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恐怖灵异 -> 末世之丧尸来袭

正文 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更新快,,免费读!

    岁月变迁,沧海桑田。

    相传,杜康醉酒,沉柯烂斧,庄周迷蝶。

    皆不知晓时光为何物。

    ……

    无尽世界,岸海一隅,礁石孑然,有人立于其间。

    “你确定要这么做?你可想好了。”达尔玛问。

    王强凝视天地之间,目光深邃而幽怨,眼神有无尽的沧桑和沉重。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观眼而知人,王强活得太久,以至于一双眼睛深邃到令人无法想象。

    幸亏没有人看到王强的眼睛,不然会陷入到时空的沉湎缱绻之中。

    “我心意已决。”王强开口答道。

    达尔玛又道:“穿越时间的危险远远大于空间穿越,即便是我们蒙泰罗原族,也不敢轻易尝试,你可做好了准备?”

    王强淡淡说道:“为了这个决定,我已经准备了一千年,但你我都明白,再漫长的准备都不会有意义,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做无用功?”

    达尔玛沉默之后答:“好吧,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漫长岁月的平行世界穿越旅行,王强依旧在不停地进化,终于,突破了空间桎梏的自己开始发现时间的奥秘。

    蒙泰罗原族最精英的个别,掌握着穿越时间的本事可以窥探过去和未来,但从未有过哪一个蒙泰罗原族尝试过穿越千年时光回到过去。

    因为,即便跳出时间和空间的制约,蒙泰罗原族在穿越时间的时候还要受到因果的制裁。

    所谓因果,就是无法逃脱的悖论。

    当一个人有了办法穿越时间的限制回到过去,首当其冲将要面对的是历史之中的自己,如果两个不同的自己在相同的时间出现了,悖论也随之产生。

    这样的后果几乎是不堪设想的,轻则当事人身死,重则对历史造成巨大的改变,这样的改变,会深刻地波及未来。

    随之而立的,将是一系列的空间紊乱,很有将一个空间内的事物都毁灭。

    不过王强并未担心,自己所在的那个地球已经毁灭了多年,即便过了这么久,被毁灭的地球依然了无生息。已经不存在所谓的毁灭啦,结果已经无法更坏,为何不放手一搏呢?

    “我心意已经决,我将回到病毒爆发以前的时代,阻止所有的错误的发生。”王强做出了最后的抉择。

    达尔玛叹了口气说道:“你可要想清楚了,王强!倘若你回到了那个你还没有出生的时代,并且造成巨大的改变,你的命运将会不复存在,很可能连你自己也不会存在了,你在那个时代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有毁灭你自己的风险!”

    王强严肃答道:“这种谈话我们说了无数次,似乎如你所讲那样无解,但我思考多年,最终还是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达尔玛浑身上下光芒一亮,不禁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在肆意改变过去的时代里保全自己?”

    王强沉默一息然后开口吟道:“必要的时候我将放弃自己的身体,以意念的方式寄托在那个时代的人身上,想必可以逃脱悖论的制裁吧。”

    达尔玛倒吸一口凉气:“你真是一个狠人!想不到你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决心和毅力,真是令我无法想象,但是可得想好了,那样的话,你曾经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王强将自己的记忆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最终淡然说道:“不复存在就不复存在吧,其实记忆里熟悉的人和事早就不在了,我又何苦去留念?”

    最终,达尔玛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那么我们就开始吧,穿越千年的时光你必将承受巨大的痛苦,将自己能量化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王强点点头:“无妨,一切我都知道,祝福我成功吧。”

    达尔玛最后道:“如果你侥幸活着回到了过去,不妨向曾经的我道声好,如果你能够到达那个时代,以你的能力,要找到曾经的我并不困难。”

    ……

    西元二一一零年,四月十三,晴。

    时值晚春,万物生发,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活跃,就算是封闭的下城也能够感受到春的生机。

    王强蹬开薄薄的被子,提了一下快要滑落的裤衩,光着脚丫走出卧室。

    一尘不染的客厅里,母亲正坐在椅子上搅拌着牛奶,一双眼睛不时看向电视墙。电视墙上三维光幕正在播放着早间新闻。

    “妈,电视能不能小声一点儿?”王强挠了挠鸡窝似的小脑地,忍不住抱怨道。

    母亲将杯中的牛奶递到王强手里:“趁热喝吧,上学的时间就要到了呢!”

    “可我还没睡够呢!”王强撅起小嘴,有些沮丧。

    母亲摇手一指电视墙,电视墙里的播报员正声情并茂地述说着:“四月十二日,国家主席王强前往印尼雅加达参加亚洲峰会,在雅加达,王强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母亲轻轻抿嘴一笑:“我儿子可以要当国家主席的人,怎么可以贪睡呢。”

    王强看了看电视墙有些恼火地说道:“这个家伙成天到晚满世界跑,周游列国不说还吃香的喝辣的,偏偏还和我名字一模一样,看着我都来气!不行,我要改名字!”

    听到儿子的怨言,母亲的笑声更加欢愉了。

    ……

    几乎同一时间,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柯来昂家族的小女儿薇薇安正在床上打着哈切。

    “爹地,丑小鸭的故事不好听,我要听别的。”薇薇安迷糊着睡眼,手挽着父亲粗壮的肩膀。

    浑身洋溢着杀气的父亲此时正戴着一副教授和长者才有的黑框眼镜,翻弄着手里的童话故事本。

    “女儿不爱听这个?那你要听什么?”父亲摇了摇脑袋有些受不了,每晚上哄女儿入睡简直比自己和对头枪战还要难受。

    “我要听kingstrong的故事!”小薇薇安睁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的爹地说道。

    “又要听kingstrong的故事?这都讲了好多次了。”

    “不嘛,我就要听就要听。”小薇薇安摇着父亲的胳膊喊道。

    “好吧,我讲……在遥远的东方,有这样一个伟大的人物,他的名字叫kingstrong,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他就像黑夜旷野里出现的闪电一般耀眼,刷的一下就来到了世人的眼前。十年前……呼噜噜。”疲惫的父亲故事还没有讲到一半,就把自己给催眠了,而小薇薇安依然瞪着大大的眼睛对未知的过去浮想联翩。

    ……

    “十年前,一场灭世危机降临在人类头顶,一种代号x的奇怪病毒在世界各地流行起来!染上这种病毒的人都会浑身腐烂而死,然后又从墓地里爬出来,以活人为食,它们最喜欢吃像你这样的小孩子。”谢玲绘声绘色讲着故事,说到兴致上居然从身后掏出一颗白森森的人类头骨来,在围绕着自己的众小孩身边摆弄起来。这是科研室的颅骨标本,谢玲心血来潮借来为自己的鬼故事增添几分气氛,不想将自己的女儿顿时吓哭了。

    抱着只有三岁的弟弟,江云泪眼婆娑冲自己身边更大一点儿的大男孩喊道:“方仲哥哥,妈妈又讲恐怖故事,哇哇哇哇。”

    一旁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方仲颤抖着声音说道:“江云妹妹别怕,这只是故事,只是故事。”

    刚刚饮过早茶的江浩瀚正在细细研读着生物科技导报,此时抬头略带责怪地冲妻子说道:“你也是,多大的人了,还吓唬孩子玩儿。”

    谢玲有些不好意思地冲自己丈夫微微一笑。

    那一边,江云的哭声更大了:“妈,弟弟给你吓出屎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