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4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我不是什么天帝,你们不用这么叫我!”那中年汉子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我记得,整个魔宗弟子七堂二十一香,都应该知道,这隐世田园,是魔宗弟子禁足之处。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那领头的红带执法者张口无言,半天不知道如何回答。看到那领头的红带执法者的样子,中年汉子转过头,长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你....走吧!”

    “天帝,蓝堂的兄弟,还在等你回去!”那领头的红带执法者,却并没有立刻的离开。反而,声音中有了一丝恳求的语气:“蓝堂的兄弟,都在等着天帝你的回去。我们,都在等着天帝的回归!”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蓝魔手雷楚!”就在这时候,姬兰亭的语气突然严厉了起来,看着雷楚的目光,也是格外的不善。手中的长剑,遥相指向那一身布衣的中年汉子。

    “雷楚?大雷灭绝天帝?九天帝之首的蓝魔手雷楚?”听到姬兰亭的话,舒雪凝的语气也是带着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这个一脸疲态的中年男子。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昔年曾经名震正魔两道,被誉为南疆第四高手的魔道九天帝之首的,大雷灭绝天帝,蓝魔手雷楚。

    说起雷楚,很多正道老一辈的名宿,或者如今已到中年的师长都不会陌生。就算是一些见闻多一些的年轻弟子,也是对于雷楚的名号并不陌生。

    十八年前雪帝凌铮身亡,随即带来的后果便是雪宫隐遁,魔道各门各派大举溃败。就连实力当时最为鼎盛的魔宗,罗刹门也是纷纷退避南疆。可以说,那个时候,正是魔道各派最为低落之时。纵然是退入了南疆密林,可是魔道各派却也是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正道会何时大举进攻南疆。当时的情形,可以说是已经差到了极点,就连魔宗的磨砺锋,也是心神不安,对于前景,一片悲观。

    不过,也正是应对了那一句话:“时势造英雄。”在那一片风云变幻,山雨欲来之极,年轻的雷楚横空出世。或许是年少轻狂气盛,也或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面对正道群雄的咄咄逼人,当时只是魔宗七魔手之一的雷楚,并不怯战。而是带着麾下的人手,连续转战各地,掩护着魔宗各地分堂的人手先行退入南疆。其间,自然不乏与正道群雄交手的记录。

    在当时那个环境下,可以说魔道各派都是如丧家之犬。纵然是修为高超的魔人,也是不敢与正道各派堂堂正正的打上一场。不过,雷楚却是反其道而行。第一战,便是对上了当年玄夜斋的弟子。结果,一战便闻名天下。亲手斩杀了连带玄夜斋大弟子止亮在内的玄夜斋弟子,一共三十二名。这个消息,一夜之间轰动了正魔两道。要知道,当时正派弟子,根本不会想到,已经如同丧家之犬的魔道各派,还竟然有勇气迎头对击。雷楚的名字,也是在这个时候,闻名于世。

    其后,雷楚更不收手。连续大闹神州各方,所到之处,鸡飞狗跳,不得安宁。而且,凭借自创的天雷地火,更是轰炸了点苍剑派的山门。被点苍剑派引为奇耻大辱,当时的掌门人冲荀子,被气得口吐鲜血。其后,接连数年,带着魔道各派大举反攻。虽然最终失败,然而凭借着天雷地火还有那天雷灭绝印,让正道各派闻之无不心寒。其出手狠辣和悍不畏死的作风,一度成为魔道各派的英雄。最终,被人暗自纳入了魔道九天帝之一,封号大雷灭绝天帝。而且,最终,被评定成了魔道九天帝之首。更是被誉为,下一任魔宗宗主的的接班人。风头甚至比魔宗的圣使者萧风,还要高出不少。就连在魔宗内部,雷楚也是深受爱戴,可以说是一呼百应。

    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十年之前,雷楚突然失踪,从此了无音讯,再无踏足江湖。而雷楚的失踪,也是引起很多人的猜想。有人说,他是死在了正道各门各派的高手的围剿之下。也有人说,他是死在了魔宗自己人的手中。有人是因为害怕他功高震主,也有人是害怕他阻挡了自己的前程。当然,其中隐射的是谁,众人都是心中有数。一时之间,各说纷辞。不过,却真的是没有人再见过雷楚本人。也没有人,再听到过雷楚出现的消息。

    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过,却足以让很多人忘记很多的事情。雷楚当年纵然声名远播,可是岁月流逝,又有多少人记得曾经出现又消失的英雄或者魔头呢?可以说,除了那各门各派中年长的一代老人之外,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这个曾经的蓝魔手雷楚了。纵然是有人看到过昔日那名满天下的魔道九天帝,也或许只是当成一个故事,一个记载。而不会永远的铭记心中,念念不忘。

    当然,也有一些门派对于雷楚的记忆,却是丝毫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改变的。玄夜斋,点苍剑派,晴空剑派。这三大门派,对于雷楚,至今仍是念念不忘,就算是自己门中刚入门的弟子,也是告知雷楚的事迹,从而让门下弟子勿忘耻辱。

    倒也凑巧,三个对于雷楚最恨的门派,恰恰是如今地处南疆的南三剑派。玄夜斋有三十二名弟子死于雷楚的天雷地火之下。而点苍剑派,则是被雷楚轰毁了山门。至于晴空剑派,更是惨痛。其传承的古剑,被雷楚在后来的岁月中,用天雷灭绝印断为两截。毁人法宝,在修道一脉中,算是不死不休的一种侮辱性的行为。寻常的一个弟子法宝被毁,还与毁坏宝物之人,成为死敌,不死不休。更不要说,雷楚这大庭广众之下,毁了晴空剑派祖传的宝剑了。可以说,南三剑派对于雷楚,是真的恨得咬牙切齿,恨到了骨子里面去。姬兰亭,对于雷楚也是不例外。当年,雷楚成名之战中斩杀的玄夜斋止亮。就是长春真人第一个关门弟子,论起辈分,应该算是姬兰亭的大师兄。这份师门仇恨,姬兰亭自然有报仇的义务。因此,当猜测出了雷楚的身份后,姬兰亭是第一个拔剑相向的。

    “我知道你是玄夜斋的弟子,也知道你们南三剑派对我恨得咬牙切齿!不过,现在的事情,不是我们应该解决的时候。”雷楚淡淡的看了姬兰亭一眼,缓缓的说道。他早就看出了姬兰亭的修为师门,不过却没有找其的麻烦,这要是被别的门派知道了,可能第一个反应就是绝对的荒谬。要不,就是消息是假的。总之,要雷楚不对正道弟子出手,那可比猫不抓耗子,还要稀奇。

    听到雷楚的话,姬兰亭怒火中烧,闪身就要向雷楚冲去。却被身旁的舒雪凝一把拦住:“不要动手,你和他动手了,周博怎么办?这里还有这么多红带执法者,难道要他们坐山观虎斗不成?”

    听到舒雪凝的话,姬兰亭终于是平淡了一些。但是眼神,却仍是满是怨恨的怒火。不过,雷楚却是没有再看上他一眼。因为,一个方向,已经有人先行吸引了雷楚的注意力。看着那个出现的人影,雷楚淡淡的嗤笑着:“我没有想到,一向足不出户的圣使者,竟然会屈尊前来,不知道是谁能劳的动圣使者的大驾?”

    一个漆黑的身影,轻踏虚空:“好久不见了,蓝堂主............”声音平淡,却蕴含威压。显然,另一个重要人物,也随之登场了。

    银白色的寒气,和鲜艳如血的红色,仍然在周博的身体内纠缠不休。两股纠缠在一起的能量沿途所过之处,周博的皮肤无不如同波动的水纹一般,上下起伏着。而那殷红色的血珠,也是不断的从皮肤内渗出,隐隐的有着轻微的撕裂声。可想而知,两种相互对峙的能量在经脉内彼此碾轧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而周博,又是受到了怎样的痛楚。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如果金雁真人现在在的话,一定会为当初的决定而感到庆幸万分。当初,在周博天山走火入魔,真气爆体之时,他曾经帮助周博疏通经脉,并且随之开了体内三关,通了七经八络。所以,周博的身体才足够承受了这一次强悍的两种能量在体内的冲击,否则,恐怕情况真的不容想象。三关已开,七经八络也是在当是进行了扩宽。因此,这两股能量在体内虽然折腾的厉害,可是周博的身体,却还是承受住了。

    随着紫衫女子那和焰火花一同送入周博体内的紫色真气能量的效果逐步的减退,周博的大脑和意识对于那身体的疼痛,越发的感觉到了清晰。而随着两股能量的不断的碰撞,周博的身体不时的高高弓起,双眼一片血红,一口鲜血不时的狂喷而出。很多次,紫衫女子甚至都担心周博会坚持不下去了。不过一次又一次,周博的牙关紧咬,忍受着那股发自身体内的剧烈疼痛。他的意识,早已恢复。可是,因为要强行抑制疼痛让身体做出的本能反应,所以周博根本无暇他顾。她所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真气听从自己的意志的指挥,不要再去给自己的身体添乱。

    热为阳,寒为阴。在道家的阴阳之说中,太阳代表的光和热算是阳性。而月亮的暗和冷,则被分为了阴性。男子阳刚,女子阴柔。因此,所有的弟子都是按照各自的属性修炼功法。男女,皆有不同。所以说,正道的男性弟子大多走的是阳刚之路,体内的真气也尽是纯阳大气。而周博现在的身体内,就仿佛是阴阳对峙,两股真气始终在对峙平衡,没有谁能率先的压倒谁。

    紫衫女子心中知道目前的情况,其实严格的来说,周博现在的身体和体内能量的对峙,已经算是脱离了生命之忧。承受住了两股能量撞击,就已经成功了百分之八十。其他的,就是看两种能量谁能先压倒对方。不过,这些已经没有什么危险性了。这个时候,两股能量在对峙吞噬的时候,都会消耗极大的部分。这样,到时候周博只需要凭借着自己的本身的真气运转和吸收,就足以把残余的那些能量吸收炼化,尽数的融为己用。当然,前提是他的意志能忍受得住这两股能量对峙时的剧烈疼痛。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在这个周博的意志因为抵挡不住疼痛而自行的溃败,那么很可能体内的真气也会不受控制的卷入这能量的对峙中。到时候是什么情况,恐怕就没有人可以知道的了。

    所幸,看着现在周博现在的状况,似乎倒也暂时没有什么危险。接下来要坐的,就是守着周博,不要出什么状况就好了。而就在这时,屋外的那此起彼伏的杂乱之声,也是引起了紫衫女子的注意。不过,她却并没有走出茅屋。外面的杂乱,对于她来说,只是一种喧闹的声音罢了。宠辱不惊,这是她的师傅在培养她的第一天的时候,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所以,尽管茅草屋外打斗之声连绵不绝,甚至那破风声隐隐的有冲入茅屋的迹象。可是,紫衫女子,仍然是神情不变,安静的注视着周博的情况,一脸淡然。

    或许,如果没有那个声音的出现,紫衫女子的这份淡然仍然会一直的平淡下去。然而,当紫衫女子听到茅草屋外的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后,原本平静的脸色,霍然间,全部变了。再也没有一点的淡然,也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一份波澜不惊。一张素颜之上,阴冷的气息越来越浓,玉指更是因为紧紧的握拳,指甲刺入手掌被鲜血染成了淡淡的红色。却仍是不知,而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门外,那里,有一个人是她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也是她这一生都愤恨到了骨髓里的一个人。

    胸膛急剧的起伏着,紫衫女子的面容虽然不时的趋向于淡定。然而,最终却是被更多的煞气密布。任谁都知道,紫衫女子的心中,是那难以掩饰的激动情绪。或许,在这一刻她曾无数次的试图让自己的情绪回复正常,不过很显然,她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能让一个常年心情保持着波澜不惊,平淡如水的女子到了如此的地步,可想而知,那个外面的人对于紫衫女子来说,影响力是多么的重大。

    最终,理智没有战胜感性。紫衫女子毅然的转过了身子,大步迈向了茅屋之外。而茅屋中,只留下了一个体内两种能量依然纠缠不休的周博。随着房门的开启,紧闭。茅屋内,重新恢复了那中淡淡的黯然之色。只有体内不时的一阵白光,红芒闪烁的周博,独自躺在竹塌上,接受着体内两股相斥的能量,不停的撞击,融合,还有吸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