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九百六十八章 两个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罗兰心里不禁一沉。

    这个开头风格颇有些像联合会逃亡者的遗言——凡人无法战胜魔鬼。透过手写的字迹,他甚至能隐隐感受到撰写者的悲观与绝望。

    「世界是如此扭曲,我们却丝毫没有察觉。」

    「明知自然之力来自漏洞侵蚀,可大多数同类依然把它当做神明赠与的礼物,只因为它能带来不凡。」

    「不凡让我们庆幸成为它的一份子,也让我们蒙蔽了双眼。」

    「是时候醒来了。」

    「虽然我不知道一切是否还来得及。」

    短短一个开篇看得罗兰眼皮直跳,作为梦境世界的缔造者,他总觉得这些话是意有所指。难道有人发现了世界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希望大家赶快醒悟过来?问题是他醒后还能回到现实中去,这些人又能去哪?

    至于跟自然之力有关的那段描叙,他倒是感同身受。

    化身超凡后带来的快感甚至比手握权柄还要强,一般人很难把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跟灾厄联系在一起,即使清楚事实,也会因为不舍而抗拒思考下去。

    接下来的几十页,书里并没有就开篇的结论解释下去,而是换了个方向——为何只有人类才能施展自然之力。

    照片和摘要的内容基本是一些近现代的科学实验与考古发现,记述也回到了书本主题上。

    「太多的证据表明,智力并不是觉醒的关键,漫长的历史中既出现过痴呆堕魔者,也出现过天生武道家。而抛开引以为傲的智力,我们和其他动物并没有本质区别,基因高度相似,起源皆归同一,在侵蚀面前理应和晒太阳的冷血爬虫一样不分彼此。不论是青蛙、蛇还是蜥蜴,温暖的阳光都会一视同仁,但为什么自然之力却不是这样?」

    因为人类是进化路上的幸运儿?罗兰刚冒出这个念头,便发现撰写者仿佛猜到了他的想法,「绝大多数人会将幸运儿当做借口,就像过去的地心说一样——但事实上,地球并非宇宙的中心,人类也不是唯一能使用自然之力的物种。」

    「纵观历史我们可以发觉,文明的记录总是呈现出断层式的发展,比如流传至今的神话中,关于超凡能力的描述大都集中在两千年前这段时间——远远晚于人类学会记录的时间。就好像我们突然开了窍一般,从此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而敌人的描述相应也多了起来,恶魔、古兽、妖怪、异人,它们模样形态各不相同,却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凡人在它们面前溃不成军,只有觉醒了的英雄才能与之为敌。」

    「虽然缺乏直接的证据,但我始终相信,那些异类并不是古人凭空构想出来的,而是一种真实存在过的物种。它们的能力和我们别无二致,因此该时期的神话才会如此栩栩如生。」

    「读到这里,有人或许认为,连太古纪的蚊子都能在琥珀中保存下尸骸,可偏偏它们没有,这联想未免太过牵强。不过反过来想想,就是因为它们消失得太彻底,才更显得奇怪不是么?世界上存在那么多匪夷所思的遗迹,不少建筑与人类的生活习性截然相反,甚至有一些根本不是那个时代的人能做到的工程,我们却固执地以地域来划分它归属于哪个文明分支,并把功劳都算到当地土著头上,此举实在是太高看自己了。」

    「为了寻得答案,我挨个探访了那些遗迹。在这场旅途中,我有了一些惊人的发现——尽管那些异族没有留下骨骼或毛发,但刻在石头上的印记却不会消失。在一座火山遗迹的密室里,透过满墙的雕刻,我看到了一个文明的过去。」

    翻到这一页,罗兰已能确信,这的确是一本由梦境世界创造的书籍——黑白照片上的那些古老建筑他从未见过,更令人在意的是,最后武道家提到的火山遗迹竟有部分和魔鬼的黑石塔风格颇为相似!

    「它们获得自然之力,然后与人类为敌并非一场偶然。这就像一场在神明安排下的会面,而它们将战胜对手视作是对神明赐予力量的报答。」

    「我知道单靠词汇很难描述雕刻的具体内容,但我就是能感受得到——如果人类能学会它们的语言,那么我想最合适的词恐怕便是神意之战了。」

    岚所指的……就是来自这里吗?

    罗兰舔了舔略有些发干的嘴唇,继续往下翻阅。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如果获得力量只是为了一场战争的话,那么它早已结束。不管神明是什么玩意,都和人类无关了。然而有些事情比我们想象得要更糟糕,按照雕刻上的记述……它们已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书页上的笔迹渐渐不再工整,墨点和情绪用词亦多了起来,似乎撰写者也在犹豫该不该接着写下去。

    「这些异族一开始绝非和我们生活在同一星球,可以看到战争的爆发令它们所处的环境大变,而它们却早有准备。这不是从森林退化成沙漠那么简单,也不是游牧民向农耕文明转化那么循序渐进。该死,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这部分内容,用一个或许不那么恰当的例子,这样的变化就好比是原子跃迁,在获得能量前处于一个层级,而获得能量后则会跃迁到一个更高的层级,之间没有过程,也不存在中间级,就好像是眨眼间瞬移上去的一般。」

    「老实说,我一点也不想管它们到底经历过几次剧变,可问题是,现在它们已经不复存在,为何侵蚀与觉醒仍在持续?还是说……神意之战根本没有结束一说?」

    「这个疑问越想越让我觉得惊恐,我们到底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中?堕魔者真的只是被力量引诱的武道家么?我感到自己被卷入了一个漩涡中。」

    「倘若答案是否,那我们面对的又是什么?」

    「所谓的赐予与回报都是谎言。」

    「唯一不同的,只是更换了——」

    文字到此戛然而止,后面仅留下了一长串划痕,就好像撰写者突然失去了全部力气,任由手中的笔滑落下去。

    ——没人知道这书是谁写的吗?

    ——知道还写什么不详?听说那人没写完就死了,而协会愣是找不出任何关于他的记录。

    联想到之前的对话,罗兰不禁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冒起。

    别的不说,这书上太多地方都充斥着诡异的气息——明明讲述的是梦境世界,却总有种让他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迫不及待地掏出电话,想要打给嘉西亚。

    无论如何,他脑中实在有太多疑惑需要对方来解答。

    就在这时,挪动的胳膊肘不慎碰翻了桌上的书籍,一张红色的纸条从里面滑落出来。

    罗兰愣了愣,弯腰将其拾起。

    只见上面写着两排小字。

    「神意现世之日,会面约定之时。」

    「蔷薇咖啡馆,302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