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恐怖灵异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晓晓的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我知道。 ()你们夫妇的谢意我已经确切的感觉到了。毅不是还请我吃饭吗?”吴月微笑着说道。

    “不够。一直...一直都想说谢谢。说一百次不够。以前,我都差点放弃了。”晓晓低着头拼命的摇摇头,接着说着。“以前的毅总是在心维持着怨恨,对身边的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连母亲的话都没有听进去。我一直...一直都很害怕,害怕哪一天,听到了毅的死讯。母亲也一直都担心的过着每一天。”

    哦...还是青梅竹马。这个母亲,是对毅的母亲的称呼吗?哎呀真是恩爱啊。还母亲呢。毅这货找了个不错的老婆啊。真羡慕他。

    艘科科远鬼孙察战闹阳孙敌

    吴月摸着下巴一脸贱贱的看着晓晓。

    “但是后来有一天,毅突然回来了。她向我道歉,向妈妈道歉。对长久以来的冷落和乱来道歉。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毅开始努力工作,努力学习。获得了职业决斗者的称号,开了饭店,也向我求婚。”说到这里,晓晓脸蛋通红。“而这一切,我都从毅那里听到了。都是领主大人您当初的帮助。没有您的帮助,毅肯定无法走出内心的阴霾。没有您的帮助,毅也肯定无法像现在这样生活的这么快乐。所以...真的非常感谢你!!!”

    晓晓向着吴月九十度鞠躬。最后几乎用喊着说道。吴月又感觉自己的眼角湿润了。

    鞠躬低着头的晓晓感觉到一只手抚摸在了自己的额头。晓晓抬起头,吴月背对着阳光,大半张脸隐入了阴影。吴月的脸颊一时间看不清楚。但是那让人心都为之温暖的柔和声音,仿佛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让晓晓一时间愣住了。

    “不客气。”吴月摸着晓晓的头微笑着。

    过了几秒钟,晓晓才反应过来。赶忙退后一步向着吴月再次深深鞠躬。“那么,我回去为领主大人您准备午餐!我先告辞了!”

    接下来晓晓用像是逃跑的速度飞也似的走开了。留下了一脸无语的吴月。

    我有那么吓人吗?

    后仇不地酷后术战孤毫恨最

    吴月摸着自己的下巴有些疑惑。

    “老爷......”

    结仇地远独后察由闹察闹仇

    旁边传来了喃喃的声音。吴月转过头,看着四个眼神有些涣散的女仆。

    “你们怎么了?脸蛋那么红。”吴月有些怪。今天太阳不错,但也不至于会热到让人脸蛋发红的地步。倒不如说她们几人的眼神让我想起了当初发情的乔培涵。

    “不。只是对刚才老爷你的笑容给吓到了而已。”布莱尼最先恢复过来,微笑着说道。“老爷真的好帅啊。”

    “帅?我吗?哈哈。真是谢谢啊。”吴月有些不可置信的摸着自己的脸颊。

    “老爷。”布莱尼看着吴月正色的说道。“不论老爷你想要什么,我都愿意去做。所以,以后也请让我一直都呆在你的身边。”

    “我们也拜托你。”莫特,伊卡,莱奥萨那也同时鞠躬说道。

    结不不远独结球战阳太岗闹

    “是是。这不是必然的吗。大街你们不要这样了。好多人在看呢。”吴月笑着摆摆手。“走吧。要回饭馆了。我们一起好好吃一顿吧。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要一起吃饭。知道吗?”

    结不不远独结球战阳太岗闹

    旁边传来了喃喃的声音。吴月转过头,看着四个眼神有些涣散的女仆。

    “恩。了解。”布莱尼笑着。美丽的笑容让吴月差点陷进去。吴月赶忙转过身,向着前方走去。

    孙地远科酷后球由阳恨克通

    和莉莉娅顺从的温柔笑容不同,布莱尼的笑容真心很阳光啊。简直像是恋爱的少女一样,看的我都有些心跳不已了。

    而走在吴月身后的布莱尼,心理也同样在笑着。

    我不会输给你的,莉莉娅。第一个把身体奉献给老爷的人,一定是我。

    =======================================================================

    宅邸,吴月的卧室

    吴月躺在床,满身酒气,赤裸着半身,下半身也只穿着一条短裤。布莱尼坐在床边,用手湿好的毛巾为吴月擦拭身体。顺便擦掉身的酒气。

    这个时候,房间的央突然传来一阵玻璃般噼啪碎裂的声音。让布莱尼四人立刻紧张起来,立刻围在吴月的周围,警戒的看着空那不断碎裂的空间。

    哗啦!

    一瞬间,空间破碎。房间的空出现了一个空洞。萧命从空洞跳了出来。

    “萧大人?”

    看到从空洞跳出来的萧命,布莱尼四人都呆住了。随着萧命跳出来,身后破碎的空间自动愈合。

    “哦...是布莱尼,伊卡,莱奥萨那和莫特啊。真是好久不见了。”看到站在吴月旁边的布莱尼四人,萧命抬起手笑道。看到了躺在床的吴月。

    “刚才给你打电话,你说你喝醉了我还有点不信。居然真的喝醉了啊。不是去给龙族送白龙之卵了吗?怎么变成去喝酒了?”萧命走到床边,看着扶着自己的脑袋慢慢坐起来的吴月。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反正现在头好晕。肚子也好难受好想吐。喝了醒酒药了,不过还是有些晕。”吴月捂着自己的脑袋,口齿不清的说道。“你干嘛过来啊。”

    “你说你喝醉了搞得我不清楚状况,当然要过来看看情况了。既然还清醒着行。来说说吧。”萧命坐在床边的椅子,看着吴月。“你不是去送卵了?是怎么转变成这样的?”

    “送卵吗?送个卵子!想到这里我又有点生气了。”吴月一边揉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把主要事和萧命说了一下。连自己为什么喝酒也说出来了。

    原本吴月只是想着和毅吃吃饭。没想到和毅一起吃饭吃到一半他母亲居然来了。一个年近半旬的年妇女抱着一个小孩见到吴月要下跪。这把吴月给吓的,连忙去拉人,好说歹说总算是让她没有跪下去。不过毅的母亲也是个性情人,没有什么可以报答吴月的,给吴月敬酒。毕竟以前吴月毅要大很多,现在毅都二十岁了,在毅的母亲眼里以为吴月也该快三十岁了。二话不说拿着碗和吴月敬酒。

    对于吴月这个连啤酒喝的超过三瓶要头晕的人来说,这个世界最原始最基本的烈酒还是拿碗喝。又敌不过毅的母亲的好意。结果吴月喝了三碗直接趴在桌子了。吴月醒过来后已经在自己宅邸卧室的床了。被萧命的电话给吵醒的。布莱尼不想打扰吴月睡觉,但是电话这个东西又不知道怎么关。又担心是吴月重要的东西,只能眼睁睁看着吴月被吵醒。

    孙远仇远方敌学接冷结结后

    于是变成了现在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情况。

    孙远仇远方敌学接冷结结后 “怎么了?”旁边传来了声音。吴月扭过头,多尔瓦正站在走廊一侧微笑的看着吴月。

    “真是。都做好午饭,公主女王都等着和你一起共进午餐了,你倒好,跑到一个小市民的餐馆和人家的母亲喝酒去了。还被灌醉了。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萧命手拄着自己腮帮子无奈的摇摇头。“毅的话,是当初那个单亲家庭的人吧。我记得他还只是个孩子。没想到现在都成家立业了。真是感叹时间的流逝啊。我到现在连对象都没有。”

    “你想找还不容易吗。”吴月揉着自己的脑袋。“莉莉娅她们怎么样了。”

    “有公主大人保护着能有什么事。”萧命耸耸肩。从座位站了起来。“你既然都喝醉了,睡会吧。我不打扰你了。”

    “行。我现在的确是有点困了。”说完,吴月打了一个哈欠。

    “要我带莉莉娅她们过来吗?听到你喝醉了,她们挺担心的。”萧命问道。

    “随你吧。王宫的事情解决完了回到这里吧。毕竟王宫那么多人看着总不是很自在。”吴月往后躺去。布莱尼拿起旁边的毛毯盖在了吴月身。

    “ok。我也早不想在王宫呆着了。天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什么人做出什么事。”萧命面前的空间碎裂,萧命走了进去。“我先走了。”

    吴月现在脑子一片浆糊。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睡了过去。萧命无奈的看了一眼。对着布莱尼说道。“我大概会在晚把莉莉娅她们带过来。这段时间内你们好好照顾吴月吧。”

    “是。”布莱尼四人向着萧命鞠躬。萧命踏入了空间内。离开了这个房间。

    ============================================================

    心之房

    后科远仇鬼结察接阳冷情封

    吴月坐在自己的房间内,看着床熟睡的格斯。

    格斯呼吸平稳,只是单纯的睡着而已。不过吴月还是第一次看到格斯在自己面前睡得这么熟,也许是生活习惯,格斯睡觉从来都很浅,像是单纯的闭目养神一样。像现在这样,身体完全放松睡着,脸部表情呈现一种极其柔和的轮廓。让吴月觉得相当的新颖。

    但是吴月也不想打扰格斯睡觉。走出了自己的房间。靠在房间外松了口气。

    “怎么了?”旁边传来了声音。吴月扭过头,多尔瓦正站在走廊一侧微笑的看着吴月。

    “没事。只是突然很冷清了。有些不习惯。”吴月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淡淡的说道。打开了格斯的房间大门。

    那和在冥界的木屋格斯的房间无二的心之房,吴月随意的走了进去。多尔瓦也笑着一同走了进来。

    吴月随意的躺在了格斯的床,多尔瓦坐在椅子。看着周围。

    “说的也是。那一段时间真是热闹啊。”多尔瓦看着周围笑道。“这个房间也好,你的房间也好。一直没有消停过。你和微风,舞月,舞咏,舞云一起玩。迪欧斯在旁边刷宝,格斯在旁边指导。我在旁边凑热闹。从棋盘游戏到决斗,什么游戏都玩。”

    多尔瓦脸浮起了怀念的表情。“但是现在,格斯睡着了,迪欧斯出去了。微风舞月舞咏舞云回家了。房间里只剩下你和我。我又经常回到项链。这里冷清的让人不习惯啊。”

    “虽然我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毕竟无不散宴席。但是真的面临这一切。心理还是有些不好受。”躺在床的吴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看向多尔瓦。“多尔瓦先生,你是幽灵,是吗?”

    “确切的说是灵魂。幽灵只是人类擅自起的名称而已。”多尔瓦笑道。

    “那你有一天,会离开吗。”吴月说道这里,脸色浮起了丝丝的不安。

    敌不地仇鬼艘察陌冷月冷最

    “小小年纪怎么开始恐惧起未来了。”多尔瓦看着吴月,脸有些嘲笑。

    “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吴月赶忙说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心出现了一个小提琴的挂饰。“当初因为音乐老板的缘故,我买了这个小提琴,所以才遇到了多尔瓦先生你。幽灵也好,鬼魂也好,灵魂也罢,说到底人鬼殊途。也许在某一天,你也会突然离开了。”

    “哦?”多尔瓦看着吴月。“说说看。”

    “我有时候会做梦。”吴月抬起头,看着木屋的屋顶。“我在梦睁开眼,起床,洗漱,吃着我妈妈做的早餐。然后去学。在学校看书,听课。空间的时候会去龙组和胖子打打牌。晚睡觉。睡觉后,我进入心之房,开始修炼自己的能力。心之房只有我一个房间。没有格斯大哥,没有迪欧斯大哥,没有你。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坐在自己的床,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在那里一样,习惯到平静的修炼。然后到了第二天,重复一样的事情。白天,也没有人在我身边。乔培涵,小枫,樱,白灵。也都不在。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我在教室里听课,可是周围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只是做梦而已。”多尔瓦笑道。“格斯不会离开你的,过了这几天的灵魂修复期,他又会像个老妈子一样在你身边,为你纠正着正确的人生轨迹。迪欧斯也会回来。在混沌界修炼完毕后,他会重新回到你的心之房。晚和你打打牌,说说以前碰到的事情顺便吹吹牛。我也会在这里,教你练琴,听你练琴。乔培涵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人还有些色色的。你们现在的感情正处在鼎盛时期。也许哪一天感觉来了你们会走出这最后一步。樱将你视为弟弟,也视为男人。会在你身边看着你,保护你。等着你向她求婚的那一天。小枫对你很执着,你曾经的行为已经在她的灵魂刻下烙印。她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哪怕你哪一天说我不喜欢你了,她也只会在远处静静的看着你。等着你回心转意的一天,或者需要她的一天。白灵...”

    多尔瓦笑了笑。“你当初对她的帮助,以及这么长久以来的相处,让她将你看做最好的朋友。帮助你,了解你,也爱着你。”

    “听到我说白灵爱你,你似乎不怎么惊讶啊。”多尔瓦笑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