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恐怖灵异 -> 升级闯无限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败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喊杀声震天,血腥味扑面,在这混乱之际的战场之上,到处都是血淋漓,人头乱滚,肢体横飞的惨烈场面。

    人脑子杀出狗脑子那都不是事儿了,因为绝大多数,脑子会以各种形态,冻状保存完好的留在尸体中,如豆腐脑一样喷溅的稀碎,更甚者在地面上滚出了裹着泥衣的圆团,然后被乱窜的脚丫子黏成了泥糊糊一般。

    不过,最惨的还是另有其人,就譬如某个被人硬生生踩爆的家伙,整个脑子都和着碎肉与碎骨,践踏于泥土之中,那可是比被人用利器开瓢的死法惨上了太多。

    可那又怎么办呢?完全没有办法啊,倒霉的家伙就是倒霉,更别提他死之前还被自己一方的大将,活活的咋成了残废,简直倒霉到家,倒霉到死了。

    但是嘛,这个可怜的孩子还是有人作伴的,就算死的再憋屈,也没办法,谁让这是战争呢?这一句话总能糊弄过去的,倒不如回归正题的,说一说这残暴异常,此刻一脚踩在他原本脑袋位置的那位主儿呢~

    因为此时此刻,这位如野猪人一般的家伙,此刻真的像是一头野兽般的野猪了,双眼充斥着疯狂的兽性,赤红如血之外,原本还像是个人的体型已然有了惊人的改变。

    高高坟起的肌肉,发达到了何种程度?就像是硬生生的直接撑开挣裂了原本的皮肤,大量的皮肤角层增厚的断层,像是蜕了皮,但却没有弄好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的,那样的恶心程度。

    整个体形直接暴增了两倍有余,温热而腥臭的血气如有实质的向外扩散,脑袋彻底的变成了血管凸起的巨大猪头,尖利的獠牙更加凸显映衬在那加长的猪拱嘴儿连边。

    凶气暴戾,邪气凛然,原本还符合常规的兽人印象的外观,在此刻就像是一个被邪恶力量侵蚀了之后,力量不正常暴增的狂兽化兽人。

    “杂碎……垃圾……可恶的两脚羊!!!……”,沙哑但却凶恶沉闷有力的嘶吼声响起,最恶劣的喝骂声像是喉咙中含而不放,过后再释放出来的重(chong)音。

    “耻辱!!!从未有人敢如此对待我,你这是自寻死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居然说出了如此没脑子,没营养的怒吼,似乎是在自己阵营中跋扈惯了,到这儿还敢如此的嚣张。

    “你这家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绝望,让你亲自感受一下地狱的模样,我要杂碎你这一身骚包铁皮,捣烂你的血肉,粉碎的骨头!!!!”

    “让你在烂瘫如泥,身不能起的状态下,哀嚎着步入死亡!!!!!到下辈子都无法忘记这种撕心裂肺的绝望与崩溃!!!!!”

    那嚎叫之声堪比杀猪的嘈杂刺耳,高频的音调,真的人内脏都刺痒难耐,一种恶心感油然而生,一种非人的恐怖气息猛然之间扩散,这个家伙居然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肆无忌惮的事发出了自己非人而又超人的力量形态,穷凶极恶的向外界显露着自己近乎疯狂的怒焰。

    但是,他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铠甲兄只是沉默的观察着他的动向与深浅,那隐藏在盔甲之后的目光,如最为刁钻的刀子一般,在他的全身搜寻着破绽。

    如此侵略性极强,近乎要将之看穿的犀利目光,如有实质的让这已经狂兽化的法玛脑浆沸腾。

    “我要你死!!!!”,诸多的咒骂,最中简洁凝练成了最为有力而且直接的几个字。

    Pong!!!!!地面骤然颤抖,野蛮的蹬击地面生成的狂暴之力直接爆发而出,在沙尘尸骸的震荡之中,法玛全身再度暴涨一圈,浓厚的令人作呕的血腥邪气在其周身缠绕不坠。

    就像是发了狂的疯牛一般,野猪人法玛暴躁的将自己的力量气息显露着,强而有力的双腿践踏着地面,引起了清晰的震动的同时,身形猛地暴窜而出,如同猛虎下山,直扑他恨不得生吞活剥的铠甲兄。

    轰!!!!钢柱子一般的手臂,在地面上直接导出了一个深坑,炸起了浓厚的尘埃沙石。

    紧接着,右手仍旧拿着的钉头锤,野蛮无比的刮着地皮,照着脚下错开几步躲开了刚刚那一击的银盔混蛋。

    死死死死!!!!!!!状若疯虎,猛烈的拳头与厉风呼啸的钉头锤,狂暴而且穿插交错的降临打击,在强横筋肉的双腿驱动之下,步步紧逼,狂追猛打。

    而铠甲兄就那么,稳稳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惊人的身法,盘桓在那疯兽一般的追击之下,双手精准而又高效地将一次又一次,恐怖无比的进攻,以最小的力气直接带偏侧闪,但目光却越发的敏锐凌厉。

    地面在震动,土石在飞崩,长长的土龙在二者的攻守追逐之中,在战场之内纵横。

    裘达一方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士兵们在这过程之中,刀枪剑戟的冷兵器,在看到之后拼了命的朝着铠甲兄乱捅,企图协助自己一方的大将,夺得一功,在财富与地位上得到提升。

    但是却全部做了无用功,或是被铠甲兄闪躲开来,或是被随手一击的刚猛狂烈直接粉身碎骨,破烂残废的成为一滩烂肉。

    而与此相对的米特兰的士兵则是为了协助自己一方,但也同样是为了博得战功,升官加爵得财富的,极尽全力的将自己的武器刺穿向了那已经变得恐怖的可怕的狂兽化野猪人般的家伙。

    但是也同样的,他们的打算全部白费,反而因此而触怒了这个怪物,本就因为在这样的状态下都奈何不了这个铁皮混蛋,而怒火蹭蹭暴涨的玛法,直接迁怒于人,堪称残暴凶器的手臂与钉头锤,就好似绞肉的旋风,直接将这些家伙化作了肢体残缺,躯体碎裂,血雨倾盆的血祭品。

    由此,而而这所经之处,显示双方士兵们似有默契的向对方实力的大将猛攻,然后便是异常惨绝人寰的飞蛾扑火,血肉炸裂的死亡轨迹。

    然后就在几个回合下来,他们所经之处的双方士兵全部想活的更久,而有意识的远离他们的路线,宁可和对面的敌对士兵厮杀,也不愿再卷进那两个不是人的煞星之间。

    不过……,这样的情况也仅仅是持续了不到三分钟,只是因为这两个家伙的力量实在太强,远超于这些凡人水准,已经交手了太多了的原因,才令人觉得有些漫长,但实际上并未过了多长时间。

    而更重要的是,铠甲兄已经摸清了和这个家伙此刻的实力,还有路数,只不过是一个被单纯上增强了力量的杂碎而已,完全就是在挥霍着它所能掌握力量上限之外的不被掌控的蛮力。

    那对力量的运用,简直粗劣笨重的如同得到了武器的小孩子,尽管有着威胁到外人的力“量”,但却完全没有收放自如,将力量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掌控力,除了伤不到自己之外,完全就是将力量顽劣至极的,摔打到别人身上的层次。

    所以,在多浪费了这三分钟之后,铠甲兄觉得时机已经到了,没有必要再慎重的等下去了,而这家伙身上所弥漫的怨结气息以及惊人的邪恶气息,也已经早就被她那嫉恶如仇的内心所不容了。

    力量在厌恶着眼前的家伙,内心在厌恶着眼前的家伙,秉承的正义理念更是如直觉一般,憎恶着,渴望着净化掉这个污秽黑暗的罪孽之人。

    嘭!!!!侧身蹬步,鞋子深陷于泥土,恰好的擦着那满是血肉碎渣的钉头锤的砸落,啪!!!力量爆发巧劲儿镗拨,将这杂碎的另一只手臂,击偏的在另一侧掠过。

    刹那之间,空门大开,掌控不全的力量在猛力的放纵之下,沿着惯性暴走,那之前还凶恶狰狞的面孔上,在此刻已然戴上了茫然,俄而化作了无措惊恐。

    呼-!!!!!纯白的粒子在那瞬间,自铠甲兄的体内涌出,然后在近乎瞬间的短暂过程内,完成了由稀薄粒子转化为浓厚粒子,然后再从浓厚粒子聚合成了如实质的一体的能量团,最终达到了如焰朵一般的精白色能量的过渡转变。

    而到了最终的完成体的时候,一股神性的金辉凭空出现渲染,然后犹如直接爆发的火山,超强超爆裂的伴随着肉身之力驱动的肢体,类似于寸劲一样的一拳点在了法玛的腰腹之处……

    嘭!!!Pong!!!!!!!噗————!!!!!!!

    在它的腰腹处爆发的皮实响声,然后劲力入体,能量贯入到体内的一瞬间,骤然爆发的如闷雷一般的炸响,然后才是仿佛要将五脏六腑都要一同吐出来的喷血声。

    劲风呼啸着,如有实质的气浪直接将四周杂兵们推扫的满地葫芦,而在那法玛的身上,如同游戏中升龙拳的圆气头一般,在那腰腹处激荡出真空波动,然后在下一刻,那家伙如同被无形大手推动一样,倒飞着几米之后,犹如滚蛋一般叽里咕噜,噼哩噗通的滚地滚了好远。

    那原本紧张急迫的气氛瞬间就被打破,并且连着那家伙身上嚣张无比,邪气凛然的可怕压迫力也如风中飘絮一般消散……

    (来点儿推荐票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