街区四周的玻璃都哗哗作响。

    轰!

    青光急停,在阴蛟和莎娜里的面前停住,剧烈的气流风压从他身旁两侧涌过,吹得阴蛟和莎娜里的头发乱飞,衣角猎猎作响!

    “嘿!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玛格索来的急,停得也急,居高临下,气势十足!此时嘿嘿一笑:“别以为带个云雾宗的丫头过来就能怎么样,索大爷既然在这条街扎了根儿,就不会挪地方!谁来都不好使!”

    玛格索的声音气势十足,震遍满街,坦白说,到了虚丹境,规则已经完全不同,宗门之间的制约更大,执法队的约束范围也放宽,论玩规则,五十年前他就已经成精了,毕竟是大宗门出生,见过世面,他并不畏惧云雾宗的势力,更别说蠡阴宗,这也是他敢以一己之力来保天宝街的底气。

    四周那些商贩都看得惊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某些以为玛格索跑了的商贩羞得脸都红了,老牛等人则是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瞬间爆炸!

    “是索爷!飞过来的耶,不亏是虚丹强者!”

    “HOHO!索爷威武!帅呆了!”

    刚才还异常安静的人群瞬间就炸开了,各种欢呼声响彻天宝街,简直好似要将整条街都给掀翻过来,在神域飞行不算难,凝聚虚丹都可以飞行,可如此急速还能收放自如,确实实力非凡,可那又怎么样?

    阴蛟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你似乎误会了什么。”

    “没误会。”玛格索傲然道:“现在就带着你的人立刻滚,天宝街和你们蠡阴宗往后就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暗妖族的人没事儿也别过来瞎逛,这里不欢迎你们!要是做不到,小心我去拔了你们老巢的九黎树,顺便掏了你父子的虚丹当球踢!”

    “索爷威武霸气!”

    “对!天宝街不欢迎你们,滚出去!”

    天宝街那些商贩激动得连JJ都在颤抖,有个牛逼的大靠山就是不一样,瞧这牛气冲天,蠡阴宗有怎么样?云雾宗又怎么样?咱们索爷一个都不屌你!

    “我说的误会是指她,”阴蛟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畏惧之意,笑呵呵的看着旁边的莎娜里:“莎娜里小姐只是来我蠡阴宗做客的,对付你,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哈哈哈哈!”玛格索哈哈大笑:“听说你进了天门序列?小子,莫不是就被这个给膨胀昏头了?一个跨入虚丹还不足一年的小家伙也敢……”

    “老家伙,你废话真多。”阴蛟轻蔑一笑,往前微微踏出一步:“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能击败我,蠡阴宗就此退出天宝街,绝对不再提强迁的事儿。可要是你输了……”

    “老子拍拍屁股走人,你爱干嘛干嘛!”

    “好!”

    两人语速极快,只是三言两语间已然给这事儿定了性,两人都是同时住口,虽然嘴里轻视对方,可无论是阴蛟还是玛格索显然在内心都是及其重视对方实力的。

    一个是踏足天门序列的天才新秀,一个则是成名已久的大宗门高手,任何一方要敢轻视对方,只怕都不会有好下场。

    两股杀气同时从两人身上弥漫开,慎重以对,两大虚丹要交手,云雾宗的莎娜里身影一瓢,已然站到了不远处的一栋房顶上驻足观看,脸上露出浓厚的兴趣,宗门的合作是必须的,无论蠡阴宗和云雾宗跟那些顶级势力相比差了不少,双方的结合是一个契机,天门资格是敲门砖,她也想看看阴蛟的水准。

    而四周原本围得满满的人群则是瞬间就被那广场中弥漫的杀意给吓得拼命后退,别说那些普通神域子民了,就算是蠡阴宗那几个实力不俗的暗妖,也是吓得连长桌都没敢收拾,逃一样跑出两人杀气碰撞的范围。

    人群推攘,不乏有踩踏事件,乱糟糟的一片,老牛仗着身强力壮,在前面替王重和小迷狐挡住不停往后推攘的人群,好不容易站定,玲姐、海爷等一帮老熟人也都挤了过来,站在这边远远观看。

    “王重王重,我也想看!”小迷狐是个爱看热闹的主儿,可惜矮了点,被前面的人挡住视线,急得她直跳脚。

    王重让她站到了自己肩膀上,两大虚丹境的高手对战,正可弥补自己眼界的不足,他早就在期待了,此时也是火热的目光平移。

    只见场中那两人身边已经空出了一大块空地,这里本就是天宝街的广场,除了广场中心矗着的那个镌刻着‘天宝街’三个大字的石碑外,整个广场都空空荡荡,倒是有足够战斗的空间。

    此时两人四目相投,仅仅只是眼神的碰撞,已然隐隐有电光在两人之间噼啪作响。

    一股股恐怖的妖气从两人的身上弥漫开来,化为实质,就像是一层包裹在体外的火焰,阴蛟的妖气火焰呈一股白色,玛格索的则是呈一股青色,在体表燃烧,没有高温,却有着一种让人畏惧的气血之力,宛若两头绝世凶兽在对峙!

    (伙伴们,月初求一张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