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斗战狂潮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后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坦白说,他们并不在乎圣城方面对王重是罚款还是囚禁,那些都不关大家屁事儿,但怕的却是王重会被直接驱逐啊!这肥肉王要是被驱逐了,那个二等学徒的名额怎么办?圣城的竞争太激烈、打击太多,有好多人现在都是盼着这个才一直保持着斗志的。

    新人圈在热议着这件事儿,说起王重的作死历程也都是苦笑不得,而王同学现在则是还关在小黑屋中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外面已经吵翻了天,他倒是相当淡定,就是辛巴不停的埋怨和吐槽,伟大的辛巴大人显然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无头骑士,在断头峡谷的时候就让他们吃尽了苦头,现在一来就又惹麻烦。

    “这个王重……”波波导师有些哭笑不得。

    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走的都是标准程序,过程已经了解得相当清楚,王重是第一次使用召唤阵,用了一块他自己从维度世界带回来的骨头,本来是打算召唤一个小骷髅,结果却感受到了强大的气息,那一瞬间直接就给他吓傻掉,最后就发生了空间崩塌的大爆炸。

    这种事儿当然不能只是听当事人的一面之词,调查小组已经在现场进行过了取证工作,从现场空间波动的痕迹以及一些现场圣徒的描述来看,倒是能和王重所说的吻合得起,最后的判定结论也已经出来。力量不足、对结界掌控不足,加上过差的临场应变导致了最后结界的失控,那只黑暗生物并没有真的被召唤出来,否则无论它有多强大,都不可能逃得过圣城的监控。

    王重所说的没什么问题,所以最后负责本案的两个大导师总结下来就是一次实验事故,当然还涉嫌有副职基本法的违规操作,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不需要大导师出手了,他们也没什么兴趣,那天晚上直接过去两位大导师,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感觉到了那恐怖的黑暗气息,有来自黑暗世界的王者领主降临,那才是让大导师们热血沸腾的事儿,真要出来了,说不定他们还会开心一点。

    至于王重,至于这什么宿舍楼的倒塌,对新人们来说天大的事儿,可在大导师们眼里却只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儿而已,国有国法,城有城规,按章处理也就是了。

    王重是霸族淬炼系的,自然就直接交给霸族,包括赔偿之类,圣城方面只要一个结果。

    这事儿的处理交给了淬炼系的波波导师,从规矩上说,波波是有管辖权的,只是能处理的导师很多,遇到严厉的导师直接能把王重贬为奴隶,轻一点的也要驱逐,没人会在这种事儿上浪费时间,但是波波导师算是圣地里面性格最好的导师了,他当初能称为导师也是个奇迹,只能说也是这类人的奇葩,认真了解了王重的前因后果,波波觉得倒不是事儿,因为本质上跟王重关系不大,圣地本就鼓励学徒了解各个职业,一个初级的召唤阵,说真的,谁没自己在宿舍画过,第一次画就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王重运气不好,往好的地方说,说明他很有天赋。

    偶然?

    在修行一路上,偶然就代表了很多东西,就能你能不能把偶然变成必然。

    所以波波批评教育了一番,就让王重去看仓库了,这也算是出发,要把仓库打扫干净,吃住都在那里,别想着有什么新宿舍了,这对王重来说绝对是巨大的利好消息,当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自己就这么过关了。

    王重同学哼着小曲,一边跟辛巴斗斗嘴,辛巴非常讨厌无头骑士,可惜这是他的第二法像守卫,照着波波导师在地图上的标示一路照过来,这地方还真的是挺偏远,说是内城区吧,肯定不算,不在那个内城区防护罩的范围内,可要说是平民区,也不是,这四周压根儿就是一片荒凉,除了空荡荡的一大排联排平房,半个人影都瞧不见。

    据说这里是旧仓库区,一些废弃的材料还堆放在这里,但都是没什么价值的,弃之又有点可惜也就一直存放在这里,后来发生了一次瘟疫,这附近就没人了,住在这附近不仅条件差,进出城区都相当麻烦,虽然都是修行者,可从来没人说修行就是和吃苦耐劳划等号,在圣地,修行本身是一件煎熬的事儿,但在生活条件上,绝对是天堂一样的享受,这里的物资丰富程度超乎想象,奢侈也是极尽可能,对于强者来说这只是一种精神愉悦和方便的条件而已。

    不过这个处理对王重来说没什么不满意的,辛巴则更是满意,知道这边是废弃区域之后王重就直接把它放了出来,这户外的自由活动空间可是辛巴一直向往却无法实现的,这地儿不错,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不用被限制在一个小小宿舍房间里了。

    “辛巴大人很满意!”辛巴笑得眼睛都快咪成了缝,骑着大白嗷嗷叫的冲在最前面,这么多仓库随便挑:“让我们一起来建造一个完美的巢穴吧!”

    “什么巢穴,注意你的用词。”王重哭笑不得:“我不是鸟。”

    “你有的!”辛巴哈哈大笑,一眼就相中了一间最大的房间,仓库中的物资早已搬走,虽然显得空荡荡,但却相对比较干净,还有一个二楼楼阁。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独栋别墅啊!属于辛巴的独栋别墅!”辛巴激动得落泪,一直在梦想,从未曾拥有,看着那个漂亮小楼梯的两只眼睛都在放光。

    “飞了飞了!”胯下的大白急迫的想表达着什么,结果却被辛巴一个暴栗砸到头上:“二楼是我的!”

    大白只是卖萌,最近被王重的魂力一直滋养着,大白已经长大了不少,也开始慢慢展露出一点点智慧,成长的过程固然不快,但终究是没有停着,这家伙在辛巴的洗脑下可能真觉得自己的本职就是坐骑了。

    “飞了飞了!”大白讨好的叫道。

    “好吧,看在你这么虔诚的份儿上,给你在辛巴大人的床下面加一个地铺,不过记好了,你只是仆从,二楼永远都属于伟大的辛巴!”

    以大白的智商显然还无法理解什么附庸的含义,反正肯让它住就好,转眼就高兴起来,驼着辛巴到处飞的时候也飞得更加卖力。王重则是在楼下一声大吼:“闲逛什么,都给下来搬东西!”

    看仓库显然只是个由头,这里没什么好看守的,王重总要打扫自己的住处,这就让辛巴带着大白去干了,王重则在观察第二个法像守卫无头骑士,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把他们杀的屁滚尿流的强大黑暗生物竟然成了自己的法像守卫,这大概就是命运石和石板结合的奇效了,这让王重也特别期待卡斯特罗领主赔偿给他们的那块石板,不知道是代表着什么。

    战斗的时候其实真没时间认真观察无头骑士,这一刻,王重可以清楚的感受着这个恐怖骑士的“美”,是的,死亡之美,失去的头部被黑灰色的死气凝聚,情绪也是通过这团死气表达的,一身帅气肃杀的黑铠,真的有点帅,可能是因为被命运石洗礼过,虽然保持着死亡的本质,却祛除了那些恶心的情绪和味道,胯下的骷髅战马更是高大威猛,感觉这骷髅战马的战斗力也非同小可,此时的黑色骑士枪已经露出本质,三米的长度,带着精密的螺纹,绝对是百战神枪,当然由于成为法像守卫,无头骑士的整体战力已经被压缩到了英魂期,简单说,这可怜的孩子掉级了。

    其实王重觉得他是故意找上门来的,难道是受到了某种吸引?

    王重想要跟自己的法像守卫沟通,可发现思维石沉大海,相比沙拉曼达,无头骑士的反应似乎很微弱,但感觉上这家伙要比沙拉曼达凶残一些。

    当然本着物尽其用,大家互相熟悉熟悉的态度,王重把沙拉曼达和无头骑士都召唤出来,一起工作,环境还是很重要的。

    别人家的法像都是当个菩萨一样供在那里,跟命根子一样宝贵,像这种把强大的法像召唤出来打杂搬家什么的,大概也只有王重和辛巴才想得出来,最强巅峰的时候可以以一己之力对抗半个联邦,独自面对十多位天魂高手的无头骑士玻尔桑切斯,正骑着他的骷髅马搬运着桌椅板凳之类,还干得挺认真,这要是换成当初那些曾和他对战过的天魂高手看到,估计得一口老血直接就喷出来。

    简直不要太屌!

    而且作为总指挥的辛巴显然厚此薄彼,不停的使唤着玻尔桑切斯,谁叫这家伙让大家都吃尽过苦头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也有今天!

    “椅子搬过去,桌子搬过来。”

    “笨蛋!那是桌子吗?没长眼睛的吗?吁……好像确实没有长……好吧,但这不是你做错事的理由!呆着干嘛?难道伟大的辛巴大人训你,你还不服气?不服来单挑啊笨蛋?!”

    “咳,单挑还是留到下次吧……不许打架!赶紧干活!”

    辛巴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好不快活。

    …………

    这几天被关小黑屋,王重其实倒也没闲着,除了几次问话调查的时间外,其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继续他的冥想和修行,这种坦然无辜的心态也是大导师们放过他的原因。

    建立魂核的进度虽然在不断前行,但找对了方向未必就等于能轻易成功,有的东西,只有当你距离成功越近时,才能越发直观的体会到它的遥远,因为你对它更了解了。

    魂力方面的薄弱仍旧还是阻碍自己修行速度的最大硬伤,5000格拉索的魂力只是给混核建立提供了一个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堆积,如果真想要迅速完成,还是非得有英魂巅峰的极限不可。

    王重也一直在用正常的方式来累积魂力,将魂海消耗光再补充,每一次可以让魂海的总量提升那么一点点,但这样的修行方式实在太慢了,每提升一格拉索的魂力都需要如此耗光再补充至少十个来回。而且随着魂海的不断提升,这种的方式会越来越慢,毕竟魂海越庞大,消耗和补充的过程也就越长。自从上次迈过英魂中阶后王重就一直没有停止这方面的修行,每天不管再忙也都挤出了大量的时间专注于此,但到现在一个多月了,总共也就提升了不到一百格拉索。王重进行过大概的估计,如果纯粹以这样的方式来提升的话,想走完漫长的英魂路,至少也得五六年时间,那可就太拖慢节奏了。

    完成今天的修行从冥想的状态中撤了出来,天色已经不早了,楼下辛巴和大白的声音还在叽叽咋咋的响着,无头骑士的长枪已经被辛巴征用为了建筑工具,貌似在改造着楼下的仓库空间,闹个不停。

    正想下楼去看看这帮家伙今天的成果,天讯突然响了起来,是蓝黛儿发来的消息:“放出来了?过来我瞧瞧,有没有少块肉。”

    最近蓝黛儿说话貌似越来越随意了,王重挺喜欢这种感觉,真的有种亲切和激动的感觉,说起来就是吸引,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对于导师是否有吸引力,虽然蓝黛儿导师对他很好,可是王重可不没什么自恋的底气,谁都知道美食家是最受欢迎的灵魂伴侣,美貌智慧专情,在修行上的帮助就更不用说了,在圣地上,大导师,甚至圣导师这样的组合都很多,蓝黛儿绝对是圣地魅力榜前十的存在,至于海伦等人说的什么美女啊,高手啊,纯粹是商业互吹。

    导师召唤,王重也不耽误,赶紧随便倒腾了下就立刻出发。

    其实现在就连王重自己也说不清到底和蓝黛儿是种什么样的关系,试菜的工作一直都在持续,算是老板和雇员,但坦白说,就上次蓝黛儿给自己吃的那个帕露露鸡,就算试菜试个好几年的工资估计都抵不上那一口的,所以蓝黛儿现在不再提工资的事儿,王重也不问,这雇佣关系显得有点不清不楚,轮回酒也已经正式进了蓝黛尔的餐厅,那应该算是合作关系,但平时两人相处,王重又觉得两人更像是朋友,或者,红颜知己?

    (伙伴们,17年最后一个月,求一张月票支持,感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