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赫尔梅斯的阴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尽管天上仍飘着小雪,但对北境来说已经算是个好天气了。

    钉子百无聊赖地擦拭着手中的枪管,偶尔才会用瞭望镜向绝境群山方向望上一眼这个频率随着驻守日期的增长而不断降低,到现在,他差不多一天只会看上两三次,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养护火枪,以及和同伴闲聊了。

    保养武器是个细心的活,每隔半个月左右,他们就能领到一根拇指大小、用硬皮纸包裹起来的“油棒”,听说来自肥皂厂用剩下的废弃油脂。需要用时,先得把它烤热,再涂抹在专用的双头刷上,后者一头大一头小,刚好能插入枪管与弹巢中。以前每个班才会配备清理工具,如今无冬城的厂子和工坊越来越多,刷子也成为了枪支的配套物品,几乎人手一个。

    当然,如果没有篝火可用,放在怀里或含在嘴中同样能焐热油棒。尽管第一军明令禁止食用这种废弃油脂,但仍有士兵会在分发干粮时,偷偷抹上那么一点,当作调味品吃得津津有味。

    作为班长的他一般会选择视而不见。

    毕竟负责留守北境的队伍基本都是老兵,有的比他还大上一二十岁,如果不是参加了初等教育普及班,这个班长怎么都轮不到他来当。望着那些曾经的邻居街坊、大叔大伯,钉子也只能笑笑而已。

    将拆散的部件依次组装好后,步枪又变得亮闪闪起来。他扣了几次扳机,确认空枪击发正常,才将视线重新挪回阵地之上。

    秋季的那场阻击战直到现在钉子都刻骨铭心,一闭上眼睛,他的脑海中便会浮现出那名身穿红色长袍的年幼女子。当时他就是在这座碉堡之中,目睹了她的死亡。即使明知道对方是敌人,是教会的纯洁者,但其在弹雨中挣扎的景象依然让他倍感难受。如果不是铁斧的命令和对陛下的报效之情,他恐怕已经离开军队,再次回到他的本职一名矿区蒸汽机操作手上去了。

    虽说如今仍然留在第一军,钉子还是决定调离机枪组,转为保护机枪手的观察员。明知道自己的行为颇有点自欺欺人的感觉,可他始终没办法跨过心里的那一道关卡。

    经历过一番血战,土地都被鲜血浸湿的战场此刻已看不出任何端倪,铁丝网早就被拆走,只剩下十来根东倒西歪的木桩;壕沟也被积雪填满,如果不是几座碉堡依然耸立,这片原野看上去就跟周围的大地没什么两样。除开他们,谁也不知道,就在第一排木桩前数百米的地方,有两千余人殒命于此。

    “班长,炉子里快没柴火了,我去地里搬些来,”一名年纪跟钉子相仿的士兵说道,他指的柴火就是那些曾用来固定铁丝网的桩子,“不然之后接班的小组又要怪我们光用不补了。”

    “但现在是执勤时间……”钉子摇摇头,“被其他人看到了不好。”

    “他们才不会说什么,”另一位老兵笑道,“这天寒地冻的,谁会在乎我们去搬点取暖的东西。再说都好几个月了,教会那帮孬货连半个人影都见不到,还能在这个时候找上门不成。”

    这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附和。

    钉子也知道对方说得没错,一开始营地里还留有五百人,按照铁斧的要求,继续驻守在寒风岭山脚下,以防备教会的垂死反扑或是邪兽的入侵。不过预想中的敌人一个都没出现,大概是上头认为局势不会再有大的变化,守军也陆陆续续地撤走了两百多人,剩下的基本只以巡逻队的方式,轮流待在碉堡里监视西北方的动向。

    他犹豫了下,最终答应了那名士兵的申请,“你一个人搬起来太慢,再多叫两个一起去吧。”

    后者吹了声口哨,“是,头儿!”

    钉子回过身,拿起瞭望镜朝雪地尽头望去,目力所及之处依然是白皑皑一片,仿佛永远不会发生变化一般。

    就在他打算把手枪也取出来擦一擦时,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两三个黑点,在洁白的背景中显得格外醒目。

    他怔了怔,随后大喊道,“等等!”

    已经走到楼梯口的士兵立刻停下了脚步,其他围着火炉的人也呼啦一下聚拢过来,“有情况?”

    钉子用领口的毛毡擦拭了一遍镜片,再次望向西北方,这一回,黑点变得更多了些。他屏住呼吸,凝神观察了一会儿,才发现那竟是雪地中缓缓进行的人影。

    “吹警戒号!有人朝阵地靠过来了!”

    “呜呜呜呜”随着号角声传遍原野上空,整个营地顿时沸腾起来。

    钉子提着长枪,带着自己小队的人员下了碉堡,围着塔底组成排枪阵,将枪管架在了覆满雪花的沙袋上。由于壕沟已被积雪填实,他们也只能收缩阵线,辅助重机枪火力点进行防守了。

    “是教会的人?”有人问道。

    “不是他们还会是谁?”之前的那名老兵不悦地嘟囔道,“寒风岭早就被陛下遗弃了,能从那个方向过来的只有赫尔梅斯,我倒是小看了他们。”

    “不会又有一大堆怪物般的战士出现吧,这次我们可没火炮营支援了。”

    “怕什么,我就不信他们在雪地里也能撒丫子乱跑。”老兵吐了口唾沫,“要么不穿盔甲,要么就给老子乖乖陷在坑里当靶子。”

    “头儿,距离?”

    “至少还在一千米之外,”钉子望着可疑目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奇怪,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他们……不太像是神罚军。”

    “难道教会派审判军来送死了?”众人纷纷松了口气,如果只是普通的审判武士,绝对没可能在机枪碉堡的交叉火力下冲到他们面前。

    “也不是审判军……他们不仅没穿盔甲,连衣服都没几件完好的,”钉子举着瞭望镜,心中讶异不已,“天哪,这些人是怎么走下山来的?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一群难民!”

    “也有可能是伪装成难民的神罚武士,”老兵耸耸肩,“喂,你去哪?”

    “我去让他们停下来!”钉子头也不回地说道,“否则其他班组一定会开枪射杀他们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