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4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茅屋外,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的目光都是时不时的扫向身后的茅屋。那里,一股冷,一股热的气息,不时的逸散出来。让两人的心,一刻都没有放下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阵的惆怅和紧张。

    “会成功吗?”姬兰亭看向舒雪凝,轻声的问道。如果说有誰希望周博可以好转,那么姬兰亭应该可以算是一个了。原本,还因为师门不肯救治而心有愧疚。不过,现在希望闪现,他自然不会希望这份希望,再度的消失。

    “一定,一定可以的!”舒雪凝目光望向前方,面色如常。声音中,带着肯定和信任:“我相信他,他一定可以成功的!”不过,话虽这样说,可是姬兰亭却没有看到舒雪凝那紧握剑鞘的手,却是越握越紧。看来,后者的心情,也并不是十分的宁静啊。

    “我,也相信,一定可以成功的!”看到舒雪凝脸色平静,姬兰亭仿佛也收到了鼓励。脸上,露出了一份信任的笑容。不过,当他看到了舒雪凝那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的时候,笑容缓缓的僵在了脸上。顺着舒雪凝的目光望去,远处的正前方向,一群黑衣人慢慢的向着他们所在的茅屋走来。黑色长袍,袍帽宽大,腰间,一条宽大的红带紧紧的将衣物束缚的结结实实。而那时隐时现的淡淡杀气和魔气,更是让人的心里有些承受不住。仿佛,那种冷漠的气息和杀气,就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般。

    看到那一群数量在二十人之间的黑衣人,姬兰亭的脸色也是变了,声音带着一丝阴沉:“魔宗,红带执法者..”

    “他们来干什么?”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几乎同时向前跨出一步,长剑前伸,只要对方稍稍露出一些不友好的讯息,两人必然会出剑相向。

    魔宗的红带执法者的修为不比鬼飘堂的引鬼使者差上多少,也属于整个门派的中坚力量。如果换做是周博,那么恐怕见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比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知道事情的严重。他是见过整个魔宗分坛实力配比的正道弟子,所以心中对于红带执法者的实力更加清楚一些。在一个分坛中,一般才有四名红带执法者。而这一次,红带执法者竟然出动了二十多名,显然,对方的任务,一定非同小可。

    不知者无畏,虽然听说过魔宗红带执法者的名头。可是对于对方的具体实力,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都是丝毫不知。因此,两人的表情严肃却并不惧怕。对于二人来说,别说来的是魔宗的红带执法者。就算来的是魔宗宗主磨砺锋,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也不会让他们轻易的过去。

    “站住,不管你们是什么人,现在不能接近茅屋百米!”姬兰亭首先出声。看着那明显是来者不善的红带执法者,姬兰亭已经做好了开打的准备。二十名红带执法者的数量,可不像是来治伤的。

    “阻拦者,杀无赦!”宽大的袍帽下,冷冷的声音不带有一丝感情。就在那道声音的落下之时,原本平静的红带执法者身子猛然一蹿,向着那茅屋,就是飞速而来。

    “拦住他们!”舒雪凝长剑首先出鞘,白光闪动间,飞速而出。“御剑术”只听一声清嚓,舒雪凝手中的那柄长剑化作一道白芒,四下飞舞。而那二十名魔宗的红带执法者,虽然修为不差。可是面对晨曦门的御剑术,却也是不敢硬接。每个人都是堪堪的闪避,因此白光飞掠,虽然阻挡了那一种红带执法者的身形,可实际上,却是一人没有伤到。

    而姬兰亭看到舒雪凝出手之后,手上动作也是不慢。一张蓝色的御雷符滑落手中,随手一抛之间,长剑剑尖横指于天:“天地无极,万法归一,雷符咒!”

    蓝色的御雷符纸无火自燃,瞬间便是燃烧殆尽。而随之,天际之上乌云翻涌,雷声隆隆。天空上,不断有闪电掠过动,几乎是一瞬间,天,便已经黑了下来。而伴随着天黑的,就是那声音如同鬼哭的呼啸狂风,吹过天地。

    尽管小楠儿也曾使用过御雷符,不过那威力,和姬兰亭的御雷符相比,几乎就是成人与孩子之间的差别,绝对不能同日而语。就连身边的舒雪凝,对于姬兰亭的这御雷之术感到诧异。她是见到过姬兰亭御雷符的威力的,案子比较也曾知道自己绝对发挥不出如此威力的招式。虽然姬兰亭的年龄只有双十上下,不过这一手御雷之法,却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较的。果然不愧是玄夜斋掌教的门徒,年龄虽轻,修为却是不差。

    雷声,震耳欲聋,闪电,耀眼刺目。忽然间,一声沉闷的雷声响过之后,天际一道绚目闪电横空出现,银白色的闪电如同灵蛇,猛然的坠落在的姬兰亭的长剑之上,然后一条条细微的闪电,沿着长剑直抵剑尖,交汇一处。

    姬兰亭的长发无风自动,在其名如秋水的剑尖上,银色的闪电,来回蹿动,伴随着姬兰亭的长剑凌空一指,手腕一振。剑身上,银色的电芒顿时疾射而出。一路之上,惊风呼啸,泥土翻飞。一名红带执法使者还没有看清楚那闪电,就被闪电穿身而过。强猛的冲击力带起了那红带执法者的身体,高高的抛上半空后,又重重的摔落在地。只听“嘭”的一声沉闷响声,那红带执法者摔落在地后,一动不动。显然,这一击之下,就算是侥幸不死,也是身负重伤。

    “御雷术?小心,是玄夜斋的人!”领头的那名红带执法者看来见识不少,立刻认出了姬兰亭的御雷符是玄夜斋的独门法决。因此,出声招呼了一下那剩余的十八名红带执法者,各人彼此的距离拉开的更加的大。这样,等会即使躲避,也会有很大的空间,而不用担心被姬兰亭的雷电击中。

    那些红带执法者的身形各自散开之后,向着茅屋,再次漫天遍野的冲了过去。看到那些红带执法者的行动方向,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眼中杀意猛然一闪,随即两人的几乎同时出手。白色的剑芒,蓝色的闪电,飞速横空。眼下,可是周博性命攸关之极,容不得半点闪失。如果因为这群红带执法者的出现,而让周博受到了什么危险。那么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是绝对要暴走的。更何况,正魔不两立。红带执法者既然是魔宗的属下,那么将其杀了,对于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来说,也根本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反而是一种天经地义。因此,两人根本不留情。一出手,便是使出了全力。

    漫天黑影乱闪,白光蓝芒肆虐。虽然红带执法者躲闪的极快,不过比之姬兰亭的御雷术和舒雪凝的御剑术,仍是有些躲闪不及。不多时,就又有三名红带执法者被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击中,跌倒在地,生死不知。

    魔宗红带执法者擅长近战,而非远攻。此时对上姬兰亭和舒雪凝二人,正好有些以短击长。玄夜斋那闻名天下的符纸之术,神鬼莫测。而且,纯粹借用的上天之力,根本损耗不了多少修为。只要符纸够多,那么这种威力的攻击,根本就少不了。生死攸关之极,姬兰亭自然法不会心疼自己的那些符纸。因此,一张接着一张,期间根本没有丝毫的停顿。

    而舒雪凝的御剑术,更是白光闪动,飞速方寸之间,防范难度极大。天下间,擅长御剑的三大门派之中,就有晨曦一脉。尽管世人多知,晨曦御剑之术,完全脱胎于青城剑派,并非是独自开创。不过,却也不影响晨曦门对于御剑术的使用。能名列天下御剑之术前三甲,那么晨曦门对此的应用,自然有其的独到之术。那些红带执法者往往之间白光一闪,再看就已不知道去了哪里。这种速度,让擅长近战的红带执法者有一种使出全力打蚊子的感觉,难以抵御。因此,远远地闪避过程中,不断的有人手伤于舒雪凝和姬兰亭之手。就这短短数百米的距离,却有五名红带执法者先后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一时间,那领头的红带执法者怒火中烧。那隐藏在袍帽下的面容,露出了如同野兽一般的嗜血目光。要知道,红带执法者征战四方,何时出现过还没有接触到敌人,就已经被对方打倒五个的事情。纵然有,那也是面对高手或者正道名宿。被两个年轻弟子毫发无损的打倒五名手下,这可是第一次!

    “啊....”一声怒吼,那名领头的红带执法者身子形如鬼魅,来回的变换着方向,躲闪着舒雪凝的剑光和姬兰亭的雷电。同时,一柄长长的细刀,也是出现在了其手中。短短的百米距离,几乎是被他片刻就到。下一刻,黑色的细刀,向着姬兰亭,就是直接斩了过去。

    “我来拦他!”姬兰亭身边的舒雪凝看到那领头的红带执法者的到来,纤足轻巧的在地面一点,身子迎空而起。整个人,如同一朵怒放的雪莲花一般,手中的长剑带起银白色的剑气,万千的剑影随着她的长剑转动,而随之起伏飘出。剑光如雪,好似一朵怒放的雪莲花,带起了万千的银白,随着舒雪凝的手腕一转,长剑一挥。那遍布于长剑周围的剑影同时一颤,宛如春季的细雨,飘落而下,向着那红带执法者,当头笼罩。

    “飞花剑诀!”晨曦绿翠峰一脉中,最为有名的剑诀。也是舒雪凝的恩师,飘鸿真人的得意之作。自幼练习这套剑法的舒雪凝如今使用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颇为熟悉。因此,只是一剑斩出,就将那领头的红带执法者逼迫的连连后退。手中的细长黑刀,也是不断的挥舞,拦截着那数不清的白光剑影。一时之间,颇为狼狈。

    不过,虽然舒雪凝这边稳占了上风。可是姬兰亭那边,却是遇到了大麻烦。少了舒雪凝的一旁相助,面对人数众多的姬兰亭,压力猛然倍增。御雷术威力虽大,可是速度却并不快。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对于这些红带执法者来说,更是起伏之间,就能达到。因此,姬兰亭这边只是抵挡了片刻,就已经被数名红带执法者缠上,不得已的展开了近战。而那边,数道红带执法者的身影,则是向着姬兰亭身后的茅屋中,暴冲而去。显然,他们这一次的目标,是茅屋中的那个紫衫女子。

    当舒雪凝猛然回头之极,那黑色的影子,早已高跃空中,向着茅屋,就要俯冲而入。此刻,纵然是舒雪凝,目光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慌乱。她和姬兰亭两人就算再厉害,却也无可奈何。面对人数远远多于自己的红带执法者一方,有的时候,只要给出他们空当,一切,就足以成功......

    “完了....”舒雪凝心中猛然一痛,一种不愿意相信的声音,悄然在心底响起。看着即将冲入茅屋的那些红带执法者,舒雪凝不知道还有谁,可以阻挡他们。

    就在这时,一股狂怒的声音,震天撼地般的暴响而起:“谁敢动手.........”只是一声,便已让众人身心巨震,不由自主的缓了一下手中的动作。下一刻,澎湃的真气,暴涌而起....

    “嘭”“嘭”的声音响彻而出。强悍的蓝色真气,连闪不断,将那欲冲进茅屋的那些红带执法者,一一震击的倒飞而出。那些红带执法者虽然有心出手抵挡,可是面对那强悍的蓝色真气,却是一招都抵挡不下来。每个人,都是后背着地,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虽然没死,可是那后背着地发出的低沉之声,却是让每一个人的心头都是狠狠的一震。

    “敢入茅屋者,死!”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带着狂怒的暴躁,响彻而起。随之,一道人影自高空飞落,直挺挺的落在了地面上。双脚着地的瞬间,地面上猛然一颤,而那人的双脚,更是着地之后仍不静止,身子一直下落,直到到了泥土没在脚踝之处,才终于停了下来。见此情况,所有人心中都是更加的震撼。这人下落的力道,可当真不小。

    “呼”“呼”衣诀带起的破风声,猎猎作响。而那些没有什么损伤的红带执法者,在那一名领头的红带执法者带领下,和舒雪凝还有姬兰亭等人拉开距离,汇聚的站立一处。看到那粗衣的中年汉子,那些红带执法者一动不动,只有领头的那人拱了拱手:“小人,见过天帝!”

    “天帝?”舒雪凝还有姬兰亭两人的心中都是一骇,看着那就站在自己两人身边不远处的那个中年汉子,眼中都是不相信的神色:“这个粗衣麻布,沉默寡言,甚至还背着一个酒葫芦的中年汉子,竟然是魔道的天帝?”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都是露出了一丝的苦笑,似乎命运安排的相识,都是充满了戏剧性。没有想到,两人竟然能和魔道的天帝安然相处,没有动手。这年头,似乎魔道和正道的关系,都是刀兵相向,不死不休。而见面不动手的正魔两道之人,恐怕稀少的比和猫做朋友的老鼠,都要少上一些。更别说,这位魔道的天帝大人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