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厄运天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坦白说,这是一个很愚蠢的计划,且不说一旦走火入魔,很可能连索菲亚都还没来得及发现,她就已经死掉,而且斯嘉丽更明白,即便自己没死,那大概也有九成九的几率会被索菲亚直接杀掉泄愤,但是,也仍旧还是有那么零点一层的几率,索菲亚会可怜自己最后放自己离开。

    她自认为自从拜师以来,自己对师傅一直都是恭恭敬敬,言听计从,而且她也常常能从严肃的师傅身上体会到真诚的关心,尽管现在看来这种关心是出于一种私欲,但毕竟关心过,那就一定存在感情。

    或许师傅最后会放自己离开的,至于不能修行,甚至成为废人,那没什么大不了,只要能再看到他一面,斯嘉丽愿意付出一切。

    这事儿和自杀没什么区别,更需要勇气,斯嘉丽足足花了一晚上来克服内心的恐惧,同时也是估算着昨天索菲亚离开时所说的进入时间。

    这是一次付出生命代价的豪赌,而且成功的几率不足千分之一。

    当然,她也可以选择和师傅继续耗下去,但聪慧如她,自然看得出师傅的耐心已经逐渐耗尽,甚至昨天在言辞中已经好几次提及了自己身边的人。斯嘉丽知道,如果自己继续维持现在的僵持状态,索菲亚很可能就会从王重、或者是从自己的家人身上去寻找突破口了。

    斯嘉丽没得选,她闭上了眼睛,主动引导着自己的魂力在体内对冲,在经脉中逆行。

    剧烈的疼痛让她满头大汗,那种求生的本能想要制止她的动作,可却被她强行将那种本能驱散,一次次克服,直到慢慢在剧痛中失去知觉。

    希望自己还能醒过来吧,希望醒过来时看到的会是他。

    王重的速度已经突破了自身的极限,一步就跨了过去,没有思考的余地,一股大道降临,瞬间就将那扭曲的法相轰碎,切断了法相和斯嘉丽之间的联系,同时伸手直接按住她头顶,雄厚的灵力从他掌心中吐出,灌入斯嘉丽的经脉中。

    他此时的灵气何其浑厚,所过之处,那些因为走火入魔而失去控制的混乱灵气瞬间就被驱逐,渐渐的一切得以平复,这丫头真是狠啊,她是朝着求死的方向去的。

    混乱的魂力已经被彻底驱逐干净,王重小心翼翼的护理着斯嘉丽受损严重的经脉,一边紧张的盯着她的表情,等了约莫有十几秒钟,才看到斯嘉丽的睫毛微微眨了眨,然后眼皮有些吃力的抬起。

    “王重。”斯嘉丽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笑容,她就知道,当自己睁开眼时,看到的一定会是他。

    王重紧紧的抱着斯嘉丽,这一刻,什么都没有眼前的笑容宝贵,人总是要等到快要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

    旅团部外,数以千计的围观众好半晌才终于从那种呆滞中缓缓回过神来。

    刚才所发生的那些事儿实在是太过颠覆他们的世界观,无论是王重那碾压索菲亚的恐怖实力,还是两人之间的那些对话,圣城中的大导师收徒,很多都是带有各自的私欲目的,但说实话,像这种一心要致徒弟于死地、甚至恶毒诅咒的,那却还真没几个,另外这也是圣地的禁忌,虽然修士讲究弱肉强食,可是圣地毕竟是人类的传承,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四周开始响起一阵嗡嗡嗡嗡的议论声,但也仅止于低声交谈,而不敢大肆喧嚣,而在正前方,蓝黛儿和格莱等人则已经站到了距离索菲亚十数步之外。

    能看到那枚灰扑扑的、连接着碎片世界的戒子就那么静静的躺在地上,索菲亚则是躺在旁边像是失去了灵魂,多么鲜嫩的美好的生命啊,她不愿意死,每次离渡劫成功就差一步,为什么呢?天赋不够?资源不够?

    都不是,可是为什么每次失败的都是她。

    格莱站在那里,身上散发着天魂的气息,隐隐的威慑全场,这是告诉所有人王重回来前,不要轻举妄动,流浪旅团的又一个天魂……

    索菲亚似乎被这气息惊醒,看了一眼格莱,连这样不知名的小喽啰都天魂了,嘴里忍不住喃喃道:“为什么……”

    格莱英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却看穿了索菲亚的灵魂,“当你想着后路的时候,就永远不会成功。”

    索菲亚如遭雷击,成也夺舍,败也夺舍,因为有这招,她就不敢冒险,想准备的更充分一点,但渡劫,永远没有充分的那一刻,需要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和决绝!

    众人焦急的等待着,足足有十来分钟,才看到地上的戒子微微抖动了一下,戒子上有一种空间规则的波动,两个人已经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王重扶着斯嘉丽,看起来斯嘉丽的表情虽然萎靡之极,可终归是神志清醒,呼吸平稳,仅靠王重扶着也能勉强走动,倒是让众人暗暗松了口气。

    看到斯嘉丽和王重,原本一直萎靡在地上的索菲亚就像是突然来了精神,“斯嘉丽,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收你为徒吗,我现在告诉你,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是为了今天的夺舍,不然凭你怎么配!”

    王重怀里的斯嘉丽身体一抖,王重的杀心起了,这个女人本来让她自生自灭,竟然还敢伤害斯嘉丽,她知不知道斯嘉丽有多么在意她这个师傅。

    可还没等王重出手,已经虚弱无比的斯嘉丽却似感受到他的想法,忍着疲惫伸手按住王重的手:“王重,放我下来。”

    斯嘉丽看着苍老的索菲亚,泪水一滴一滴落下来,在圣地的这段时间,在黑暗中最无助的时候,是索菲亚帮助了她,因为索菲亚的存在,她能坚持到王重来,因为索菲亚的鼓励,她才有勇气坚持下来,成为一个配得上王重的女人。

    “师傅,我不恨你,真的,是我自己太软弱了。”斯嘉丽尽量的笑道,“王重,我们走吧,我想回家。”

    王重带着斯嘉丽离开了,没有理会索菲亚,而且,这件事儿圣地一定会给个说法的,这已经不是个人的事儿,而是影响到了整个圣地,斯嘉丽不是软弱,而是太心软了,但是修士的世界是个残酷的世界。

    他想带斯嘉丽回家了。

    ……………………

    王重和索菲亚一阵轰动了整个基地,各种脑洞大开的猜测版本漫天飞,一个新晋天魂竟然强大如斯,这才是引起人们关注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根本没人在意,可还没等这些猜测争论出个结果,一段更猛料的消息就已经出现在了天讯上。

    那是一个前线战士用天讯拍摄的当时在瓦伦多而山脉一战,大概是当时已经心中绝望,想要记录下敌人的情况做最后的贡献,但是却没想到拍下了神之一剑。

    视频的一开始就是二十个剑圣法圣在空中互相配合凝结出牢笼,以及阿鲁多等六位天魂大导师联手攻击,却丝毫无损那屏障的镜头,空中那恐怖的元素禁咒法云,地上那不停崩裂的大地裂缝,四周那些金光闪耀、透着无比强大气息的章鱼人圣级,以及周围那些英魂战士们恐惧而绝望的脸……镜头虽然一直摇摇晃晃,可所有的一切却都无不在透露着当时的那种绝境氛围。

    然后,一个如同神一般的身影就凭空出现了,空中那些恐怖要命的禁咒,以及那个连阿鲁多连同五位天魂大导师联手都没能攻破的屏障,被这个神一样的年轻人只用一阵剑鸣声就统统轻易的破碎掉,随后就是剑圣法圣暴怒般的攻击!

    这个年轻人,大家都很眼熟,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圣徒,王重,一个年轻的与众不同的圣徒。

    十七个剑圣,三个法圣!

    这是战斗至今,任何人看到都会退避三舍的阵容,章鱼人剑圣法圣组合已经证明超越人类了,文明底蕴上,人类真不行,看到这一刻,几乎所有圣地战士都绝望了,但隐约感觉不对,听说前线打了胜仗,应该不会是假情报啊。

    然而下一幕,让所有人瞠目结舌,那些心存怀疑的,不满的,不服的,这一刻统统闭嘴了。

    一剑下去,斩杀十三个,跑掉七个,章鱼人的胆都要吓爆了,而最后那一手漫天飞剑,更是让人有了圣导师的直视感!

    这就是王重,北区第一人!

    红寡妇是后来才看到的视频,但不重要,在看到索菲亚被镇压之后,红寡妇就老老实实的听候发落,跑?往哪儿跑?

    作为半步天魂,没人比她更了解圣地的游戏规则,大导师什么的都可以平视,但王重这样的碾压她几条街,这是可以成为圣导师,甚至进元老会的存在了。

    该低头就要低头,态度要端正。

    这种超大的战功,似乎已经很难用普通的奖赏来衡量了,也一直没有公开发布奖赏王重这战功的通告,而实际上到了这一步,王重肯定另有安排,王重没事儿,索菲亚肯定是有事儿了,虽然是大导师,也保不住她的命,但被带走没多久,索菲亚的魂海枯竭,据说临死的时候说了声对不起,不知道是想对谁说。

    王重不管外界如何,说真的,他实在是怀疑这次圣战的目的,感觉人类和章鱼人都有问题,人类没用全力,章鱼人也没用全力,但是双方又在不断升级战争的规模?

    为什么让人送死?

    上一次老张也是欲言又止,他没有勉强,这点分寸还是有的,只是现在对于他来说,守卫斯嘉丽是更重要的事儿。

    “黛儿姐,魂海和经脉伤的都很严重,要辛苦你了。”王重诚恳的说道,他毕竟不是专业的美食家,刚刚只是稳住伤情不让恶化,而治疗起来很麻烦。

    “放心吧,交给我了。”蓝黛儿点点头,一旁的艾拉欲言又止,王重还是跟以前一样,但是艾拉知道,眼前的这个菜鸟已经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米索布达比文明,皇城……

    凤凰神殿在米索布达比世界有着极其尊崇的地位,相比起剑宗以武力来帮助章鱼人立国,那凤凰神殿就是用智慧来协助章鱼人的统治,他们负责的领域有很广,上至大统的占星预言、祭祀拜祖、传承文明,下至各种生物学研究、灵魂学研究等等……

    当然,也别以为凤凰神殿就没有什么武力,这里是法神法圣们的摇篮。剑宗也好、民间也好,乃至一些米索布达比帝国开设的学院也好,都有教授元素法学的科目,也培养过很多法圣强者,但如果要说最好的、最强的,那却一定都是出自凤凰神殿。同时,每一任凤凰神殿的大祭神,也几乎都是整个米索布达比世界公认的最强法神!

    多米骨尔就是米索布达比文明凤凰神殿的第三百六十六任大祭神,如今米索布达比世界明面公认的第一强者,他头上那晶莹的触须非但极亮,而且极长,即便是用一条条玉带缠绕捆缚,也长得几乎快要垂到地上。

    可这位平时任凭走到哪里都是神一样的存在,此时却闭目静息,站立在一座大殿外安静等候,那边自有章鱼人侍卫高声传话:“大祭神阁下求见吾皇陛下。”

    侍卫的传话声足足响起了三次,才有一股柔和的气息从大殿上传了出来。

    那位身着金色战袍的剑圣恭敬的说道:“大祭神阁下,您可以进去了。”

    多米骨尔睁开眼来,深吸口气,就像是在将自己的精气神状态调整到最完美的地步,随后才大步踏入殿中。

    那是一座巨大而空旷的宫殿上,一名头戴皇冠、身穿凤凰袖袍的男子正端坐其上,他的形体只有两米多高,和普通的章鱼人差不多,可端坐于那巍峨的皇座上时,却显得‘高大无比’,那是一种朦胧的感觉,仿佛你站在他身前,看到他是两三米高,占满了你的视线,可同时即便你隔到数百米、数千米甚至数万米外,他在你眼中也依旧是如同近在眼前,将你的视野完全占据,让你根本看不到别的东西。

    强如米索布达比世界第一法神的多米骨尔,面对这男子时竟然都有一种被俯视的感觉,就好像三岁的孩童在面对着一位恐怖的战神!他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

    “见过吾皇陛下。”

    “何事?”那男子口不张、眼不睁,就像真的只是一塑雕像,却自有一股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

    “厄运天使出现了。”

    皇却并没有回应,大殿中安静了约莫十来秒,多米骨尔才猛然感觉到有一种比刚才更加恐怖的威压仿佛从天外回归,那种让人惶惶而不可抗衡的强大气息猛然四溢在大殿中。

    “时间,地点,级别,”皇睁开了眼,有万丈光芒从他的眸子中透射出来,就像是两颗炽热的太阳:“选中了谁?”

    多米骨尔根本就不敢抬头,也无法抬头,只是跪伏着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时间应该是在大概两三个月前,地点无法得知准确坐标,只知道应该是发生在战场上,但并非因为计划中的献祭成功,似乎是有人意外的触动了……所以选中的人,暂时也还无法得知,不过能感应到翅膀的级别,应该是四级,如此对应下来,选中的应该也只是圣级战士。”

    “连是人类还是我米索布达比后裔都无法确定?两三个月前的信息,为何现在才说?”

    多米骨尔的额头上满满的全是冷汗,皇的声音透着些许不满,大殿中自有那种煌煌雷声震动,就仿佛神明的怒斥,让这章鱼人第一法神竟都有些瑟瑟发抖的感觉,他不由的跪得更低,屁股高高崛起,脸都完全贴到了地上,和平日那个强大而优雅的法神大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属下办事不力,请吾皇恕罪。”

    皇的气息稍稍有所收敛,星象难测,占星预言也不过只是一门计算天道的学科,即便答案就摆在你眼前,也需要大量的计算和认证,难免会有时间上的拖延,何况这还是米索布达比人第一次主动去寻找翅膀,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凤凰神殿能做出一个肯定的判断,他知道这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

    “四级?呵呵,我米索布达比文明付出那么多的代价,却已经沦落到只能让四级文明来接引了吗?”大殿中的隐雷声消失,皇的声音又恢复了平静:“人类那边呢?有没有更确切的信息?”

    “没有,他们的天命者也只是做出了类似的判定。”多米骨尔迟疑着说道:“吾皇,我们要再等等吗?”

    “不,四级文明的接引也是接引,起步虽然低了些,但终归好过仍旧困守在这边缘世界中坐井观天。”皇的声音威严的响起:“和人类的元老会联系,把翅膀找出来,完成接引的考核任务。”

    “这事儿就由你来办吧,方式可以由你们自己定,但记住,不要再犯上次那样的错误!即便为此再等一个三百年,也不许破坏那些高等文明恶趣味般的游戏规则,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是!”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