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最后一个使徒

正文 第六十章 防御结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不过软的不行那么就来硬的,虽然鲁特的船长室看起来防范森严,但已经过了漫长的百多年,也是出现了漏洞,或者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设计上的缺失而已。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这个漏洞就是来到船长室的下方,然后在天花板上直接挖个洞进入,从这个洞钻进去以后,自然就来到了船长室的地板上了,轻轻松松的可以避开其中的机关。

    不过,若说这是个漏洞,却也并不尽然,因为就在杜瑜琦和杰特两人在天花板上开洞的时候,也是立即触发了机关,整个船员的居住区当中立即就闪耀起来了点点光芒,同时还有一阵阵清脆悦耳的叮铃声回荡着,就像是瓷器和瓷器在相互撞击似的。

    倘若在圣者之鸣号正常运转的时候,那么这么大的动静想必是早就捅了马蜂窝,一干船员肯定是汹涌而来,而杜瑜琦和杰特两人发觉要想凿穿天花板也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至少也要半个小时。所以,圣者之鸣号的设计者应该并没有忽略这个弱点,并且准确的弥补上了这个漏洞。

    然而.......机关虽然还在忠实的坚持它的使命,可是此时圣者之鸣号里面,已经只有锈屑,蛛网,鬼魂,尘土。这样的警讯不停的响着,无疑带着极大的讽刺意味在里面。之前杜瑜琦还有些担心那些幽灵之类的被惊动,不过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动静。

    终于,两人的努力收到了回报,天花板被成功挖通,然后迅速被扩大,当杜瑜琦和杰特两人在成功进入到了船长室内部之后,杜瑜琦顿时眉头一扬,因为他发觉自己握持的“赫斯之骨”这把刀鞘,居然开始发出来了嗡嗡嗡的声音,同时还闪耀出来了点点诡异的光芒,似乎遇到了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一样。

    “咦?这是什么情况?”

    杜瑜琦愕然了一下,然后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道:

    “每每,听说这个船长貌似并不是人类?”

    每每道:

    “恩!说得没错,船长鲁特乃是半龙人,据说还有可以化为龙身的实力,但没有人亲眼见过,只是我见到过他留下来的肖像,在头顶上有着很明显的龙角标记,这也让普通人对他敬畏无比,根据记载,他所属的派系应该是温和派系的龙族,即理念是和其它种族分享整个世界。”|

    杜瑜琦道:

    “我手上的这把刀鞘有反应!看来这个鲁特应该遗留下来了有它感兴趣的东西。”

    一面说,一面杜瑜琦就已经开始搜寻了起来。

    鲁特的船长室很大,虽然数百年都没有人进入过,灰尘密布,但也看得出来主人是一个喜欢整洁和秩序的人,桌子板凳就不说了,那些随身用品都是堆叠得整整齐齐,笔一定是竖立九十度放在了纸张旁边,而纸张则是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子的正中。

    船长室内的陈设也很简单,除了必要的床,桌,椅,柜等生活设置之外,几乎是空无一物,为什么要用几乎呢,那是因为在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酒柜,酒柜并不大,能摆上五瓶酒就顶天了,但是在尘埃密布下都显得很精致。

    杰特好奇的看了看,发觉里面都是玻璃碎片,应该是在降落的时候碰碎的,不过还有一瓶龙舌兰酒似乎是完好的,他拿了出来以后拿手擦了擦,摇了摇,发觉里面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顿时大喜,拔出了塞子看了看,便直接来了一口,顿时眼前发光兴奋的道:

    “这味道真厉害!”

    这时候,杜瑜琦已经来到了鲁特的床边,床上的被褥什么的看起来还是完好的,但是碰触上去简直就像是泡沫似的,直接散乱成灰,不过在靠近枕头的位置杜瑜琦发觉了自己要找的东西------那便是一对半尺长的短角,应该是从鲁特的头上脱落下来的,上面还有清晰的螺旋形的纹理,哪怕是过去了这么些年,这短角握在手里也是隐隐约约透出一股灼热,令人觉得里面有一块通红的火炭似的。

    这一对脱落的龙角泄露了不少的信息,比如鲁特确实是一头强大的半龙人,而另外的说鲁特乃是冰龙斯卡萨后代的传言则是不攻自破,这是典型的火龙的龙角。

    杜瑜琦将一只短角放入到了自己佩戴的赫斯之骨当中,任其被赫斯之骨吸收,然后便发觉其附带的效果:黑暗之握得到了强化,变成了魔龙之握,会先朝着前方从刀鞘口当中喷出一发扇形的火焰龙息,然后才形成龙爪横扫抓握,形成了二段伤害。

    另外一只鲁特的短角赫斯之骨同样也是表现出来了贪婪的吸收欲望,不过杜瑜琦将之收了起来,打算送给林了,林的传国玉玺乃是巴卡尔的变异泰拉石,应该也能吸收鲁特的短角当中的力量。

    杜瑜琦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赫斯之骨这样的装备就仿佛双刃剑,威力强大的同时,也会给掌控者带来极大的压力,一旦变得太过强大,搞不好还会反噬主人。

    接下来找到的唯一有用的东西就是鲁特的飞行日志,但是破损得很厉害,只能从中发现一些支离破碎的信息而已,每每则是需要慢慢研究才能从中找到想要的东西。

    好在在鲁特船长室的隔壁,杜瑜琦一干人就成功找到了露德米拉·比尔洛的房间,为什么如此肯定呢?因为她的房间门一推就开了,并且里面的装饰与船长室的简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地毯,挂饰,壁灯.......呃,还有一副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的巨幅油画画像。

    油画画像上面,是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女郎,戴着一顶宽边帽,宽边帽旁边插着一根长达半米的绚丽鸟尾,斜看了过来,嘴角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幅画像,就是露德米拉·比尔洛的自画像!

    看到了房间里面的装饰和布置以后,杜瑜琦就觉得这是个自信而自恋的女人。

    进入到了房间当中以后,每每立即就两眼放光,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只掉进了米缸的老鼠似的,眼里面满满都是幸福的感觉,开始到处搜刮了起来。

    杰特也是开始东翻西找,到处寻觅可能存在的宝藏。

    很快的,每每就发觉了那幅画有古怪,因为四人都同时有着很清晰的感觉,那就是无论他们站到什么角度,画中人居然都像是在认真的盯着自己似的。

    在仔细的寻找了一番之后,每每也是毫无所得,便对杰特道:

    “我现在只能肯定这幅画有古怪,但是时间紧迫,所以也来不及仔细搜寻,只能用你的法子了。”

    杰特嘿嘿一笑,立即点头道:

    “好的。”

    每每的办法是老老实实的找机关,那么杰特的办法是什么呢?自然就是暴力拆迁了,杰特的口号是,没有什么问题是板砖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就再来一发。

    而杰特一砖对准了那副巨型油画敲上去了以后,果然就发现了异样,从油画的表面赫然散发出来了点点光芒,一下子就将他的砖头弹开,几乎没将杰特自己砸到,杰特恼羞成怒搬起了旁边的凳子去砸,结果依然是并没有什么卵用,搞得自己气喘吁吁的。

    这时候,冷眼旁观的杜瑜琦忽然道:

    “杰特你退回来,夕上,这个防护结界似乎有些针对物理攻击。”

    夕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点了点头,双手开始发出了点点白色的光芒,开始蓄力,显然是要来一发蓄念炮先,强烈的光元素在她的掌心当中聚集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从那一副巨型油画上忽然漂下来了几缕淡蓝色的烟雾,然后迅速的聚集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少女人型,然后双手合十可怜兮兮的道:

    “各位尊敬的先生,请不要破坏我的寄托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