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正文 第八十章 逃出生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轰!

    这次只是两颗能量晶石的威力,精确的远程制导让能量炮弹瞬间正中目标。

    一个绿色的坛子炮炸裂开来,里面已经蓄积的能量顿时在城头上炸裂,混合着小马炮的威力,将城头掀得人仰马翻,一片怒骂乱吼声,四门蓄势中的坛子炮,一门被破,另外两门被气流掀飞打偏了方向,仅只有远在最偏僻角落的一发孤零零的绿色炮火轰到灰雾中。

    仅仅只是一发,虽然仍旧轰的木子难受,但却是在已经可以承受的范围内了。

    奈皮尔手中的小马炮还在闪烁着,不同于之前全力出击,仅仅只是这个威力档的话,接连轰上两三炮也没问题。还没等混乱的城头上反应过来,小马炮已经接连轰响,仅剩的三门坛子炮瞬间又有两门被轰碎。

    城头上怒骂不断,两边的人心里都十分清楚,只要能解决那坛子炮,木子的灰雾就可以拖延更长的时间。

    还有一门,奈皮尔的炮口已经矫正,能量弹对准最后一门冲击,小马炮再次进入冷却状态,可空中那些狮鹫兵团愤怒的咆哮着,一只狮鹫骑士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悍不畏死的用身体凶狠的堵了上来,在空中炸开,血雨横飞,挡下这一发能量炮,替城头保留下唯一仅剩下的一门坛子炮。

    “操!”奈皮尔大骂了一声,早知道这样,先前对方没有堵时,就该用更大威力的档次,直接把那片城头轰碎,完全瓦解坛子炮的威胁才对,现在虽然只剩下一门,可如果慢慢轰来,终归是对木子极大的损耗。

    可后悔已经迟了,在对方针对性的防范下,再想轻易命中那仅剩的坛子炮已经很难,而且此时在正面,凌乱的牛头人冲阵已经重新组织起来了,几个奥法合力施展出专门针对灵魂体的蓝色奥术弧盾顶在最前面,同时有奥术加持,守护术法,赋予了那些牛头人武器一定的奥术能量。

    剩下重新组织起来的四个牛头人方阵再次冲了起来,在疯狂震天的喊杀声中,一头扎进了灰雾中。

    “杀杀杀杀杀!”刚刚吃了一轮瘪的牛头人异常愤怒骁勇,挥舞着重剑在灰雾中疯狂砍杀。

    加持了奥术守护的武器对灵体和能量体虽然不能做到一击必杀,可却已经能见效,能砍伤这些厉鬼怨魂。

    只听霎时间,灰雾中兵戈之声与厉吼声并存,奥法们的奥术能量弹与怨魂的能量攻击纵横,光影交加、杀声震天,瞬间战成一团!

    ……………………

    嘀嗒……嘀嗒……嘀嗒……

    水滴声在怀德和诺拉白的耳中不停的回响着。

    这是南门下水道的一个出口,怀德正将耳朵紧贴在井盖上,同时神识往外扩散,仔细搜集着外面动静的一切情报,从第一声警报声响起,到南门位置那巨大的轰鸣,城墙垮塌,然后第二声更加尖锐紧急的号角,再到整个南营的大片脚步移动声。

    所有的一切都在照着大家预计的方向前进。

    王重吸引法圣是第一步,木子和奈皮尔吸引守军是第二步,南门附近的军营支援则是计划中的第三步,毕竟只要木子他们攻击够强悍,打得南门的守军应付不过来,其他几个方向的支援又无法第一时间到位,那就只有抽调这附近军营的力量,当然也包括了监狱大牢!

    这两个环节一个都不能出错,王重必须撑住,而且还必须把法圣引走,越远越好,木子他们也不会轻松,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城堡的兵力,如果说木子是天魂期还有点靠谱,现在只能祈祷王重的判断,诺拉白是有点数儿的,危险归危险,但他相信王重是有点把握的,怀德可是一点底气都没,他不是没见识的,也都觉得眼前是死局,只是他不能丢下自己的兄弟才决定赴死,可是……

    此时的整个南门附近区域,恐怕是守卫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王重木子他们用命争取来的,不容丝毫浪费。两人焦急的等待着,直到最急促的一阵脚步声冲过,怀德和诺拉白不再迟疑,掀开那井盖飞速的窜了出来。

    远处能看到南门城墙位置正浓烟滚滚、尘嚣弥漫,喊打喊杀声以及军阵冲击的脚步声,远在怀德等人的位置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两人不敢耽误,此时的四周是一片刚刚清理出来的废墟,显得有些空阔,正是当日大家逃离时,王重和木子破坏掉的那条街巷。这要是在正常时候,大白天的,在如此空旷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两个人类,只怕第一时间就已经被各种空中的巡逻队乃至远处城墙上的守军给发现,可此时却是根本没人察觉。

    整个城堡南部位置的视线和注意都被城门处的战火所吸引,这一片的空中甚至根本都看不到任何一只狮鹫的存在,天赐良机!

    “走!”怀德一马当先,急窜而出,已经走过了一次的巷道,这些天又是早已在心中盘算过了很多次,现在可是无比的熟悉,一个加速、几个拐角,只是一两分钟时间便已冲到那高塔大牢之外,一路竟然畅通无阻。这附近所有的牛头人几乎都已经响应南门外的呼救号角,全部冲过去了。

    可大牢外毕竟是防守重地,牛头人并非完全的愚蠢,南门被攻击,他们显然也是想到了有人会趁机劫牢,有人留守,此时的大牢外正有七八个牛头人战士加上一个领队的章鱼人大剑士在守卫。

    看到突然从街口冲出来的两个人,那边的守卫也是愣了愣,两个人?

    “布阵!抓住他们!”那章鱼人大剑士并不大意,第一时间喝命,同时拉响了警报。

    手下的七八个牛头人立刻组成铁桶阵型,朝着怀德和诺拉白冲杀了过来,而那章鱼人大剑士则是横剑而立,并不第一时间冲杀,而是先观察,防备还有可能埋伏在暗处的敌人,同时也是对牛头人组成的冲阵相当有信心,虽说现在大牢的守卫力量被抽调出去了大半,但仅仅只是这两个人类,他们并不畏惧,无论是怀德还是诺拉白,都曾是影月堡的俘虏,这些狱卒可是认识他们的,两只被捆起来任打任骂的弱鸡而已,能做什么?

    眼前虽有敌人,但这已经是大家事先所能想到的最好局面了,怀德和诺拉白眼中也是瞬间精芒爆涨,毫不迟疑,同时爆发。

    “杀!”诺拉白的身体表面瞬间浮现出一种钢铁的色彩,和大多数霸族熔炼系的新人选择相同,更强、更硬、更能抗,往往都是霸族熔炼系在入门时的普遍选择,就像当初去维度福地接引一众新人的那个卢梭。

    融入了生命金属的身体宛若钢铁,闪耀出一种坚硬之光,诺拉白就像将自己直接当成了一发炮弹,往牛头人冲阵中硬顶过去,他要以硬对硬、以刚对刚!

    而在他身侧的怀德看起来则完全不如诺拉白耀眼,身上没有任何变化,身体所散发的能量气息也远远不如诺拉白强盛。

    大剑士只是一眼之间已经锁定了诺拉白为主要目标,这也是那些牛头人的选择。

    轰!

    牛头人冲阵所形成的冲击力第一时间和诺拉白撞在了一起,牛头人手上坚硬的盾牌竟然被撞得生生凹进去了一个大坑,那猛烈的冲击让整个牛头人小队的冲势都微微为之一阻,前些日子还是大牢中可以随便欺负的弱者,竟然能有如此刚猛的表现。

    但牛头人小队的冲击力也是恐怖,直接将诺拉白撞得朝后倒栽,如同一发炮弹般打向对面的墙体。

    一直在旁边伺机而动的大剑士队长看准破绽。

    噌!

    利剑出鞘,大剑士飞掠而来,直追向被砸倒墙体一片废墟中的诺拉白,要趁他立足未稳直接结果他,可他的步子才刚刚冲起,一只手掌已经后发先至,拽向他脚踝。

    这一抓来的甚急,竟然将加速中的大剑士直接拽住,恐怖的巨力从脚踝传来,非但止住他的冲势,甚至将他猛然往后拉扯。那大剑士微微一惊,不想这个跟在旁边明显是个小跟班的人类竟有如此怪力,他身体平衡已失,可手中大剑只微微一转,锐利的剑锋已然回转,章鱼人对于剑的掌控可谓是出神入化了,全力出击的一剑居然在如此关头还能瞬间调转,且力量不减,迸射出一道激昂的剑气,射向那人的手臂。

    砰!

    一声脆响,那人竟然不闪不避,看似平平无奇的手臂上瞬间崩现出了一个螺旋的法纹。

    那法纹金光闪耀,犹如坚盾,大剑士的剑气足有上万格拉索的攻击力,剑意锋锐,破防能力更是超一流,可竟然无法攻破那螺旋法纹,被直接格挡。而与此同时,大剑士已被他扯到近处,斗大的拳头已经高高扬起。

    轰!

    带着金色的光芒,法纹显现,恐怖的拳力砸下,可怜那大剑士先前料定对方必然会被自己剑气逼得放手,已准备好下一招,可却失算,此时措手不及,都还没来得及有任何防御的动作,脑袋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这一拳的攻击力惊人,竟直接将他脑袋轰得碎散,一招秒杀!

    此时的怀德全身闪耀着金光,身上但凡裸露之处,到处都有若隐若现的法纹在流转,维度人在长期的圣地生活中也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文明、家族当然也包括一些适合维度人的秘法,怀德作为维度人领袖家族的传人,自然是拥有最好的,被俘虏期间,他一直没有激发自己的能力,强忍着肉体上的痛苦,就是为了这一刻。

    九转天罡纹!

    将符文直接镌刻入身体,让身体变成容器,这是霸族顶尖融体法之一,由于这种符文的作用,就算没有魂力回路,怀德对于魂力的使用也是事半功倍,其实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王重的更能普及更牛逼罢了,而让怀德学会了速度回路,绝对是威力倍增。

    哗!

    一招轰杀大剑士,顺手夺过他的长剑,趁着那几个牛头人吃惊之际,怀德猛然爆发,身上无数天罡法纹同时闪耀金光,简直就像是一颗金色的小太阳,晃得那几个牛头人眼睛刺痛,纷纷举手遮目,怀德则是手起剑落。

    噌噌噌……

    这些牛头人不过只是初阶英魂的水准,能在战场上勇猛,大多是靠牛头人天生的神力,并配以军阵组合的威力,真要分散开其实实力并不算强,此时被怀德仗着剑利,统统一剑枭首!只是金光闪耀那眨眼间的功夫,一个大剑士加上六个牛头人战士就已统统横尸!

    一剑功成,怀德也是迅速收敛身上的金光,他可不能引来大批敌人,而先前那大剑士虽然拉响警报,但现在整个南门附近到处都是警报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城外那逆天的两个人类身上,被吸引仇恨,哪有人会在意这夹杂在无数警报声中的区区一声?

    哗啦啦……

    诺拉白也从那片碎瓦砾中爬起身来,牛头人的冲阵天下无双,虽然只是几个英魂初阶,但这合力一撞也是撞得他全身如同散架一样的疼痛。这时候也顾不上那点痛了,怀德连牢房的钥匙都懒得去搜,直接一脚踹开了高塔的牢门。

    从那高塔中盘沿而下,自有进入地牢的通道,又遭遇了几个零零散散的牛头人守卫,甚至还暗藏机关,踩踏上去,两侧都有强弓劲弩射出,怀德仗着一身天罡法纹开道,那天罡法纹甚是玄奥,但凡有攻击靠近,身上自有螺旋法纹应急而生,凝聚为防御抵挡。这地牢中两侧的机关也只是为了防备宵小,攻击力并不算十分强悍,那些零散的牛头人守卫更是不在话下,竟被他一路强行冲了进来。

    直到进入这地牢最深处,杀了守卫在门口的两个牛头人,地牢中早已是一片欢呼激动之声。

    怀德踹开牢门,看到果然是自己人来营救,里面的人有许多禁不住瞬间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有些疯狂。

    被关押了这许多时日,每个人都被拉去做过了各种各样的人体试验,怀德他们当时被绑到城外暴晒时,记得地牢中还有七八十个兄弟,可此时已经只剩下四十多人了。能剩下来的这些基本都是被俘虏者中,精锐的精锐,只有自身愈加强大,才能在这日复一日的折磨中熬的下来。

    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维度人,维度人多是霸族,身体本就无比强悍,被抓去做实验的时候自然也是最能抗的,看到怀德,许多维度人都疯涌上来,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牢房显得有些混乱。

    诺拉白则是在人群中大声喊着弗拉基米尔的名字,只听有个维度人说道:“弗拉基米尔?在最里面,还剩一口气了。”

    诺拉白扒拉开激动的人群,往里面猛冲,果然看到弗拉基米尔奄奄一息的倒在角落里,曾经英俊无比的冰王子只剩下一只手,浑身都是淤血,有的已经发紫发干,凝固在他衣服上,原本俊秀飘逸的头发也是散乱,披头散发的搭在肩上,犹如一个乞丐。

    只要还活着就好!

    诺拉白强忍着心里的激动,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他扶起,能感觉到弗拉基米尔还算气息平稳,只是过度饥渴加上身体的连番伤势、消耗等等,导致的虚弱晕厥,连他都还活着,老大怎么会死。

    在应对酷刑和实验,除了体质本身要好,其次就是要让身体学会装死,不能每次都扛到透支,那只会死的更快,这方法还是弗拉基米尔交给大家的。

    诺拉白从空间水晶里摸出一个针管,KP5型药剂,先给弗拉基米尔注射进去,这是刺激人体潜能的,感受到弗拉基米尔身体在复苏,才给他灌进去美食家的药剂,同时运转魂力相助,刺激弗拉基米尔已经接近干涸的魂海,那边打了个冷颤,好不容易才悠悠醒转,看到是诺拉白,弗拉基米尔还以为他终于被‘放’回来了,之前诺拉白在牢房里闹事,听说和怀德一起被绑到城门外暴晒,要将他们晒死。

    此时弗拉基米尔也是心中一宽,伸手搭在诺拉白的肩膀上:“你还活着?!活着就好!活着我们就有机会逃!”

    “机会已经来了!”诺拉白咬着牙说道:“我们现在就逃出去!”

    此时那边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混乱的维度人也已经在怀德的控制中慢慢冷静了下来,他们虽然身在地牢中,但这地牢并不算入地太深,南门战斗处距离此间并不远,那恐怖的震动连城墙都塌了,他们多少也能感受得到。此时怀德已经将能量药剂分发了下去,时间虽然紧迫,但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些人有很多都像弗拉基米尔那样,连走动都很难,就算耽误时间用急效的药剂稍稍恢复一下也是迫不得己,总比大家一个人背两个要逃得快些。

    大家一边恢复,有些身体状况好一点的则是激动得七嘴八舌的问询。

    “是基地派大军来救我们了吗?!”

    “怀德,是基地出兵了吗?哪个旅团?哪位大导师?”

    “还是基地直接出动了大军?外面有多少人?正在攻城吗?”

    很简单的道理,这里的人几乎都知道影月堡的情况,法圣是一道坎,必须要有大导师过来才能应付。同时城中的守军更是有数千之众,加上牛头人的战阵骁勇,这可不是单独一个旅团吃得下来的,即便是像幻影旅团那样的大旅团,恐怕也得过来满员的两三个才行。

    所以要么是基地直接出动大军,否则就只有至少一个大导师,配备多个旅团满员战力才能具备攻城救人的能力,想像着这些日子来暗无天日的日子终于要到了尽头,所有人都是感谢圣地、感谢苍天,在前线战事那么吃紧的情况下,还分出这样庞大的一支力量专门来营救大家。

    可怀德一句话就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基地没有救援,王重引走了剑圣,流浪旅团的两个兄弟在另外一边吸引了章鱼人几乎所有的兵力,具体的不说了,我们现在必须尽快离开,他们才好撤退!”

    怀德言简意赅,大家都是一脸懵逼,因为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可是怀德和诺拉白都进来了,说明真的是做成了,这里有相当一部分都不知道王重是谁,引开法圣……

    一想到法圣所有人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那根本就是魔鬼。

    这时大家却听到了一点畅快的笑声,是弗拉基米尔,狼狈不堪的冰王子脸上带着笑意,王重……

    大概只有诺拉白才懂吧,当从联邦来的人都在讨论王重陨落的时候,弗拉基米尔说过,这些人总有一天会意识到自己的无知。

    “诺拉白,诸位兄弟,我们走,越早离开就是减轻他们的压力!”弗拉基米尔说道,一旁的诺拉白已经把他背了起来。

    (伙伴们,大章,求一张月票,谢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