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魔神乐园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仪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方星剑直接离开了沙国,自然是因为他现在时间紧张,没那么多空闲浪费在圣火教宗的身上。

    帝都的邪神仪式还在进行,而且大皇子也仍旧在逃窜。

    之前围杀他的亚山大,五皇子,青山真君都已经被他彻底斩杀,只剩下大皇子一人在逃。

    不过大皇子的大半力量都被方星剑在北冰州碾碎,只剩下最后不到5%的力量分身进行逃窜。

    而就在刚才,方星剑的心血感应之中,突然间失去了对于对方的所有感应。

    一个闪烁之间来到了帝都上空,方星剑明白,能够让他瞬间失去了心血来潮的感应,那就说明对方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离开世界的最大可能,就是来到了邪神仪式之中。

    看着眼前被紫色光柱笼罩的帝都,方星剑的眼睛微微眯起:“终于还是来到这里了。”

    但就在下一刻,他的眼前突然一阵恍惚。

    ……

    “野种!”

    “你妈妈真不要脸!”

    “大家打死他!”

    绿不见底的丛林之中,十多名小孩围绕着另一名小孩怒骂着,他们表情扭曲,脸上带着残忍又天真的微笑,时不时地砸出石头,打得另一名小孩满头是血。

    ……

    眼前的画面瞬间出现,又瞬间消失。

    方星剑微微一愣:‘那是我?可是,为什么我之前不记得有这种事情?’

    在他的记忆之中,他读书的只不过是普通学校,周围的同学也都很普通,大家普普通通的上学,普普通通地考试,普普通通地毕业。

    别说这种事情,甚至连一次特别的意外都没有发生过。

    摇了摇脑袋,方星剑心中暗道:‘那个紫巫王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似乎不止是感情回来了,还有些别的什么东西都回来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想到这里,方星剑一步踏出,已经朝着邪神仪式之中走去。

    而就在方星剑进入仪式之前,大皇子已经提前一步逃到了邪神仪式之中。

    他浑身光影虚幻,就好像是一个幽灵一样时隐时现,显然因为力量太过不稳定,他的存在本身都有些问题。

    此刻的大皇子,可谓是他一生都从没有过的危机时刻。

    几乎是一踏入仪式之中,他便身体一窜,穿梭在一条条小巷当中,以一种极速接近帝都中心的位置。

    ‘哼,方星剑既然击败了我,那就说明这次的围杀失败了。’一想到这里,大皇子的眼中便带着强烈的不甘,不过虽然感情上不甘,大皇子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可能单靠自己的力量战胜方星剑了。

    ‘方星剑拥有心血来潮的感应,不论我逃到哪里,都不可能逃出他的追踪。’

    ‘唯一的生机,就在这邪神仪式之中,这里隔绝大陆,能够让他暂时感应不到我。’

    ‘何况真理教廷的法王,四大巫王,全都是可以对付方星剑的存在,只有借助他们的力量,我才有机会报仇。’

    想到这里,他的速度更快,宛如一阵流星幻影,刹那间杀到了帝都中心位置,接着身体一阵起伏,已经进行了形体变换,让人认不出他来。

    他毕竟是神级强者,就算力量被方星剑打掉了大半,境界犹在,更是可以进行类光速移动,这一下眨眼窜入帝都中心,已经被传入了白玉广场之中。

    此刻的白玉广场之上,两**王告死天眼和黑暗之谬站在一起,而在他们的面前,一道道剑光来回闪烁,却始终无法突破告死天眼的封锁。

    剑光以光速不断游弋,但是告死天眼视线所及之处,万物崩灭,而他的视线可以覆盖10度的范围,只要微微转身,就是60度无死角。

    同样拥有光速移动的能力,这就比方星剑占据更多优势了。

    剑光连续数次的进攻,全都被告死天眼一眼破去,而每被看一眼,剑光都崩碎大半,显然是身受重创。

    这正是方星剑正在和告死天眼不断交手,却始终无法占据上风,甚至是被完全压制。

    而因为仪式独立于世界之外,这里的方星剑也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不远处的血色漩涡之下,金巫王仍旧一脸微笑地站在那里,双眼之中闪烁着莫测的光辉。

    大皇子因为形体变换,进来之后只是有人看了他一眼,便也没人理会,因为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两位法王和方星剑那边。

    另一边的方向,夏洛特紧张无比的看着天空中的战况。他的记忆虽然是被混乱魔女和金巫王联手伪造出来的,但伪造出来的感情仍旧是感情,他此刻自然是非常担心方星剑的安危。

    ‘一位法王已经彻底压制老师,如果另一位法王再出手的话……’想到这里,夏洛特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虽然早就知道了真理教廷的法王很强,但此刻见到一向以来都是纵横不败的方星剑都被告死天眼轻松压制,他的心情变得无比沉重。

    “不行了。”月山看着天空中的战况,这名被夏洛特坑骗进来的封号骑士此刻的注意力也被天空中难得一见的战场吸引,天人感应之下,他也勉强看懂了战场中的情况。

    “方星剑已经攻击不到法王,而法王的每一眼都足以让他重伤。他现在完全是勉强支撑,恐怕撑不了多久了。”月山叹息道:“法王的神术太恐怖了,只要视线之中的事物,就都可以随他的心意被破坏,甚至都不知道有多远的距离,这在这个空间里就更恐怖了。

    之前方星剑的剑光瞬间远成了一个小点,恐怕已经到达了这个空间的边界,却仍旧被法王一眼重伤。

    只要被困在这个空间之中,这里空无一物,没有任何障碍物,又无法进行长距离的移动闪躲,恐怕方星剑都没有胜算。”

    一旁的夏洛特闻言眼中忧色更浓,月仙如也同样深以为然。

    但方星剑怎么说也是帝国的人,听到父亲的说法,她忍不住问道:“父亲,我们能帮帮他么?”

    “帮他?”月山苦笑一声:“我们在这里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而且这都是他自找的,仗着一身剑术,竟然连真理教廷的法王都敢攻击……”

    一旁的夏洛特不甘道:“是法王先动的手!”

    “那又如何。”月山幽幽道:“真理教廷乃是大陆最强势力,面对这样的对手,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出路,他在对抗的那一刻,不止是害了他自己,还害了他的手下,家人,弟子和我们。

    你们以为法王们杀了他就会觉得够了?

    真理教廷,可是最喜欢连诛的。”

    听到月山的这番话,在场的夏洛特,月山的女儿月仙如,还有月山的徒弟克莱德都是面色一变,变得无比阴沉起来。

    --------------

    今天一天的聚餐聚会,回来都11点了,好不容易先写了一章,剩下一章明天更新了。

    还有明天开始恢复三更,加上今天的一更,明天一共就是四更,先去睡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