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无形装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有的脸上带着笑容,有的脸上却是弥漫着眷恋,也有的脸上呈现着平静,但共同的,没有恐惧!

    从影月堡中新加入的生力军迅速逼近着,头顶的二十几个狮鹫骑士不再着急,等着援军的同时也是不停的释放出剑气,与人类阵型远远对攻。

    “想要杀掉我们,也得让这些章鱼人付出足够的代价!”怀德大声喊道,王重,这恩情,下辈子在还了,他甚至知道,王重可能已经死了,因为法圣……说真的,他们都跑不了,就更别说独自面对法圣的王重了。

    一切一切,看似很有希望,结果却全部崩盘,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是他害了所有人,他们应该当机立断回基地的,他不后悔,他是维度人,可是他真的对不起王重,还有流浪旅团的兄弟们。

    “来!这些丑陋的畜生!”

    所有人都做好了死的准备,就算死也要拖上一个垫背的准备,而对面的章鱼人和牛头人同样的疯狂,在异族的战争中,没有什么怜悯和回旋的余地。

    可也恰在此时,一声悠长的法螺声,在影月堡北边极远处吹响。

    嘟嘟嘟嘟……

    这法螺声响起得极为突然,而且悠扬浩荡,传遍整个荒野,这声音可太熟悉了,相当独特的绵长之声,声音的穿透力十足,先前南门倒塌时城中就已经响起过了一次。

    所有人都愣了愣,不止是怀德等人,也包括正在空中盘旋的那些狮鹫骑兵,乃至正在往这边冲来,眼看只要几秒时间就可以杀入战团中的援军。

    那些章鱼人骑兵和牛头人全都呆住了,就好像是听到了某种不可违抗的召唤,他们的眼里有着不甘和不爽,但更多的还是恐惧和不敢抗拒。

    那是法圣吹响的警戒,来自这影月堡最高级别的召唤,法螺声一旦响起,任何听到声音的牛头人、章鱼人战士都必须放弃一切,第一时间支援,否则,十死无生,全家陪葬。

    即便眼前就放着这么一大块已经到嘴的肥肉,即便只需要大概几分钟时间就可以将这批人类杀个干净,可这些章鱼人骑兵和牛头人却没有丝毫的迟疑,仅仅只是在那么一错愕之后,所有人就都调转了方向,舍下怀德等人,头也不回的朝着北门方向疯狂跑去。

    一大帮本已经做好必死准备的人类战士全都呆住了,这……

    怀特和诺拉白都是大口的喘息着,第一次感觉生命是如此的真切,他们可能真会活下去,只剩下半条命的弗拉基米尔也露出了难以置信。

    所有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单挑法圣,法圣还要找援兵?

    不止是东门这边的追兵,南门外也是如此。

    木子的灰雾终于已经不支了,脸色苍白的他已经将灰雾收了起来,此时魂力已经消耗了大半,对方显然知道这个光头有隐身的能力,四周围攻他们的牛头人、章鱼人骑士阵容中,还四面八方都布有幽鬼,就是为了防止木子使用隐身术带着奈皮尔逃跑。

    两人已经陷入重围,虽然木子仗着恐怖的近战蛮力和生死棺的无敌挥扫,一时间让这些围攻者占不到便宜,可却始终无法突出重围,他们冲到哪里,对方的围攻阵型就跟到哪里,始终都将他们两个围困在中央,这是要生生耗死他们。

    两人正在苦战中苦思脱身之策的时候,就听到了那来自影月堡北边方向的法螺声,所有围攻两人的军队瞬间就撤了个干干净净,一窝蜂的朝着北边法螺声响起处冲去。留下木子和奈皮尔瞠目结舌,面面相囧。

    那是王重被法圣追击而去的方向,两人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特么老王要逆天啊,法圣单挑他还不够,还要找救兵?老王到底是在那边干了什么?捅了法圣的菊花吗?

    这问题显然一时半会儿是无法得知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老王肯定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但以木子和奈皮尔这筋疲力尽的状态,显然已经不可能再去追探王重那边的情况了。

    “撤!先去汇合点!”

    ………………

    北部荒野……

    巨大的元素法阵如同一个巨大的蛋壳笼罩住方圆数千米范围,始终未曾撤散,那扩散到深入地底的神识也未曾有片刻的松懈。

    索隆悬浮在半空中,他不会再被调虎离山了,对方上次那种手段可一而不可再,索隆对自己的判断有着绝对的自信。不管那个王重是真的死了还是用什么手段屏蔽了自己神识的感知,他都一定还在自己所监控的这片范围内。

    四周迅速聚集而来的章鱼人和牛头人已经就位,数千人的队伍已经是整个影月堡的所有力量,索隆也已经从一个手下那里知道了城堡那边的情况,小光头带着一个人类从正面佯攻,另有两个人类潜入了城中大牢救人。这和索隆原本的估计分毫不差,这些人类的每一步、每一个计划都在他的预计之中。

    原本以城中守军的力量,那些人类是无法成功的,只是自己法螺的突然吹响,反倒是放了他们一条生路,这帮人运气不错。

    但这根本就无所谓,索隆也完全不在乎,那区区几十个已经快被自己玩残的实验品,和眼下的通缉犯王重比起来,分量不值一提。他所有的注意力此时都集中在这片沼泽,王重才是他的目标。

    “挖!”

    索隆一声令下:“就算把这片沼泽给我翻过来,掘地千尺,也要把那个人类给我挖出来!”

    下方的章鱼人、牛头人齐齐领命。

    泥潭算什么?一把一把的将淤泥捞出、细细分辨,再一车车的运走,倒到别的地方。

    土地算什么?一寸寸的翻开,一块块的挪找!

    数千人的队伍,不管是相对高贵的大剑士,还是低级的牛头人士兵,所有人都在疯狂的刨地、挖淤泥,数以百计的角犬密布在这片沼泽的四周,肉眼不可观测的几十只幽鬼也是四处散布、游荡,他们辨别着气味、感受着灵魂意识,监视着这片沼泽范围中的每一个角落,就算是地上的一只蚂蚁、土堆里翻出的一条蠕虫,也绝对不要想逃过他们的耳目!

    法圣在空中掌控着全局,神识遍布扩散,监视着所有肉眼看不到的地方。

    不管对方是活着还是死了,想有任何一丝逃跑的可能?做梦!

    黑暗,无边的黑暗和虚无。

    可即便是黑暗也有着尽头,这次的魂力分散和以往在圣城中尝试的任何一次都不同,以往魂力扩散到这样的程度,整个灵魂意识早就已经彻底消失了,意识会昏迷过去,陷入沉睡,当然,也会在这种无意识中提前被魂核拉回。

    王重曾经对细胞宇宙的观感也是停留在这个阶段上,他必须不断的加强自己的魂核那种召回力,才能不断的继续将魂力分散、将灵魂意识下沉,以保证在自己昏迷之后,魂核还能将自己拉回。如此,只要魂核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支撑自己安全的进入最细致的细胞微观世界中,就算是修行成功。

    这本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可这次却在强行打破了第二次魂核召回的时候,将这条界限突破了。

    魂核无法感应到,自己也无法继续操控已经散开的魂力,王重是彻底的失去了对身体和魂力乃至灵魂的控制,只是在那种惯性中不断的深入。但或许是因为圣战中几次面临生死,他的灵魂意识确实比之前强大了太多,竟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神志不散。

    慢慢的,他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浑浑噩噩间,渐渐张开了眼。

    四周静止着,但幸运的是,黑暗消失了,哪个奇妙的宇宙又回来了,他也知道,他的意识不够稳固,所以不能太激动,太兴奋,要保持平稳,多想无益,王重认真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寻找出去的办法。

    不同于想象中想要达到的那种细胞层次,这和自己利用微镜观测到的细胞结构完全不同,周围都是能量体,相互环绕,相伴相生。

    能量体之间构成了紧密的循环,彼此间有着一种恐怖的力量结构在拉扯、在牵制、在平衡,感觉如果这种力量结构被打破,将会迸发出恐怖的威力。

    这种能量结构就像是旧文明中所谓的核力,他听辛巴说起过,旧文明其实对‘核力’也有着更深刻的解析,据说旧文明的终极武器也可以毁灭物质世界,只是能量层次低,在第五维度中受到限制而上不了台面,但本质来说,利用的就是这种能量核中力量结构的运用。

    只是自己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和那种理论有点像,但又不同,他看到的并不是简单物理层面,而应该是更高的能量层面,或者说是灵魂层面。

    微观灵魂宇宙。

    王重意识到了,自己跳过了细胞宇宙学中所要求的第一步,微观细胞世界,而直接进入到了下一个阶段的微观层次!这貌似是一个跨越性的进步,但只要稍稍感受一下自己现在的状态,王重就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跨越性的进步,而是一次死亡之旅。

    因为细胞宇宙学最大的问题是建立在猜想上,后面什么样,作者也是个逗比,所谓的设定的离开方式完全都不好用,因为自己像是被封闭在了一个壳里。

    意识分散太散,魂力也分散得太散,此时他的意识就像是一个根本没有实质的旁观者,能看到核能力量又如何?他根本就无法运用,甚至根本都无法触碰!

    他的意识被彻底困在了这里,或许会很快消散,也或许是一种永久的囚禁,他无能为力,也根本无法感受到外界。

    法圣恐怕还在不停的轰击泥浆,也有可能正在掘地三尺,要将自己的尸体挖出去,毕竟是通缉犯,尸体也是很值钱的,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王重很想苦笑,只是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笑的权利,脸都没有怎么笑?

    就自己现在这样,大概就是成为了所谓的植物人了吧。

    地球卡奇尔坦。

    灯红酒绿的幸福绿洲越来越受到贵族们的追捧,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随着红姐的施展,这里俨然成为了沙漠的情欲圣地,不再是简单的销金窟,这里的女人,只卖艺不卖身,这却让无数沙漠部族的大佬们更加的对幸福绿洲趋之若鹜。

    马东的到来,对大家的冲击很大,尤其是蒲公英计划的揭露,这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至少是通过了两代人持之以恒的不断渗透。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他们这点势力其实就像是绿洲上的嫩芽,真不够看啊,这一次又牵扯了凯撒帝国和斯图亚特,简直是要跟全宇宙对抗一样,这显然不显示。

    仇恨太多了,全部报复,就只能毁灭世界了,这点宫益等人相信马东也清楚,他们最直接的敌人还是赵家,其次是鬼家,至于米拉米,宫益等人毕竟没有那份感情在,当然他们不会说这么清楚,这点,马东早晚会想清楚的,就算要报仇,也要等有足够的实力。

    否则,只会填进去更多的人。

    颓废了一段时间,马东没有继续沉沦下去,看上去似乎和过去没有多少变化,只是他的眼神更加的深邃了,其实,从武皇城见到米拉米的一开始,他就已经原谅了她,只是嘴硬,一直没有和米拉米说出口,这让他无比痛苦,想说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了。

    她死了,为他而死,所以,活着他必须认认真真,精精彩彩的活下去,复仇只是其中一环,经历了这么多,他已经从当初那个盲目复仇,靠着仇恨活下去的少年成长了。

    对大家的担心,马东只是微微一笑,也没有不承认他心中的痛苦,“心里面痛,我也得压下去,现在这条命,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为了让我活着,她都选择了死去,那我就必须好好的活着,不仅要活下去,还要活得精彩,才真正对得起她。”

    越是平淡,越是刻骨,红姐是最懂的,虽然米拉米死了,可是人活着能经历这样一份爱情,不负此生啊!

    (二合一,求一张月票,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