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4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怎么办?”看着那大汉的身影,姬兰亭下意识的看了舒雪凝一眼,请舒雪凝做出决断。而舒雪凝的目光只是在周博的身上落了一眼,就极为果断的站起了身子,紧跟大汉的步伐:“我们,跟上.........”

    那大汉要去的地方,其实离小店的距离并非极远。以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的速度,只是行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便是到达。而且,这还是那大汉没有御剑飞行,仅仅是依靠着纯粹脚力的情况下。在那大汉的沉默引路下,舒雪凝和姬兰亭颇为轻松的便是和那大汉来到了一处隐藏于山林之间的一片小小茅屋田园。

    那田园的路途虽然说并不难走,可是舒雪凝和姬兰亭也是发现了,这一路走来岔路极多,而且很多路都是被那高高的绿草遮掩住的羊肠小路。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话,恐怕很难找得到。而那茅屋庭园地处偏僻,人迹罕至,再加上道路的隐秘,一般很少有人能够到此,用来居住和隐居,看来倒是个好地方。来到那茅屋田园的不远处后,大汉眼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茅屋田园:“你们自己进去吧,我是无法踏入的。如果我去了,她一定不愿意出手相助的!”

    话语说完,也不等姬兰亭和舒雪凝的回话,那大汉的身形直接一飞冲天。片刻,就已消失不见。姬兰亭和舒雪凝两人傻傻的看着天空,沉默了好半天,才听姬兰亭低声的轻叹了一句:“他的修为,深不可测!”

    “不过,就是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什么?这等身手,应该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不过,似乎正魔两道中的成名高手,好像还没有一个人能和这大汉对上的。”舒雪凝也是低声的说道。同时,目光看着那小小的茅屋田园,一抹担忧的神色,再次闪现。

    所谓病急乱投医,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在万念俱灰之下,突然希望从天而降。两人,自然不会放弃可以救治周博的机会的。只不过,当走到了这距离茅屋只有几米外的地方的时候,舒雪凝的心中,又患得患失起来。她害怕,这一次的结果仍然像上一次那般残酷。就在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沉默之时,那茅屋房门也是缦缓打开,旋即一道人影缓步走出。当看到舒雪凝和姬兰亭,还有姬兰亭背上的周博的时候,那人的目光有些惊异,半天之后,似乎才想来一般的问道:“你们是谁?”

    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那道人影,心中一抹淡淡的失望随即升腾了起来。对面茅屋前的那个女子,年龄看上去尽管成熟一些,可是却也不足三十岁。一身紫色的衣裙裁剪的合体合身,看上去尽管没有紫色特有的高贵之气,却也别有一番宛如罗兰花一般的别致。黑色的长发,被一根木制的发簪随意的挽着,更多了一丝南疆女子的特有的气质。

    “这个..姑娘,我们是来求医的!”舒雪凝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只好实话实说起来。她也知道,换做别的说辞,可能会让人家更加的误会。这个小小的茅屋田园地势隐蔽,如果不是有人带路的话,常人万般难以寻找的到。不过,想一想刚刚那大汉的交代和叮嘱,舒雪凝也是隐隐的感觉到。眼前的这紫衫女子,可能和那大汉的关系并不友好。因此,舒雪凝也不敢立刻开口将那大汉说出来。

    紫衫女子闻言之后,一张面容毫无表情,只是用目光淡淡的望着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也不出声,也不拒绝,只是这般的望着他们,而且是长时间的不动声色。被那紫衫女子这般的望着,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都是心底发毛,深怕对方随即就是一句你们走吧。不过,那紫衫女子这句话倒是没有出口,而是一直的望着他们。这般长时间的凝望,让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都是感觉百般的不自在,甚至有一种被人从里到外都看光了的感觉一遍。就在舒雪凝忍不住想要开口的时候,那紫衫女子却先动了。只见她转身向着那茅屋走去,声音冷淡:“进来吧!”

    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心中大喜,急忙跟着那女子进了茅草屋。茅草屋内素雅洁净,地上铺着竹席,松木小几上放着极为药香浓郁的草药。看来这女子也是素爱洁净,尽管身住草房,可是却没有一般茅草屋的潮湿阴暗。紫衫女子指了一处宽大的竹塌,道:“你们先将他放在那里吧!”然后,便自顾自的清洗着自己的双手。那紫衫女子一边洗手,一边说道:“你们竟然能找到这里来,是有人带着你们来的吧?”

    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闻言对视一眼,半天没有说话。那紫衫女子洗净了手,拿起一块雪白的手帕将手擦干净,冷笑道:“怎么,不敢说?果然是那个家伙的朋友,和他做的事情都是一模一样,敢做不敢说!”语气中,尽是怨念。不过那女子的语气虽然冷淡,可是却还是来到了周博的身边,双手飞快的搭上了周博的手腕。刚一搭上,眉头便是一皱。双目,也是望了一眼姬兰亭和舒雪凝。然后,便是闭上了双目,凝神不语。

    看着那女子的举动,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心中都是一动。原本才平静下来的心,再次嘭嘭的剧烈跳动了起来。深怕那紫衫女子的下一句话就是:“我救不了!”

    不过,好在这一次命运似乎并没有过多的和姬兰亭以及舒雪凝开玩笑。长久之后,那紫衫女子放下了手,看了两人一眼:“他的伤很重,如果不加以治疗的话,可能没有几天的生命了!”

    听到那紫衫女子的话,舒雪凝首先开口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医治吗?”

    紫衫女子目光随意的向着茅草屋外面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屋内的两人:“方法,倒是有。不过,却并不简单!”

    “什么方法?”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心中都是不由自主的一动,急忙问道。现在,只要有办法,两个人都不愿意放弃希望。死马当作活马医,总比一点办法不想的要好。

    “如果现在不救他,他能活五天左右!如果现在救他,成了,一切自然不用说。但是,如果不成,那可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你们最好决定清楚,我一旦出手,就不会停止。”紫衫女子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淡然,仿佛在她手中经过的,只是一个毫无紧要的物品一般,而不是一条人命。

    “你要怎么救?”听了那紫衫女子的话,舒雪凝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但是却还是想知道,就连玄夜斋的长春真人都没有什么办法的伤情,这个女子会有什么办法去救治。事实上,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或许是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也或许是因为长春真人,还有那大汉都是对于灵宝五符录的推崇的缘故。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都在此刻对于这女子的方法产生了好奇。

    “不瞒姑娘说,家师乃是玄夜斋长春真人。周博师兄的这体内的寒气,家师曾经说过,需要用一套十分罕见的功法,中和周博师兄体内的寒气后,让其慢慢的吸收炼化。不知道姑娘,是不是也要采用这种方法?”姬兰亭想了想,还是决定想说出一些情况,来套一套那女子的话。投石问路,有的时候效果或许更好一些。

    “你说的那套功法应该是你们玄夜斋的灵宝五符序录吧?”那紫衫女子看了一眼姬兰亭,不屑的哼道:“我只是一个会点医术的凡人,不是一个天天修道窥天的神仙!你们跟我来,看了这东西你们就明白了!”

    那紫衫女子带着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缓缓的走出了茅草屋。向着茅草屋外的一处地方走去。左转不远,就有一个地势不高的石碓。而那石碓的下方,却是一个漆黑的洞穴,漆黑黑的一眼望不到尽头。那紫衫女子首先进入了洞穴后,片刻就转身走出,而双手中,则是多了一个透明的大大玉瓶。玉瓶中,隐约有火红色的光芒闪动,带着淡淡的温度。火红色的光芒闪动在碧玉色的玉瓶中,映起别样的一抹色彩,看上去极为好看。

    “这是什么?”看到那紫衫女子双手捧着的东西,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都是连忙出声问道。两人的心中,都有一种眼前这物品绝非一般的感觉。只不过,因为没有见到那玉瓶中的物品,所以两个人也不知道这紫衫女子手中捧着的,到底是什么。

    “它叫,焰火花!”紫衫女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是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有着无尽的喜爱。

    “焰火花?”舒雪凝闻言眉头一皱,不知道此物究竟是什么。然而,一边的姬兰亭,却是吃惊的说道:“这竟然是焰火花,你竟然有这样的宝物?”

    紫衫女子看了一眼姬兰亭:“你倒是有点见闻,竟然知道焰火花这个名字!”

    或许别人不知道这所谓的焰火花是什么东西,可是从小跟在长春真人身边长大的姬兰亭,却是对其清清楚楚。不要忘了,玄夜斋中,可是还有一位擅长炼丹的炉火子。姬兰亭曾经很多次的听炉火子说过,他平生最想得到的一味药材,就是极难寻到的焰火花。这是一种花体如同火焰一般的上古奇花,其中,蕴含了极为可怕的炙热能量。炉火子也曾说个,如果有了这花,他一定会炼制出一枚效果非凡的丹药。

    不过,这些显然已经不重要了。只是听到了焰火花的名字,姬兰亭的心中就是一阵的畅喜。因为他知道,有了这焰火花,周博,就有救了.......

    焰火花之中,蕴含的极大的热能,如果爆发出来的话,恐怕连一块铁板都可以将之融化成水。而人那娇弱的身体,更是无法抵御这恐怖的热能的侵袭。所以,很少有人会将焰火花这等上古奇花,作为医治药物。不过,这焰火花也是极难见到,就算是有些人有心,也不会拥有这东西。

    周博体内寒气至寒至阴,如果不是血罗刹为其吸出了不少,恐怕早就已经寒气冷冻全身而亡了。而焰火花的能量却是炙热,对于周博体内的寒气,有一种中和之用。因此,理论上倒是可以行得通。姬兰亭在听到那紫衫女子说出这焰火花之后,就隐隐的猜到了那紫衫女子想要干什么。小声的问道:“你,你难道要用这焰火花,来中和周博体内的寒气?”

    “怎么,不可以吗?”紫衫女子的脸上带着一丝让人有些心悸的笑容:“我说过了,如果你们选择我的方法的话,成了他便是彻底的摆脱了这寒气的侵扰。要是他体内的经脉经受不起这种寒热气息能量的交织冲击,那么顷刻间,爆体而亡也不是什么新鲜奇怪的事情。”

    舒雪凝和姬兰亭听着这话,两个人的心,都是一阵哆嗦。而那紫衫女子,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停顿,看来人命在她的眼中,当真是没有什么价值。

    “那,姑娘的把握有多少?”姬兰亭小心的问着各项的细节,显然想以此来看看成功的可能性,再做出决定。要知道,这可是一条人命,不是什么萝卜白菜,就算是坏了,也可以买新的。对于周博的生命,姬兰亭还是抱着十分谨慎的态度的。

    “成功,失败,五五之分。”那紫衫女子对于姬兰亭的问题,却是淡笑着说道。既不说的十分的肯定,又不承诺一定可以取得成功。对于这上不上,下不下的把握几率,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明显都是心中有些不太满意。“成功,失败,五五之分!这算哪门子的把握,还不如直接说不是成功,就是失败来的更加朗利一些。”舒雪凝的心中暗暗的说道。

    “姑娘,我倒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舒雪凝突然转头看向那紫衫女子,出声问道。

    “说!”紫衫女子的话语永远是那么简练,根本不多说什么。舒雪凝听到紫衫女子的话,也不啰嗦:“虽然我不知道这焰火花究竟是什么,不过似乎这焰火花也十分的珍贵吧?周博和你素昧平生,如果让你使用这么珍贵的物品,救周博的性命,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附加条件?”

    天下没有白给的宴席,更不会突然的掉下馅饼。如果一个人平白无故的对你非常的友好,那么一定会有不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这紫衫女子下那么大的功夫,甚至将焰火花拿出来,让舒雪凝心中猛然警惕起来。似乎,那紫衫女子所作所为,有些太过热情了。

    “不错,天下没有白给的宴席。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想跟你们做一个交易。只不过,你的这个问题,问的有些早了。我还没有打算说,你就先问出来了。”那紫衫女子没有一点的慌张,也没有一点的异样,淡笑着说了出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