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九百六十九章 步入深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嘟……嘀。”

    当他还在愣神之际,电话已经被接通了。

    “喂?怎么又是你?”那边的声音显得十分不耐烦。“有话快说,我马上要出门了。”

    罗兰晃了晃脑袋,强令自己凝聚起精神,“啊,是这样……我刚刚看了下这本书,它的内容实在有些……”

    “惊悚,对吧?”嘉西亚似乎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第一次看的人基本都这样啦,不过到底是虚构的,睡一觉过后你就不会想它了。”

    “虚构的?”罗兰皱眉道,“怎么说?”

    “字面意思啊,”听筒里传来一声嘲笑,“武道家协会对撰写者声称的火山遗迹进行了调查,然后发现那里在两百年前就被岩浆吞噬了——那可是座活火山,虽然未有过大爆发,但上万年来都没有彻底平息过。除非他能未卜先知,或是活上两个世纪,同时还要不惧高温与浓烟。”

    对方的回答令他大感意外,顿了好一会儿才问道,“这么说……书上的内容都是他编的?”

    “真真假假吧,我对考古向来没有多少兴趣。师父也说过,如果不是他确实穿着武道家的衣服,且死在协会的藏书馆中,这本书甚至都不会被收录进来。”

    “但协会却不知道他的身份……”

    “所以作者本人才比书更出名啊,这也算得上是协会未解之谜了。不过你也别以为自己能够弄明白,听我师父说,当年上头为了这事把整个档案馆都翻了个遍,最后不还是不了了之?”嘉西亚回道,“总之有关此书的传闻就这么多,你说完了没?我要挂电话了。”

    “别,等等——”罗兰连忙出声,“你拿到这本书后……有再看过吗?”

    他本想直接问出纸条的事,但最终还是改了口。

    “回来的路上随手翻了翻,怎么了?”

    “不,没什么……就是想问问。”

    “咔嚓。”那边的电话被挂断了——显然这个近乎戏弄的提问令嘉西亚的耐性超过了极限。

    隔着两道墙,他都能听到0827的关门声。

    罗兰不禁轻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开门见山,这样的问题除了徒增反感外别无用处。

    首先《存在的理由》一书只写到一半,红色纸条很可能夹在最后几页空白中,即使通读都不能保证一定会注意到它。

    其次从协会回来乘坐的是班车,这种打发时间似的随手翻看其认真程度可想而知。

    无论对方如何回答,都无法判断她见过这张纸条。

    不对——是肯定没有。

    按照嘉西亚的性格,如果见过绝不会对其无动于衷。

    如此看来,这两句留言要么是恶作剧,要么就是某种接头的讯息了。

    罗兰此时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宁愿它是恶作剧的念头。

    后一种可能也太……匪夷所思了。

    这张纸条是留给谁的?是谁发现了就约见谁,还是有着特定的目标?

    理性的来说,他更倾向于后者——此书并不是什么绝密资料,武道家们大多都因为其名气而借阅过,一个人没发现不奇怪,可这么多人都没察觉就很不可思议了。因此纸条很有可能不是一开始就在书里,而是最近才被放进去的。

    但偏偏就是这种理性,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梦境世界——这个由他构想出来的幻境中,有人注意到了他的不同。就好比做梦的时候,梦里的某个人物突然回过头来,对着你露出狰狞的微笑一般。

    罗兰拍了拍脸颊,将心中的寒意压下,有什么好怕的,他默默给自己续命道,别说这些暂时都只是猜测,就算是真的,只要离开这里,整个世界的时间都会停滞,还有谁能威胁到他不成?

    而且纸条上的讯息也只是等待联络,而非主动找上门来,这或许亦能说明些问题。

    至于蔷薇咖啡馆在哪里,神意现世又是指什么,还是交给塔其拉女巫去查好了。

    他没有忘记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确认时间后,他从卧室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钥匙,关门下楼。

    为了探索筒子楼的记忆碎片,罗兰自打塔其拉女巫来了后就做过许多准备工作,例如将每个住户大门的钥匙都配了一把复制品,还从网上购买了暴力开锁工具——毕竟只有他能看到这扇“不存在”的记忆之门,真遇到锁住的也只能撸起袖子自己上了。

    如果不是出征灰堡的缘故,这部分探索早应该完成了才是。

    罗兰下到五楼,很快找到了0510号房间。

    这个时候大部分人都在午睡,秋暮的阳光照得人浑身懒洋洋的,整个走廊显得静谧而安详,与一条街巷之外的车水马龙形成了鲜明对比。

    他将钥匙插入锁扣,轻轻一转。

    房门应声而开。

    一股怪异的香味顿时涌入他的鼻间,令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大概是梦境世界虽给魔鬼保留了一席之地,却也没有修正一些细节:比如体味。为了掩盖自身的味道,大量使用香水也成了不得已之事。

    罗兰用两分钟时间彻底搜查了房间一遍,确认没人后反锁上了大门,接着取出背包里的液压剪,直奔走道尽头的杂物间。

    这扇铁门就是为数不多被锁住的一个。

    事实证明,尽管门后连接的东西玄乎无比,但在物理学圣剑改型面前,门锁并没有表现出丝毫不凡之处。数秒之后,锁扣便悄无声息地断成了两截。

    他咽了口唾沫,推开沉重的门扇——

    接着罗兰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全部目光。

    他仿佛立于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之上,崖顶呈环形,长度少说也有十多公里,几乎一眼望不到对面。这奇特的地形围出了一个极为宏伟的山中之湖,但湖中流淌的却不是泉水,而是耀眼的红雾!

    雾面与顶部的落差足有数百米,探头向下望去宛若一片闪烁的红色结晶,浓郁得形如实质。如果不是偶尔有雾气从底部冲起,顺着狂风直上,形成一根根伫立天际的“雾柱”,他很难将其和印象中又脏又暗的「血腥之雾」联系起来。

    当那些比城堡还要粗壮得多,且色泽亮得堪比出炉钢水的雾柱接二连三的出现时,罗兰甚至有种自己正站在太阳表面,欣赏日冕耀斑沸腾的壮丽场景。只不过它并不会散发出灼热难耐的高温,随着高度增长,雾气的颜色亦会快速暗淡下来,最后扩散到空中,形成遮天蔽日的红雾层。

    而这还不是他看到的一切。

    环形悬崖四周,到处都是高耸的黑石建筑——它们大多呈塔状,只在细节上才有所不同。由于阳光被红雾遮蔽,整个世界显得格外昏暗,只有在红雾湖底出现多道喷涌时,这些黑色的高塔才会隐隐反射出一丝光亮。

    犹如一座密布丛生的石刻森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