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 黑色血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城堡后,罗兰仍然有些唏嘘。俗话常说喜极而泣,但从英雄的哭声中,他感受到的并不全是喜悦,就像是过去压抑了太多委屈、伤痛和非难,终于得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

    换句话说,她所展现出来的坚强并不是视痛苦如无物,而是将那些负面情绪全部压在了心底。不过这也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在遭遇剧变前,英雄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姑娘,没有被这些折磨所摧垮,依然心怀希望,能做到这一点已是分外难得了。

    治疗结果可谓十分成功,她复原的双脚基本与常人无异。尽管由于太长时间没有行走过,导致想要弯一弯脚趾都很困难,但既然能感受到这部分肢体,就意味着神经已经与脊椎接通,之后只要经过恢复性训练,迟早都能重获自由行动的能力。

    这次治疗也让罗兰进一步确定了断剑的能力,那就是提高女巫的“临界点”。

    每个女巫的能力都有其极限所在,例如蜂鸟——减重物体的体积、持续时间和减重程度都存在限度,哪怕一个条件超过,所需要的魔力也会飞速增长,犹如跳动的指数一般,而超出太多的结果就是无法实现。例如她就没办法让一座大山轻如鸿毛,也没办法让减重效果永远维持,原因或许就在于这样做的话所需耗费的魔力恐怕是一个天文数字。

    娜娜瓦同样如此,断肢重生很可能远远超过了其能力的临界点,因此明明可以恢复炸飞的手指,却没办法复原四肢,即使借助叶子也办不到。

    断剑则相当于扩大了这个极限范围,使之前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变成了勉强可以实现之事;而原本耗魔巨大的施展方式,则变成了可以多次施展的能力。

    他从抽屉中翻出一叠报告,摊在桌前——那正是温蒂对断剑和其余女巫融合时的测试记录。

    可以看到,大部分女巫的能力都得到了明显的强化,指数增长固然惊人,但逆转过来的话收益同样不菲。例如谜月附魔的曙光一号,持续时间便从五天延长到了半个月,在无冬城还不具备大规模发电能力前,这项提升堪称弥足珍贵。毕竟工厂越建越多,照明用电已渐渐成了生产的瓶颈。

    还有烛火的状态固化,在断剑的增幅下能维持更长时间,这对于机床的使用寿命和加工水平都大有好处。若是没有她的能力,又有如此多新手被一股脑塞进工厂的情况下,一天报废十几根镗刀或是两三台机器都不足为奇。

    除此之外,索罗娅、爱葛莎、露西亚、白纸等等这些活跃在生产一线的女巫都是断剑的受益者。无冬城的工业水平爬升太快,很多配套制度和人手都不到位,完全是靠着女巫才没有崩盘,否则按照如此粗暴简陋的生产方法,两天一停工,三天一爆炸估计都不算什么新闻。现在有了断剑,这个部分就更加稳固了。

    罗兰将自己的推断写在了报告最后,可以预见,断剑今后将会成为无冬城最为忙碌的女巫之一。

    待到下午时分,亲卫肖恩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陛下,化工部长凯莫大人希望您去一趟号实验室,他说您交代的东西已经有了头绪。”

    “哦?”罗兰眼睛一亮,“你安排下行程,我马上就动身。”

    “是,陛下。”

    在一队侍卫的随行下,罗兰来到了四号实验室。

    随着制酸厂和硝化工厂的建立,一开始颇具小作坊性质、连试验带生产的简陋平房已成为了无冬城真正的研究场所。这几栋坐落在赤水河旁的建筑不仅用围墙分隔开来,还配上了守卫与后勤,连房子都重新装饰了一番,外墙刷成米白色,显得庄严大气了许多。

    凯莫.斯垂尔并没有在院门口迎接他,只有副部长查美斯孤零零站在门前,表情略有些尴尬。罗兰早就清楚这位首席炼金师的脾性,摆了摆手,径直跨入了屋内。

    只见凯莫正专心致志地守在长桌前,盯着冷凝管中的液体一点点淌进玻璃杯中——那液体犹如琥珀一般澄清,靠得近了,还能闻到一股熟悉而怀念的气息。在它的周围,则另外摆放着数个杯子,里面的液体由浅到深,似乎各不相同。

    罗兰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他已经很久没有闻过汽油的芬芳了。

    当然,叫这种粗制品为汽油并不合适,它和后世大规模使用的汽车燃料相差甚远,只不过拥有同样的味道而已。想要将其作为稳定的能源,尚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实现的。

    “陛下,”这时首席炼金师才注意到他,抚胸行礼道,“您说得一点没错,极南境的黑水确实是由多种液体构成的,我按照《中等化学》上的方法做了几个试验,发现用蒸馏的方式能将它们一一分离出来。只不过……”他指了指桌上的玻璃杯,“若作进一步分离的话,它们的成分又似乎相差无几。”

    “相差无几就对了,”罗兰不以为意道。这些玩意都属于碳氢化合物,让露西亚来分解的话,最终肯定都是一个模样,“还有什么其它发现吗?”

    “它们都可以烧,而且越是上层分馏出来的液体,就越猛烈,例如这个——”他举起那瓶琥珀色的玻璃杯晃了晃,“点燃的时候简直跟爆炸一样!陛下,您打算用它来制造更加强大的炸药吗?”

    望着兴致勃勃的老炼金师,罗兰心里忍不住轻笑出声,一看到能燃烧就联想到炸药,他已经拥有了成为真正化学家的必备素质。

    事实上,这些黑水正是从无尽海角取回的样品。

    他从一开始便怀疑那些永不熄灭的地火,是由喷发的油井造成的——所谓石油,其实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作为近代工业的血液,以及决定了世界大战走向的战略物资,他自然对其有过了解。事实上,从东大陆采集的石油和西大陆采集的石油之间的差别,远比肤色要大得多,说成是完全不同的液体也没问题。它们的颜色从金黄、墨绿到漆黑、褐红,甚至是透明,堪称绚丽斑斓。有的能如水般流动,有的粘稠无比;有的无法直接点燃,而有的却能轻易燃烧……

    从成分上来说,只要是以氢与碳构成的烃类,混合在一起后都能装进石油这个框里。

    因此,黑水归于石油一类并不算什么稀罕事。

    换句话说,哪怕它和前世任何一种石油都不相同也没关系,只要能分离出可燃的油质就行。毕竟就连穿越前的世界,人们都未彻底弄清楚石油的来源,以及探明它的全部种类。他小时候便听说过五十年即将用尽的说法,可后来才发现,每年发现的新油田,其储量增长速度远比用得还快,而所有储量加起来,已经远远超出了生物转化假说的份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