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文明圣战 第一百四十九章 超乎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同于之前的淬炼感,当攻击远远超过防御,所谓的破防,王重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肺肝脾肾开始出现了一些焦黑的痕迹,这可不是几百几千个神化细胞被消耗,而是大面积的脏器直接坏死!

    顶住!一定要顶住!

    王重上次和格莱交流过小天劫的经验,坦白说,听了格莱的经历,以及格莱博览群书后对各种历史上特殊小天劫的描述,他之前对此是很乐观的,不管是自身的火抗性还是神化细胞的超强恢复力,业火这玩意大概都是自己最不害怕的东西。即便是遇上格莱所说的历史最强业火,自己肯定都能熬过去,难度恐怕是会出现在炼魂劫上,毕竟自己大大小小有着好几个魂卫,而且还有辛巴,甚至连和小白之间都签订过灵魂契约,这些可全都是绑定自己灵魂上的……

    可万万没有想到啊,自己认为最简单的、第一关的业火竟然就能强盛到这样的地步!只是在爆发的刚一开始,感觉就已经和格莱口述中的历史最强业火相当了,且竟然还在不断的持续增强中!

    越是逆天的道路越是难走,这原本就是修行的常理,老王显然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潜力,或者说,参照物太少,认知不足。

    扛过去就行!

    他此时也是苦苦支撑,拼命的催发着神化细胞的一切力量,可这种努力之前他就一直在尝试了,没有分毫的松懈和懈怠,但在实力碾压的业火面前却显得是无比的无力和苍白。

    此时牵一发而动全身,就像是崩溃的开始、对方吹响了总攻的号角,从五脏六腑出现第一片坏死的黑斑时,王重就已经感觉内心深处发出了一种将死的悲鸣。

    大五行体,无效。

    魂力,无效。

    火抗性,无效。

    神化细胞,无效!

    “老王!撑住啊!一定要撑住啊!”辛巴在魂海里吓得尖叫,心神俱震、肝胆欲裂。

    不用它说,王重何尝不知一定要撑住?我命由我不由天!基本上……是放屁啊!

    他竭尽所能,他想起格莱渡劫的经历,想要借助这周天狂躁暴虐的天地灵气以为己用,借助这片天地的力量来抗衡心中的业火。

    可当他此念生起,当他想要强行汲取天地灵气时,四周那些原本无处不在的暴虐灵气却突然退散了,只有熊熊业火在这天地间弥漫!

    业火,应劫而生,应劫而死,虽由心而发,却是天命注定,太过逆天的存在,能让天地都感受到威胁,能让宇宙的意志都视你为敌!

    老天都不帮你!

    “受虐狂!你他妈不是整天玩火,这时候你躲茅坑里了?快出来救驾啊!”辛巴焦急的暴跳,在魂海里又哭又喊:“命运石呢?还有命运石,你们都快来救命啊!”

    只可惜,沙拉曼达只受王重的意志所召唤,辛巴根本就召唤不出来,何况业火劫这样的东西不同于普通高温凡火,以沙拉曼达的程度不要说过来干扰,靠近了它一样得死!至于命运石,似乎只特别作用于灵魂,业火焚烧肉身,貌似不在它的感知范围之内,压根儿就无动于衷……

    火势冲天,红光万丈!

    仅仅只是在那样的恐怖中持续了大概两分钟,王重的五脏六腑已经彻底焦黑,连同他整个身体也都出现了同样、甚至更严重的坏死。

    他已经无法再动弹了,因为身体已经成了焦炭,僵硬无比,他也无法再运转魂力,甚至都感觉不到自己身体以及内在的存在,唯有一丝神念还勉强而倔强的矗立在这具已经‘死亡’的肉身中,幽幽悸动……

    辛巴则感觉到魂海中的光芒已经黯淡了下来,原本的光亮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昏暗,随即便是彻底的黑暗!

    老、老王?!

    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目圆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短短几分钟之内的经历。

    前几分钟自己还和老王兴奋的唱着歌儿聊着天儿,庆祝他成功领悟星云神剑中的剑道三式,还在畅想着很快就要重见天日,老王突破天魂,然后大家从这个鸟不拉屎的狗屎世界里逃出去……呸呸呸!这里根本就连鸟都没有好吗……靠,自己这是在吐槽什么啊……

    它脑子里无数杂乱的念头飘过,只感觉各种悲伤、失落、愤怒、焦急、不敢置信等等诸多念头和情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将它的意识冲得七零八落、杂乱不堪,无比的添堵,堵得它几乎喘不过气来。

    它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但魂海的彻底黯淡,那意味着王重生命体征的彻底消失,它就身在其中。

    王重如果死了,魂海自然消失,辛巴被困在这不知名的空间中,或许这样的困顿会是永恒,让它不得不信。

    “……”它呆滞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回过神,捋清了脑子里那诸多杂念,忍不住瞬间悲从心来:“老王啊!你怎么就走了啊……”

    可还没等辛巴好好的认真哭上一场,一丝光亮却猛然在黑暗中闪耀了,那是一抹红光,就像是在燃完的灰烬中,又那么一小截黑乎乎的木炭还没有完全燃尽,发出了一点猩红的色彩,透露出微弱的气息。

    靠,我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么容易死!

    辛巴瞬间闭嘴,紧张无比的盯着那丝黑暗中的光亮。

    别熄!别熄!千万不能熄!

    或许是辛巴的祈祷起到了作用,也或许是星星之火原本就可以燎原,那丝火光飞快的扩散开了,变得明亮,在黑暗中留下一个凤凰般的虚影。

    一丝微弱之极的凤凰气息透进了这片空间中,但只有这一丝已经足够,曾经的至尊在王重的身上留下过一道印记,虽然在地球时就已经被王重消耗掉,但终究是残留了那么一丝气息,那才是九阶至尊至高无上的领悟。

    破而后立!

    如果仅仅只是这丝气息肯定无用,但王重还有神化细胞,那本就是再生能力无比逆天的功法,在潜意识中彼此参照融合,逐渐转化为他自己的东西,伴随着灵魂而永存,或许没有真正的火焰至尊那么逆天,但承受小天劫却已经足够了。

    原本已经无比微弱的意识重新闪耀起来,被烧成了黑炭的身躯竟然开始‘蜕壳’,表层有无数黑色的劫灰在沙沙沙的剥落,露出里面晶莹剔透、带着无穷生命气息的新身体来。

    在灰烬中重生,不灭永存,火焰中涅槃!

    魂海重新照亮了,辛巴在兴奋的尖叫,王重则是矗立在那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业火劫还没有完,甚至并没有丝毫的减弱,但带给王重的却已经不再是伤害。

    那些不停燃烧着的业火仿佛成为了他重生的助力,非但让表层坏死的黑炭皮肤脱落得更快,且如同被重新吸收回去一般,逐渐融入那具新的、完美的身躯里,让整个身躯的生命力显得更加的强盛……

    城堡中的火光异像终于开始减弱了,温度也不再那么高,可不远处的格莱却已经看得是瞠目结舌,他不久前经历过这一劫,当初自己究竟熬得有多辛苦多极限,每一分每一秒都还犹如历历在目。可眼下王重经历这个,比起自己之前那次简直要更恐怖十倍百倍,可是连身体都被烧成炭了,竟然还能浴火重生,这是一种怎么样强大的再生能力,简直就是不死不灭。

    太强了!而且经历了这样的业火劫,究竟会锻造出一个何等样可怕的天魂?

    如果让圣城那帮人看到王重这样的业火劫,恐怕立刻就是要载入史册的节奏……预料到会不同凡响,但依然超乎想象,不愧是学长!

    业火渐渐隐没,光不在,温不存,四周逐渐恢复平静,王重也终于睁开了眼。

    此时他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但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不雅观,有如赤子之身。也不同于普通天魂那种浑身金光万丈,当魂力在他体内运转起来时,没有所谓的太多金光,但身体竟自然的变得纯净而透亮,有如一块无瑕美玉。

    业火虽然是劫,但也是福源,淬炼肉身、脱胎换骨,那可真不是吹不出来的。越强的业火,淬炼的效果自然也就越好,而且不同于其他人渡过第一劫后的疲惫,王重此时竟然丝毫都不觉得有任何疲倦,反倒是感觉精神奕奕,体力充沛无穷。

    或许是因为刚才完成业火劫后闭目了太久,以求让业火的余威进一步的去提升身体的淬炼效果,因此耽误了些时间。此时还没来得及让王重仔细体会一下脱胎换骨后的感觉,下一劫已然紧随而至。

    炼魂劫。

    意识在飞快的下沉,被拉入了一片五彩的空间,这片空间奇异极了,大地呈黑白二色,以方格般的形态交错扩散,如同一张巨大的棋盘,天空中则呈现红色,有大片红色的云层在空中弥漫,仿佛传说中的火烧云。

    他感觉自己从天而降,这四周充斥着一股无比强横的天地灵气,在整个空间中沉淀、酝酿,而就在自己才刚刚落地站定的瞬间,一股来自灵魂的悸动,就仿佛意识抽搐了一下,身边的空间突然被拉开,五个身影依次出现在了他身旁。

    无头骑士、爱丽丝、沙拉曼达,大白,以及辛巴……

    这五位出现的瞬间,王重立刻就感觉到了这片空间中所存在的那种压迫感随之增强了,而且不是一点点,而是每出现一个,整个空间中的压迫感就几乎随之增长了一倍!此时空间中那浓郁的灵气几乎到了普通人用肉眼都能看得到的程度,一股股的浓聚在空中,非但经久不散,且影响着这片空间的法则,让王重感觉连同大地的重力都随之增强,身体也因此而变得更加沉重。

    这是炼魂劫中的铁律,任何与主体的灵魂存在伴生关系的灵体,都会被视为主体灵魂的一部份,进而被拉扯进炼魂劫的空间中,同时根据数量自动倍增炼魂劫的难度。

    如果说正常的炼魂劫是恐怖级,那带有一个伴生体的炼魂劫就是噩梦级,两个是死亡级,三个是地狱级……五个?没人给这级别分过类,因为人类自打会修行这几百年以来,就从来没人干过这么蠢的事儿!如果非要分个级别的话,辛巴觉得那可以被称之为‘天堂级’,让特么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灵魂契约本身无法取消,因此大多数拥有灵魂伴生兽的修行者,在准备渡小天劫前都会将自己的灵宠早早的‘处理掉’,当然,那只是比较委婉的说法,说直接的,就是杀掉自己的魂兽或者说魂卫……

    前段时间格莱说到这方面的时候也曾委婉的暗示过王重,却被王重无视了。

    杀掉?杀掉谁?辛巴?大白?还是沙拉曼达、爱丽丝或者无头骑士?

    否定自己?像王重这样的人,心智坚定,面对邪魔,否定自己才是最可怕的,一往无前!

    他脸上此时非但毫无惊慌,反倒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刚才浴火重生的感觉就仿佛残香留唇般还萦绕在身体中,让他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简直是空前的好。

    管他刀山火海,来就是了!

    那几位显然也感受到了来自空间中的压迫感,虽然只拥有少许的意识和智慧,但不同于王重的镇定,无头骑士、沙拉曼达以及爱丽丝都是立刻就变得神色严肃起来,一副如临大敌之态。大白就惨了点,原本它的力量就是超级弱项,被这空间中的重力一压,直接就翻着白眼瘫在地上,胆战心惊的叫唤着,连爬都爬不起来。

    至于辛巴,也是难得的一脸正经。

    不得不说辛巴的第六感更强,它完全能感受到这片空间对它们这些宿生的灵魂有着一种怎么样的敌意,就像是这片空间有着意识,恨不得要将自己生吞活剥!

    这可绝对不是闹着玩,带着有灵魂契约的伴生体渡小天劫,非但对自身来说极其危险,同时对那些伴生体来说则更是九死一生。

    因为在这种契约关系之下,主人往往都比被契约者要强大的多,炼魂劫不断的增强,主人或许还有能活下来的机会,但伴生体往往则都是凄惨的下场。当然,如果这些伴生体真能九死一生的闯过炼魂劫,那对它们简直就是一种如同脱胎换骨般的超级淬炼,实力将会强大得无法想象,因此也有很多人会选择在英魂期收取一只魂宠,如果将来渡小天劫时感觉自己足够强,魂宠也很强,那就试一试,魂宠一旦闯过成功,绝对将成为自己天魂境以后的超强助力。而如果到时候感觉把握不大,那就干掉魂宠,只身赴劫……

    这一关是逃不过去的,该来的终究会来。

    它直接化身为面具贴到了王重的脸上:“老王,战!”

    熟悉的同伴,还有从面具中传来的那种悠然融合,让王重对四周的一切感知得更加清晰了,他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十几个黑影头上的每一根头发。

    他往前踏了一步,隐隐有将大白挡在身后的架势,而随着他这一踏步,前方那黑白相间的棋盘格子中,立刻就有十余尊黑白色的石像从地底中浮升了出来。

    它们的形体都一模一样,标准的人型生物,身上所散发的气息竟然足足比得上渡劫前的王重自己,魂力外放的同时,竟然都已经能触碰到天地灵气,隐隐有种即将要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

    半步天魂,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半步天魂,而是那种已经在魂力、肉身乃至境界上都已经无限接近于圆满的强者!

    十个虚影并没有立刻攻击,拥有着超强实力的同时,他们竟然还拥有着战斗的智慧,十个黑影出现后,脚步仅仅只是微一挪动,竟隐隐形成一个锥形,与王重这边对峙。他们那一张张黑漆漆的脸上,虽然看不到五官,但却竟然给王重一种正审视打量着自己几人的感觉。

    对方不攻,王重也不攻。

    炼魂劫的第一波只是一个试探,趁刚开始的难度不算高,他需要对这些黑影有着更多的了解,空间中一时间寂静无声,氛围萧杀。

    一看这架势,辛巴的心里直接就又是一沉,都是之前王重从格莱那里得来的经验,炼魂劫会幻化出无尽的敌人波次,直到将整片空间的灵气消耗完为止,而从眼下自己所看到的这片空间灵气之充裕,要想将这些所有灵气消耗光,那可绝对是一场无比漫长的持久战。

    此外,虽然早就知道王重有五个灵魂契约者,那所将要面对的炼魂劫肯定无比可怕,但这再可怕也得有个限度吧?

    格莱之前的炼魂劫,刚出来时不过只是很普通的英魂巅峰层次,往上翻了好几次才勉强到达半步天魂的程度。可王重呢?这才只是刚开始出现的敌人呢,竟然就已经是半步天魂中的绝对巅峰……诚然,别说以王重领悟的剑道三式,就算仅仅只是靠浴火重生之后的强大肉体,也足以打爆眼前,可问题是,往后呢?

    这再下去岂不是就要打天魂强者了?甚至还要打巅峰天魂?还是一次打几十个、打完一波再接另一波那样……

    这是小天劫啊!老王连天魂的门坎都还没跨过呢!

    (伙伴们,月末了,求一张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