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4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要做交易?做什么交易?”姬兰亭看了一眼紫衫女子,赶忙出声问道。

    “帮我杀一个人!”紫衫女子轻轻的转动着手中的玉瓶,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帮你们救一个人,你们帮我杀一个人。一命换一命,公平合理!”

    “什么,帮你杀人?”姬兰亭问道:“这就是你的要求!”

    “不错,帮我杀一个人!我帮你们救他,你们帮我杀一个人!”紫衫女子眉宇间猛然闪现出一丝煞气:“我知道你们是正道弟子,有你们的信仰和道义。不过,我要你们杀的,也不是什么好人。说起来,还算是你们的对头。杀了他,你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心理愧疚。那人满手血腥,死了,只能算是很多人的福气!”

    “你。。你要我们帮你杀谁?”舒雪凝看着那眉宇间布满煞气的紫衫女子。

    “魔宗的圣使者,萧风!这个人是魔道的魁首之一。你们正道和魔道之间,常年争斗。就算没有我的要求,你们也会围剿魔道之人。帮我杀了萧风,对你们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而我,帮你们救你们的这个同伴。要知道,现在,虽然说未必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救他。不管,在这短短的几天之内,你们想要找到能救治你那位同伴性命的人,似乎也不太好找。算起来,倒时你们占了不少的便宜。”

    姬兰亭苦笑道:“姑娘,你的这个要求,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是困难之极。魔宗的圣使者萧风,虽然说算不得磨砺锋,血罗刹这种纯粹的魔道魁首。可是在魔宗中的地位,却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就连魔宗闻名天下的七魔手,地位也是低于萧风。你要我们帮你杀萧风,就算是我们愿意,可是以我们的修为,也是杀不了他。萧风的本事,可不是我们这种年轻的弟子所能比拟的。我们如果随口答应你,那才是真正的欺骗你。这种事情,我是没有办法答应你!”

    紫衫女子闻言后,目光又笼罩在了舒雪凝的身上:“你的说法也和他的一样,不会答应我这个要求?”

    “我。。。我不知道!”舒雪凝沉默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该答应你还是不该答应你,我知道自己,是无法帮你杀掉萧风的。而不答应你,你却很有可能不救治周博。现在,似乎只有你能救他。我也不知道,应该答应你还是不该答应你。不过,就如同姬兰亭说的那样,我们本来就没有这个本事,答应了你,也只是欺骗你而已!”

    紫衫女子听完了这段话后,沉默良久,但是嘴唇,却微微颤动,似乎在说什么一般。姬兰亭离得稍远,听不清楚。而站在一边的舒雪凝,却是隐隐听到了那紫衫女子的低语:“....如果,当年...他也这样坚决的态度,不曾骗我..那该多好?”

    舒雪凝闻言心中讶然,她可以看出此时那紫衫女子有极重的心事,但却无法对人言明。虽然不知道那紫衫女子嘴中低语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舒雪凝却有一种紫衫女子很可怜的感觉。舒雪凝一言不发,就站在那里,等待着紫衫女子的下文。

    良久,紫衫女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会救你们的同伴,就算是给他一个面子好了。不过,这种事情,你们最好考虑清楚,我之前说的话并非危言耸听。这焰火花一入体内,势必会带来极为强大的热能。到时候,两股能量在体内冲撞融合,一个不慎,那就是经脉寸断,爆体而亡。现在,你们还有时间考虑清楚,如果等一会一旦开始,那么一切都无法中止。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进行,就算半途中有什么差池,我们也无能为力!”

    听了紫衫女子的话,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是救,还是不救?一时之间,两人谁都不敢轻易的做出决定。或许,彼此的心中都知道,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纵然是不采用,那么周博的伤势,也拖不过这几天。可是,如果因为自己的一个决定,而提前葬送了周博的生机。恐怕,谁的心中在这一生,都会留下一个阴影。

    没有人敢轻易开口,舒雪凝一张素颜之上,深沉的有些让人心疼。而姬兰亭,更是时不时的看向舒雪凝,似乎希望她做出最后的决定一般。时间,就在这一点一滴中,慢慢的过去。看了看紫衫女子,又看了看姬兰亭。舒雪凝的目光,终于变得坚定起来。缓缓的对着姬兰亭点了一下头,舒雪凝猛然开口:“一切,就拜托姑娘了!”

    “你们做好决定了?”看着舒雪凝和姬兰亭,紫衫女子再次开口询问了一遍。或许,这也是她最后一遍的询问。等到下一刻,她确定了之后,就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向着那茅草屋中走去。

    “我们,确定了!”这一次,舒雪凝没有开口。姬兰亭的声音坚定的响了起来:“一切,都摆脱姑娘了!”

    “既然你们都做出了决定,那就跟我一起来吧!你们为我护法,在我进行治疗的时候,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到!”紫衫女子怀抱那碧玉的玉瓶,转身向着茅草屋中走去。而舒雪凝和姬兰亭,也急忙跟上。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那么他们肯定不希望有什么事情发生而让这一次至关紧要的医治过程出现什么差错。当下,两人来到了那茅草屋之前,看着那紫衫女子进入茅草屋,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这一刻,两人的心,也随之而动。紧张,不止蔓延在一个人的心头。

    虽然这茅草屋地处偏僻,然而谁都不能保证会有什么人突然出现。毕竟,他们能找过来,那么也会有别人能找过来。因此,守在茅草屋外的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的状态都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最高警戒。从现在开始,他们要守护到这一次医治过程的结束。

    随着一股火热的能量逸发而出,门外的两人彼此对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的闪现出一个念头:医治,开始了。

    轻轻的揭开玉瓶的瓶盖,那红色的如同火焰一般的花火,飞速而出。顿时,一股巨大的热能,瞬间将整个茅草屋尽数覆盖。而那紫衫女子,却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惧怕和惊慌。嘴中低沉的念着一系列复杂而又隐瑟的句子,让人无法听懂。而随着那低沉的声音的响起,紫衫女子的双眼,嘴唇,也是缓缓的变成了紫色。一时间,一股淡淡的紫光,尽数的笼罩在了她的手掌周围。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紫衫女子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拢起那红色的焰火花。对于这样的动作,紫衫女子并没有任何的迟疑和生涩。一切,都轻车熟路,仿佛非常有把握一般。而随着那红色的,如同蹿动的火苗一样来回跳跃的焰火花落于紫衫女子的掌心。紫衫女子的脸庞之上,一股淡淡的紫光流闪而过,映照着那紫衫女子的面容,更是多了一份淡然神圣之美。

    “分”紫光闪动,随着紫衫女子的那一声低低的叱咤,如玉一般的十指,飞速的探入了那来回跳动的焰火花那红色的花蕊中间,双手一动,十指极快的分开。立刻,紫光猛然一黯,随即那焰火花,顿时分成了十朵小小的火焰,跳跃在紫衫女子的十指之间,如同火把一般,在十指上笼罩燃烧。

    紫衫女子的额头上,已经泌出了细密晶莹的汗珠。看来,这其间一系列动作的时间虽然短暂,不过其中所需要耗费的心力体力,却是一个十分大的消耗。纵然紫衫女子的动作娴熟,没有过多的迟疑和犹豫,可是其中的过程之艰难,也只有她一个人真正的知道。

    做完了这些,紫衫女子的目光飞速的落在了那安静的躺在竹塌上的周博。浑身上下紫光再次一闪,那十指上的红色焰火花立刻一个一个的被紫光包拢。好像一个个圆润的珍珠,淡淡的漂浮在空中。而茅屋内的热量,也在这一刻悄然降低了下去。

    紫衫女子的身子飞速一转,猛然来到昏迷的周博身边。纤指凌空一点,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周博的嘴唇,慢慢的分开。而就在周博嘴唇分开的一刻,那原本安静的漂浮在空中的紫色能量包裹的焰火花,不可仰止的颤抖了几下。然后在那紫衫女子的纤指一引之下,连贯而又迅速的,一个个的蹿入了周博的口中。看着周博喉结的微微鼓动,紫衫女子的目光中,也隐隐的有着一分颤抖,闪烁。毕竟,现在她所要进行的步骤和方法,可以说是整个医治步骤中,开始进入极度危险的一步。

    曾经接触过这焰火花的的紫衫女子清楚的知道,她们有着独有的秘术可以保证自己不被这焰火花其中蕴含的庞大热能所伤。不过,别人可不一定了。这种热能,就算是覆盖在体表,也能把一个人活活折腾的求死不能,惨叫连连。更不用说,这进入身体内部了。有些人,就算是从里到外被烧熟了,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当年族内,用着焰火花做的实验,死的人还少吗?

    当那紫色的能量包裹着焰火花,进入周博的身体之后。周博的身体上,淡淡的紫光由内向外,隔着周博的皮肤,发出了一阵的亮光。看着那紫色光芒的走势,紫衫女子也不敢掉以轻心,手指在腰间一探,一个帆布制作的针囊,就出现在了后者的手中。手腕连翻,数十道银针沿着那紫色的光芒,彼此交错的落在了紫色光芒的两边。而紫色光芒稍有向两边扩散的迹象的时候,一接触到银针,就被阻挡了回去。看来,这银针的双作用,似乎就是让那紫色的光芒,沿着固定的路线行驶,不能有丝毫的偏离。

    当那紫芒缓缓的接近到了周博丹田处的时候,紫衫女子的表情,也终于是变得凝重到了极点。她知道,眼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地步。之后的事情,就当真是听天由命,生死在天了。紫衫女子身体周围的紫光更加明亮,一团团紫色的能量,也是笼罩在周博身体周围的竹塌上之后。紫衫女子的嘴唇,才轻轻的抿起,一声极为细小的声音,轻轻的传出:“开!”

    这一个“开”字之后,周博的身体内的紫光骤然消失。随之而来的,则是红光骤然一闪。而一直安静的躺在那里的周博,则是犹如被雷击一般,剧烈得猛的一颤,甚至整个身子高高的弓起,离开了竹塌好高一段距离,然后再重重的砸回了竹塌上。“咔嚓”一声,用青竹制成的竹塌发出一声断裂的声音,让屋子内骤然一响。

    不过,那紫衫女子已经顾及不了这些了。竹榻上,周博那本来尚还有些血色的脸庞,骤然变得惨白了起来,没有一丝的血色。而那无意识的紧咬牙关,双手攥拳,更是能彰显出他此刻身体内传来的剧烈的疼痛感。

    紫衫女子心底实际上知道,这焰火花的热能量,威力大的惊人。当年族内研究了多年,也是没有将其用于医疗之上。反而,连续的折损人员。而族长,更是在后来宣布,这焰火花决不可对人使用。

    不过,周博的情况确实恰恰的相反。他的身体内,本来就有了霜花剑的寒气。霜花剑,冰寒剑并列天下两大寒剑,素有霜寒一出天下冷之说。紫衫女子用焰火花来融合周博体内的寒气,颇有一种以毒攻毒的手法。当然,这其中的危险,也是极大的。寒气,热流两种能量的天性排斥,必然会让其在短暂的时间内,造成两种能量的互相对峙冲击,这才是最危险的地步,如果一旦经脉受不了体内真气的冲击,破裂开了。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真气,而是至寒至热两种澎湃的能量。一旦扩散到体内,那么当真是没有一点活路的。

    短暂的片刻后,淡淡的寒气,也终于是从周博体内升腾起来了。屋子内的空气,立刻极快的开始下降。

    “开始了!”紫衫女子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周博那几乎扭曲到变形的脸庞,双手,也是仅仅的握在了一起。这一刻,不止是门外的姬兰亭舒雪凝两人担心了,就算是这紫衫女子,心中也是一阵的担忧。一切的成败,都是取决于周博体内的经脉能不能承受住这两股澎湃的力量的冲击了。

    纵然周博是漫无意识,可是这种冷热两股能量庞大的交织冲击,也是让他疼的思绪醒转。几乎是强咬着牙忍受着这剧烈的冷热冲击之痛。每当,周博体内白色的真气强上一分的时候,那红色的如同火焰一样的焰火花的能量也是大上一分,然后两股能量就是在周博体内一阵剧烈翻腾。双手手掌死死的紧握成拳,青筋暴起,带着那白皙的皮肤上慢慢泌出的血珠,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紫衫女子的双眼一刻不停的看着周博,双眼中,隐带着希望的光芒。“有戏!”紫衫女子看着周博这么长时间,却还是在承受着,并没有到了承受不了的地步的时候。紫衫女子的心中,也是暗暗的说道。当然,周博此刻体内经脉被两种能量冲击到扭曲到什么样的地步,紫衫女子却是不知道的。经脉扭曲所造出来的疼痛,更是直接让得周博的身体不断的来回翻滚,甚至弹起。而那紫衫女子,却是站立一边,淡然的看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