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 八十四章 可怜的机械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说了!没意思!”

    这个发现,让芙妮莉雅有些生气起来,这就好像她自己跳进了自己精心挖下的陷阱当中。

    木子看着一闪身就消失不见了的芙妮莉雅,他摇了摇头,女孩子,还真是种莫名其秒的难懂。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天之后,正在圣城的马东突然接到了一份奇怪的订单,五百银星石紧急收购一批火腿肠、可乐,马东东瞬间有种被雷劈成超人的酸爽,这是哪位大佬???

    老牛这几天白天时几乎都没在店里呆着,虽然阴蛟这几天没继续过来闹事,可所有商铺都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假象罢了,天宝街上人心惶惶,到处都能听到有人在谈论这次蠡阴宗收购商铺的消息,也在谈论商会自发抵制的一系列动作,找九荒道谈判,去找星盟执法队等等,可完全没用。

    九荒道的高层压根儿就连面都见不着,商会那边隐隐听到风声,一方面是因为阴蛟加入天门序列让九荒道有所顾忌,另一方面,蠡阴宗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九荒道早就已经放弃天宝街了。

    最后只能抱着万一的希望去找执法队,希望执法队可以介入此事,至少做一些提前措施,能预防各种最坏情况的发生,可他们显然找错了对象……

    “蠡阴宗行凶还未成为事实,一切只是你们的推测和臆想,不能作为有效判断的证据,执法队不会出动。”执法队队长面无表情,这也是机械族的特点,作为地界的实际秩序维护者,机械族给其他文明的感觉就是冷酷、死板、霸道,所有种族都讨厌机械族,宁可和丑陋的虫族打交道都不愿意跟机械族,但很多时候却又不可避免。

    “操!要是等他真的行凶就晚了!”一起过去的商会中人,有人也是急眼了,捏紧拳头,激动的大声呵斥:“你们这些蠢货,长没长脑子!你们……”

    哐哐哐!咔咔咔!

    锐利的锋芒已经对准了那个呵斥的人,几个银光闪闪的机械族战士已经将他团团围住,冰冷的机械体表面闪烁着夺目的寒光。

    “现在控告你蓄意污蔑、无端辱骂执法人员!”那个机械生命执法队长冷冰冰的说道:“执法录音已经开启,我判你入狱一个月,不得保释!”

    “你们不能抓人!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们抗议!你们这些混蛋还有点执法的判断力和应变能力吗?!”不止是被带走的那个妖族,其他一起过去的人都在大声声援,在愤怒的抗议:“你们这种毫无感情的机械怎么配执掌地界的星盟律法!”

    喧闹声响成一片,试图扰乱执法队的判断,以求法不责众,可那些冰冷的机械生命却压根就没有任何一丝的犹豫和困惑:“质疑机械族执法权威,现在判你们拘役10天,可以保留你们的保释权,保释费两百星币,如有抗拒执法者,一次警告,二次杀无赦!统统带走!”

    别看机械族无法凝丹、无法飞升天界,那是种族局限,可要论在这下面的实际战斗力,不管单挑还是战争,这恐怖的八级文明能把地界绝大多数文明吊起来打!

    更别说天界四大主族本身就赋予它们的恐怖权力了,机械族可是他们在地界的最直接代言!

    强大、机械、冷漠,同时还无法修丹,这一切在天人看来就是完美的代言人,执法者,面对地界复杂的文明关系和各种交错的利益纠结,机械族无疑是最好的,而实际上,数千个文明种族交融在一起,能维持目前的局面,机械族居功至伟,只是这个过程中,整个机械族背负的东西就太多太多了,强者善于利用权力和强规则,对多数低等文明来说确实带来了很多的不公平,可这些情况并不能得到机械族的帮助,机械族从来不是伸张正义的,天人给他们的权力就是维持既有的法则。

    足足四十多家店铺的店主被抓,老牛也在其中,虽然交了保释费,可放出来的老牛明显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乐观,一下子感觉就像老了好几十岁,不止是他,天宝街商会的其他人也都开始消停下来了。

    九荒道不管,执法队也不管,众人倒是不怀疑蠡阴宗有能力手眼通天到勾结机械族的执法队,毕竟机械族执法队在整个地界都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人见人厌,大家也是因此才会抱着万一的希望找去,可显然,机械族不会勾结蠡阴宗,却也更不会帮这些自由民出头,对机械族来说,律法规矩,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犯罪?什么是犯罪?既成事实才是犯罪,只要蠡阴宗还没动手,任凭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机械族的执法队也不会过问一分一毫。

    抵制似乎成了一纸空谈,老牛也好、商会也好,似乎都没了什么更好的办法,整天提心吊胆,所幸听说阴蛟跑去参加云雾宗的五百年宗庆了,最近倒是一直太平无事,可天宝街的生意明显已经萧条了许多,老牛花店虽然照常营业,可除了花店偶尔做点零售,几乎都没让王重再去送货了,显然老牛已经没了去到处拉单的心思,到处都人心惶惶,谁还能安心做生意啊。

    这倒也给了王重更多修行的时间,吞天法的修行已经越来越纯熟,一种功法的开创,往往都会经历从雏形、定型以及拓展的过程,之前的简单吞吐只能算是个雏形,王重也是在修行中不断的改进。

    首先就是修行吞天法时精神专注的方向,一般在修行时,通过冥想去集中起来的注意力,专注的是修行功法本身,以免灵力运行出错以至走火入魔,这几乎是所有修行功法的常识。

    王重一开始也是如此,但慢慢的,他就发现吞天法明显和普通的修行功法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首先吞天法并不需要将汲取到的灵力在体内各经脉乃至魂海中到处运行,吞、吸,就是整个吞天法的全部,吞吸过程中,灵气直接就进入了神化细胞的最深处,这个步骤本就简单无比,根本不需要额外的专注,值得他专注的反而是作为载体的神化细胞本身。

    尽可能的将灵魂意识碎散到每一个神化细胞中,增强它的‘意识’,让它能在吞吐过程中尽可能多的留住更多的灵气,这才是该专注的重点。去专注些别的有的没的,反而是分散了注意力,无形中减弱了吞天法吸取灵气的效率。

    掌握了这个关键,王重也是将修行过程中的专注力逐渐旁移,效果那是立竿见影,虽说这种专注只是增加神化细胞一丝丝的汲取效果,但同时作用于全身数以亿万计的神化细胞,积少成多,那效果就非常可观了。

    虽然这仍旧远远无法和直接吞食灵果的效率相比,但一来灵果有限,自己不可能一直只靠灵果来提升力量,另外,王重还从吞天法中感受到了另一种不可或缺的元素。

    那就是对神域的适应性。

    这个适应性不止是指适应这里的重力和灵压,而是契合这片天地。

    每修行一次吞天法,经历让这片神域中的灵气进入自己身体、再排放出来的这么一个过程,都在让神域这片天地对自己的‘亲和力’与日俱增。相互间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熟悉感,说不上感应到世界意志的亲和那种夸张程度,但却客观存在。

    就像一个背井离乡的人,到了新的地方,总会出现一些水土不服,可要是住的时间长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王重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只不过吞天法加速了这种习惯的过程,让他看起来已经渐渐有了一些神域原住民的气质,而不再像是一个外来的、与这片世界格格不入的移民。

    王重只是刚刚察觉到这一点,就已经明白这种亲和度的重要性,和世界的亲和越高,就像那些上天的宠儿,会受到天地的亲睐,让你感悟东西更容易、让你的气运更好,以及其他各种,所谓的天赋、所谓的天才,其实就是由此而来。

    吞天法竟然能达到这样的功效,这也真是让王重有些始料未及,坦白说,改变自身天赋、改变自身气运、改天自己与天地间的亲和度,这样的功法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已经完全超出一部正常功法的范畴,至少在圣城、在人类历史中还真没听说过。

    或许是自己的见识太少吧,神域毕竟和圣城是不一样的。

    就是那三十二颗罗婴果消耗得有点太快了,随着身体和魂海的不断提升,要想继续保持极限的修行速度,自己对罗婴果的需求量已经是越来越大,三十二颗罗婴果,仅仅只是四五天时间就已经消耗一空。

    被摘掉了果实的罗婴果苗很快就会枯萎,化为灰烬被那片大地所吸收,空间里已经又变得光秃秃了,捏着手里最后一颗刚摘的罗婴果,王重并没打算直接吞掉,之前老牛垫付他那十星币的工资,早就在各种实验中消耗光了,在批发市场的阿兰斯商人斛老板那里弄到的三十二个罗婴果,已经花掉他最后一个星币,要想保证修行的延续,他需要更多的钱,而这颗罗婴果,则就是自己现在手上唯一的本钱。

    怎么卖掉这颗罗婴果,王重这几天倒是想了好几个办法,通过海爷也好、玲姐也好甚至是直接找老牛也好,那倒是很简单,但却又都不太合适。彼此太熟了,一旦对方追问,很难用合适的理由将碎片世界的真相掩饰过去,而要是不解释,那无疑是给人家心里制造一个老大的疙瘩。

    他也想过自己乔装改扮一下去找拍卖行,可九荒道的拍卖行是出了名的收费高门坎高,只是一颗罗婴果而已,即便是变异种,顶多也就一两百星币,对方收不收还是一回事儿,光是前期的手续费自己就交不起,再说了,自己以后是要细水长流的,类似的出售如果多上几次,难保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你哪来的这么多变异果实?万一引起别人贪念,九荒道拍卖行可绝对有能力吃掉自己。

    最后想来想去,王重却想到了一个原本并不在考虑名单上的家伙——狼妖巴斯,实力不算强,路子却很野。

    傍晚关门的时候,老牛兴冲冲的出去了,听说商会又有了新的想法,卡坦克莱区并不是只有蠡阴宗和九荒道,其他大势力还有很多,商会里有人认识虔婆水族的人,那边也是个六级文明,有一位虚丹强者坐镇,在卡坦克莱区很有声望,说是只要商会付得起足够的钱,他们可以替天宝街商会平了这事儿,老牛就是去和大家商议费用问题的,肯定不会是个小数目,需要各家一起分摊,这种出钱的扯皮事儿,估计今天晚上得讨论个通宵了。

    等老牛离开,王重准备妥当,也是趁着夜色出了门。

    直接找去狼妖巴斯的家里,却没有人在家,在附近一打听,才知道最近九荒道为了撤出天宝街,暗地里已经开始在将奴隶市场进行了部分转移,这边的很多奴隶贩子,现在都已经转移阵地,暂时聚集去了卡坦克莱区郊外的一个地下交易市场,那边比较远,来回不方便,因此这些奴隶贩子三天两头不着家是常事儿。

    地界的所有主要区域都是汇聚在天河的一些节点上,有着浓郁的灵气弥漫,因此地价昂贵,但所谓的城郊位置,虽然就地理位置来说也属于中环,但由于远离天河节点,事实上地理环境就还不如一些边缘地带了。

    卡坦克莱区的城郊就显得有些荒凉,除了那条水晶般的大路在昏黑的夜色中闪闪发光,其他位置都是一片黑暗,偶尔有一些星星点点的光芒聚集在那大片的黑暗中,大多都是低等文明的所谓贫民区,又或是一些见不得光的地下交易场所了。

    别看神域平时的治安还不错,那是因为有机械族的执法队,可执法队只会负责各大城区,到城郊?走夜路可绝对算不上太平。

    宽阔水晶道那两旁的黑暗中,时不时的就能感觉到一些带着戾气和饿疯了的目光,但大多都很弱小,仗着人数众多而已。但凡真有点实力、能混得下去的,谁愿意呆在这样的黑暗中打劫过往的行人?这可不是个好行当,有实力的他们不敢抢,也抢不了,实力弱的?比他们还穷,能抢根毛出来!饿死人在这些郊外的黑暗中简直就是太正常了。

    要换成是几天前的王重,大半夜赶来这边是绝对不敢的,可今时不同往日,虽然修行日短,但修行这种事儿讲究的是效率和方法,三十一颗罗婴果加上这几天吞天法的修行,不敢说自己已经变成了神域的强者,可至少感觉基本的自保能力并不在话下。

    他穿着一件夜行斗篷,在这昏暗的地方,除了看得出他类天族的身型,根本就看不到别的显著特征。倒是那轻快的步伐以及行步间的沉稳,很是让一些在黑暗中觊觎着他的目光忌惮,加上他类天族的外型迷惑别人的判断,倒还真不敢轻易招惹。

    赶了一个多小时的路,从水晶路旁的一条小道穿入,四周渐渐开始出现低矮的房舍和人声,克洛亚地下交易所,最初只是一个普通的贫民窟,后来被一些势力用作进行违法逃税的黑市交易场所,慢慢形成规模,星盟虽然派出执法队数次打压,可一打压,这些人就转移场所,风声鹤唳一阵之后再照常营业,屁用没有。慢慢的星盟也懒得管了,交易市场定期会给星盟高层送上一些礼物,慢慢就默认其存在,属于神域地界的三不管地带,自有一套地下的秩序。

    虽是夜晚,这里却人声鼎沸,进入交易市场的最外围,那些低矮的木搭房屋中闪耀着各种昏暗魅惑的红色灯光,一个个或人型或兽态的各族风情,看着过往的行人发出种种魅惑的声音,一些异族小孩子大晚上也在这狭窄无比的街巷中跑来跑去,各种杂乱热闹。如果是不熟悉这里的生人,以为这些只是天真浪漫的孩子,那绝对就大错特错了,只怕全身星币被摸了个精光还不自知呢。

    街边到处都是垃圾场,堆积着如山的垃圾却无人收拾,散发着恶臭,有几个浑身长满倒刺的异族小家伙正围在一座垃圾堆旁嬉耍,捡起地上的杂物扔砸那垃圾堆中一个瘫坐的身影。

    “砸烂这个东西!”

    “我爸爸说,就是这些机器把咱们赶出城的!”异族小孩们哄闹着,在这闹哄哄的街巷里毫不起眼。

    王重好奇的看了一眼,只见垃圾堆中那个瘫坐的身影居然是一个机械生命,他的双腿齐根断开,几根破管皮将他双腿半吊在身上,有水银般的银白液体从断腿处滴淌出来,却早已经凝固,机械族的五官与人类类似,但却机械生硬毫无表情,它坐在垃圾堆里一动不动,异族小孩们扔到它身上的那些杂物,打得它坚硬的身躯乒乓作响,却毫无反应,就像是已经死去。

    只是,在这神域三不管的地下交易市场,怎么会有一个机械族生命?即便只是残骸也不应该,按理说,机械族执法队根本就不会到这附近来,就算是在外界某处执法时有了冲突,导致某个机械生命受损或者死亡,也很快就会有别的机械生命替它收尸,机械族生命是可以通过‘回炉重造’来复生的,号称是地界真正永生不死的种族,根本不可能任由人像个垃圾似的扔在这里。

    (伙伴们,五月份的最后一天,每天最少五千的任务达成,还有月票的,麻烦大家支持一下,过期作废了,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