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眼中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整个提炼区无论是运输卸货,还是给料收集,都尽可能采用了蒸汽动力来取代人力,机械化程度算是无冬城最高的一个。

    由于它需要吞入大量的煤炭和原油,因此厂区从上空俯瞰宛如一个巨大的长方形广场,朝北的一端正对着赤水河,既是专用码头,又是煤炭堆场。数条与蒸汽机联动的传送带将煤炭源源不断地运往锅炉房,平行运行的规整黑线与周边灰色的水泥硬化地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广场另一端则用于存放来自浅滩的海运石油,轨道与往来的拖车构成了这半边的图景,在煤炭缺乏时,锅炉房也可直接把未提炼的油料当做燃烧物使用。

    位于分馏塔西边的储油仓库目前已建到一半,如同堡垒般的混凝土仓一字排开,其粗犷的造型与河对岸的住宅小楼格格不入,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同时罗兰知道,它的技术含量一点儿也不低,泄压阀、检查窗、输送管、防静电设备……从建造细节到使用章程,若没有之前化工厂的积累,断然不可能如此顺利。

    令他颇感欣慰的是,自己只对整体方案做了最后的审核与批复,中间的设计过程皆是由建设部与化工部协力完成。显然矿山、炉窑区等工程让他们积累了大量经验,并大胆地将其应用在新项目上。由于这个时代尚未出现统一的行业标准,因此从升降机到牵引绞盘,每台机器都需要现场确定参数后,再交由工厂进行加工组装。若没有基本的工学素养和识字水平,两边光是对接交流都难以实现。

    普及教育在强制推广两年后,已逐渐显现出了成效。

    随着锅炉的温度不断升高,被加热至蒸汽状态的石油涌进了分馏塔——这一点可以通过塔身上的积雪化作一缕缕水汽看出来。此刻北风已基本平息,只剩下漫天的飘雪缓缓落下,但前来参观的民众丝毫不所动,他们凝视着这座漂亮的金属高塔,呼出的鼻息和广场上各类机械喷出的蒸汽遥相呼应,在这不见阳光的寒冬中,竟形成了一种丝毫不落下风的暖意。

    ……

    “好美。”伊蒂丝站在钢铁大桥上,喃喃出声。

    这里离提炼区差不多有数里之遥,因此人影要稀疏许多,偶尔有急匆匆的路过者,基本也是想要前往高塔方向,除了见证又一桩新奇事物的诞生外,亦是为了能目睹国王陛下一面。不过在经过北地珍珠身旁时,大部分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朝她和她边上的人看上两眼——无疑在他们眼里,立于雪中的这两名女子,都有着令人心动的美貌。

    这不就是个烟囱吗?到底美在哪里?科尔心里腹诽道,嘴上却不敢说出来,“你想看的话,为什么不和市政厅一道?巴罗夫大人明明安排了更好的位置,陛下也……”

    这里虽然地势较高、视野开阔,但由于距离颇远,因此看得并不真切。更重要的是,这本是一次同行之间联络感情的好机会——看什么东西其实无所谓,所有市政厅官员聚集在一块,意义就已不在于观看。换成贵族时代的说法,就好比一场宴会,重点绝对不在于吃的食物上,而在于你交谈的对象,以及结识了哪些新伙伴。

    对于极为擅长交际的姐姐来说,这些道理她不可能不知道,明明说好了让他在市政厅用心磨炼,这样的机会却又故意缺席,有时候他实在不明白对方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

    然而伊蒂丝的微微一撇,便令科尔闭上了嘴。

    “当然是为了你,我亲爱的弟弟,”她轻声戏谑道,“你真想要以现在的样子出现在其他官员面前吗?”

    等等,这还不是因为你的要求!

    在家里穿穿那些衣服也就罢了,结果没料到被强迫着穿了出来,这要是被熟人瞧见,他恐怕就只能从桥上跳下去了。

    啊啊!都怪自己闲得无聊,拿着姐姐的衣服上下比划时,被突然回来的老姐撞见,导致落下了把柄,否则他又怎么会轻易妥协。

    科尔正想稍稍表示下抗议,身后忽然传来了一声轻佻的口哨声。

    他顿时感到脸上一片火热,下意识地拉住衣领,想要将头埋下去。

    “唔,这可不是正确的应对方法。”

    一只手抵住他的下巴,令他不得不重新抬起视线。

    接着科尔看到,北地珍珠回过身,轻蔑地朝那名路人扫去——眼神中那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连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只见对方倒退两步,再也不敢啰嗦一句,快步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

    “明白了吧?”伊蒂丝耸耸肩,“这也是对你的一种考验。”

    “……如果是正常打扮的话,根本不会遇到这种事情,”科尔小声嘀咕道。

    “但你想要参与到政事当中,就一定会发生类似这样无法抗拒的事情,你唯一能做的,便是接受它,并试着驾驭它。”她顿了顿,“难道你以为当时提费科进驻北境时,我是心甘情愿地笑着迎接他的?世间万物都存在不同面,关键在于你从哪个角度去看它罢了。再说,你情不自禁去试我的衣服,心里其实也在期待这么一刻吧?”

    科尔不由得一窒,姐姐总能把一些根本不合常理的举动说得头头是道,这时候选择强辩下去只会一败涂地,正确的做法唯有沉默以待。

    至于最后一句,他绝不会承认!

    不过,她之前所说的美,也是因为角度的不同吗?

    错开话题,问出心中的疑惑后,科尔清晰在对方脸颊上捕捉到了一抹红润。

    “你还记得永夜城的冬天是什么样的吗?”

    “呃……”他微微一愣,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连串画面,可里面很少有城市的模样,大多数映像都停留在温热的壁炉、麦酒与晚宴上,能想到的基本全是室内场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不确定道,“看起来比较……宁静?”

    “是死寂,就好像整个大地都被冰封了一样。”伊蒂丝遥望高塔方向,“我一直以为,那才是冬季的常态,但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她吐出口白气,“你现在看到了什么?大地正在呼吸,而这些雾汽,便是它仍活跃着的最好证明。”

    “我不太……明白。”

    “这证明自然是可以被人改变的,”北地珍珠一字一句道,“人们并不需要看天而活,也无需遵循天地间的规则,被它压制只是因为自身的弱小,而强大到一定程度后,我们甚至可以改造世界——这样的力量,难道还不够美吗?”

    不过科尔却看到了另一样更美的事物。

    说着这番话的女子宛若散发出难以言喻的光芒,青色的长发迎着飞雪起伏,胜过任何自然之景。那抹红润更是消减了几分以往的凌厉,令白皙的侧脸变得无比生动。

    他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冲动——他想知道,伊蒂丝.康德眼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

    ……

    “出、出油啦!”

    随着一号塔附近的欢呼声,人群渐渐骚动起来。

    “出什么了?”

    “听说似乎是油!”

    “用来炸面饼的?”

    “哪能呢,场子里堆着的是煤炭,又不是肥肉。”

    “管它出的是什么,既然是陛下想要的东西,一定意义非凡。”

    “所以我们可以庆祝了?”

    “是啊,陛下万岁!”

    “陛下万岁!”

    很快又有更多的人加入了欢呼行列,哪怕他们完全不清楚这座分馏塔的意义,也不妨碍在此刻分享这一快乐。

    喧腾声像浪潮一般扩散开来,短短数分钟内,整个提炼区便沸腾起来,在这样的声势下,令人生畏的邪魔之月仿佛都褪去了昔日的色彩。

    望着河岸边升起的黑白烟柱,以及在烟雾与雪花中忽隐忽现的银色高塔,罗兰心中充满了成就感。

    如果说盘踞在北坡山上的浓烟代表着煤铁复合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成果,那么这里腾起的烟柱,则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