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生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于一个人类能够在地下世界立足,并且顺利成为了幽冥宗弟子,获得了幽冥法,和他们站在了同一个起步点,这些天生的阴性生命对木子有着天然的排斥感。

    木子淡漠的甩开这些排斥的视线,这些局限于负向能量的生命,最终,也不过如此,所以,它们有着本能和体质上的优势,也仍然只能是幽冥宗的外门弟子。

    作为地界十大势力之一的幽冥宗,从来没有禁止过任何生命种族加入他们,这些人从来不会去想,为什么幽冥宗会有一位长着九十九片尾羽的凤凰族大能长老,要知道,凤凰的涅火是一切负向能量的天敌,但依然在此地“堕落”。

    修行上,幽冥宗也是丹道,其实跟上面没什么差别,越是高阶,越是殊途同归。

    静候了良久,时光渐晚,天空中的光影,也从晨时的昏亮渐渐变得光亮,而外门弟子也愈来愈多,每日分派捞石的弟子,足有数百人多,渐渐,广场已经满满当当,各族之间的交谈声渐隆,放眼看去,除了木子是一个人外,其余种族,都是有着同族相伴。

    木子便被挤到角落位置,只是观察着越来越亮的天空,传闻,地下世界的昼夜,是源自于天空无所不在的反向能量与正向能量的触碰放电,受到幽冥之河召唤,无时无刻都在向地下世界侵蚀的正向能量渐渐活跃起来,便有了清晨与白天,而当正向能量渐渐衰退,便有了黄昏与黑夜,当然大多数时间,地下世界是处于冥暗之中。

    这时,一名内门弟子匆匆而至,木子看过去,是内门那位多目族的峭人师兄,性急凶恶,可怖的额骨外鼓,六只眼睛分三排列在脸上,鼻子被一根不长也不短的尖角护住,在他的头顶,是两道绵羊般的弯角,颜色翠玉,隐约可见其中阴魂涌动,显是练有功法的加持,最令人心中生悸的是他的三对瞳孔,形状可不相同,据说多目族出生时就会将术法封印在瞳孔之中,随着时间的祭练,这些封印的术法也会成长升级,最终演化成一门可以在一眼之间释放出来的恐怖禁术。

    “见过师兄!”

    哗啦啦,数百外门弟子立刻站直,手掌互搭做幽冥宗礼状,就连几个四足的魇族也人立而起,一双后足蹬得笔挺,形状甚是好笑,但却自有一股肃穆,内门弟子对外门有着生死予夺之权,在这里被杀,行的是宗法,死便是死了,可没有任何可以说理的地方,木子自然也是恭身随流。

    多目峭人扫过众多外门弟子,幽深冰凉的声音同法旨般森严亮起:“今日基础任务,仍是十公斤青骨石,其余收获照旧,宗内收七成,其余各归自己。”

    话音落下,就有数百颗刻印符字的青色石印从其衣袖当中飞出,精准的落在了每一名外门弟子手上。

    木子抓住了青石印,上面刻着三个繁复的字符,上面有着一缕法则正在涌动,这是一条幽冥内门功法才能修成的幽冥法则,这条法则隐隐连贯着外门弟子初阶法修成的幽冥法则,正好合成一个法术护罩,足以抵抗冥河的负面侵蚀。只不过,这青石印使用的材质,正是最低等的青骨石,上面蕴加的法则,最多维持一天,便会自然消弭殆尽。

    多目峭人分派完青石印,便抬头看了看天空,他的冰寒的声线又提高了三分,阴阴的威压朝着所有弟子笼罩过去,法旨声道:“自今日起天界名门不夜宗的宗主率不夜弟子前来本宗交流,虽无尔等事项,但招子都放亮了,若是见到戴有不夜弟子,与见内门弟子同,须行本宗敬上礼,尔等明白?”

    “尊命。”

    数百弟子整齐答应之后,多目峭人才略颌首,“如此,便去吧。”

    “是。”

    话音落下,数百弟子立刻朝着幽冥河冲去,天界对于地界的管理分为两种,地界的地上,形成的是固有体系,由四大天族的附属族掌管,但是地界的地下,由于冥河的出现,以及各大种族对于这种力量的汲取,本质上是对天人产生了一些不确定性因素,如果不是因为冥河只是天河的“负面产物”或者说垃圾河,且这些人的境界并不会影响到天界,这里早就被清空了,但是天界的大佬们还是会时不时的派人来勘察一下,一旦出现特殊情况,会毫不留情的灭杀。

    天河的废物也毕竟是天河。

    木子却并没立刻冲出,而是缓步落在后方。

    片刻,幽冥河的一处黑沙滩的河段边,上百名弟子争斗起来,数百年的采集经验,前人摸索,早就已经探出这片黑沙滩所在的河段是青骨石最藏量最丰沛,也是为数不多能采到高级青骨石的区域,除此以外,一些与青骨石伴生的幽冥材料,在这里也是最常见到的。

    木子只是路过,看也不看一眼,便朝着更远的贫瘠河滩走去,不争的姿态,让他免去了许多杀意,在宗内,弟子禁止相杀,但是离了宗门,便不禁杀戮,并且,既然入了宗门,便不再算是完全的自由民,受着宗门的实惠,便也不再受到星盟律法的特殊保护。

    在这里杀死一名外门同宗,最严重,也不过是一年杂役,幽冥宗法更偏向活人强者。

    走到足够远,来到一处青沙滩,几乎没有外门弟子愿意来到这里采捞,木子这才驻足,呼吸之间,幽冥功法流转向五体百骸,心脏有力勃发,整到通体浸入幽冥法则仿佛冥府大开,木子这才捏开那枚青石印,一道涓流般的法则力量立刻融入到他的法则周天之中,幽冥法则化成一道惨绿伞盖从他的头顶升起,华盖之上,法则幻化种种,有奇兽扑腾,也有万骨遍野阴魂互撕,循环反复。而正是这力量,可以护佑他进入冥河之中,去采捞青骨石,运气好的话,还可以采到冥晶等等稀有珍宝,就算宗门收取七成,剩下的也足以为他换来一些必需的修行资源。

    当然木子在意的是让生死棺“复活”,这是他的执念,也经常被人取笑,不过木子毫不在意,说真的,反而非常开心,别人比他更异类,而所谓的诅咒,在这里简直是冷笑话。

    采集的青骨石被放入生死棺之中,他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力量在被生死棺吸收,虽然很微弱,但毕竟给了希望。

    时间,丝丝消耗,天空的光亮渐渐衰退,已近黄昏,木子才缓缓将心神从生死棺中抽出,此时他已经走到了一般弟子都会远离的深处,距离天河越近,危险就越大,但是木子却有一种亲切感,说真的,很多次他都萌生冲进去的**,但据说,这也是冥河的一种勾引方式。

    时间无多,木子双眼笔直的锁定了一处,数百条无意识的冥魂停留在那里,这些冥魂是冥河能量的聚集物,没有意识,只受着本能的驱使,它们天然仇恨一切生命,可以说是普通弟子的噩梦,一旦进入它们的攻击范围会啃食的一丝不剩。

    木子的到来,惊动了这些冥魂,然而,它们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警惕的保持着距离,木子没有理会这些冥魂,他也是无意中发现这一点,这也成了他脱颖而出的关键,快速的采集起青骨石,直到一个足以让他交差,并且维持一定修行资源的数量,他便停下,然后越过那些冥魂。

    青石印还余有最后一丝法则之力,时间也还有一点,木子轻轻的把生死棺放下,背靠着,对着冥河发呆,这是属于他自己的休闲方式,就如同以前看沙漠一样,不过冥河要沙漠美一些,不知道艾俄洛斯怎么样了,还有王重,这么有趣的地方,他应该来的。

    忽然之间,有一个物体挡住了木子的视线,一个生物悄无声息的靠近了,木子对于危险的把握同样敏锐,否则早就死在这个鬼地方了,可是眼前这个生命却完全没有感应,说明对方的实力远高于他。

    木子也盯着她,少女和人类几乎完全一样,但是,木子肯定她绝不是人族。

    “小光头,你在笑什么?”少女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低等生物,长得跟天人有点像啊,如果不是对方身上没什么力量,还会看错。

    木子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他不带擅长跟异性……或者说雌性聊天。

    “你别傻笑啊,你在看什么,还有你身后这个破箱子是做什么的?”少女指着木子说道,这黑不溜秋的小光头是在嘲笑她吗!

    木子指了指冥河,“很美。”

    芙妮莉雅只是想出来玩玩,听说低等生命很有趣,经常为了一块星石厮杀,还有各种古怪的东西,但真来了之后却发现很没意思,这里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肮脏的低劣的,充满了臭味,直到她嗅到了一个清香,非常非常的香。

    芙妮莉雅顺着木子,看着诡秘危险的冥河,但不知怎么,这条臭河在这一瞬间似乎有点不一样,冥河毕竟是天河的暗面,最高法则协调的产物,一样不是生命体可以忽略的。

    “我是芙妮莉雅,伟大的芙妮莉雅,小光头,你叫什么?”女孩高傲的仰着头,金色的头发感觉像是太阳一样。

    “我叫木子,我的朋友喜欢叫我秃子。”

    木子笑的很灿烂,而芙妮莉雅也终于憋不住了,放声大笑,秃子,秃子,可爱的秃子。

    另外一边,王重对自己的碎片世界功能有了一个大体的判断,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用秘密花园的植物做了一个基本判断,这些东西进入自己的碎片世界,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会起效果,可以确定是命运石的光芒起的作用,有极强的修复和提升作用,被弄断的阿拉斯加龙头草几乎必死,竟然也恢复如初,而十五个小时之后开始异变,提升阶层,一般低等的材料,三十个小时之后完成第一个周期,似乎跟整个天河的运转有着默契。

    王重的实验并没有深入,他找的多是极低量大的材料,少个一两株,异变一两个都不会引起注意,至于提升之后的材料就算是给老牛的福利吧,心理有了底儿之后,他就找到自己所需的材料进行进一步的尝试,过于使用老牛这边的东西肯定会被发现异样,虽说老牛人不错,但是怀璧其罪的道理还是懂的,老王也不是初哥,命运石这样逆天的东西还是要藏藏好。

    如果用好了,这可能会成为自己甚至整个人类翻身的关键,经历这么多事儿,王重自然是个有耐心的人,越是有希望,就越要谨慎,低调,等待机会

    ………………

    花店的生意还是那样半死不活,小迷狐负责前面,反正多数是在打瞌睡,大概老牛也不靠这个过活,成为正式职员之后,老牛明显有所改变,不在当王重是个捡来的勤杂万能工了。

    “一个花店什么最重要?”老牛走在前面,王重跟在旁边,老牛威严的训斥声正在响起。

    “把花卖出去最重要。”王重回答。

    “错!”老牛一声大吼:“你看我卖出去了吗,指望你们两个,我就得饿死!”

    老王心里翻白眼,那个答案明明是老牛前天骂人时自己说的,当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王重记得老牛问他这问题问过起码四五次,反正每次的答案都不一样。

    “进到最便宜的货,卖出最高的价钱。不过你以为只是便宜那么简单吗?这些批发商都鬼得很,次的充好的、好的充最好的,压箱底的永远藏着不拿出来,给你个大众价你还以为自己赚了,得长眼睛!得雪亮,得把那些批发商腐烂的心肝脾肺肾都给他看个通透,你才不会被骗!你才能花最便宜的价格买到最好的东西!”老牛一脸的傲娇,对此相当自豪:“今天老板我带你长长见识,学着点!”

    说真的,王重真不觉得老牛这智商如何谈声音,不过既然老板都吹了,就给个面子吧。

    卡坦克莱区有专门的批发市场,在城区的边缘位置,距离天宝街算是很远了,得穿过大半个城区。虽说没进花店之前王重也算是在城区里瞎逛过几天,但那纯粹就是瞎逛,没有方向感没有位置感,走到哪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对这座城区中的各种古怪见闻也只是看看就算,完全没个直观的认识。

    可是有老牛在身边就不一样了啊,这是个话多的主,王重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老牛话多的魅力,纯粹的免费导游,一路唠唠叨叨,介绍这个解释那个,居然让人听得津津有味。

    “蠡阴宗的地盘就是阴森森的,”老牛压低声音,这是一条显得昏暗的街区,看得出来原本是一条正常街区的,可头顶却被巨大的、不透丝毫光线的树冠遮蔽,而且不同于正常大树阴萌,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子阴冷的气息,让这片街区的气温骤降,街上的行人虽然不少,可却安安静静,只能听到无数诡异的脚步声,阴冷的氛围,让那原本巍峨的树冠看起来都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四周打开的店门卖的也都是些古怪东西,散发着死气的暗黑珠子,透着丝丝寒气的阴冷水晶,各种各样浸泡在瓶子里的内脏,那些带着眼白、还能转动的巨大眼珠子,让人光是看着都感觉不寒而栗。

    “蠡阴宗和咱们天宝街的九荒道是主要竞争对手,两边经常各种摩擦,抢地盘,隔三差五就总得打上一次,闹出几条人命,然后执法队的人一出动,两边就各种扯皮……”老牛的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了:“反正这边的暗妖族脾气可不怎么好,别说抢地盘,和它们打交道可得小心了,暗妖族最忌讳被人盯着眼睛瞧,多盯上一两秒就是大忌讳,要和你分生死的节奏,太玻璃心,惹不起!惹不起!”

    感受着从四周那些阴森森店铺中投来的不友好的目光,老王也是赶紧眼观鼻、鼻观心,做人,不该装逼的时候就不要装逼,没事儿去惹是生非、故意挑衅人家传统习惯的,那是傻逼。

    穿过这条阴森的街道,又看到有一个巨大的万丈沟壑,足足方圆数千米,矗在城市中央深不见底,就像是一个巨坑,但却有许多古老的人力升降梯密布在这巨坑周围。王重之前逛这片城区时也看到过,但是没有下去,一直很好奇好好的一座城区干嘛要弄这样的地方。

    “星盟有很多种族的生活习性是很奇怪的,这样的大坑在地界的很多城区里都有,有的大城区还不止一个,下面生活着一些见不得光的奇怪种族,这是咱们地界中的地界,据说下面自有一套黑暗法则,比地面上要残忍血腥得多。这种下级地界坑洞里出产不少好东西,矿物丰富,也是星石的主要提炼场之一,那些高等文明需要这帮干杂活苦活的,所以只要这些地下种族不上来闹事,星盟也不会去管。”老牛感叹着:“听说下面穷的种族穷得要死,富的种族却是富得流油,虽然有升降梯对外开放,但基本只是用来交易货物所用,正常人是不会下去的,否则别说地下那套血腥规则,就算只是这巨大沟壑下面的环境,高温、低压、超强重力甚至有许多真空地带,那根本就不是正常生命能够存活的地方,能下去和那些地下种族交易的,最多的也就是虫族了,所以别看虫族都是些l逼虫子,可这些蠢虫子在星盟其实富得流油,是少数几个八级文明之一,啧啧啧,一提到蠢虫子,老子就想吐槽,忒他妈会赚钱了……”

    “挖矿?神域还没挖空?”王重好奇的问道。

    老牛翻了翻白眼,“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用低等文明的想法来类比,奶奶的,这语言糖果的水平不行啊,天河和冥河会不断的滋生出新的资源,而且资源也会异变,提取的方式也不一样,并不会破坏神域本身,你当天人都傻啊,就算我们都死光了,他们也不会让破坏神域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