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六章 与苦痛同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漫长的时间。

    却充满快乐。

    她仿佛又回到了四百年前的战场,与仇敌浴血厮杀。只不过这一次,她不用担心失败后的苦楚,无需眼睁睁地看着朋友在怀中死去,也没有了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任务重责。

    最妙的是,无论是魔鬼还是她自己,都能在厮杀中感受到利刃加身的痛苦。

    而有了痛苦,便有了真实。

    “雌性……我得说你干得不错,”卡布拉达比将一条血淋淋的胳膊扔到地上,“虽然依旧没有脱离爬虫种的范畴,但已经比你的大多数同类强上不少了。我果然没有挑错人,你的表现令我愉悦!”

    “是么?”佐伊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随后吐出口里的一块碎肉,“可惜你的肉实在太难吃了点。”

    这是战斗开始后的第五天……又或者是第七天?她没有不借助日月星辰来估算时间的能力,只能根据身体的自然反应来大致推算日期。此处的时间应该是被定格在了一个循环内,例如干渴与饥饿感会在逐渐明显时陡然消失,重新回到最初的状态。如果将其视作一天的话,倒也合情合理,不然别说打上数年,几天就能让人动弹不得了。

    被斩断的臂膀处传来钻心的疼痛——显然这并非一场公平的较量,对方能用魔力凝聚成长剑,而她能依靠的,只有双拳两脚,外加一口牙齿。

    但佐伊一点儿也不在乎公平。

    因为胜负根本不是重点。

    战场上追求的是杀死敌人,保全自身,可在这里不是。斩断的肢体会在黑暗中重聚,无论受到多重的伤都不会失去意识,没了死亡,痛苦则成了永恒。

    而制造痛苦,并不是非得用刀剑才能做到。

    她注意到,这是开战数天以来,对方第一次主动放缓节奏,开口说话。

    “不过你的坚持没有意义,”高阶魔鬼按住受伤的肩部,血淋淋的伤口很快恢复如初,“像这样的攻击,连皮毛都算不上,如果你妄想用牙齿来打败我,恐怕要失望了——我接下来会一点点敲碎你的牙齿,然后把它们塞进你的肚子里,做好准备吧!”

    “但你依然觉得痛了,不是吗?”佐伊喘了口气,看着自己的手臂逐渐复原,“对了,我想多问一句,那种痛感是不是特别熟悉啊?”

    “雌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行,要忍耐,不能让它看到自己的沉醉,那样会令乐趣减少——

    尽管这么想着,可她仍忍不住轻笑起来,“在你半死不活的时候,应该天天都能感受得到吧……”她指了指肩胛骨的位置,“从这里刺入,完整地切下一块肉来,据你当时身体抖动的频率来看,应该不会太好受。啊,我似乎忘了介绍,那个一路上对你关照有加的人,就是我。”

    “虫子——!”卡布拉达比顿时勃然大怒,咆哮着举剑斩了过来,“我要碾碎你!”

    ……

    第十六天,或更久。

    漆黑的地面已经淌满了血迹,大部分为红褐色,还有一小半呈现出幽蓝。

    除此之外,到处都能看散落的断肢、内脏……当然还有牙齿。虽说缺失的部位要不了多久就会补齐,但离体的东西却不会消失,在这样的环境下战斗,稍有不慎便会滑倒。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佐伊得到了两把勉强堪用的武器——一根从自己大腿上拆下来的股骨,以及半截魔鬼的脊柱。

    前者相当于一柄短锤,后者则可以当作刺剑来用,只要不跟魔力武器正面相碰,两者挥舞起来还是挺顺手的。

    四百年的时间足够令她们变成精通各类兵器的专家。

    而她最喜欢进攻的部位,依旧是对方的肩部。

    痛苦,有时候甚至和伤口的大小无关。

    “如果你累了的话,现在不妨休息一下,”佐伊将脊柱挂在腰间,活动了下有些发麻的手腕,“毕竟你还要折磨我很长时间,慢慢来才能更尽兴。”

    “……”魔鬼第一次没有回应,它胸口起伏,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超凡女巫,似人非人的面孔上已没了最初的蔑视。

    两者的实力并没有发生扭转,高阶魔鬼的多种能力保证了它在战斗中的优势地位,佐伊往往需要付出数倍的代价,才能重创到对手,一旦出现失误,则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饱受煎熬,被一根根掰断手指、开膛破肚都是家常便饭,然而即使如此,气氛却渐渐变得不同起来。

    对于对方的沉默,佐伊丝毫不以为意,“我说……这里是你创造出来的空间吗?”

    大概是真需要休息片刻,卡布拉达比缓缓开了口,“此处是意识流,是魔力与灵魂的结合,并不需要谁来创造。像你们这样的爬虫种,只怕很难理解。有机会进入意识流的,更是万中无一——”

    “我见过更大的,完整得像一个世界,”她打断道,“有人有树有天有地,不像这里,什么都没有。”

    “别说笑了,雌性!”魔鬼低吼道,“你根本不知道在意识流中构筑实体需要耗费多大的魔力,更别提完整的世界了!能做到这一点的,唯有魔力之源!”

    “又是魔力之源……明明和神明领域一样,只是个虚无缥缈的概念,都不知道它在哪里,却说得你好像真见过一样。”佐伊取下脊柱,重新握在手中。

    “这都是镌刻在传承中的信息,也只有你们能对此一无所知了!”

    “那你可以讲得再详细点,拿出证据来说服我嘛。”

    “雌性,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卡布拉达比暴跳如雷,“这种低劣的套话技巧,我卡布拉达比大人怎么可能——”

    话音未落,一杆“投矛”便刺穿了它的脑袋。

    那白晃晃的矛身,正是佐伊之前握着的脊柱。

    “既然不想说的话,那休息时间也到此结束。什么时候想说了,再休息不迟。”她操起腿骨,直朝摇摇晃晃的对方扑去。

    ……

    第……数十天。

    “为什么,”卡布拉达比已完全没了最初的气势,它将魔力之剑挡在胸前,仿佛像望着怪物一般注视着佐伊,“你难道就不惧怕痛苦吗!”

    “如果说四百年前的战争让我习惯了这种感觉,四百年后的沉沦又让我遗忘了它——如果有一样常伴在身边的东西失而复得,你难道会畏惧它吗?”佐伊扬起嘴角,到了这一刻,她已无需再隐藏自己,“事实上我还得感谢你。罗兰陛下无法给予的体验,就从你这儿补偿好了。”

    “你这……疯子!”

    “比起数百年时光,这不过是短暂的一刻——现在,轮到你来取悦我了。”

    当佐伊再一次将五指插入魔鬼的胸膛时,眼前的景象忽然扭转起来,血肉、内脏和尸骸全部化作虚无,强烈的晕眩感笼罩了她。

    等她再一次睁开眼睛时,第三边陲城大殿的穹顶重现在她眼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