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九百五十九章 见证历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次日,无冬城迎来了入秋后的第四个假期,也是仲秋的首个周末。

    由于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创世纪之类的传说,因此对大多数人而言,无论何时都得为填饱肚子而忙碌个不停。自从罗兰颁布逢七休一的规定后,领民便将这份感激归到了他的头上——能够彻底休息一天,还不会扣除薪酬,如此仁慈爱民的领主还有什么可挑剔的?

    特别是从外地迁来的流民,亲身体验过无冬城的生活环境后,无一不铁了心要在此地定居下来,哪怕市政厅对魔鬼的大肆宣传也没能遏制住这股势头——比起饥饿和贫寒,连魔鬼的威胁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不过巴罗夫的报告表明,休息日制度正式推广开后,无冬城的生产情况并未受到太多影响。主要原因在于休息并非强制,选择继续工作、挣取额外报酬的人也有不少。倒是城市的贸易行为有了大幅增长,每逢周末,广场区总是人满为患,不止是当地商人,就连外地的行商都闻风而动,选择在这一天来此摆摊开售,其余时间则用于收购西境特色产品,并转卖到他地。

    这种以周为单位的货物流转放在一年前还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但如今随着水泥船的日益增多,贸易节奏变得愈发快速起来。像赤水城的内陆大城,甚至能吃到由浅滩港发出、浸在冰块里的新鲜海鱼。而以往,那里的贵族和商人最多只能吃到盐渍腌过的鱼干。

    有鉴于此,罗兰干脆把重大宣讲、成果展示、以及各类嘉奖仪式等活动都放到了休息日举行,借着群众的习惯去进一步推动商业贸易的活跃——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多付的薪酬完全可以从买卖税收和消费里拿回来,简直是一举多得之策。

    今天这个周末也不例外,夏季余留的温暖还未散去,万里无云的碧空吹拂着徐徐清风,显然又是一个适合出行的好天气。大街上人头攒动,从内河码头区到城北围墙,到处都能看到领民翘首以待的身影。

    不同的是,他们此次不是为了去便民市场买上几斤好肉,而是在等待见证国王陛下的新发明。

    一种前所未有的运载工具——的首次试运行。

    珠宝商人维克多也是其中一员。

    得知市政厅的宣传后,他甚至把手头正在谈的一笔大交易都丢给了部下,连夜搭上了从旧王都开往无冬城的水泥船。

    如果说谁对西境这些年的变化具有极其强烈的触动的话,维克多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在这里还是一座边远小镇的时候,他就拜访过此地领主了。对于那位执掌者,他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象,只记得是一个体态臃肿的中年贵族,言谈间对轮到自己管理这片贫瘠之地而抱怨万分。如果不是偶尔能从对方手中淘到一两块质地上佳的宝石原石,他估计也只会止步于长歌要塞。

    即使如此,维克多一年里最多光顾西境一次,而无论他什么时候来,这座边陲小镇几乎都和上一年一样,破旧且腐朽。但最近三年,他来这里的次数越发频繁,特别是罗兰.温布顿宣布建城之后,基本达到了一月一次的地步。

    灰堡西境仿佛成为了另一个世界。

    在这里,一天不再是一天,而是一个月;同样一个月也不再是一个月,而是一年,否则他很难解释无冬城的变迁为何能快速到这个地步。

    维克多走进一家临街的酒馆,老板立刻笑着迎上前来,“我就知道您会来,特意在三楼给您留了个靠窗的位子。”

    他随手掏出一枚银狼丢给对方,“带我上去吧。”

    “是,请跟我来。”

    作为这家酒馆的常客,维克多自然不必选择去和平民挤大街——虽然聚集在三楼的人也不少,但至少视野要开阔得多。

    周围的人已经在为今天的展示讨论得沸沸扬扬了。

    “那条狭窄的街道就是火车待会要走的路?离中央广场和住宅区也太远了点吧。”

    “街道?没见识,那叫轨道系统,矿区里用的东西。”随即有人耻笑道,“既然不是给人用的,当然要离人多的地方远一点,你以为火车是马车哪!”

    “你说的是银光城矿洞里铺的玩意儿?”

    “没错,它本来就是这里生产的,需要搭配蒸汽机使用。”

    维克多忍不住凑热闹道,“蒸汽机拉动的拖车我也见过,其优势在于不计较地形。如果放到平地上来,骡马完全可以取而代之。如此只是这样,市政厅应该不会把它宣传成吧?”

    “说不定只是个噱头而已。”另一人嘟囔道。

    “去去,”四周立刻响起了一阵起哄声,“你第一次来无冬城?罗兰陛下可从不夸这方面的海口。”

    那人不服气地还想再说些什么,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高亢的汽笛声。

    “呜——————————————”

    “来了,它过来了!”屋子里顿时沸腾起来,所有人都将身子探出窗外,一眼不眨地望着城堡区一侧的小街,部分早有准备者还从怀里掏出了瞭望镜。

    维克多也向声音来源处望去——

    只见一条黑色长龙缓缓从遮挡的房屋后驶出,一点点映入众人眼中。它的体型硕大,头部宛如一个架在轮子上的铁桶,桶顶正向外喷出滚滚灰烟,和蒸汽机运转时的模样别无二致。

    而在车头旁边,还并行着一辆四轮马车——车厢由两批骏马牵引,其速度与火车相当,看上去竟像是在互相较量一般。不过由于装着满满一厢矿石,马匹每迈出一步都颇为不易,这点从车夫不停挥舞马鞭的举动上就可以看出来,倘若不是用的铁铸轮毂,车厢恐怕早已被压垮了。

    随着火车逐渐展现出全貌,维克多不禁感到背后冒起了鸡皮疙瘩。

    车头后面拉着一个又一个车厢,它们差不多每个都顶得上四五辆马车,里面也同样装满了矿石,光从分量上来看,恐怕和一艘专门用于运输的内河帆船不相上下了。

    问题是它同时带着好几列车厢!

    人们的惊叹声一时间不绝于耳!

    “四……第四个了!”

    “五个!”

    “后面不可能还有了吧?”

    “神明在上,六个!”

    “出来了,第七个!”

    宛如怪物一般的车头拖着整整七列车厢,以极为稳健的速度,穿过城堡前的空地。

    维克多心中的问题也有了解答。

    一台固定在矿洞口、专门牵引矿车进出的蒸汽机,和一台能够自主行动的蒸汽机,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后者意味着只要铁轨修建到哪里,它就能将一大宗货物运送到哪里。重量不再是限制陆运的瓶颈,相反比起航运而言,它的输送能力要更加强大。假若陛下愿意,他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搬空一座城市。

    商人世家出身的维克多自然知道运输的重要性,绝大多数城市都建立在河道附近并非没有理由。而这种运载工具的出现,将会给资源的流动带来无限可能,跨时代的说法一点儿也没有夸张。

    他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悸动涌上心头,里面既有满足,又有失落……他觉得自己在见证历史,同时却又被历史抛弃——在其他王国,领主们依然沉醉于声色犬马,他们的出行方式仍是马匹与骡车,他们的道路依然铺着青砖、充满泥泞。

    可他们却全然不知,并习以为常。

    维克多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未来已经到来,只不过它并非均匀分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