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正文 第七十五章 流星火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女孩在空中将奥术光球拦截下来。

    王重只感觉灵魂为之一颤,有点悲哀,在秘境中强悍无匹、足以防御艾俄洛斯的爱丽丝,到了自己手上降格成为魂卫,却已经沦为一招流,也是自己接连碰到的对手都实在太强,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才恢复的爱丽丝也只是挨了一下,不过感觉比上次对阵剑圣时受的伤要轻一些,想来那法圣并不想要自己命,刚才的攻击肯定有所保留。

    王重没有任何的犹豫和其他的想法,就是跑,拿出吃奶的力气跑!

    木子的脚下踏起了诡异的步伐,就像上次他在无头峡谷行走于生死中那种感觉,走起来云淡风轻、看似慢条斯理,可速度却是飘忽千里。

    王重则是瞬间三大回路同时套上,飞影回路、霸体回路、轻灵回路!整个身体宛若瞬间脱胎换骨,速度飙升,朝前冲起来时就像一发飞射的导弹,轰鸣沉重,爆发力十足。

    两人瞬间的加速让那法圣也是微微一愣,见过跑的快的,却没见过跑的这么快的菜鸟,只是眨眼之间竟然已经冲出自己的攻击范围。

    呵……索隆的嘴角微微翘起,踏风如云,可空中的飞行虽然看起来潇洒,速度却实在算不上有多么恐怖,还比不上剑圣在地面的全速,此时前面那两人速度如风,索隆有点恼火的发现自己居然一直追之不上,可对方想摆脱他显然也不可能,双方始终保持着百米左右的距离,法圣的威力和境界要比剑圣高不少,但并不擅长速度和体力活。

    一根根火柱从地上冒了起来,法圣的大范围杀招虽然不放,小招数却是不断,炙热的火柱虽然屡屡被两人躲开,可那高温却是实实在在的炙烧着,烤得木子口干舌燥,对方并不着急,一时追不上,他还有很多法子可以玩死这两只老鼠。

    王重却还好,演得一手好戏,装着和木子一样受不了的样子,可本身的火抗够高,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那些火柱的威力并不算强,好像生怕把王重给顺带弄死了。

    “不能这么下去,木子你扛不住,和我散开,先去和奈皮尔他们汇合。”

    “你一个人也是跑不掉的。”木子咬了咬牙:“我有办法!”

    他全身的魂力猛然躁动起来,将手探入生死棺中,一团灰色的迷雾从生死棺中瞬间溢散,笼罩周围,遮蔽视线。

    “雕虫小技!”索隆不屑一顾,两只老鼠看来是狗急跳墙了,别说自己的神识能随时覆盖周围看穿对方的隐形,就算是这迷雾,要破之又有何难?

    几道火光猛然在迷雾中炸开,火势冲开,将那朦胧的迷雾瞬间驱散,可本该在那迷雾中的两人却生生消失掉了。

    不止是从视线中,甚至还从索隆的神识感知中同时消散,让索隆微微一怔。对方的隐身能力他见识过,虽然很精妙,但也就是英魂的程度而已,之前被自己一眼就看穿,可这突然之间……

    索隆猛然降低了飞行的高度,神识笼罩着这周围足足上千米方圆,可仍旧是毫无所获,对方就像真的是突然消失了一样,完全不留半点痕迹。

    此时的木子和王重抱着生死棺沉入了地下数十米的地方,见过一些神奇的法器,但真没见过生死棺这种,那一瞬间,坚硬的地面像是变成了水潭一样,瞬间把他们两人淹没。

    地下的两人大气也不敢喘,木子当年就是靠这一手绝活对抗天魂的追杀的,但是并不知道这一招在这里好用不好用,现在也只能赌一把,但是这种隐藏支撑不了多久,如果对方一直在这里等着他们依然是要完蛋。

    此时就在远处的树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叫,法圣的眼神变得凛冽,想跑,太天真了!

    人品爆发,显然法圣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来了个原地不动,等法圣追出去一会儿,王重和木子都是长长的吐出口气,这时候哪还敢多留,不过王重和木子没有往外跑,而是往城堡的方向跑。

    果然两人跑出去没多久,就听到了天空的怒吼,被几只土著鸟混淆视听的法圣发飙了,毁天灭地的火雨笼罩了世界,包括王重和木子刚才所在的地方,一片片的火雨随着法圣的步伐不断的毁灭着,地面瞬间燃烧起一片火海,有无数翻腾的能量在传递、在爆发。即便远隔在数里之外,王重和木子都能感受到那种恐怖的煌煌天威,整片大地仿佛都要被他给掀翻了。

    法圣发飙,这破坏力真是太可怕了。

    王重和木子回到护城河的河底潜伏起来,除了法圣没什么能察觉他们,而幽鬼并不喜欢水,这也是半能量体生物的共性。

    ……………………

    空中已经有狮鹫军团在盘旋搜捕了,也是幸好这些战士对法圣的攻击余威实在太过忌惮,都是等法圣追着王重他们去了老远才敢将搜捕范围扩散出来。可是有这争取到的时间,已经足够全力奔跑的怀德和诺拉白逃进安全范围内了。

    两人此时已经返回了山洞中,这里有着奈皮尔利用一些枯枝做的伪装,以及木子残留的生死气息遮掩洞口,暂时倒是没有被发现的忧虑。

    里面的奈皮尔一直在用瞭望仪观察影月堡外,不用诺拉白和怀德说,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到那个恐怖的法圣追着王重他们去了,奈皮尔只感觉心都凉了半截。

    不是不信任王重和木子,实在是那法圣的威力太过吊炸天,那真是和剑圣一个级数的人物吗?感觉简直就像是神一样!

    诺拉白和怀德都耸拉着脑袋,显得相当的沮丧。

    王重他们原本不用去冒险救援的,他们接到的任务只是来探索影月堡,可都是因为他们一再的央求,才让王重两人涉险,最后还为了掩护他们两个,将法圣引开……

    那可是米索布达比人高高在上的法圣,比剑圣还要更加稀缺和强大的存在,单挑大导师都要占优的存在,这……根本就没法逃啊,刚才还听到城堡西边极远处出现巨大的轰鸣声,那毁天灭地的能量,即便远隔着数十里地,都能感觉到绝望和恐惧。

    无论王重和木子有多强,在那样的攻击下活下来的可能性太小了。

    是王重和木子的牺牲救了他们。

    诺拉白恨不得煽自己两个耳光,自己和怀德完全被救人的欲望给蒙蔽的神志,对影月堡再了解不过的两人,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救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非要拖着王重和木子下水,是自己害了他们,害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再回去看看!”怀德如坐针毡,特别是远处那剧烈的能量炸响之后,实在是淡定不下来了。

    “别去送死!王重和木子都不是一般人,没那么容易挂掉。”奈皮尔还在强作镇定,坦白说,内心相当矛盾,一方面他对王重和木子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有着绝对的信心,上次黑岩能量洞穴遭遇剑圣,所有人也不都是认为王重死定了吗?可人家非但没事儿,最后还直接把剑圣的人头给带回来了。

    可另一方面,奈皮尔心里又还是在打鼓,这次毕竟是法圣,传闻中一个法圣可是要顶三个剑圣的!而且王重究竟是怎么干掉那个剑圣,流浪旅团里的人还是心里有数的,如果不是克苏恩的臭弹炸掉了那剑圣大半条命,就算是王重也不可能成功,而这种好运气可不是每次都有。

    诺拉白却是个急性子,在洞穴那狭小的空间里一直走来走去的搓着手,这时实在忍不下去了:“好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吧,我去刚才法圣的攻击地点看看情况,你们等我到半夜,如果我半夜还没回来,王重他们也没回来,你们就撤!”

    “我和你一起!”怀德也站起身,不管去做点什么都总比自己坐在这里好,明明是自己提的主张,结果人没救到,反而把王重和木子陷进去,心里这个憋屈,早知道当时就不听王重的,自己和诺拉白就算拼了命也去拖住那个法圣,只要能给王重和木子创造一点逃生的机会,哪怕就是死了,也比这背负一辈子的愧疚好太多。

    “你们两个够了啊!”奈皮尔终于也是忍不住发火了:“刚刚法圣是连续释放了大范围的奥术,这说明什么,很可能他无法掌握王重和木子的位置,我们现在只能等……你们去也没用,反而送命,你们的命可是王重和木子用牺牲换来的,并不属于自己!”

    诺拉白和怀德本已经准备出洞,闻言却是神色黯然下来。

    死很容易,活着,珍惜王重和木子的牺牲付出,那才是真正的难。

    “吗的……”诺拉白咬着牙,额头上青筋爆现:“这狗日的法圣,脑子有问题吗……他怎么不追我们两个呢?我们两个明显更好追啊!”

    “哈哈,不追你就是脑子有问题啊?”洞口旁一个声音传来,三人闻声一惊,难道被巡逻的章鱼人发现了?刚才大家只顾着情绪激动,都没留神洞口外的情况。

    三人第一时间就下意识的集聚起魂力,怀德则是一声低喝:“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