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 战斗女巫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书友精品同人番外:苏醒的蛇姬作者:俺玛尼把你哄

    (一)苏醒的蛇姬

    “唔……”修长的身躯慵懒的舒展开,女孩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从温暖的被窝里坐了起来,。窗外阳光明媚,清晨特有的微凉让女孩精神一振,悦耳的鸟叫声忽远忽近的传来,莫名的幽香在小小的寝室里弥漫着……

    似乎很久没有睡一个好觉了……女孩逐渐从梦乡的混沌中找回思绪,她突然有些疑惑,脑海里最后一个画面闪电般浮现在她眼前:投矛,狰狞的面具,哭喊声……

    我是……?女孩皱着眉头,手指下意识的抓紧被单,她似乎有些混乱了,又有些不敢相信……

    “狄娜!快点,要迟到啦!”寝室的门猛的打开,一个抱着书本的漂亮女孩探头进来,她没好气的看着呆呆坐在床上的女孩狄娜,说道:“快啊……再磨蹭就来不及了!”

    “狄娜”以莫大毅力压制住自己召唤苦痛的冲动:眼前的姑娘是个女巫……

    女孩看着“狄娜”一动不动,急得干脆跑过来掀开她的被子,在“狄娜”的惊呼声中把一套衣服扔在她床上,坐在床边恨不得替她穿衣服。

    “狄娜”心中暗自警惕,多年的闯荡早让她明白了镇定的重要性,她决定先看看事态发展,眼下的情况并不算危险。至少一个看起来刚刚成年的女巫并不被她放在眼里。

    她利落的穿上那套跟女孩身上一样的衣服:白色衬衣,黑色西装长裤,脚下一双短跟黑色皮鞋。她觉得还算不错,简洁大方方便,但是女孩显然有不同见解:“啧啧,每次穿这身衣服就觉得好傻,别的学校都是漂亮的短裙丝袜,为什么我们就得是这种跟推销员一个风格的打扮呢?”

    “狄娜”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笑笑说道:“我好了,走吧?”那女孩挑挑眉,诧异的说:“这么快?你不用梳洗一下画个妆?”

    “狄娜”僵硬片刻,多年的风餐露宿她早已变得不那么在意自己的形象,猛的被人一提起,她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沉默一下后,从桌边抽出一根丝带,简单的将柔顺的绿色长发束成一个马尾。一眼瞟到小隔间池子里还有水,掬起一把洗洗脸,用毛巾擦干之后就示意女孩可以走了。

    “啊,你比我还懒……”女孩嘟囔着:“没想到你这么快,那么我预算的时间就有多的,我们可以慢慢走过去……”说完她一把抓住“狄娜”的手,在一旁的桌子上抓起一本书塞到“狄娜”怀里,然后笑着说:“走走走,去晚了可就没座位了。”

    “狄娜”好奇的看了一眼被强塞到手里的书:帝国简史。封面上蓝色的字迹流畅优美,里面的纸张也被剪裁得整整齐齐,看上去很是高档。难道这是某个大贵族的府邸?狄娜默默揣测着,不动声色的跟随女孩出了门。

    等等,我怎么能走路了?“狄娜”突然瞪大了眼睛,刚刚脑子里全都在想这是什么地方,对方又是谁,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已经能正常活动了!我不是……

    “狄娜”挣开女孩的手,跑回寝室小隔间,那里有面很清晰的镜子,只不过她刚刚没看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狄娜”轻声自言自语:镜子里是另外一个人,淡蓝色的瞳孔如同纯净的宝石般通透,而不像以前那样布满血丝;皮肤紧致白皙,吹弹可破,没有了深深的法令纹和恐怖的蛇形纹身;头发倒是没变,依旧是绿色长发,但是却比以前的发质好了几倍,看起来柔顺健康。“狄娜”不可置信的捂着嘴,这不是我自己!

    “被自己的美貌惊呆了?好了啦!别臭美啦!”女孩倚靠在门边,不耐烦的说着再次把“狄娜”拖出门。

    “我们去哪?”

    “狄娜”突然改变了主意,刚刚她准备出门后就逃掉的,但是现在情况显然不同了,她需要知道更多,比如,她是怎么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变成另外一个人的……

    第一段,我猜大家已经知道我在写谁了,暂时就写到这里,后续待定。哈哈哈.

    主要是想为哈卡拉鸣个冤,她的位置和眼界决定了她的作为。我觉得如果我是一个游击队的首领,也不会相信山下的地主会是一个工蝉荡圆……嗯……怕被和谐的四个字你们懂就好……所以,她只是在用她最大的努力让共助会走向更美好的未来,虽然扑街了,但是她依旧是个好领袖……就是这样!

    (二)全新的时代

    “狄娜”几乎被女孩拖着出了门,穿过长长的走廊和上上下下的楼梯。她觉得眼睛都不够用了,这栋巨大的城堡装饰华丽精致,从墙上惟妙惟肖的人物肖像油画,到楼梯边细致入微的藤蔓纹金属栏杆,无不体现出城堡主人的富足与格调。她被带着走到了城堡的某个大厅,一个骑士都能纵马冲锋的巨大大厅。

    大厅几乎被坐满了,“狄娜”觉得自己一辈子见过的人加起来可能刚好有这么多。女孩兴奋的左右张望,很快拉着“狄娜”的手走到了前排跟她们穿一样衣服的队伍中。女孩轻声说着抱歉,艰难的带着她找到了俩空位。

    “哈哈,我说吧,来迟了就没座位了。”女孩挤挤眉毛,得意的说道:“维罗妮卡女巫学院的开学典礼每年都是那么热闹呢!”

    “真的?”

    “当然啦!这里可是最好的女巫学院诶……学校邀请的各界代表啦,入学学生和学生家属啦,趁着机会回来聚会的学姐们啦,受邀来采访的媒体啦……对了,说不定还会有人来给我们拍照呢!好激动好激动好激动啊……”女孩莫名自嗨起来,抱着“狄娜”的胳膊使劲摇晃着。【零↑九△小↓說△網

    啊……所以这是一所学校?……女巫似乎并不是过街老鼠了?教会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在身边女孩自个发疯的时间里,“狄娜”通过翻看她的书知道了她的名字,金妮.梅耶尔。

    “狄娜”看了看四周,跟她一样衣服的女孩大概两百来人,都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兴奋的聊着天,不出意料也都是女巫。她不由得暗自心惊,女巫并不是那么容易产生的,至少共助会费尽心机营救收拢,最巅峰的时候也没过百……而这里的女巫,说不定是这附近一整个国家女巫的数量了。

    “狄娜”想到共助会心情又低落起来。大厅前的演讲已经开始了,演讲人是一个穿着复古巫师斗篷的女人,她的声音很神奇的传到了大厅的每个角落,但是“狄娜”只觉得她絮絮叨叨的很烦人。

    当她无聊的翻开手中的《帝国简史》解闷时,她好像被一道闪电击中了一样愣在那:她看见了夜莺的图片,作为某一页的插图,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她粗略的将整本书翻了一遍,发现出现在上面的不仅有夜莺,还有温蒂、叶子、闪电、书卷、蜂鸟、索罗亚、回音、谜月、莉莉。书上的图片画得异常真实,让她确信无疑的认出了那些熟悉的面孔。

    也许事情马上就能搞清楚了……狄娜眼中泪光闪烁,却又被她下意识眨眨眼逼进去。她深吸一口气,沉下心来重新把书翻到第一页:第一章,罗兰大帝……

    她看得入神,直到一片代表典礼结束的鼓掌声将她惊醒。

    这时前排一位女巫站起来转过身,她身材高挑,灰色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一双丹凤眼天生就带着三分笑意。她招招手说道:“好了,新入学的同学们请跟我来,我是你们的学姐,一年级的助教银狐,你们可以叫我助教,也可以叫我银狐,也可以叫我学姐,总之,之后有什么不懂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找我。接下来我会带你们大概参观一下我们学院,请大家跟紧队伍不要走丢,学院很大的哦……”

    “哎,你知道她是谁吗?”金妮故作神秘的悄声说道,由于座位原因,她们吊在队伍最后面,随着人群悠闲的观赏着富丽堂皇的城堡。

    “不知道……”她随口敷衍着,心中依然想的是在书中看到的一切。

    “斯嘉丽.温布顿哦!银狐斯嘉丽,最后的温布顿!”金妮满意的看着狄娜,对于一个表现欲很强的人来说,别人的“不知道”等于对她的赞美:“罗兰大帝娶了安娜王后没有血脉流传,提莉殿下自己就是女巫没有血脉流传,二王子三王女早逝,只有大王子殿下有直系血亲,然而这么些年过后,温布顿家族因为种种变故只剩下斯嘉丽公主一个直系了,结果她觉醒成了女巫……所以说她是最后一个温布顿了哦……”

    金妮自顾自的说着,“狄娜”却再也听不到了,她全部的注意力都被一副画吸引了。

    那是她的画像,绿色长发,蛇形纹身,嘴角罕见的带着一丝笑意。在自己的印象中,笑容似乎已经跟她没关系,在自己的脸上,只能看到严肃和怀疑……

    “蛇魔哈卡拉,女巫共助会创立者和第一任导师,一位坚强的斗士,在那个将女巫视为魔鬼的年代,她勇敢的带领着共助会艰难的战斗着,在寻找传说中圣山的途中不幸战死。虽然她的路并没有走对,但仍然不失为一位伟大的先驱。”

    真是丢脸呢……看着落款处烫金的夜莺.维罗妮卡,哈卡拉无奈的苦笑着,到最后居然是你在替我说话……

    此时,队伍最前端的斯嘉丽正在娓娓道出这座城堡的故事:“众所周知,这座城堡是温布顿家族曾经的皇宫所在,三百四十八年前罗兰大帝在无冬城立都后,觉得皇宫闲置着可惜,就赠送给维罗妮卡女士作为学校校址,至今已经有三百四十六年历史,与无冬城的皇家温布顿学院,峡湾沉睡岛研究院,赫尔梅斯的前哨要塞并称四大顶级女巫学院……

    哈卡拉看着窗外,脚步渐渐轻快:虽然很可惜那样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因为我的错误而错过,但是能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毕竟错了就是错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活!

    先定个小目标,嗯……我要成为最强的女巫!

    (三)第一课

    金妮一整天都保持着兴奋状态,从跟着斯嘉丽参观城堡,到之后的迎新晚宴,再到最后的分班,全程不停的给略显迷茫的狄娜讲解着所见的一切。她和狄娜分在了同一个班,这让她更加开心了,明明说起来只是报道后和狄娜待了两天而已……

    “这个这个,你一定要尝一下,学姐说这个是当年维罗妮卡女士最喜欢的鱼干哦!传承三百多年的制作方法完全没变过!是我们学院的特产呢……”金妮把半条鱼干递到狄娜嘴边,口齿不清的说道。她满嘴都是从晚宴上带回来的食物,明明已经吃了很多了但是就是停不下来……

    狄娜无奈的帮她擦掉嘴边的油渍,她很喜欢这个叽叽喳喳闹腾个没完的小丫头,她有着上辈子女巫们所没有的天真和快乐。看着她,狄娜就好像看见了丝诺,那个傻得睡着了会抱着身边的人叫妈妈的小女巫。

    “别吃了,吃那么多小心长胖,快去睡吧,斯嘉丽不是说明天早上有课么?精神不好怎么上课?”狄娜摸摸金妮的头发,把她从自己的床上轰下去,让她回自己房间睡觉。

    这一夜,狄娜毫无睡意,她把那本帝国简史又找了出来,把那些跟夜莺她们有关的章节翻来覆去的看了许多遍,在这个安静的夜里,她沉默着,心底却犹如海啸般激荡……

    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是被刺耳的哨声惊醒的,穿好衣服梳洗完走出门,就看见楼梯口一位身穿沙漠迷彩,腰间牛仔似的挂着一卷细细的金属锁链,头上裹着一条黑色的围巾,将脖子和大半个脸遮起来的女巫,她有着一双淡金色的瞳孔,眼窝深陷,鼻梁高挺,白色头发被剪得很短,可以看到从左眼眉毛起至左耳上方有一道斜斜的伤疤,一把弧度有些夸张的弯刀倚靠在她腿边,镶嵌着宝石的刀柄让它看上去更像是艺术品。

    “哇,她好高哦!”金妮惊叹着,她艳羡的看着楼梯口的女巫,一米六都还不到的她几乎要仰视这位不知名的女巫。大家都能从她身上感受到某种莫名的压力,年幼一些的小女巫甚至根本不敢靠近她。

    看人差不多到齐后,这位女巫头一次开口,却简单到只是两个字:“下楼。”

    新入学的女巫被大致分成四个班,她们班有五十三人,按斯嘉丽的讲解,新生第一年基本教的东西都一样,从第二年开始才会根据能力,兴趣,老师建议来重新分班。

    操场上,大家在这个疑似老师的女巫周围松散的围成一个半圆,她也不管,示意大家安静后径直开口说道:“我的代号是弦月,沙民,前任第一军特种突击营格斗教官,曙光境猎魔巫师团团长,维罗妮卡学院特聘老师,教导科目:生存……”她的声音沙哑,还有点异域口音,意外的却没有她外表那么咄咄逼人,反而魅惑至极。

    大家嗡嗡的开始讨论起来,听起来她说的每一个头衔都份量十足。只是大家都在疑惑生存是个什么科目……

    她环视一圈,问道:“你们觉得自己安全吗?”

    大家疑惑的望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在她也没想着让大家回答,自己又接着说道:“女巫从未安全过!从古代教会迫害,到现代各种极端环境对女巫特殊能力的需求,我们从来都行走在死亡边缘。我几乎可以列举出上百种各种各样你们将来可能会的死法!”

    这时有个女孩忍不住举手说道:“老师,没那么夸张吧?那么多女巫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弦月看着她:“你不知道是因为我们没想让你们知道。前年女巫联盟的统计数据是,四所女巫学院当届毕业生总共九百六十一人,在短短两年内因为各种原因死亡人数高达八十七人,前哨三十五人,维罗妮卡二十三人,温布顿二十人,沉睡岛九人,重伤致残十四人,失踪或失联三人。”

    “哇!好可怕!”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死了那么多人!!!”

    …………

    “不可能吗?女巫有魔法自保怎么那么容易死对吧?恰恰相反,正因为女巫有着神奇的能力,所以从事的工作比普通人更加凶险,前哨之所以死人最多,就是因为她们的毕业生选择工作大多是曙光境里的高危行业,例如猎魔女巫,例如探险者女巫,维罗妮卡和温布顿的伤亡集中在警察局,海军,以及一些恶意袭击。而沉睡岛只要发生重大科研事故,极少有人生还……”

    大家一片寂静,都沉浸在那些可怕的字眼中。狄娜却感觉有趣,死人她见得多了,没什么好意外的。只是她以为这个世界已经很太平了,原来还不是……

    “老师,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吗?”金妮眼泪汪汪的举手问道,小丫头被吓得够呛,可能她从来没考虑过死亡两个字会这样突兀的成为未来的某个可能。

    “傻瓜,是魔力选择了你,你无法拒绝它,也无法拒绝随之而来的一切。”狄娜摸摸她的头发,有感而发。

    弦月意外的看着这个沉静的女孩,然后点头说:“是的,一切从你变成女巫那一刻起开始不同,你们现在已经是此世的唯一,没人与你相同。而我之所以站在这里,是为了让你们的价值能够最大化,不那么愚蠢的死去!”

    她伸出手,金属锁链快速的自动飞起在她身后的草地上卷起一叠纸张:“这是你们的课表,以后每天上午固定是我的课,直到我满意你们为止。我不喜欢有人迟到,明天如果还跟今天一样等着我去请,我就把你们吊在旗杆上。”

    锁链无声无息的飞到女巫们眼前,分发完课表后又无声无息的在弦月腰间挂好。她拍拍手将大家的注意力从刚发的课表上转移过来,说道:“我们这堂课没有课本,一切从实际出发。而实际上,能不能活下去最关键在于你够不够警惕,能不能打,脑子是否够聪明。首先,为了迎接你们新生活的开始,为了让你们从普通人蜕化为一个真正的女巫,你得有个强健的身体做保证。全体注意,给我绕着操场跑,直到你们晕过去为止!”

    “啊?”

    “不要啊!”

    “我抗议!”

    “呜,汪汪!呜呜呜呜!汪!”

    不知何时出现在操场边的斯嘉丽牵着一头大狗甜蜜而狡黠的笑着,一边挥手示意一边慢慢松开狗链。

    “啊!妈妈!救命啊!”一帮小女巫鬼哭狼嚎的开始了她们的亡命奔逃,那头大狗一边慢慢跑着,一边努力龇牙咧嘴的作着凶恶狠毒的表情。狄娜差点忍不住笑,那只狗演技太差,表情敷衍得就像做惯了这一行的老油条。只有这群还是孩子的小女巫才会觉得可怕……而且,有魔法的她们根本不用怕……

    “啊!……”

    大同小异的尖叫声从操场远处另几个班的队伍里传来,显然她们也有着同样的命运。

    操场边的栏杆上不知何时乌泱泱趴满了幸灾乐祸的高年级学生……

    “啧啧,不管看几次都觉得好有趣哦……”

    “咦!你居然拍下来了?嗯……也对,说不定小妹妹们什么时候就出名了,发财了,到时候再把丑照卖回给她们……什么?威胁她们加入我们社团?艾米你好有创意我好喜欢!诶?我用过这招?没有没有!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这样威胁过你呢?!你要相信我……什……什么?有录音?艾米你太令我失望了,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机重重了?”

    嗯……真是让人难忘的一节课……

    (四)缺课三百多年的超级学渣

    弦月第一次让这群小绵羊一样的现代女巫知道了什么叫软硬不吃,一个上午的时间跑得生不如死还不敢停下来,有的人甚至哭了,这让狄娜感到非常失望。生活环境的改变带来的是愈加的软弱,三百多年前可能已经是两个孩子妈的年纪在这里还只是个宝宝……

    弦月在一顿毫不客气的挖苦讽刺后告诉大家,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午饭在一片萎靡的哀叹中进行着,大家都没有了昨天的兴奋与期待,就连金妮这样多动症似的孩子也无精打采的不想说话,狄娜一边吃饭一边把早上发的课表拿出来看着。金妮抬起头把脑袋靠在狄娜身边小声的念出来:“周一上午,体能训练以及基础格斗训练,讲师弦月……下午第一课时中级数学,第二课时基础化学……”

    狄娜心里咯噔一下,她突然想到自己在比这群小屁孩多了三十多年人生经验的同时对这三百年的各个方面都完全不了解。而原本的那个“狄娜”的“遗产”就只剩下语言和文字,常识都不太全面,连狄娜这个名字,都是金妮叫了她才知道自己是狄娜的……

    “怎么样?你觉得难吗?”狄娜试探的问,金妮撇撇嘴,总算振作了一点,挠挠头说道:“也还好吧,因为女巫觉醒时间不同,年龄也从十四岁到十八岁不等,所以课程都是统一从初中部分开始的,你看下面注明了学习过这些的人只要拿份试卷做,考过了就不用跟着上课了……哈哈!这么说下午做两份试卷就可以回去休息了吗?!!”

    狄娜心里一阵发慌,上辈子就没接受过什么教育,连写字都是书卷硬逼着学会的。现在可没有机会用忙当借口了……

    “狄娜你比我大一岁这些应该早学过了吧?我们一起去考试吧,然后就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了,我觉得腿要断了……”

    “呵呵,看一下再说吧……”

    中午的休息转瞬即逝,小女巫们总算恢复了点元气,有说有笑的带着书本来到了指定的教室。

    沉重的现实给了企图蒙混过关的狄娜一个当头棒喝……

    简单介绍过后半秃的中年大胡子教授为了了解班上同学的实际水平,评估哪些同学不需要再上低年级的课程,上手就发了一套试卷给大家……看着满张纸上陌生的符号狄娜有些哭笑不得,从来都不比别人差的自己突然连十四岁的小丫头片子都不如的落差不是那么好接受的。

    对班上出现了一位交白卷的同学教授和女巫们都有点小震惊,诚然女巫并不代表一定很聪明,但白卷确实夸张了点。

    “呃……这位同学……请说一下你为什么一题都没做?太简单了吗?”教授能想到的也只能是这个理由了,有些女巫确实会特别聪明也特别骄傲,教授并不是没见过那种太简单的东西不屑于去做的女巫……

    狄娜大方的站了起来,她在别人答题的漫长时间里已经想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是根本没有学习过这些东西,而不是比别人差,所以根本无需觉得难为情:“抱歉教授,这些题我都不会。”

    “咦?!!”小女巫们都惊呆了,教授也愣了一下,问道:“初中的题目你不会?那小学呢?”

    “抱歉教授,如果可以的话请从基础开始教我。”狄娜微笑着行礼说道。

    金妮崇拜的看着从容优雅的狄娜,她从未见过能把我是个学渣老师你看着办这种事情表现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人……

    第一堂数学课在窃窃私语中很快过去,教授表示学习是一种长久的事情,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所以答应狄娜给她找来教材让同学帮她补习。金妮飞快的举手应征了这个看上去很好玩的工作。

    然后化学课开始了……

    不到三天,校园里开始流传起一个除了格斗课以外全学科一窍不通的传奇学渣的故事……

    “哈哈,太好玩了,想不到学校还有这么好玩的人。艾米,你说她是哪钻出来的?迷藏森林吗?嗯……有道理,看上去什么都不会的人也许在别的方面有着让人震惊的天赋。就像麦茜小姐,傻乎乎的谁能想到她到最后可能变成凤凰这种神话中的生物呢……”

    (五)故事里的故人

    金妮偷眼瞄着狄娜紧皱着眉头在纸上写写算算,欲言又止。

    开学已经一个礼拜了,星期天在上午弦月老师雷打不动的体能训练课后总算有了半天休息时间。这个礼拜金妮过得异常艰苦,上午被弦月变着样虐完之后,下午的时间还要帮狄娜补习她那差到难以置信的基础知识。虽然她很乐意帮狄娜的忙,但是周末都还要待在宿舍学习,对生性活波的金妮来说简直是种折磨……

    狄娜停下了笔,长舒了一口气,对她这种三百多年前的老古董来说,现在学习的这些东西不仅困难,而且与她的世界观都不符。好在她是女巫,还是个重生到三百多年后的女巫,这样想的话,那些书里面密密麻麻的理论,公式什么的都不算什么奇谈怪论了。

    “金妮,是不是累了?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狄娜笑道,她看见金妮在眼巴巴望着窗外小女巫嬉笑打闹,索性也决定暂时不理会那些恼人的数字和公式了。而且,来这一个礼拜,她对过去现在的了解都还太少。想要知道得更多,只有出去慢慢观察,收集资料了。

    金妮眼睛都亮了起来,她笑得跟捡了钱似的:“好啊好啊!我们去哪?”

    狄娜摸摸她的头发说道:“听你的,我对这里不熟的。”金妮更加高兴了,她拉着狄娜的手使劲往门外拽:“走啦走啦,我听说校内有一栋博物馆哦!那里有本校从建校以来所有杰出老师和毕业生的画像和相关展品。既然是维罗妮卡学院的学生就不能不去参观一下哦!”

    博物馆建在学院的深处,环境幽静肃穆,整体是由巨大的石块搭建而成的高耸塔楼。三百年的风雨并没有让它显得破败,攀附而上的藤蔓和因风蚀而圆滑的边角反倒让它多了一种岁月沉淀后的沉稳和沧桑。

    “传说这里还有巨大的地下部分哦!入口就在这座博物馆里。不知道能不能进去看看呢……”金妮小心的推开三米多高的大门,被保养得很好的大门没有发出一点声张,露出里面有着柔和灯光的正厅。

    狄娜觉得自己心脏漏跳了一下:正厅是由几根巨大石柱撑起来的,被布置成一个议事厅的样子,里面是一组栩栩如生的雕像。正对大门的是高大石质座椅上的夜莺,她右手托着下巴,斜靠在宽大的扶手上,嘴角露出诱人微笑,身体微微前倾,右腿放松的搭在左腿上,看上去像是悠闲而又感兴趣的听别人说话。在她身边站着的是书卷,她穿着一身长裙,手中拿着几乎永不离手的笔和书本,她似乎在跟夜莺说着什么高兴的事儿,眼睛弯成两道好看的月牙,眼角细密的鱼尾纹丝毫不减她那种恬静知性的美感,反倒增添了几分慈祥的感觉。

    夜莺面前是张长长的餐桌,桌子上巨细无遗的勾勒出所有的细节,你甚至能看到桌布上细小的纹,显示出雕刻师高超的技艺。餐桌前夜莺的另一边是温蒂,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巫,她嘴里咬着一把梳子,正在仔细的给小女巫编发,温蒂温柔而认真的注视着小女巫的头发,仿佛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作。小女巫看上去还没睡醒,趴在桌上懒懒的拿着一块面包啃着,另一只手伸到背后,把一颗葡萄递到温蒂嘴边。两人看起来温馨有爱,就像母女一样。

    温蒂身边是蜂鸟,女孩和对面的谜月面前都放着书本和各种学习用品,两人眉头紧皱,愁眉苦脸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谜月一边烦恼着一边悄悄张开手,仔细看看就会发现,蜂鸟手边装冰淇淋的金属高脚杯不正常的倾斜着,而方向,正是谜月那边。

    两人再下面是回音,她正扭转上半身,扶着椅子靠背跟身后的一个看上去像是军人的沙民说话,她捂着嘴笑着,对面的高大男人笑得露出一口的大牙,背在身后的一支可怜的玫瑰几乎要被他宽大的手掌掐断了。粗壮的手臂上暴凸的血管显示出他并不像脸上表现的那样平静。

    而回音身侧的叶子显然目睹了整个事件,她头戴着各种卉编成的环,桌上一只看上去颤巍巍的幼鹿好奇的嗅着她的头发。一只手支着额头的她像是看不下去了一样,她椅子的四只腿上都冒出了细细的藤蔓,延伸到那个男人脚边后生长成玫瑰骨朵。她的那种期待被雕刻师表现得淋漓尽致,好像很希望接下来的事情朝好的方向发展。

    回音的对面是闪电,她头上戴着一副防风镜,头发短短的,穿着也跟男孩子差不多,腰间斜挎着一个小包,另一边是一把装在皮套里的左轮手枪,她的桌子前蹲着一只比平常鸽子大两圈的肥硕鸽子,她俩似乎在很投入的争论着什么,那只鸽子张开一边翅膀指着盘子里的煎蛋,而闪电也不甘示弱的拿着叉子举起半个剥壳的蛋,如果我们回到过去的这个时刻,我们就会听到这样一句话:煎蛋什么的一点都不好吃,煮蛋才能完美留住营养,这是殿下说的!咕!

    而桌子跟夜莺遥遥相对的位置上坐的是莉莉,女孩气鼓鼓的用双手撑着桌子死死盯着面前摆着的显微镜,双马尾倾泻而下,瀑布一般洒在桌面上,一副不开心要发脾气但是又努力压制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而离桌子三米来远靠近门的地方,索罗亚和她的画架静静的站在那,她拿着笔和调色板,正在把餐桌上的一切画下来,她就像刚刚听到开门的声音一样侧着头,微笑的示意着仿佛正在说早上好。门开了一半,门外的光线刚好照射到她的脚边,让她比别的雕像都暗那么一点,她静静站在角落,要不是一副在跟人打招呼的模样,几乎无法让人察觉这里还有一个人。

    “真好……”

    许久,金妮才轻轻的感叹着,她眼角微微湿润,说道:“据说这是维罗妮卡学院刚成立的时候,沉睡岛的莲大人作为委派到这里做老师时,开门看到的第一眼,莲大人据说当场就做成了这个雕像呢……还有索罗亚当时作的画,作为重要的历史文物保存在无冬城国家艺术馆呢……”

    狄娜嘴角忍不住的上翘,当她看到昔日的故人能拥有如此安宁平静的生活,她真是感到万分的……

    “不虚此行啊……”

    “对吧,跟我来准没错吧?哈哈,狄娜你笑起来真漂亮呢!我都很少见你笑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