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三章 狼形之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古尔兹.焚火刚靠近家族训练场,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嘭嘭”击打声——动静之大,犹如把沉重无比的钝器在反复捶打沙袋般。

    “族长大人!”

    门口的侍卫低头行礼道。

    “嗯,是洛嘉在练习吗?”他指了指半掩着的大门。

    “是,她大早就来了,还说没事不要打扰她。”

    “我去看看。”

    “可是族长……”

    “嗯?”古尔兹扫了他眼。

    “不,您请进。”侍卫不禁浑身颤。

    看来自己的女儿越来越有威严了,他对侍卫的阻拦并没有心生不满,反而颇有兴致地挑了挑眉毛。这样来,等到自己无法再登上灼火高台时,狂焰氏族也算有了新的接替者。

    推开门,间由数千张牛皮、麻绳和木杆搭成的训练厅呈现在他的眼前——能在铁砂城中搭建这样处位于室内的演武场地,除了拥有最大石堡的氏族之外,没有人能做到这点。

    大厅里铺着的不是泥土或石砖,而是细细的黄沙,走在上面就如同走在沙漠中般。砂砾虽然细小,却并不柔软,里面隐藏着许多硌脚之物,它们大多是训练者留下的牙齿或武器碎屑。当然渗入的鲜血也有不少,因此部分黄沙已泛出淡淡的暗红色。

    古尔兹父亲的父亲说过,若是能将此地的黄沙全部染红,狂焰将永远占据氏族之的位置,并在极南境再也没有敌手。因此他曾考虑过,倘若氏族战败,不得不离开这座石堡时,不光头顶的牛皮棚帐,就连这些黄沙也要并运走。哪怕不能再建出个这样的训练场,至少等到夺回第的位置后,不用重新开始染血。

    训练厅头架立着排铁吊杆,他的女儿正**着双足,卷起裤腿和袖子,猛力朝悬挂的沙袋挥出重拳。古尔兹毫不怀疑,这样的拳头如果打在人身上,定会让内脏四分五裂。

    “怎么,看到傲沙氏族的表现,你兴奋了?”他微笑道。

    洛嘉旋转身子,以记回旋踢扫向荡回来的沙袋,修长的小腿快如闪电,将足有人高的袋子击飞出去——不堪重负的麻绳终于在大幅摇摆中断裂,沙袋旋转两圈,重重砸在地上,里面的沙子也洒了地。

    “呼……”她长出口气,兽化的双手逐渐恢复正常,“不要说出来嘛父亲,您明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看中了那名叫灰烬的神女,对吧?”古尔兹哈哈大笑两声,“毕竟单比打斗,整个铁砂城都很难找到能与你匹敌的对手了。”

    洛嘉嘟起嘴,“可惜他们刚赢下铁砂城的进驻资格,应该在很长段时间都不会用所动作了,就算对他们出比试邀请,傲沙估计也不会答应。”

    “当然,作为新晋升的氏族,想要在铁砂城站稳脚跟还有很多琐事要处理。恐怕到明年春天,他们就会迎来新的挑战者,换做谁都不会在这时候白白浪费力气。”

    “所以我就只能找沙袋来聊天了,”洛嘉叹了口气,“您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事吗?”

    “你宁愿和沙袋聊天也不愿意陪父亲谈谈么?”

    “呃……这倒不是,”她竖在头顶的耳朵抖了抖,像是认错般垂落下来。

    “咳咳,表情。”古尔兹忍住想要伸手抚摸女儿那双柔软的绒毛耳朵的冲动,板着脸提醒道。尽管她的模样颇为可爱,但并不适合族之长所露出的神情——作为未来的氏族执掌者,应该时刻保持严肃,不苟言笑,这样才能让手下感到敬畏与遵从。

    “喔!”洛嘉立刻直立起耳朵,本正经地应道。

    古尔兹满意的点了点头。自从女儿觉醒为神女后,就越来越喜欢与人战斗,力量和能力也越来越强。这在莫金人眼中并不是什么坏事,不过随着年龄日益增长,三神赋予的能力渐渐在她身上出现了后遗症——洛嘉开始外表与常人无疑,只有在施展能力时会变化成巨大的沙漠之狼,后来在战斗中掌握了单独的肢体变化技巧,从而拥有了定克制神罚之石的手段。毕竟神石影响的范围只有两到三步,稍稍拉开距离,她就能让手臂兽化,劈出的斩击绝不是普通人能拦得下来的。

    这使得她在决斗中所向披靡,原本为了守护第位置,人员折损严重、根基已有些不稳的武士队伍在她加入后重新变得强大无比,并且近五年来已没人敢再挑战狂焰的地位。但长久以来的战斗却使得她的身体部分变成了狼形,例如尖尖的朝天耳朵与露出半截的尾巴,哪怕收回能力,这些部位也不会转化为原样。

    如此来使得洛嘉成为了个半人半狼的怪物。

    可以想象得到,她这辈子都无法过上正常神女所拥有的生活了——至少不会有哪位俊俏的勇士对她这样的身体倾心,而那些太差劲的洛嘉也不可能看得上。

    恐怕只有身为父亲的古尔兹,才不会介意女儿这个模样到底算是人还是兽。

    因此她必须得成为狂焰族长——只有站到所有人都不得不仰望的位置上,才能掩盖这些争议。

    “你觉得这场神圣决斗怎么样?”

    “看似让人热血沸腾,实际上却是傲沙族长卓尔.银月的把戏,除了灰烬外,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洛嘉摆了摆尾巴。

    “但不得不说,这手还真是漂亮,用能力将场外的人也纳入了决斗之内,并且避开了规则的限制,几乎完全掌控了决斗的走向。”古尔兹摸着胡子道,“无人死亡就分出胜负,这已经是多少年未见过的事了。我猜削骨氏族即使想到这点,也不会对傲沙生出恨意。”

    “这样的伎俩顶多只能使用次,”洛嘉不以为然道,“我敢打赌下次神圣决斗时,就会要求旁观者也佩戴神罚之石了。另外,傲沙的做法虽然能赢得对手的敬意,却无异于自找麻烦。敬意不能填饱肚子,等到短暂的修养期过,说不定他们迎来的第个挑战者,就是卷土重来的削骨氏族。”

    古尔兹欣慰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能够看到这点,将氏族利益放在最优先之处考量,就已经拥有了担任族长的资格——或许她想要场势均力敌、酣畅淋漓的较量,但不会因为故意寻找这样的机会,而将威胁置之不理。

    就在这时,守在训练厅外的侍卫忽然快步走了进来,向两人行礼后汇报道:“族长大人,外面刚传来消息,傲沙氏族再次出了神圣挑战的请求!”

    “什么?”古尔兹怔了怔,不由得面色变,这离他们赢得进驻铁砂城的资格才刚过去天啊,“向谁?”

    “排名第四的沙暴氏族。”

    “他们没有从小绿洲搬进铁砂城?”

    “是,还有人称,他们拒绝了削骨的迁出安排。”

    见鬼,这帮人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傲沙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进入铁砂城而已?

    “看来我们都猜错了,”洛嘉先是沉默了会儿,随后轻笑起来,“或许同灰烬打上场的机会并不如我预想的那么遥远……您说呢,父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