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虫群之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觉醒?”伊芙琳惊讶道。 .

    “十有**,”莉莉点点头,初次觉醒时魔力向体内汇聚,相当于一次反噬,其疼痛远不是划破头皮所能比的。许多女巫常常会在这一刻无意识地施展出能力,也是最容易暴露的时刻。若是在两三年前,当众觉醒者下场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电光很快便消失了,但教室的地板和外墙却被这道霹雳点燃,留下的橙红色轨迹逐渐升起明火,并冒出了滚滚浓烟。

    女孩强撑着回到早已被吓呆的伙伴跟前,大吼了两声,接着一把抓起她的手腕,将对方拖出了危险区域。

    莉莉欣赏地挑了挑眉头要知道第一次反噬虽然不至于要命,却也是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反噬结束后常会生出浑身无力,冷汗直冒的虚弱感。能在这种状态下控制住身体,还没有忘记身后的同伴,对十来岁的女孩来说已非常难得了。

    火势蔓延得并不快,毕竟放电引起的火源十分狭小,等到教室后半段逐渐被大火吞没时,所有人已经撤出了教学楼。

    见到真相大白,阿夏结束了回溯。

    “很好,我们又多了一名姐妹,”莉莉扬起嘴角,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对方还是一个颇为不错的家伙,不谈能力如何,至少勇敢和意志兼备。看到她才会觉得,不是所有女巫都像谜月那般糟糕。

    说到这儿她特意偏头瞟了谜月一眼,却发现后者一副震惊的模样,显然没注意到她在说什么。

    呃……这笨蛋又怎么了?

    “我们得赶快告诉温蒂姐!”艾米提议道,“无冬城又出现了新女巫!”

    “同意,”伊芙琳点点头,“我们现在就去城堡吧。”

    温蒂大概早就知道了,莉莉耸耸肩,不过她并没有把想法说出来,反正等闲逛结束后,她也打算回卧室继续观察那些细微小虫,正好顺路。

    “谜月?”大家走到门口时,才发现谜月还愣在原地。

    “啊……我来了,”她甩甩头,魂不守舍地跟上众人的脚步。

    “你还好吧?”伊芙琳摸了摸她的脑袋。

    “没事……”谜月低声回道,与来之前的兴奋劲判若两人。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莉莉撇撇嘴,牵起了她的手,顺便把母虫注入到她体内。虽说笨蛋是不会感染风寒的,但……万一出了意外呢。

    一行人搭乘魔力方舟回到女巫大楼,七嘴八舌地向温蒂汇报此事后,招来的果然是对方哭笑不得的责备。

    “还用得着你们去探寻真相吗?希尔维在城堡里就发现了学院区的魔力反应,过去一问就什么都知道了。”温蒂伸出手在每个人额头上敲了一下,“偷偷穿过警戒线,擅自闯入有可能存在危险的地方,你们这是向闪电靠拢啊是不是也想被关起来做三套综合测试题?”

    众人神情大变,赶紧连连摇头。

    “啊,我差点忘了,”伊芙琳忽然拍手道,“在吃晚饭前,我得先去检查下酒馆的库存。”。

    “我、我也有一个难题要向伊莎贝拉请教,”玛姬深深鞠了一躬,“先、先告退了。”

    “还有我,”香草慌忙跟着她跑了出去。

    “诶?”艾米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始终没能想出合适的借口,最后被阿夏直接拖出了办公室。

    莉莉叹了口气,如果温蒂真打算罚你们,你们以为这样就能逃得掉吗?再说三套测试题不过一晚上时间,用来巩固下学过的知识也没什么不好嘛。

    按着谜月的脑袋向温蒂道歉后,她随后也返回了卧室。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关上门,莉莉望向一脸哀愁的室友翻了个白眼,“你这样子不就想让我关心你吗?”

    “莉莉……”谜月鼻子一抽,“新女巫是会放电的啊!”

    “那又如何?”

    “电就是磁,磁就是电,换句话说……我就是她,她就是我啊,”她忧心忡忡地说道,“万一她的能力比我更强,陛下不再需要我了怎么办?”

    “噗,”莉莉差点没被口水呛到,“有你这么说的吗?就算你们两人的能力一模一样,陛下也不会故意放着另一个不用啊。”

    “可是总会有比较……”

    “那你们也始终不同”说到这里,莉莉忽然愣住,始终……不同?“等等,你之前说什么来着?”

    “电就是磁?”

    “后面一点。”

    “呃……她就是我。”

    “原来如此!”莉莉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响,一条全新的思路出现在心头。她再也顾不上谜月,跑到书桌前,从一杯积水中挑出一滴放到显微镜下,专心调整起焦距来。

    “什么叫原来如此?”谜月抗议道,“喂,你就不能多安慰我几句吗?”

    “别来打扰我!”她摆摆手,“想要不被她比下去,从现在开始认真学习吧那样的话或许还有点希望。”

    没错,比较总是不同的,无论她绘制多少张细微小虫的图案,令母体尽可能与目标相似,母体也不可能成为目标因为受到观察的限制,她无法看到小虫的每一个细节,只要显微镜倍数再放大一点,或是小虫移动下位置,她通过比较捏出来的母体便会变得大相径庭。

    若想让它转化为特定的小虫,两者应该是一体。

    莉莉很快找到了一个目标一个犹如腐烂葡萄般的透明虫体,这类虫子在积水中十分常见,也是她常选用的试验对比物。

    她轻触玻璃片,召唤出一只肉眼看不到的母虫,抑制住它同化目标的冲动,利用触须一点点靠近葡萄虫,逐渐与目标重叠在一起。接着母体开始渗入葡萄虫身体,占据它体内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它全身上下都变成淡淡的紫色为止。

    母体即是小虫,小虫亦是母体。

    当她放开限制时,第一次看到母体没有像往常那样瞬间变回原样,而是以葡萄虫的形态游动起来。在它周边的各种小虫悉数转化为烂葡萄的模样,这个过程很快遍及到了整个水滴。

    半刻钟之后,莉莉再也找不到除葡萄虫之外的细微小虫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