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两个文明的命运之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房间里众人顿时为之一静,自打上次索菲亚事件后,王重递交的调返令就一直没有批复下来,甚至连王重想去见雷神圣导师,得到的答复也始终是圣导师不在基地中,就像故意在避开自己。三女和王重对此都有所猜测,高层既不召见这新晋的最强大导师,也惩罚、更不放行,肯定是对王重另有想法,现在,终于来了。

    斯嘉丽和蓝黛儿看着王重,脸上都有些许的担忧,能让高层斟酌足足一个多月才下来的命令,结合前线退兵的诡异,只怕无论是交给王重什么事儿,都绝对不会轻松。

    “去见老张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王重倒是淡定,呵呵一笑站起身来:“我去了。”

    再次看到老张,终于不再只是一个虚无的影像,他从圣城刚刚赶过来,脸上笑容依旧,气质容貌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是那么的内敛而圆满,就好像是个普通人,可那满脸的心事,相比起以前,总是少了一分曾经在湖边垂钓时的那种洒脱和悠闲。

    “你递上来的调返令我看了,”老张笑着说:“你那小女友现在情况还好吧?”

    “伤势已经稳定了。只是不再适合修行。”王重微微一笑:“老张,我们俩就别绕圈子了,我现在只想陪斯嘉丽回地球,上面要怎样才肯放人?”

    大概是没想到王重问得这么直接,倒是让老张原本好的一番说辞都用不上了,他微微张了张嘴巴,随即才大笑出声来:“哈哈,你倒是还和以前一样痛快。”

    “行,我就直说了吧,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必须由你去完成,作为这次圣战的终结。”

    王重有些诧异,尽管人类和章鱼人这一个多月来的神奇停战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可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应该只是双方的一次休整期,压根儿就没想过圣战真的会就此结束:“什么样的任务?”

    “我现在无法给你详细的解释。”老张暗暗一叹,不是他不想解释,而是不能,因为就掌握的情报以及元老会的评估来说,突然逆天般的崛起,王重也是翅膀的嫌疑者之一,甚至还是嫌疑最大的那一个。

    “我只能告诉你,在这次圣战中所有牺牲的人,不管是人类还是米索布达比人,都只不过是为了得到这次任务的机会罢了……这次的任务不管对米索布达比人、还是对我们人类而言都很重要,甚至是事关我们文明的生死存亡。”他看着王重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如果你相信我,就听从我的安排,我保证,只要你活着回来,元老会绝不会为难你,那时你就可以陪着斯嘉丽返回地球去过你想过的生活了。”

    “很危险吗?”王重笑了笑。

    危险?当然危险,无论王重是不是那个被翅膀选中的人,都一样的危险。

    老张并未直接回答,只是说道:“如果你牺牲了,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你在乎的所有亲人朋友,不管是在圣城里的,还是地球上的。而如果你能活着回来,你就一定能知道整个事情的起没,解你心中所惑。”

    “有点不明不白啊。”王重笑着说道:“但似乎,我没得选择?”

    老张微微一笑点点头,跟聪明人你说话不用绕圈子,说真的,就算没有因为那层关系,他觉得自己肯定也会很喜欢这个二十岁的小朋友,长着一张年轻的脸,却有着不一样的大气和视野。

    “什么时候开始?”王重并没有纠结。

    “明天早晨来我这里,我会带你去该去的地方。”

    “好,明天早上见。”王重相当干脆的点头,不是不想多问,而是他了解老张,他不打算说的事儿,那就一定不会开口。

    “还有,老张,你欠我一个解释。”王重笑了笑:“而我也一定会活着回来,听你亲口告诉我的。”

    没有和斯嘉丽她们说得太多,也不想让她担心,能让老张这么认真的事儿,绝对不是可以轻易解决的,但他没有回避的余地。

    神秘的任务,未知的地点。

    王重表现出来的这种自然和从容,不是因为迷信自身的实力,更不是因为对老张的信任,而是因为有着一颗坦然的道心。

    追求大道固然是王重的本性,他渴望冒险,骨子里就不是安分的人,这一个多月和斯嘉丽、蓝黛儿她们之间那种平静中透着欢乐的生活,并没有改变这一点,而是有了更高的感受,这种守候,这种生活,也是道心的一部分,修行绝对不只是力量的提升,支持一个修士不断追求至高境界的关键,是思维方式,高端一点,可以叫做道心。

    明白自己想要什么,自己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如何去面对,这些靠力量是解决不了的,偶然退一步,或许真的就是海阔天空。

    剑虽然藏于鞘中,却并不代表它就不锋利,只是剑鞘隐藏了它的光芒,而当这种沉淀愈旧,只要心常拭之,出鞘的那一刻才会真正的锋芒毕露!

    舰艇横空,越过了上万里路程,在一个王重压根儿就没有想到的地方停了下来。

    皮尔洛尼圣山!

    当舰艇真正飞入章鱼人的领地时,王重倒是并没有感觉太过诧异,有关人类高层和章鱼人高层之间有某种协议的谣言,早就已经在天讯上漫天飞了,基地里也到处都是类似的议论声,因此并不足为奇。

    但是皮尔洛尼圣山?王重来过啊,登天路,凤凰遗迹,也就那么几块明明白白的地方而已,什么样的任务要在这里进行?

    在舰艇上时,就已经能看到下方圣山的入口处有着数百个章鱼人聚集在那里,竟然统统都是圣级强者,数百个圣级的气息汇集在一起是何等的可怕,负责驾驶舰艇的战士尽管尽量保持目不斜视,可仍旧还是能看到他们的身体都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要不是圣导师老张就站在旁边,恐怕这些普通英魂战士能被那下方的气息直接吓得瘫软下去。

    舰艇缓缓降下,那数百个圣级章鱼人齐齐注目,有的眼中带着仇恨,或许是有亲人朋友死在了这场战争中,但大多数章鱼人圣级的目光却都显得平静而淡然,仿佛双方根本就不是敌人,当然,更称不上什么朋友。

    “您好,张雷阁下。”一个穿着金色的、绣着凤凰图腾法袍的法圣迎了上来:“大祭神阁下与诸位测试者早已恭候多时了。”

    老张微一点头,那法圣恭敬道:“请跟我来。”

    数百个圣级章鱼人立刻就让开一条通道,对这两个人类行注目礼,情绪都控制的非常好,越是高等的文明,看问题的方式其实越直接,最简单赢得他们尊重的,就是力量。

    王重跟在老张的身后,能看到那法圣手中拿着一块红色的类似令牌的东西,朝圣山走上时,那令牌上自有一股柔和的气息扩散开,非但将这皮尔洛尼圣山上的火海轻易分开,甚至连同上次让王重感觉到了绝大压力的白玉阶梯,其整个压强也变得温和了许多,并不是因为自己变强才感觉阶梯变弱,以王重现在的感知之敏锐,这点差别还是能轻易分辨出来的。

    而老张似乎全无所觉,给王重的感觉像并非第一次来一样,老张的境界并非他可以揣测的,大导师以下基本都有迹可循,简单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路吗,可是到了渡劫期之后变得无比神秘起来,没有传承,没有指点,跟瞎子摸象差不多,所以在地球上,天魂期是有,但渡劫成功的,一个都没有!

    三人轻易就登上了山顶,不像自己上次用血来到处乱试,只见那法圣对着令牌一番操作,只短短两三秒钟,空中自有光柱落下。

    “请。”那法圣并未跟上,似乎没有进入资格,只是恭敬的行礼。

    熟悉的通道,熟悉的地点,只是在那巨大的、曾经被辛巴形容成凤凰门牙的两根通天巨柱下,此时正聚集着五个强大无比的生灵。

    其中一个王重很熟,天讯上常常看到,正是负责南部战区的统帅机魔圣导师,不是以化形能量体出现,看起来就是一个起色很好的中年人,而另外四位则统统都是章鱼人,它们或穿着法袍、或背负着神剑,每一个的气息都强大得足以和全盛的老张比肩,而其中一个穿着法袍、头顶触须长到几乎垂地的章鱼人,气息更是尤为强大,即便是站在这几个强悍的神级强者中,也犹如鹤立鸡群,让人一眼就能将他挑出来。

    这些人相互间显然已经很熟,只见他此时微微一笑,冲老张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随后再看向王重,眼中透射出的光芒就好似要将王重的五脏六腑都给看个通透清楚,最后,目光则是停留在了王重背负的星云神剑上。

    这是章鱼人剑宗的至宝,王重看他目光锁定,本以为他会开口索要,可没想到他的目光也仅只是在剑身上稍作停留,似乎显得并不是特别在意,只是淡淡的说道:“准备好了就进去吧,任务很简单,只有一个人能活着。”

    说着,他大手一挥,地上出现了王重曾经在这里使用过的传送阵,只是略微瞄了一眼,已然能辨认出那是传送到凤凰的头部,所谓章鱼人‘祭坛’的地方。

    事情透着一股诡异,折腾这么大,难道就为了这事儿?王重微微一笑,倒是没有丝毫的迟疑,该来的终究会来,进去就会明白了。

    他脚步一踏,传送阵中光芒闪烁,整个人从原地瞬间消失。

    直到王重消失,一个站在多米骨尔身边的章鱼人才冷冷的哼了一声,看向老张的眼中有着明显的不满:“考核的场地是我米索布达比文明耗费数百年积累修建起来的,献祭战争也是在我米索布达比世界中进行,破坏了我米索布达比人多少家园?还有,说好的你们人类献祭二十万大军,也被你们人类自己破坏掉,反而一役杀害我十三个圣级!”

    那章鱼人的气息不在老张之下,甚至还隐隐尤有过之!他身后背负的神剑看起来和星云神剑极其相似,正是剑宗宗主多姆塔,渡劫之后的存在。

    这次献祭战争,剑宗是章鱼人军中的骨干主力,损失惨重,非但有大量剑宗子弟伤亡,且连他最心爱的弟子安里西都死掉了,正是死在刚才那个年轻人类的手里,还丢失了剑宗传承的至宝!甚至还让那个年轻人类得到了真正的传承……坦白说,多姆塔相当的不爽,虽然要顾全大局,让他无法做出报复的行动,但至少嘴里是肯定不会客气的。

    对方的气息固然强横,可老张却只是淡然以对:“别说这些没用的,我们双方的目标很明确,目前情况,你们有四个人,占优,啰嗦只是软弱的表现。”

    剑宗宗主多姆塔的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出声,却听旁边的大祭神多米骨尔呵呵一笑,打断了两人的争论。

    “好了,多姆塔,厄运天使既已出现,那不管它是否在我们策划的计划范围内,都总算是达成了我们的目标。前情旧怨不用再提,现在对我们两家来说,通过考核才是唯一应该关心的事儿。”

    说着,不等多姆塔接话,他伸手在那地上的传送阵上微微一拂,仿佛触动了某种精妙的法阵,整个传送阵闪耀起光芒,一块立体的场地投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那场地中有山有水,有林有木,却也并不算太过宽广,只有约莫六七平方公里,但整体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巨大鸟状生物的雏形,静静的悬浮在虚空中。

    那是一方炼制的碎片世界,只不过和普通的碎片世界不太一样,这是以凤凰的遗骸头颅为基础所炼制的!

    看着这里,哪怕只是一个投影,可不管是多米骨尔还是其他几个章鱼人神级强者,亦或是老张和机魔圣导师,都能感受到这方明明不大的空间中所蕴含的那种浩瀚和宽广,不是指面积,而是指深度和层次。

    “边缘世界的物质密度太低了,要想炼制这样一片合格的考核空间,即便汇聚整个米索布达比世界数百年的矿产都根本不可能!”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大祭神阁下,多米骨尔的眼中也有着自豪和欣慰:“只有凤凰神曾经留下的遗骸勉强能达到这样的物质标准,再加上我米索布达比世界自行开采加上多次对外战争的所获,近乎千年的财富积累,再有吾皇亲自出手炼制,才在数百年前完成了这旷世之作!这是足以给五级文明进行评定考核的场所了,可惜这次降临的却只是四级考核……”

    是的,不管是王重辛巴,还是塔塔姆都猜错了,章鱼人对外号称用以祭天的祭坛,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祭坛,而是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定下了唯一作用,至今为止才真正使用过两次的所谓考核空间!

    “吾皇万岁!”听到皇的名字,几个神级章鱼人都是眼中狂热,低声祈祷。

    这才只是一个标准的考核场所而已,仅仅只是一方六七平方公里的空间,耗费就如此巨大,可传说中那个异域同样是由文明锻造,却足足是这方空间的不知道多少倍大,空间等级也更高得多,让人光是想想都忍不住心之向往。

    老张和机魔圣导师也是心中慨然,曾经,人类也曾有过那样一位远超于文明等级的强者,如果这几百年间人类一直有他的引导,或许早就不止是现在的规模了,像这样的空间,说不定也能锻造出来。

    众人心中各有感慨,只见在那投影的画面上,有六个人影同时在不同的位置上出现了虚幻凝结的身影。

    …………

    又是一次身体经历过分解再重组的虫洞传送,不过和上次英魂时感受这种传送时的剧痛不一样,达到了天魂层次,经历了业火的煅烧,身体早已不再是肉身凡胎,各种机能趋向于天地自然和完美,这样的虫洞分解传送,对天魂强者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不能忍受的痛苦了,甚至感觉如同按摩了一次全身,经历这样一次分解重组,居然意外的有种放松感。

    身体笼罩在一片光柱中,有无数的身体碎片正在不停重组,视野已经恢复,眼前是一片并不算太大的空间。

    看起来似乎只有六七平方公里,一眼就能看到尽头,地貌也和普通的地形似乎没什么区别,有山有水有林有木,可只要仔细看看,就能发现这里的空中有着无比浓郁的灵气,就算普通人都能直接以肉眼就看到那浓郁灵气的存在,在空中汇聚着如同五颜六色的厚厚云层。

    不等王重再多看,身体的重组已经完成,笼罩在身上的那根光柱随之消散,一股超强的重力从地面传导而来,就像是有一个力大无比的巨人在拖着自己的脚往下狠狠急拽!

    王重也算是反应神速了,早已踏足天魂,第一时间就开始操控天地灵气,想要托举住自己的身体悬浮在空中。可往常这如同吃饭喝水般轻易的事儿,此时居然失败,天地间并非没有灵气可以调动,恰恰相反,不但有,还特别多!只不过这些无比浓郁的灵气既‘顽固’又厚重,措不及防之下,王重居然没能调动,身子随之往下急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