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正文 第十五章 内外夹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不过,雷诺仍然气不在一处来,因为,这些该死的混蛋,能不能专业一点点?不分白天黑夜随到随抢就算了,他辛苦一点无所谓,关键是,凌晨才在这里抢到手的资源,下午就能跑回来销脏!

    智商这东西,不能因为你长得黑就当不存在啊!

    绿洲,卡奇尔坦城的城墙工地。

    巴米领到了他的早餐,和昨天一样,还是白面做的肉窝头,但是,多了一碗腊肉粥,听监工沙舟说,这是礼拜日的优待,总之是联邦人的古怪。

    真盼望沙琪玛大人快点杀进来啊,这里的人,是真的又富又蠢,抢光他们的钱财,对了,还有女人,昨天晚上巴米远远的看到了幸福绿洲里面的那些女人,他一个晚上都在做着春天的梦,他想,沙琪玛大人打进来后,也许就会赏赐他一个一亲芳泽的机会,做为他成为正式成员的奖赏。

    如此的话,他将来会更加的对沙琪玛大人用命。

    欢快的吃着早餐,巴米趴在城墙上面,眺望着远处的沙丘,他突然想到,今天太安静了,一直没有沙盗来找麻烦。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支队伍从最远的那座山丘翻了过来。

    是沙琪玛沙盗团!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就是他的介绍人,迈卡,和他来自一个村子,也是村子中最强大的战士,还是沙琪玛大人的亲卫。

    巴米有着鹰的视觉,这是他被安排在这里做内应和间谍的原因,看到迈卡的脸,巴米心脏立刻狂跳起来,感谢卡奇尔坦给他丰盛的早餐,他现在全身都充满了力量,他知道卡奇尔坦修了一半的城墙哪里最好突破,也知道那些联邦人把最好的东西藏在哪里,他要立大功了。

    咦,领头的为什么是个背着棺材的小光头,那是大人抓的奴隶吗?

    啊,为什么奴隶没事儿,大人的手上都绑着绳子,准确的说,所有人都被串成了一串?

    “咳咳,能吃饱肚子,又何苦去抢劫呢。”

    巴米转过头,就看到那个叫沙舟的老监工站在他的身后,像是喃喃自语的说着话。

    沙琪玛沙盗团被绑进卡奇尔坦城的消息,一夜之间,震怖了整个沙漠西南区。

    一时间,整个西南区沙漠的沙盗团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局面,沙盗对卡奇尔坦的威胁,算是被瓦解了……

    不过,宫益却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没有遭遇抢劫的卡奇尔坦,也就没有了便宜劳动力的来源,百废待新,还有什么比奴隶更好的劳动力呢

    面对宫益的苦恼,木子也很无辜,他只是觉得这帮人有点水准,为了避免给村子造成麻烦,就顺手灭了……

    而另外一边,作为最主要的敌人,曾经这块地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看着卡奇尔坦一天天壮大,大领主卡斯特罗充满了恶毒和期待。

    黄金石板的价值,卡斯特罗当然清楚,其实他完全没必要交出来,这东西是招揽高手的利器。

    本来是用来笼络摩尤斯,当然现在他是用不上了,后来拖延了一个月,是想用这个换取摩尤斯的师傅出手,只是沙皇行踪难定,最终还是没拖的过去,但不要紧,“抢走”了石板的卡奇尔坦一样难逃厄运。

    因为沙皇最终还是会找到,当他知道弟子被杀,石板被抢,这位顶尖高手将是何等的愤怒?

    卡斯特罗心中美滋滋,最终这里还是他的天下。

    “领主大人,沙皇大人就快到门外了。”

    一个奴隶飞跑进来,躬着身子说道。

    卡斯特罗一下弹了起来,然后飞快的奔了出去,他也想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

    蝎子王摩尤斯的师傅,天魂期高手!沙皇南谒·塞勒凯特!

    卡斯特罗冲出大门就看到骑着一头骆驼的沙皇,看上去,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图坦卡蒙人,黑色的皮肤,平平无奇的五官,留着图坦卡蒙人喜欢小脏辫,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那双眼睛,放佛可以吞噬灵魂一样的眼睛,卡斯特罗不敢多看。

    “卡斯特罗领主,听说你在找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我希望这是真的,否则,你会知道代价的。”南谒·塞勒凯特淡淡的说道。

    “尊敬的沙皇,我怎么可能浪费您的宝贵时间,首先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您先过目,还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

    卡斯特罗从衣袋里面抱出一张羊皮卷,这是礼单。

    南谒·塞勒凯特之所以被称作“沙皇”,是因为他是沙漠沙盗名义上的统治者,就算图坦卡蒙的皇帝也无法命令沙盗,但南谒·塞勒凯特用他的血腥做到了这一点,他是所有沙盗的皇。

    而和所有沙盗一样,南谒·塞勒凯特的贪婪并不会因为成为天魂期而收敛,相反天魂期的修行同样需要大量的资源,在贫瘠的图坦卡蒙,掠夺是最好的方法。

    沙皇看了眼礼单,淡淡的点了下头,“说吧。”

    “您的徒弟,摩尤斯被在卡奇尔坦的联邦人杀死了。”

    “摩尤斯死了?”沙皇皱了下眉头,却并没有如卡斯特罗想象中的愤怒,只是有点意外而已。

    卡斯特罗点点头,对沙皇的薄凉他早有准备,于是,他抛下了准备了一个多月的猛料:“是的,摩尤斯是英勇战死的,他为了保护我要献给沙皇阁下的黄金石板,死战不退,但是……”

    轰!

    卡斯特罗还没完成他的表演,一股巨大的力量就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他整个人都悬在半空之中,面对着沙皇火一样的双眼,“你说什么!黄金石板?在哪!”

    卡斯特罗貌似惊谎的叫道:“是的,沙皇阁下,那是要献给阁下您的,但是现在,黄金石板在卡奇尔坦!”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借刀杀人,招不在鲜,好用就行。

    “呵呵,你想用我的手除掉你的敌人?”

    沙皇贪婪的眼神充满了危险,卡斯特罗到底是领主,此时还稳得住,“大人,那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片刻,南谒·塞勒凯特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指了指羊皮卷上写着的礼单,说道:“很好,你敬畏我,我便满足你,先把这上面的东西给我拿来,还有,先给我找十个美人。”

    卡斯特罗从嗓子眼里吐出口长气,他知道,大领主的贵族身份又救了他一命,就算沙皇,也不想和强大的图坦卡蒙皇室彻底闹翻,但是卡奇尔坦算是完了,没人能抵挡沙皇的出手,就算是那个奇怪的小光头也不行!

    在圣地,随着所罗门等人的入场,看台上响起一阵寥寥的掌声,更多的还是叽叽喳喳的议论。

    斯嘉丽已经外出半年未归,当初刚进圣城时的惊艳在许多人心里其实已经被淡化了,而所罗门最近却是出尽了风头。

    新人里第一个晋级维度捕食者,以一己之力扭转圣城高层的对帝国的印象和策略,竟在新手期开始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临时安排了一百多个帝国人进入圣城的名额,那些普通学徒也好、圣徒也好,或许并不太明白这其中所代表的含义,可但凡是对圣城高层的政策走向有所关心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手段实在是堪称经天纬地。

    你可以说他是时运,也可以说这只是一种大势所向,但无可否认的是,所罗门完成了地球帝国无数代决策者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儿,而且是在如此悄无声息的情况下,用这样的效率完成,让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能力。

    不得不说所罗门现在已经稳稳坐稳了头号新人的交椅,就是风头最劲的卡洛琳也无法抗衡,这可不是来自外界的评价,而是连他们自己人对此都不够有信心,否则也不会临时弄出一个鬼浩来分担卡洛琳的压力了,不知道斯图亚特有没有后悔这笔交易,如果没有所罗门,卡洛琳绝对能在圣地一时无二,大大提升斯图亚特的影响力,而现在一切都是枉然。

    可这只能代表所罗门的能力,看台上除了他所加入的幻影旅团过来的几个人,以及一些对帝国联邦之分并没有感觉的维度人和异族人会给一点掌声之外,其他在座的大多数可都是联邦人,不给面子是理所当然。

    奈皮尔一直看的很仔细,如果说墨问如山一样沉重,那王重就像大海一样深邃,而所罗门则像风一样无法把握。

    “学长,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格莱似乎也对所罗门相当感兴趣,他很少对外人感兴趣。

    “什么?”王重完全心不在焉,刚才冷不丁的收到个天讯,居然是蓝黛儿发过来的,告诫王重要好好比赛,说她带了个神秘美女就在看台上盯着他,自己可是已经把他吹在前面了,要是表现不好,回去虫宴X5伺候。

    虫宴X5……就算王重听了都要忍不住打个冷颤,什么美女这么神秘?王同学刚才正忙着在看台那茫茫人海中寻找那抹靓影呢,根本就没注意到什么所罗门。

    “想听听学长对所罗门的看法。”格莱呵呵一笑,对这挑战赛如此漫不经心的,也就只有王重了。

    “观众太多也不好啊。”王重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决定放弃,“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所罗门啊,没什么看法,嗯,挺帅的。”

    “……吁,没、没什么,”就算是格莱都有点哭笑不得:“在叫我名字了……”

    “嗯!加油!”王重冲他挥了挥拳头。

    此时大部分擂主都已经入座,所罗门、卡洛琳、怀德·亚历山大、弗拉基米尔……看台上的欢呼声自从卡洛琳起,就一直没有停过,相比起强势崛起的帝国人来说,无论是卡洛琳还是作为维度人的怀德,他们在圣城的群众根基始终不是所罗门可以比拟的,这也是十大家族在对抗帝国的强势‘入侵’时最以为依仗的基础,即便是风头在这两人之下的弗拉基米尔,乃至格莱和奈皮尔,都得到了不少的欢呼声和掌声,可接下来这位……

    “王重!”

    现场先是安静了一下,坦白说,原本闹哄哄的现场这么猛然一静,还真是有点王八之气散发的味道,就算是卡洛琳当时迎接的满场欢呼都完全没有这效果。

    紧跟着就有叽里呱啦的咒骂声在看台上响起了:“王重,泥踏马怎么不去屎!”

    “泥赔窝钱!泥这只猪!”

    “大蠢猪!”

    一听就是异族的口音,发音相当的不标准,骂人的词汇也相当的匮乏,异族虽然已经在圣城和人类融合了很长时间,但人类那精妙的语言文化始终是它们无法掌握其精髓的,这对他们来说似乎比修炼要困难得多。

    这种虽然并不影响挑战,但终归看起来不怎么得劲儿的样子,让看台上的夏尔米、墨灵等人都是暗暗叹气,自己更不争气,连晋级赛都没过。

    看台上的纪梦漓看得有点目瞪口呆,这什么人啊?新人就能闹这么大动静?这看起来可绝对不只是因为上次实验事故的事儿,这货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他?别说纪梦漓了,就算是对王重的外界名声有一定了解和猜测的蓝黛儿都是一阵瀑布汗。

    王重本人看起来却是内心毫无波澜,没心没肺的样子,甚至让人感觉他现在还有那么一点儿想吃个豆沙包什么的,面对这满场的嘲讽,非但一屁股坐到他那个擂主位子上,甚至还相当认真的冲看台上挥了挥手,好像在答谢大家支持捧场、大家吼那么大声辛苦了一样。

    挥个屁啊!这是作为一个被嘲讽者该有的动作吗?

    一大帮跟风起哄的低级小白还后知后觉的在看台上继续喷洒着青春呢,可自认为稍微高级点的就感觉有点郁闷了,作为一个专业的喷子居然无法激起对方半点波澜,这特么纯粹是反弹效果啊……

    “这个王重……”蒂薇兰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这么大心脏,本质上,王重成了新人发泄胆怯、未知、迷茫等负面情绪的靶子,通过这种方式大家都能找到存在感。

    蒂薇兰的法像并不强力,很多人都以为她进入圣城后会就此沉沦,但她却是正统的兮夜家族继承者,龙族的血脉让她在圣城有一个另外的起点,血脉者的修行方向和普通魂修战士是并不大一样的,虽说表现出来都是先到英魂巅峰然后再去寻求突破天地的枷锁,但血脉者却并不怎么依靠法像,或者说他们自身就是法像,就像格莱。

    有一种说法,血脉者不会出现最绝顶的那种高手,战斗方式和天赋表现方式决定了他们的上限,可同时这种限制也在决定着他们的下限,每一个真正的血脉继承者几乎都一直在同阶中处于最前列的位置,作为最稳定的高手,从来没有跌落出过第一梯队。

    所以进入圣城后这半年时间,她一直都处于闭关状态,并没有去跟录武堂的课程,就是在接受圣城一位家族前辈的血脉改造,当然,现在还不到改造的阶段,只是进一步的催发,可此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还是和在CHF上的时候一样拉嘲讽啊。”她笑着想起了一段并不算久远的回忆。

    “心态还行,可这是挑战赛,看的是实力。”

    “你是这么认为吗?”唯一坐着的卡洛琳只是微微一笑,虽然没有后文,但却总让人感觉话里有话。

    她的天讯此时正开着,账号连同着一个小小的讨论组,里面的人并不多,只有鬼浩和弗拉基米尔,三个都是十大家族的人,代表的都是联邦,这次挑战赛大家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维护联邦的威望,绝对不能给所罗门机会,经过这段时间,大家也感觉出来所罗门是属毒蛇的,不声不响就搞大动作,谁知道他会在这次的挑战赛做什么事儿?

    不得不防!

    “鬼浩,注意我和弗拉基米尔的状态,如果有人接连挑战,你看情况安排手下的人负责中间救场,替我们两个缓缓,你那帮人的身份没那么显眼。”

    “你是在教我做事吗?”天讯中鬼浩嘿嘿一笑。

    “………”

    “王重是我的。”鬼浩的声音冰冷而直接:“其他的,你们自己看着办,我无所谓,也懒得管。”

    “你打算忽视家族的安排?”

    “闭嘴,你没资格命令我。”鬼浩冷笑:“什么家族的安排?谁赢了,谁就是道理!家族那些老东西会看明白的,我就算忽视了他们的要求,你以为他们会把我怎么样?”

    卡洛琳只是微微一笑,直接把鬼浩踢出了讨论组,她对这个看不清局面的家伙已经忍无可忍。

    “窝了半年,脾气没变啊。”弗拉基米尔的声音这时候才响起,带着一点笑意。

    “没直接摔天讯,已经变不少了。”卡洛琳笑呵呵的回复。

    只见在她对面擂主位上的鬼浩只是冷笑,根本不是一路人。

    “找王重麻烦,他可能会碰石头的。”

    “你也觉得王重有古怪?”卡洛琳问。

    “呵呵,这个‘也’字用得有点意思哦,你不也一样吗?”弗拉基米尔大笑起来,但很快就转回正题,王重并不是他们今天的目标:“不说他,鬼浩既然不合作,那就让他自己玩儿好了,用不着在意他,如果有必要,我们相互救场,保证坐在这个位置上才是重点,不用太在意手段,总比被人打下去好。或者,咱们也搞几个人去试试所罗门?虽然成功几率等于零,可好歹也让他分分心。”

    所罗门现在可是公认的新人中第一高手,身份、神秘、受看重的亲传这些就不说了,维度捕食者的称号到现在都还是新人里的唯一,光是这点就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这么没自信?不太像你的作风。”

    “看到以诺了吗?”弗拉基米尔的目光已经转向所罗门的身边。

    只见一个看起来长着一张人畜无害脸的少年,正在啃着一只不知名维度生物的蹄髈,脸上带着一点慵懒的笑容,仿佛是个和这场激动人心的挑战赛完全没有关联的观众一样,从他身上看不到丝毫的战意。

    可卡洛琳却是暗暗一叹,何需弗拉基米尔提醒,早在所罗门和以诺刚出来的时候,她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

    以诺的身手她是见过的,曾经在联邦还是铸魂期的时候,就曾轻松一剑秒杀了她的英魂侍卫队长,那时候的以诺锋芒毕露,杀气滔天,那种杀气是在天生的天赋以及后天的杀戮中共同建立起来的,也是当初卡洛琳所见过的最重的杀气,对一个战士来说,这是种强烈的个人风格,根本不可能扭转得了。可现在,他竟然将这种滔天的杀气完全隐藏起来了,而且让人丝毫无感……

    这半年时间,以诺也和其他帝国人一样,基本处于在联邦正常修炼者眼中的隐身状态,相比联邦的高调,帝国人其实相当的低调。

    (伙伴们,2017年,最后的双倍月票开始了,感谢大家一年的支持,最后三天,求一张双倍月票支持,万分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