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死亡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有多少?”巴斯舔了舔嘴,掩饰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期待感,问了一句。

    “你想有多少?”王重冷笑道:“一换一。”

    “嘿嘿……”巴斯笑了笑,眼珠子骨碌一转:“小子,我记得你是那头大黑牛的奴隶吧?你区区一个奴隶,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东西?一定是在大黑牛的店里偷的!你这是盗窃啊!”

    王重淡淡的看着它表演。

    “盗窃不好,盗窃是重罪!知道星盟对盗窃犯是怎么处置的吗?死罪!”狼妖巴斯笑着说道:“幸好你是遇见了巴斯大人啊,我这人心肠好,这样吧,念在你救人心切,应该是初犯,我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就不告发你了,你把花留下吧,这东西你带在身上不安全,要是被大黑牛看到,你小命难保!”

    “你还真能忽悠,首先,我不是奴隶,只是秘密花园的雇佣员工,我有正式的星盟公民身份。其次,你觉得牛老板那里有这品级的天灯火芯吗?我在那里呆了一个多月,反正我是没有瞧见。”

    王重冷冷的说道:“顺便也提醒你一句,如果你非要诬告,即便你告成了,那又怎么样呢?不管星盟怎么发落我,我是破罐子破摔无所谓,但这东西铁定就归牛老板了,你有什么好处?”

    狼妖微微一怔,看来平时吓唬那些低等文明的一套,在这小子身上行不通。

    “……”它脸色微微一垮,毫不犹豫的直接伸手:“拿来吧你!”

    和这种低等文明的垃圾有什么好废话的,直接抢!反正这夜深人静的,这小子能怎么样?

    可还没等它抓到东西,对面那地球人就像是预判了它的动作一样,身子提前往左侧微微一让,明明很慢的身体动作,居然让自己抓了个空。

    奴隶贩子哪有好说话的主?去各个低等文明抓人,更是视人命入草芥,但自己既然敢来,就是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

    自己的身体在这里是很孱弱,但那并不意味着自己的眼力和战斗预读的能力也随之下降,战斗意识这种东西早就深入了王重的骨髓和灵魂,就算想忘都忘不掉。

    一丝魂力早已在王重身上运转,虽然很微弱,可毕竟也是天魂之力,身上隐隐有金光透散,在这夜晚间格外的显眼。

    自己的实力并不足以真正威胁到对方,这只狼妖并没有凝结虚丹,但好歹在神域存活了不知多少年,对这里的重力环境早已适应,身体强悍无比,无论力量、速度等等各方面显然都在自己之上。自己又无法调动天地之力,剑一剑二那样的杀招根本无法施展。

    打?不存在的!刚才那一爪虽然躲开,但王重只感觉整条手臂都被对方的爪风刮得剧疼,就像是被刀子剐过一样。和自己预计中相当,仗着一点本能的战斗意识,估计自己顶多也就是在对方手下多撑一会儿罢了。

    王重的音量微微提高了一些,语速又急又快:“你觉得我刚才为什么站在门口和你谈?你觉得你要几招才能杀掉我?你觉得在这几招内,我们能惊醒这住宅区里多少看戏的人?你和这里的人关系都很亲密吗?看到你当街杀人夺宝,没人眼红?没人告发?没人借题发挥找你麻烦?”

    巴斯的攻势立止。

    刚才那一伸手虽然是有点大意,但只对方的预判能力,显然也并不是那种可以被自己一个眼神就秒杀的弱鸡,真要动手,没个一两分钟自己是拿不下他的,而这一两分钟内,只要对方愿意,惊动这四周的住户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自己如果当街宰了这小子,抢了他东西,是不会有人想要替这个地球小子出头,可自己那些仇家呢?这附近住的大多都是奴隶贩子,平时大家称兄道弟,可背地里因为抢生意、压价格、争货源等等各种琐事儿,闹红眼动刀子的也绝对不少。就附近这一圈儿,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自己死呢,当街杀一个自由民,被他们看到了会不去告发?

    这里毕竟是神域,毕竟是卡坦克莱区,受星盟律法的约束,当街杀一个自由民这种事儿,真的是可小也可大。

    “呸!”狼妖的杀意其实已经弱了,可气势仍在:“这周围……”

    狼妖巴斯的话还没脱口,王重则已经搬出了第二座大山:“那牛老板呢?你觉得如果你真杀了我,牛老板会不会找你麻烦?”

    巴斯微微一愣,这还真有点顾忌。

    大黑牛是个什么样的人,在天宝街这一代混的,多少心里都有点谱,老好人一个,白天的时候出手打晕了王重带走,说明大黑牛还是挺在意这个员工的。其次,大黑牛自身实力不算弱,背后还有妖族那个大靠山,关键是老牛还搭上了九荒道的线,能在天宝街开店的人,那背景能一般吗?狼妖巴斯不过是个星域人口贩子,做生意还是要和气生财

    “哈哈!”巴斯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转了几圈,咧开嘴,舔了舔那满口的鲨牙,已经换上一副笑脸:“小兄弟真有趣,我只是开个玩笑,那咱们谈谈交易的事儿?”

    王重保持那戒备的姿势不变:“那就交易吧。”

    “不过你这价格太低了”巴斯从杀手秒换市侩形象:“你白天的时候还喊一千……”

    “你看我身上还有别的值钱的东西吗?”

    巴斯被噎了一下,这小子身上那件鳞皮衣明显是低等文明为了节约材料费弄出来的紧身短款,连个钢镚都藏不了,它有点迟疑,可想了想今天在拍卖行里给卡洛琳定价那一幕,终究还是下了决心。

    这株紫蕊千红拿到拍卖行至少可以卖到三百五到四百,遇上合适的买主加个托,飙上五百也不是没有可能,说起来,自己其实还是赚了,这可远比原计划中,准备明天拿去贱价处理要好得多,至于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东西,它根本就不在乎,管他偷的还是捡的,值钱就行!

    “行!在这里等着!”

    巴斯回屋,不到一分钟,已经领着卡洛琳走了出来,依旧穿着那身单薄得不像话的单衣,但脖子上的电击绳已经取掉,卡洛琳的表情显得有些茫然无措,直到看到门外的王重,她那茫然的表情才似乎找到了一个停靠的港湾,神色微微一凝,一脸的不可思议,说真的,她真的已经彻底放弃了。

    然而,那个曾经被她看不上,甚至一直都认为不如自己的人,又一次推翻了她的认知。

    “她是你的了。”巴斯笑嘻嘻的说道:“欢迎下次再来,以后你就知道了,巴斯是一个很棒的生意伙伴!”

    …………

    夜色下,卡洛琳已经换好了衣服,虽然是王重的男款,可总比她那件奴隶的单衣要顺眼多了,看着背对着自己,等着自己换衣服的王重,卡洛琳的心情有些复杂。

    “我……好了。”

    王重转过身来,虽然只是一件粗鄙的陋衣,可总算是让她看起来做回了人。

    “为什么要救我。”看着这个男人,卡洛琳心里其实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如果是她异地相处,或许会难过,但她不一定会救王重。

    王重却只是微微一笑:“不用太介意,过去的都过去了,换成是其他人我也会救的。”

    卡洛琳也笑了笑,只是笑容又点发苦,她看到了王重和巴斯交易时付出的东西,虽然不认识,但显然价值昂贵,至少也值数百星币,而在神域,数百星币起码就意味着有一个稳定的开始,可以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可以专心的呆在适应这里的重力乃至修行,可以拥有太多太多。

    其他人?用这样价值数百星币的东西来换取旁人的自由?在神域呆了两年,她很清楚,换成其他人,真不会这么做。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王重问。

    卡洛琳微微一怔,这是要和自己分开的意思吗?刚才那一瞬间,她甚至想到王重是不是因为看到了软弱的自己,而燃起了一些别样的怜悯,唤醒了王重心里曾经的感情,对其他种族可能只是个玩物,但是对于自己的魅力她从没有低估过。

    王重固然已经有了斯嘉丽,但这里毕竟是神域,距离圣城和地球何止亿万里,一个背井离乡的孤独男人,如果他想要自己……卡洛琳觉得自己会答应的,那也是她现在唯一还拥有的东西。

    可这样的想法,在听到王重的问话之后,卡洛琳就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了,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目光有些空洞。

    “我去101区,蒂薇兰她们应该在那边,我去找她们。”她感觉自己是真的离王重越来越远了,不论是实力还是身份,但她也很快就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声音不再像刚才那么柔弱,王重并不打算带着她,她需要靠自己。。

    “大家都还好吗?”

    卡洛琳点了点头:“听说有不少小店老板还可以,呆在那边的都是些低等文明的底层人,知道底层的不易,运气好遇上这种小老板,只要手脚勤快,他们都会收留零工……我被奴隶主抓之前和蒂薇兰通过一次信,她在那边有落脚点。”

    “嗯,那就好。”

    “王重,还是谢谢你救了我。”卡洛琳已经转身离开了,可走了两步却又停下,她咬了咬嘴唇,回过头来看向王重:“……如果下一次……你就当没看到吧。”

    卡洛琳的眼圈红了,在泪水落下之前转身,这一刻,她明白,她最终错过了一个好男人,而且以后可能再也不会遇上了。

    王重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慨然,他知道这句话是卡洛琳最后的自尊了。

    木子眺望着远处,腥红如血的云在空中翻滚,惨白的闪电自血云当中裂开,给这片大地带来了一刹那的闪亮,也照亮了远处的一座漆黑的山峰。

    其屹立于天边,即便如此远,也仍然能感受到它的伟岸,澎湃的力量潮汐仿佛心脏的搏动,每一次吞吐,大地仿佛抽搐一般的颤动,木子可以感应得到,大地在承受着痛苦,而源头,正是远处的黑山。

    又是这个梦境。

    木子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这一幕,并不是现实,从来到神域之后,他便开始做着这个梦,漆黑的山,血红的云,贫瘠的大地负荷着这一切。

    嘎!

    乌鸦一样的巨鸟的呜啸将木子从梦境当中惊醒过来,他挣扎着坐起,赤裸的肌肤上布满了汗水,极度的饥渴瞬间从唇舌,从喉咙,从肠胃,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挤压般冲进他的意识当中。

    木子翻身坐起,房间里昏暗的光线随着他的动作而调节,渐渐光亮到一个舒适的亮度,这是一个小小的空间,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两个椅子,以及摆放在床边的生死棺便是它的全部。

    桌子上面放着食物和水,并没有碰生死棺,木子走到桌边,坐下,然后不疾不徐的享用着食水,食物是肉酱与几种地底植物混合的煎肉饼,补充能量,只是吃在嘴里如同嚼蜡。

    当身体重新恢复到正轨,木子这才站了起来,换上了幽冥宗的弟子服,他才又重新背上了生死棺,只是,在地球曾经心神相依的生死棺,此时却是冰冷而腐朽。

    每个人对过去总有依恋,对木子来说,生死棺就等于他自己,无论有用没用他都不会放弃,来到神域之后,生死棺就失去了所有的效用,他找过很多种方法,但一切都是徒劳。

    为此刚刚踏入神域的他牺牲以及放弃了很多,最后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一切都只会是徒劳的,就像钻石在地球上是硬度最大的物质,但是到了神域,那样的硬度其实就和玻璃是一个属性了,神域的密度太大,而生死棺根本无法支配这种灵力,连身为本体的木子都要适应,就别说下界的法器了。

    然而,木子无法抛下生死棺,这么多年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没有生死棺的陪伴早就没有木子了。

    至于人类的艰难,木子大概是唯一一个没怎么又感受的,相比地球,这里同类很多,而且他真不是很异类的那个。

    出门是一个干净利落的道场,地面用青骨石铺成,肉眼可见,一道道无意识的天然阴魂不断从这些青骨石中挣扎而出,但一脱离了青骨石,它们便失去了根本,化成了一股股阴性的能量。

    木子深吸口气,阴气逼人的道场,却让他感觉十分舒适,他修行的冥界对很多神域的文明生物都是危险的厌恶的,但对他真的很不错,丝丝吸入的力量,也仿佛在补充着法则的圆满。

    天空中,无数冥鸦翱翔,巨大的鸦群阴影不时掠过道场,这里是幽冥宗的外宗斗场,也是神域地界的地下世界。

    永恒的天河滋养了整个神域,虽然传说这是来自高纬度的永恒能量,但第五维度的法则是平衡的,有正便有负,物质对立着影子,实质对应着飘渺,天河在天地两界的流淌,便让两界的地下世界生成了对应的幽冥之河。

    反向能量的幽冥之河源源不绝的滋生着阴性能力,这为地界的地下世界带来了繁荣,许多滋生于阴面的种族文明,钟爱着幽冥河带来的负向世界。

    木子没有在道场久留,作为刚刚积累功劳又通过了考核,从而于外门杂役晋升为幽冥宗普通弟子的他,每天仍然有着大量门派任务需要去做,只是相比杂役时的杂活,他现在的任务要更加危险,回报自然也从普通的星币变成了让人眼红的银星石,更重要的是,他获得了幽冥宗的门派功法,即便是外门弟子的初阶法,也是远超一切四级文明的修行宝典,如果说以前他只能通过窗户看见法则大道,现在,他便是推开了门,真正站在了大道上,曾经虚无飘渺难以捉摸的法则,也一条条井然有序的在他面前展开,功法成,便法则收。

    当然,幽冥初阶法能够练成的法则大道只有最粗浅的几条,冥河法则,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

    冥河是翠绿的疾流,它没有平缓的时候,时时刻刻都在将负向的能量向着天界的方向倒灌,木子无法理解这种能量的形式和循环方式,总的来说,天人并不喜欢这个,但是它必须存在以维持天河的存在,当然冥河的能量对于生命体是致命的。

    木子曾经见过一名竞争失败的妖族被他的对手打落进冥河中,几乎是瞬间,他的骨肉被负面能量同化剥离,成为了冥河的负面能量,他的骨寸寸碎裂,在冥河冲击之下成为了冥河流淌的那些翠绿物质,而他的灵魂就附着在这些冥化的骨上,经受着仿佛无穷无尽的折磨,而这些骨,最终会沉入河底,与无数同样的骨渐渐演化成为青骨石。

    传说在冥河中死亡,灵魂将永受折磨,一如那些凄厉的惨叫,其实就是这些亡灵的哀嚎。

    木子现在的门派任务,就是打捞这些青骨石,这活很难,很多生命体会因为这种哀嚎而发疯,自己投入冥河之中化为一块青骨石,如同因果循环。

    出了道场,时间虽然很早,但已经有许多与他同样的外门弟子守在任务分派点,看到木子的到来,许多双冰寒的眼神像冰箭一样射在了木子的身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