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魔神乐园

正文 1104 银巫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暂时骗了太子上船之后,方星剑和乌尔比安的就前去寻找另一名目标了。

    “银巫王?”方星剑说道:“他行么?”

    乌尔比安说道:“银之魔神,他的策略一向是以点破面。与其浪费大量地资源在势力上面,不如打造某个绝顶人物,带动整个世界变革的潮流。

    所以每一名得到银之魔神垂青的人,实力上都不会太弱。这个世界的银巫王也是如此,他也已经达到了神级六重,正好可以和我一同闯关,突破到神级七重,再一起出发。”

    下一刻,两人已经来到了北方冰原的一个部落上空。

    这里正是北方蛮族最大的部落,霜狼部的所在地。

    不过此刻的霜狼部落外却是围着总共数百人的白袍男女,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魔神气息,那是白的气息。

    显然这些人都是真理教廷的人。

    而他们之所以围在霜狼部落外面,便是因为整个北荒冻土之上,此刻就只有霜狼部没有承认教廷的统治地位了,也只有霜狼部还没有转换信仰真理之神。

    此刻的这支教廷队伍,显然就是来逼迫霜狼部就范的。

    看着雪地上相互对峙的两个队伍,方星剑说道:“他在给这个部族撑腰?”

    “谈不上撑腰吧。”乌尔比安说道:“你可能不太了解北荒大地的情况,这里因为恶劣的自然环境,食物稀少,物资缺乏,所以各大部族自古以来就实行着优胜劣汰的规则。

    强者生,弱者死,就算是兄弟姐妹,父母孩子,不够强壮的话也会被淘汰出去。

    只有最强壮的勇士才能活到最后,普通的仁义道德在这里根本就不适用,成千上万年以来,这里一直实行的是奴隶制,战败的部落成员全部成为战胜者的私有品。

    所以这片冻土之上,民众的生活无比残酷,除了一小部分上层以外,大部分人都生活在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听着乌尔比安说的话,立刻就想起了戒指世界中银色军团的理念,方星剑有些明白了过来。

    “银巫王,他是想要改变这里的状况?拯救那些平民?”

    乌尔比安点了点头:“拯救悲剧,这就是他的正义。”

    两人说话的功夫,下方的两队人马已经冲突了起来,不论教廷还是霜狼部的人中显然都有神级强者,双方的武道意志力量相互碰撞,直接在雪地上炸开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和气爆。

    霜狼部之中的一名银发青年首当其中,道道银色光芒冲天而起,一个人就挡住了教廷人马九成九的力量。

    为首的三名主教齐齐踏出一步,璀璨的白芒爆闪而出,和银发青年的武道意志狠狠撞击在了一起,立刻就引起了整个大地的震颤。

    这三名主教在天地异变之前也不过半神级别的存在,但是自从天地异变之后一路突飞猛进,此刻却是达到了神级三重的境界,三人此刻同时出手,立刻就是天崩地裂之势。

    但就算如此,已经对付不了眼前的银发青年。

    眼看着双方就要战斗起来的时候,整个战场突然被黑白二色所占据,所有的武道意志,强者,空气,光束都陷入了静止之中。

    “时间暂停?”站在黑白范围之外,方星剑挑了挑眉头,高维感知能力让他理解了眼前发生现象的原理:“是某种物质静滞场,停滞了所有原子的运动,神术?还是武道?”

    与此同时,一名一头银发的中年男子缓缓从虚空之中浮现而出来,一步一步踏向了真理教廷的队伍。

    在那一片时间暂停的领域之中,万物都是黑白两色,只有这名银发男子的身上仍旧保持着鲜活,就如同一片死寂中的唯一活物。

    漫步在寂静的领域之中,随着每路过一名教廷人员,对方都会瞬息消失在虚空之中,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方星剑能感知到,那是被空间挪移的能力送到某个地方去了。

    片刻之间,原本的教廷人马尽数消失无踪,物质也再次恢复了运动,银发青年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说道:“师傅!”

    他背后的霜狼部人员也立刻跪到了一片。

    银发中年没有理会他们,直接登天而上,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同时出现在了方星剑和乌尔比安的面前。

    很显然,这名银发中年便是巫师协会中的银巫王,也是乌尔比安和方星剑这次寻找的目标。

    他来到两人的面前,目光却是紧紧盯着眼前的方星剑不放。

    作为巫师协会中可能是最强的一名巫王,银巫王的一生可谓传奇而又艰辛。

    事实上在三十岁以前,他一直是以一名奴隶的身份生存在北荒的冻土之上。

    三十年的时光,世界展现给他的是无比残酷的一面,他失去了爱人,失去了挚友,失去了父母,更失去了希望。

    三十岁的年纪,他已经面容憔悴,心如死灰,不论四肢,心肺,大脑都在这三十年内遭受了永久性的损伤。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绝望。

    但就在这个时候,本已经掉落到了地狱最底层的他,却被人给救了出来。

    上一代的银巫王拯救了他,交给了他武道,教会了他神术,让他成为了一名银袍巫师,获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暴力。

    而从地狱底层爬起来的他没有沉溺于仇恨,反而学会了拯救。

    之后十年的时光过去,他拯救了无数的民众,家庭,国度,见识了无数的悲剧,欢乐和绝望。

    但不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拯救所有人。

    仇恨与争斗就好像是这个世界永无止境的旋律一样,他用尽全力也无法阻止人们的相互残害。

    从那一刻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光靠拯救,是无法阻止悲剧的诞生的。整个北荒,甚至整个奇迹大陆都需要一场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彻底改革,改变这种人们需要通过争斗,通过压迫,通过剥削来生存来获利的方式。

    然而用什么方法去改革这个世界,又让银巫王犯了难。

    他可以用暴力统治一个国家,但却无法很好的治理这个国家,因为就连最小的牧民儿童,都知道抢别人的面包。

    于是他先用一些小型的部落、城镇来实验他的想法。

    可是一次次的实验却让他对于人类越来越绝望,不论他怎么努力,人类终究是贪婪的,是残忍的,是永远无法被满足的,他们永远会追求那无尽的欲望,不论何种制度终究都有腐朽的那一天。

    数十年的一次次实验,他甚至一度有了人类没有希望的念头。

    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绝望时刻,也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一名叫做方月如的女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