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八十章 蛟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穿着一身轻柔的薄纱,青素点裹,没有光芒万丈气势逼人,可当她出现的那一瞬间,却仿佛连整个世界都为之失去了颜色,即便是空中那万彩氤氲的祥云、山中奔走的麒麟瑞兽、空中若隐若现的真龙鸾凤,在这瞬间都变成了黑白的色彩,整片天地的所有颜色仿佛都在此时集中到了那绝世女子的身上。

    “殿下!”白发龙仆早已跪了下,激动得全身都有些颤抖,即便沉睡了数百年,可公主还是那个公主,和数百年前一样的年轻美丽,甚至,龙仆感觉她似乎变得比曾经更加耀眼了。

    “他来了。”公主微微一笑,目光越过白发龙仆,看向那无尽神山的前方,那是天河的位置,贯通两界,巨大的炙白天河能量顺流而下。

    即便是四大天族都无法直面的恐怖天河,在她看来却无比的亲和温柔,她能从那流淌的能量中感受到很多旁人无法察觉的东西,一个熟悉的气息此时就混杂在其中,也正是这股熟悉的气息将她从沉睡中唤醒。

    白发老仆脸上微微一怔,随即便是喜上加喜的神色,难怪公主从沉睡中复苏:“天道轮回,先生是大能者,无法想象这要经历多少磨难,要不要老奴……”

    “不。”女子摇了摇头:“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还没有回到曾经,天道依旧,或许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候,而且如果让天族发现,会横生很多变数。”

    白发老仆凛然,几百年空白的时光,很多东西都已经物是人非,但下面的地界也实在太乱了,就这样放任不管,万一功亏一篑呢?

    女子笑容中带着自信,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天河,流淌的能量源泉中,有一条条只有真龙一族才能读懂的信息在其中闪烁,“我苏醒的消息要绝密!”

    “是,殿下!”龙仆恭敬的说道,“另外,四大天族邀请我们观礼,往年都是拒绝的,这次?”

    “哦,又快要到天门开放的时候了,”她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九叔,你替我看看吧。”

    天河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潮汐现象,这期间会相当的‘虚弱’,天河中那些狂暴无比的能量会随之减轻,而天河连接着天地两界,是两界间唯一的通道,那些想要从地界飞升天界的,只有在这期间才会有一丝渺茫的成功希望。

    因此这个时间段就被称之为天门开启,地界中有资格飞升的高手,将会得到天界四族的批准,通过虚弱的天河进入天界,鲤鱼跃龙门。

    获准两个条件:1天界的许可;’2达到天丹期,也就说必须蓄养了金丹。

    其实第一条完全是彰显天界的权利,对一些劣质的,或者生命力消耗过多的予以排除,而第二条则是硬性条件,没有金丹会直接死在天门之中,当然这个闯的过程对于天丹期也是极为有帮助,也是一个必须的过程。

    当然这些是天界的条件,在地界同样还有一堆的麻烦,毕竟数亿人口,多种文明的复合,其复杂性也是极强的,名额有限基本上是6级以上文明霸占,潜规则是8级文明占五成份额,7级文明占三成,剩下两成其他种族分,但基本上庞大的6级族群会占据一大部分,在剩下的会分给五级……

    四级?不存在的。

    而龙族是这世间唯一不受天河能量伤害的种族,天生如此,也是整个神域中唯一没有文明划分的种族,来历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们是唯一的十级文明,也有人说他们其实是从高纬度下来的使者,但有一点,他们超然之外,当然龙族自身数量稀少,多数时间处于休眠状态,并不干预神域的运转,但是一些特殊的事件,有龙族在场将是莫大的荣耀,而龙族对于四大天族的顶尖强者更是重要无比,因为龙族也是第五维度和高纬度的桥梁。

    周围的一切都没怎么变化,女子望着远方嫣然一笑,瞬间整个世界似乎都明亮了一些,洁白如玉的手指轻轻的挽了挽秀发,那一丝风情让花儿为之倾倒,但是她的目光却像是要看破时空。

    离别似乎就在昨天,他……真的做到了。

    卡坦克莱区,蠡阴宗……

    阴暗的巨大九黎树散发着一股股浓郁的阴气,这是蠡阴宗的核心所在,四周布置着能量惊人的封锁结界,将那庞大的九黎阴气几乎完美的聚集在这方圆千米附近,即便是青天白日、乾坤朗朗的盛夏,这里也是阴寒森冷,终年不见半点天日。

    一条巨大的白蛇盘沿在那树下九黎阴气最浓郁的地方,它头上已然长出两根短短的肉角,有细细的四肢包裹在蹼膜中,透明的蹼膜内,就像是婴儿的嫩肢一样,能看到龙爪的雏形。随着它每次吞吐那九黎阴气,能看到有浓郁的阴气能量在它那透明蹼膜中流淌,滋润着它的嫩肢,缓慢生长。

    巨蛇化蛟,已有了七八分的火候!

    一个浑身包裹在阴霾中的老者出现在了不远处,正是蠡阴宗宗主阴九黎,此时看向那巨蛇的阴冷目光中,竟然难得的透露着一丝期待和慈爱。

    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老者的出现,那巨蛇吞吐了一口阴气之后,化身为一道阴雾,冲射而来,眨眼间已化为一个面如冠玉的美貌少年。

    蠡阴宗蛟太子!

    掷地有声的名号,即便扔到整个地界范围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不只是因为他的实力,而是因为他可怕的潜力和天赋,年仅二十,便已即将化蛟,成就虚丹,即便放在整个蠡阴宗历史上也足可排到第一,也是蠡阴宗的希望!

    “父亲。”他气质恭和,完全不似普通蠡阴宗那些蛇虫鼠蚁般的阴气沉沉,整个人透着一股得天独厚般的灵性,恭恭敬敬的束手而立。

    “九黎阴气虽是我族滋养佳品,可若真完成化蛟,阴阳转换,九黎阴气就不再适合你了。”阴九黎脸上带着慈爱的笑意,他微微顿了顿,又说道:“蛟儿,你是我蠡阴宗几百年来最有机会跃入天门的天才,前途无量,现在距离天门开启也还有两三年时间,以你的天赋,足以在那之前完成凝虚化实,我知你勤奋,但且不可因一时贪功而冒进,需知过犹不及。”

    “谨遵父亲教诲。”蛟太子微微一笑,恭敬回应。

    “修行先缓缓吧,多出去走走,多结交些朋友,对你未来踏足天界会有很大的帮助。”阴九黎微笑着说道,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张请帖:“过几日是云雾宗的五百年宗庆,你就代为父走一趟吧,他们家那位云公主,天赋可不在你之下,未来注定也是要鲤越龙门,踏足天界的存在,你可用心结交。”

    “是。”蛟太子接过请帖,他当然知道老爹的潜台词,“父亲,最近修行,感觉九黎树的成长已经越来越难以封印压制了,阴气浓郁已经超过饱和,我们的地盘还是太小,如果再不扩张……”

    “我知道。”阴九黎点了点头,说道:“九荒道和星盟方面已经打点好了,只是天宝街那些商人仗着合法身份保护,不愿意搬迁,人数太多,动强的话不太好,目前蠡长老正在和那边的代表商谈中,此事急不得,还是得慢慢来。”

    “父亲,这件事交给我吧。”蛟太子微微一笑:“入世也是中修炼,而且占了这么多资源,总要为族群做一些事,修行日久,权当活动活动了。”

    阴九黎微微一愣,随即皱起眉头:“蛟儿有心了,但此事不可用强,别看只是些商人,可他们的背景却有些复杂,各大族的人都有,一两个无所谓,动得太多、怨声太大,只怕星盟方面也会给我们施压……”

    蛟太子微微一笑,父亲的目光始终还是只局限在一个六级文明的层次上,有些瞻前顾后了。

    如果换做一年前,他也会有和父亲一样的想法,但加入了天门序列,接触到了那些来自地界各顶尖种族的天才,蛟太子的目光早已打开了太多,一个以天界为目标的生灵,无论眼光和视野都绝不是那些中等文明的掌权者所能比拟的。

    一条中环的街区而已,背景复杂又如何?不过只是一些大文明的落魄边缘子民,真要有背景就不会沦落到卡坦克莱区来开店,还给区区九荒道交保护费了。

    就算其中真隐藏着那么一两个高等文明中隐姓埋名的,那又如何?自己身为天门地界看重的天才子弟之一,交游广阔、潜力无限、前途无量,即便真招惹了一两个大文明的重要人士,自己也有足够的底气可以自保,而一旦等自己鲤越龙门、飞升天界,别说招惹区区几个下界文明,就算是地界的星盟,对自己、对蠡阴宗也得客客气气!

    所以父亲不敢做的事儿,自己敢做,也能做!

    九黎树是蠡阴宗的根本,维护它的成长刻不容缓,以前的蠡阴宗没底气,不过只是个六级文明,能占据一条卡坦克莱区一条街区已经是能力上限,但现在不同了……因为有了自己!

    为成大事,岂能瞻前顾后?

    再说虚丹只是第一步,对于七级八级文明的一些强者来说,根本不是问题,难就难在化虚为实,没有捷径,就是需要海量资源往上堆,蠡阴宗目前这样肯定是不行够的!

    “父亲放心,”他微笑着说道:“云雾宗要拜访,这事儿也要处理。”

    ……………………

    尽管之前已经有过了不少尝试,但那都是用成品来尝试,而且尝试的是碎片世界对已损害植物的恢复性,直接种,这个还真是第一次。昨天一眼就看中罗婴果也是有讲究的,这东西即便是在老牛花圃那堆‘贱皮子’药材中,都算是极易养活的,成长周期也比较快,各方面特性都注定这是一个不错的尝试材料。

    一整天时间,老王都在惦记着碎片世界里的罗婴果种子,时不时的通过精神感应去看上一眼,可一直到中午时,碎片世界的地面上也仍旧是毫无变化。

    老牛正在花圃里和王重唠着嗑,王重最近变得特别‘好学’,对花圃的种植明显比以前更加上心,这让老牛很满意,给他介绍各种植物特性的同时,偶尔也会吹几句别的,比如一些修行方面的常识。

    “天魂?大天劫?什么鬼?”老牛一脸的嫌弃:“别拿你们低等文明那套修行体系照搬这里,一个筑基都没资格的家伙,就敢自称‘天’?还大天劫呢,在神域,没有凝丹,什么劫都没有!天劫只是因为自身的强横影响了世界法则的运转,因此引来世界意志的惩罚,看看这片神域,这里的法则是你们这些弱鸡等级能影响的吗?别逗了!”

    “凝聚虚丹之前,统统都称之为筑基,打基础而已,一般都用灵力值来划分。”老牛说道:“能达到一百灵力值,就属于神域普通常驻子民的平均水准了,能对抗这里的灵压,能毫无压力的在神域生存,要是有个几十万灵力,在这条街横着走都没问题。”

    王重翻了翻白眼,老牛装逼的时候特欠揍,好像几十万灵力跟大白菜一样。

    相比起来,如果用自身力量来划分,圣城的圣导师也就千级灵力的当量,没想到却连虚丹境都还没触摸到门坎,而上次那个狼妖,感觉力量速度比自己强上好几倍,估计也就是个几百战斗力的小喽啰,奶奶的,有种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在神域如此庞大的种族,尤其是高等文明众多,但并不意味着所有高等文明都具备超强战斗力,比如老牛,虽然也是7级文明出身,但并不是天赋战斗型,碾压他是够了,但遇到战斗型秒变战五渣,但出身好,意味着他会有相当稳定的生活。

    “灵力值多少才能成就虚丹?”王重问道,他很关心这个。

    老牛当然也知道,哪个低级文明不想着咸鱼翻身,但修行之路太难太艰辛了,对于他们这些贵族文明,其实成就虚丹不难,难在凝金丹,海量的资源还要天赋机遇,而这些只能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怎么,想凝丹啊,别做梦了,你得有老板我这样的天赋才行,我也就是爱好和平才放弃修行的。”老牛装逼的说道,“虚丹跟灵力值没多大关系,这跟天赋有关,否则机械族和虫族就不会那么惨了,哈哈。”

    天宝街九荒道的老大号称天丹期大妖,可实际上也就是号称而已,九荒道真要有天丹期的高人,还用的着呆在卡坦克莱区这么边缘的地方?早都杀进内环去占据一席之地了。

    其实各宗门实力中的主力也多事筑基期,只不过都属于战斗型的,而老牛和天宝街的人都属于正常人,王重如果有老牛一半的灵力,能打老牛四个,坦白说,神域的人重境界和修行,但战斗方面,还差点,或许也有可能是他见识太少。

    两人正在聊说着,突听得外面花店一个清脆的‘嘭’声,老牛脑门一根黑线,直接就蹦了起来:“这个鬼丫头,又打烂我的花坛子!”

    王重好笑,已经可以预见小迷狐即将迎来的一顿臭骂,可还没等老牛冲出去,门外花坛子的碎裂声已经接二连三的响起。

    “敢冲撞我家少爷,活得不耐烦了你!”

    啪!

    “呀!”

    轰~~

    一阵摔跌声,夹杂着小迷狐的惊呼。

    有人闹事?

    店外的变化来的极快,老牛和王重都是瞬间就变了脸色,两人三两步从花圃里大步冲出去,只见花店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摔破的坛罐,一只长着八手的蛛妖拖拽住小迷狐的已经乱糟糟的头发,正在拳打脚踢。

    小迷糊的脸上已经被打得高高红肿起来,她想要掰扯那只拽住自己头发的蛛手,想要挣扎,可根本就掰扯不动,只能伸手勉强遮挡着脸,嘴角尽是血迹,眼泪汪汪,满脸的委屈:“呜呜呜,不要打我,痛~~~!”

    王重脸色一沉,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旁边的老牛已是一声爆喝。

    “住手!”

    看到小迷狐那惨兮兮的样子,老牛是真怒了,砸自己的店,还打自己的人,他一声爆喝就要冲出去。

    可却见那蛛妖身子微微一侧,一个丰神俊朗的公子哥出现在老牛眼前。

    那公子哥脸上带笑,只是随随便便的看向冲出来的老牛和王重一眼,竟让老牛感觉他的眼珠如同阴月一般深邃,整个人为之一懵,感觉自己好像直接就要跌落进一片无尽阴暗的深渊中无可自拔。

    幸好正要‘跌进去’时,似乎有人在旁边重重的拉了自己一把,真实的触感瞬间就将自己从那黑暗的深渊中拉扯了出来,回归现实,老牛赶紧定睛一看,拉自己的居然是王重,肉身的修行虽然距离神域的标准有千差万别,可如果单论境界、对环境的抗性,老王可真不知道要比没有修行过的老牛高出多少倍。

    蛟太子有些意外,那个看起来十分孱弱的人类,竟然能无视自己的瞳术幻境中,他多打量了王重两眼,看穿着似乎是店里打工的小工,是边缘世界低等文明过来的修行者?

    (伙伴们,月末了,求一张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