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五十五章 欺人太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迟疑,他其实更想聊的是王重那一剑,没有窥探对方绝学的意思,只是他在那两剑中感受到了领域的存在,一个懂得领域的天魂强者,那和懂得领域的圣导师绝对是完全不同的,因为他会更了解领域力量和天魂之间的那种联系。阿鲁多渴望掌控领域已经太久了,却始终没有寸进,如果王重肯在这方面指点他两句,那真是……只是他不好意思开口,不是舍不得拉下脸,只是觉得这似乎有点冒犯对方了。

    王重却看出了他的疑惑,领域其实就是所谓的法则或者说大道,这东西,他无法教对方,大道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连自己领悟剑二都是误打误撞,指点别人大道规则?这阿鲁多真的是病急乱投医,想多了……

    他不接这茬,阿鲁多最后也还是没好意思直接开口问,两人闲聊了几句,那边阿鲁多派出去的亲卫已经传回来了消息。

    人逮到了,那家伙似乎感觉到上面会抓他,趁着军营里到处都在清点损失、到处都在核对伤亡时,偷偷从后山那边偷了一辆飞艇,准备跑路,可那飞艇的晶能系统已经破坏,没能飞得起来,被赶过去的亲卫抓了个正着。

    王重的眼前一亮,毕竟事关一些隐秘,他看向阿鲁多:“阿鲁多大导师,我想和他单独谈谈。”

    “当然!”阿鲁多也不废话,甚至是直接主随客便,让人将博康带进来的同时,爽快的站起身来走出指挥部,连这指挥部都直接让给王重……

    押进来的博康面如死灰。

    早在看到王重和格莱居然都没有死,而且王重还如同神明一样,一剑横扫二十圣级时,博康就感觉到,这小子多半会找自己的麻烦。虽然不确定自己陷害格莱和王重的事儿到底有没有败露,可是他不敢赌,于是第一时间就想逃跑,至于导师给自己布置的任务什么的……让自己去杀这个能一剑灭掉四十个圣级强者的变态?你他妈开什么国际玩笑!

    可没想到流年不利,那边唯一看到的一辆完好的飞艇居然飞不起来,而阿鲁多大导师的亲卫又来得实在太快,因为博康身份的原因,这些亲卫显然都是认识他的,被堵个正着,直接就给逮了回来。

    不过当时他心中仍旧还抱着侥幸心理,毕竟要说自己害了格莱或者王重什么的,这事儿自己做的很干净,就算两个当事人心里有所感觉,但也肯定没有任何证据,依照圣城的律法,他无权对自己做什么,这小子不过刚刚晋级天魂,不过还只是一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少年,他或许没有那么心狠手辣、也没有那么杀伐果断……这些都是自己活下来的希望!可直到刚才进来的瞬间,看到阿鲁多大导师竟然为了王重方便,直接将指挥部都干脆的让给他,而王重却坦然受之、毫无任何心理负担时,博康就知道,什么狗屁的律法,在这种人物面前根本就无法带给自己任何的保障。

    杀他一个博康算什么?他毫不怀疑即便王重就堂而皇之的在这指挥部中对自己施以酷刑,然后自己的惨叫声震天,哪怕传遍整个军营,也绝对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会进来看他一眼!

    这种时候,没有什么事儿比保住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即便为此要出卖导师也无所谓了。

    “不要杀我!”不用王重开口,博康已经主动喊道:“我什么都说!我可以告诉你很多事,很多你根本就不知道、但对你又无比重要的事!只求能饶我一命!”

    王重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光是陷害格莱掉入碎片世界中这一件事儿,就已经足够他将这家伙碎尸万段了,还有别的事儿?他本能的感觉到一定和斯嘉丽有关,而那本来也是自己最想从博康这里了解的事儿。

    他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一股无边恐怖的威压从他身上蔓延,和之前那个对着阿鲁多大导师时和蔼可亲的样子完全不同。

    然后才冷冷的从牙缝中蹦出一个字来:“说!”

    ……………………………………

    和前线的惊心动魄不同,北区的基地中一片平静祥和。

    最近的战事一直都很顺利,在瓦伦多尔山脉中推进的主力也一直是捷报频传,让远在战线大后方的人们无比安心,而且因为主力已经进入大会战的收官阶段,北区范围又已经尽在掌握,反倒是没各大旅团部什么事儿了,除了一些小旅团还在接着那种不痛不痒的小任务外,其他那些大旅团的家伙们最近除了照常修行魂力回路,其他时候都是闲的发慌。

    可今天旅团部却是格外的热闹,在流浪旅团所在的营部,里里外外的早就围满了人。

    十天前红寡妇曾经放话,要让流浪旅团的弗拉基米尔洗白白了自己去找她,现在十天期限已过,流浪旅团那边却仍旧还是十天前那句话,要人自己来!

    坦白说,十天前流浪旅团放这狠话的时候,旅团部里是有大堆看好他们的,毕竟王重和木子的威名在那里震着,即便前者暂时处于失踪状态,可旅团部的人好像都已经习惯了老王只会在准确的时间出现在准确的地点这个牛逼得无以复加的技能,十天时间还不够他们流浪旅团联系团长的?就算不能,可不是还有木子嘛。

    可到现在为止,非但该回来的王重迟迟未归,没有半点消息,连同本该在旅团里的木子,听说都失去了踪迹。这位大神前段时间原本还在圣城的图书馆,隔几天还和封联络个天讯,笑容腼腆的给她递个账单什么的,可就在红寡妇放狠话的前几天,听说是从书里领悟了什么东西,要跑去第五维度搞实验,然后就直到现在都没能联系上他,天讯也没用……

    流浪旅团内部对这位大神只有递账单或者抽风时才看天讯的风格,早就已经有点习以为常了,虽然这次特别不是时候,可在外界的人看来却显然不是那么回事儿啊。

    “流浪旅团两大高手都不在,这也太巧了。”

    “我就不信是巧合,旅团里这么大的事儿,他们只要还活着,天讯在手,真能不知道?是不是怕了红蜘蛛啊?”

    “扯淡,老王单挑剑圣的存在,会怕红蜘蛛?”

    “半步天魂而已,红蜘蛛也是啊,你敢说红蜘蛛就没法单挑一个剑圣?没遇上罢了。”

    “就是,而且红蜘蛛毕竟在圣城根深蒂固,进入半步天魂也有好几年了,王重他们不过才刚刚踏足这个领域,没有把握也属正常。”

    “没道理,以王重的性格,感觉就算没把握也肯定不会逃避吧。”

    “动动你脑子!王重要是真回来,然后一不小心输给了红蜘蛛,那流浪旅团可就真的完了……”

    “靠,说得他不回来面对,流浪旅团就没事儿一样。”

    “至少暂时肯定没事儿,毕竟这是在基地里,只要流浪旅团的人不出去,红蜘蛛也就放放狠话罢了,难道还真敢在基地里动手杀人不成?再说了,没听说流浪旅团背后有人吗?十大旅团要搞他们,就是因为上头老是帮流浪旅团说话嘛。说不定人家已经在背后找大人物帮忙了,到时候上面一调解,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只是需要点时间。”

    “吁……”有事不关己的人干瞪眼:“要照你这么说,今天的热闹岂不是看不成了?”

    “也不一定,没看狼王都已经来了吗?”

    狼王亚力桑德拉确实正在现场,但却没有在流浪旅团中,而是带着维度人等候在附近的一座营房内。不得不说狼王做事相当有分寸,前几天的时候,怀德就曾找过他,想让他帮忙,可狼王的答复却是不会介入其中来替流浪旅团强出头。

    身处于其中的人都太清楚了,红寡妇让弗拉基米尔陪她只是个借口,这本就是红寡妇代表十大旅团对流浪的一次敲打,有实力你流浪旅团就接着,没实力你就认怂,这是规矩。让别人帮出头?没那样的道理,狼王毕竟也还身在这个圈子中,有些规矩他不能破坏。但碍于和流浪之间的关系,他也不能完全不管不问,要把握一个尺度,所以他既不和昨天盛情邀请他的红寡妇一起过来,也不直接站到流浪的阵营中,而是从旁观看,今天这事儿,只要红寡妇不是太过分,他就不会出声。

    时至正午,烈阳高挂,就在众人等得都有些不耐烦,认为红寡妇或许真没有胆子在基地里乱来时,四个人影出现在了流浪旅团的门口。

    当先的豁然正是红寡妇菲丝克丽,妖娆的女人穿着一身性感的露肩装,走路时那扭晃的翘臀简直是能勾去所有男人的魂魄。

    跟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三个人,幻王莫拉得得,蓝胖子阿达曼,以及号称地表最强135的小菲力……正是如今在北区基地中最强的几位旅团长。

    “我的小王子,”红寡妇还隔得老远,笑声却就已经飘了起来:“你把自己洗干净了吗?我可不想在开心的时候闻到一身汗味儿……”

    周围有无数人头从那些营房中探出来,胆子大一点的甚至已经站到附近准备围观,只见随着红寡妇的声音飘起,有十几个人从流浪旅团的营房中走了出来。

    奥斯卡、封、奈皮尔、小眼睛、怀德、弗拉基米尔……除了王重和木子这两个最重要的人,流浪旅团剩下的精锐全都在了,他们的表情可不像红寡妇那么轻松惬意,外面的人猜的没错,王重和木子虽然不在,可至少这还是在北区基地中,有着严令禁法,只要流浪旅团不接任务出去,就不怕这红寡妇能在基地里翻了天。

    料想今天顶多也就是磨磨嘴皮子,放放狠话而已,可对方竟然邀请了另外三位旅团长同来,有点出乎意料,摆出这样的阵势,只怕今天这事儿不能善了了。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气势不能输。

    弗拉基米尔是当事人,直接踏前一步,也不接红寡妇的话,只是稳稳站定,一股巅峰英魂的气势自然而发,在他身周有寒流聚集,冷声说道:“要打便打,弗拉基米尔愿意领教!”

    曾经地球的冰王子是何其意气风发,可最近被打击得实在太多了,也是可怜,前几天因为红寡妇这事儿,他还曾和家族里通过消息,希望家族中有长辈可以出面,不要因为自己而给流浪旅团添麻烦,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家族那帮长辈居然莫名其妙的兴奋莫名,非但不给予任何支持,甚至他父亲在言辞间还大有怂恿弗拉基米尔用身体去‘征服’红寡妇的风向……

    理由很简单,红寡妇非但在圣城有着神秘强大势力的支持,其本身更是潜力惊人,未来注定会成为一位强悍的大导师,甚至有可能是圣导师!是,这女人固然是风流了点,风评不好,但如果弗拉基米尔能用伊凡雷帝家族彪悍的男性雄风降服她,那毫无疑问,对家族势力以及在圣城的地位绝对是一次飞跃般的提升!再说了,就算最后没降服,但和这样的人物有点露水姻缘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啊,红寡妇虽然风流,可其美色在圣城也是出了名的,你弗拉基米尔又是男人,你还能吃亏了?这男欢女爱,你小子矫情个鬼呢!这也就是老头子年纪大了,要是年轻三十岁,他都想主动把自己送上去!要说干那事儿,伊凡雷帝的男人就是圣城所有自认为刚强持久雄性的祖宗!

    冰王子当时也是直接就懵逼,这他妈还是亲爹吗?伊凡雷帝曾经的铁血在哪里去了?难道伊凡雷帝骨子里的那种铁血只是用来面对地球上那些弱者的?

    弗拉基米尔很不待见,脸色阴沉,不管自己的实力够不够得上挑战红寡妇,他都要为此一战!

    冰王子战意十足,可一双妩媚含情的电眼,只是在弗拉基米尔接触到她目光的瞬间,就已经牢牢拽定了他的视线,仿佛拥有着奇特的魔力,让弗拉基米尔瞬间愣住。

    只听红寡妇‘咯咯咯’的笑声在营地中响起:“亲爱的,你真可爱,不过留点力气,一会儿我们有的是时间切磋……来,到我身边来……”

    弗拉基米尔的瞳孔只挣扎了几秒就逐渐涣散,巅峰英魂所凝聚的战意不见了,在他身体周围不停涌动的寒气也随之烟消云散,他感觉自己脑中昏昏沉沉,仿佛突然身在一片黑暗中,看到前方有一处光亮,身体不由自主的就朝着那光亮下意识的走过去……

    不止是弗拉基米尔,除了幻王莫拉得得等少数人外,其他所有站在这附近的人,都仿佛被红寡妇那魔性的笑声所吸引,显得有些目光呆滞,飘然走神。

    “妖妇!”

    一声恐怖的爆喝猛然在呆滞的人群中响起,犹如当头棒喝、狮子怒吼,瞬间就将所有走神的人统统惊醒,破了那迷幻障术。

    紧跟着,一道雷霆万钧的巨掌从天而降,狠狠拍击!

    那巨掌来势汹汹,对准了正在施展迷幻的红寡妇,红寡妇眉头微微一皱,身子如同轻盈的雨燕,飘然后移。

    轰!

    巨掌拍击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数尺方圆的掌坑,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横立在弗拉基米尔身前,他微一抱拳,眼中不怒自威,他不是个爱管闲事儿的性格,但既然答应王重加入流浪,现在王重和木子不再,他自然就要为流浪出头:“流浪旅团,墨问讨教!”

    “是古武墨家的墨问!”

    “流浪旅团的第三尊大神啊,听说前段时间单挑剑圣,还全身而退了。”

    “刚才我是中幻术了吗?靠,脑子有点晕,这红寡妇太狠了吧,上来就是群嘲……”

    “赶紧的,站远点!妈的他们神仙打架,可别咱们遭殃!”

    从迷幻中被惊醒过来的人也是一阵后怕,原本就已经留出一大块空地的围观众,此时也是哗啦啦的赶紧往后撤开一大片地带来,被墨问护在身后的弗拉基米尔则是有些黯然,本是想和对方尽力一战,可没想到自己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冰王子的脸上有着落寞,默默的退开。

    只听那边红寡妇菲丝克丽呵呵一笑:“墨家的人?呵呵,长得丑了点,不过身材不错,听说你只是在流浪旅团挂名,你确定自己要为流浪出头?如果你现在退下,看在墨家的面上,我可以不和你计较。”

    说是不计较,可说话间,那双能发电的眼睛已经呈现出一股妖异的红光,迷幻瞳术,这是红寡妇最擅长的东西之一,只要有人被她的目光对上,同阶之下几乎无人可以幸免。

    可她现在面对的却是墨问,只见当红寡妇瞳术展开的瞬间,墨问的双眼已经直接闭上。

    “敢面对我时闭上眼睛,你是在找死吗?”红寡妇咯咯乱笑,连声音都有着穿透性的迷幻魔力,同时,手指轻飘飘的遥遥虚空一点。

    一道银色的光芒如同丝线般瞬间射出,悄无声息、直指墨问的眉心!

    这银色的丝线本就极细,几乎可以说来去无踪,连一点破风声都不会有,何况对方还闭上了眼睛,这一击避无可避!

    可闭上眼睛的墨问却就像是开了挂一样,对那常人瞪大眼睛都不可能看到的攻击洞若观火!他身影微微一侧,姿态优雅轻松,就如同只是闲庭信步,同时侧摆的左手微微一展,五指成掌,一道巨大的手印已然朝着红寡妇的身前猛然轰来。

    “闭目禅!”有来自联邦的同届伙伴在人群中惊喜交加的喊道,别人闭上眼睛或许会影响自身的战斗力和判断,但墨问却绝对不会!

    那突如其来的一掌威力无比巨大,威能惊人,光是在凝聚的瞬间就已经让周围那些英魂感觉到了一种几乎要窒息的压迫,这可是曾经闭着眼睛都能把嘴强王者逼上绝境的超级天才,除了王重之外,墨问也是来自地球这一届新人的骄傲之一!即便因为他这大半年没有来圣城,以至于他在圣城中没有什么名气,可也没有任何来自地球的新人会忘掉曾经被这位不败战神支配的恐惧。

    半步天魂!

    可面对这足以让巅峰英魂变色的一掌,红寡妇的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畏惧,只是稍稍有些意外,一个名声不显的家伙,虽然来自墨家,可是才刚进入英魂一年左右的时间,竟然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战力。

    “还不错么,陪你玩玩!”她身影飘浮,腾空一掠,非但轻易避开,甚至还在空中停顿悬浮。

    飞行,这可是只有天魂强者才独有的标杆,身在空中居高临下,还不是她想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

    可还没等红寡妇在空中稳住身影,七八个残影已经同时在她身周显现。

    墨问的身上竟然也有金光闪耀,爆跳而起,竟然在空中挪移出残影包围。

    秘法——佛动八荒!

    有七八只金色的巨大手掌从四面八方同时夹击,红寡妇的脸色微微一变,只听得空中轰然爆响,那七八只手掌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巨大的轰鸣、恐怖的震响,连半个基地都为之震动,仿佛要将身处其中的东西生生夹碎、碾为肉糜!

    被打中了?!

    两人变招太快,所有人都看得目不暇接,甚至有些稍微迟钝点的,只听到空中有炸响声,连视线都完全没跟上两人的动作。甚至就连下方的幻王莫拉得得、蓝胖子和小菲力等人都不由的有些诧异,这墨问只不过是流浪旅团的三号人物,竟然也有这样的战力?这流浪旅团还真是有点藏龙卧虎的意思。

    可那道红色的身影却比这巨掌的攻击还要更快,千钧一发之际竟然从那片掌印的围堵中冲了出来,高高窜起!

    但就像早已算定了红寡妇的动作,一道浑身闪耀着金光的身躯凭空在那高空处出现。

    这金色的身影透着万丈金芒,甚至比许多天魂大导师的金色魂力还要更加闪耀,是墨问?

    不,眼尖的豁然已经发现,那是一个通体都似是金属打造的身影。

    “是魂卫!”

    “氪罗米亚世界的黄金魂卫!”

    黄金魂卫就像是早已在此等候多时,手中有一根金色的巨棒照着冲上来的红寡妇当头劈下。

    轰!

    红寡妇避无可避,两只芊芊玉手往空中一顶,只感觉上方那排山倒海般的巨力轰然压下,纯粹的力量本就不是她所擅长,此时瞬间就感觉双臂无比酸麻,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急速下坠,可就在她的正下方,那个墨家的小子已经酝酿出了有着恐怖威力的攻势!

    墨问的脸上毫无表情,半步天魂的气息却在此时已经催化到了最大,充沛的魂力让他的衣服无风自鼓,身周有一圈圈旋转的气流朝四周不停扩散。

    “墨学——千佛手!”

    曾经CHF上和王重争雄的战技,在迈入天魂之后,已经蜕变为有着恐怖威能的魂霸技能,漫天的金色掌影在刹那间就将红寡妇层层封堵,红寡妇被当空砸落,本就难以控制身形,此时避无可避,头顶又有那黄金魂卫奔袭而下。

    天地双轨,两边夹击!

    红寡妇怒了……

    原本只是想陪这个刚刚迈入半步天魂的新人玩一玩,看看敢号称圣城三大古世家的墨家究竟有些什么货色,可没想到,仅仅只是一点大意的试探,竟然就被对方将自己逼得狼狈不堪,一丝腥红的毒光从红寡妇的眼中爆射,玩弄对手是建立在自己比对方强大几个层次的基础上,可面对像墨问这样的敌人,哪个英魂敢说自己强过了对方几个层次?对付这种高手,根本就不该大意,一出手就该尽全力!

    红色的发丝在刹那间竖起,一股无边浩荡的威压朝四周疯狂扩散,半空中原本急坠的身影猛然定住。

    “找死!”

    原本那妩媚温柔的声音,在此刻却变得犹如魔鬼般狰狞可怖,那恐怖的威压已经堪比天魂大导师,竟压制得下方那些无数英魂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地!就算强如墨问,被那无边的威压一冲,竟然也被冲得掌势为之一顿,紧跟着,就看到漫天的红光闪耀。

    那是密密麻麻的无数丝影,在刹那间从红寡妇的身上展开,遮云蔽日、几乎覆盖了整片天空!

    从头顶上方攻击的黄金魂卫,空有一身半步天魂的战力,可却瞬间就被那无数蛛丝缠绕,将它捆了个严严实实,手脚尽缚。

    轰!

    与此同时,那数以百万计的蛛丝在瞬间爆射而下。

    啪啪啪啪啪啪……

    就犹如雨打芭蕉、针穿薄纸,原本威力滔天的万千金色掌影,在霎那间就被那无数蛛丝直接洞穿!这样细绵如针、又密集无比的攻击,专破一切掌风!

    墨问的脸色猛然一变,刚才实在太顺了,以至于连他都产生了一种红寡妇不过如此的错觉,高手相争,即便没有大意,但那一瞬间的错判已经足够颠覆战局、判定生死。

    密集的蛛丝针影没有任何闪避的余地,穿透掌影的同时瞬袭下,将墨问直接钉在了地上!

    足足有上百根蛛丝穿透了他的身体,手、脚、腿……

    墨问立刻就想要凝聚魂力将这些扎住自己身体的蛛丝驱除,可魂力一运转才发现对方的蛛丝并非随意乱扎,在那一瞬间的攻击中,竟然已经准确无误的封住了他周身所有经脉,魂力根本就运转不起来!

    墨问一声暗叹,不是自己运气好,避开了要害,而是对方有意为之,或许是因为身在基地中,也或许还是顾忌了墨家的身份……但不管怎么说,红寡妇的实力确实是在自己之上,在对于半步天魂的理解上,他还无法和这些旅团长对抗。

    战斗结束得太快,仿佛才刚刚进入高潮就嘎然而止,让营地中许多原本准备给墨问叫好打气的人张大着嘴巴,却愣是喊不出声来。

    空中那红色的身影缓缓降落,原本妖娆性感的露肩裙袍也已经被打得有些破烂,露出了一些不该露出的地方,红寡妇的脸色阴沉,她在意的显然不是自己春光外泄,而是因为自己一时大意,竟然就险些栽在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身上。要不是看在墨家在圣城有特殊能量的份儿上,她早已取了这小子的狗命!

    她无比厌恶的看着地上那个被自己钉牢的家伙,一脚就踏到了墨问的脸上。

    “老大!”

    “墨问!”

    那边流浪旅团的人也已经回过神来,看到红寡妇踩住墨问的脸,不等她有进一步动作,奈皮尔、弗拉基米尔、奥斯卡三人已经同时暴怒出手。

    “滚!”

    红寡妇冷冷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甚至都懒得再用幻术,左手只是一扬,一片蛛丝如同针钉般飞射!连墨问都躲不开的手段,岂是这三人所能抵挡的?瞬间被穿透身体,一个个从空中吐血跌落。

    红寡妇连看都懒得去看上一眼,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被她踩在脚下的墨问,这小子是墨家的人,自己肯定不能杀他,但,那并不代表自己不能给他留下一些终生难忘的教训!

    她的声音冰冷而残酷,却透着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威严:“你是不要你的手,还是不要你的腿?或者,不要你的小丁丁?”

    (大章,求一张双倍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