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过就算是这样,等他说完之后,房间却是陷入了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在低头沉思,不发一言一语。姬兰亭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也是焦急带着不安,不过却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站在那里,等待着师长们的发言。这种情况,当真是好不难受。

    良久之后,长春真人才叹了口气:“当时,为师派你去鬼飘堂卧底伺机探听消息,最大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从小跟随为师,为师看你心性善良,有正义感,才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你没有代表过我们玄夜斋露过面,很多人也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因此,你进入鬼飘堂本来也算是一个奇兵。而你那正义感和善良,也是你身为名门弟子所需要的。为师本来很欣慰,可是今日却也正是你这正义感和善良,让为师和你的师叔们,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啊。”

    姬兰亭呼吸一滞,有些慌张的说道:“是不是弟子做错了,如果弟子做错了,还请师傅和师叔们责罚,弟子甘愿受罚。”

    长炙真人哂笑道:“你倒是没有做错,换做你这个年龄,我想你师叔我,倒也是真的会这样做。不过,有很多东西,你只是没有考虑到而已。之所以现在陷入了这两难的境地,就是因为有些事情你还不太清楚。不过,一切自有天注定。那名为周博的晨曦弟子救了兰亭,现在就得让我们面临到底救他不救的难题。还当真是一报还一报,苍天有眼,天道轮回,自有定数啊!”

    姬兰亭有些小声的问道:“师傅,是不是有方法可以救周博师兄?”

    长春真人看了一眼炉火子:“师弟,这事情还是你对兰亭说吧,你精于药术,所以说起来也不困难。就请你代劳吧,我等就不说了!”

    “那好吧!”炉火子点了一下头,开口道:“兰亭师侄,其实救治那位晨曦弟子的方法,的确是有。而且先前我们所做的,就是第一步。那晨曦弟子体寒气凝聚,四处流窜。你师傅先前用银针,将其上身的主要脉络,全部都暂时封死,将寒气都逼在了一定的区域范围之内。那热水中,我们也放置了很多蕴含热力的药物,可以暂时帮助其抵抗寒气对于他身体的侵袭。不过,此法终究是治标不治本。如果想要真的救他,那就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由你长炙师叔出手,用他的火属真气渡入那晨曦弟子的体内。暂时将他唤醒之后,传给那晨曦弟子一套心法,由他自行的修炼。这样,那些他体内的真气就会被运行的心法吸收拢纳,然后再化成他自己的真气,引为己用。这一套方法其中的很多步骤,我等都没有意见。就算是让你长炙师叔出手,我想他也乐意。不过,那套心法,却是其中的大难。也是我们到现在,无法做出决定的缘故!”

    “是本门心法?”姬兰亭听到这话,立刻知道了其中的缘故。想来,血罗刹之所以说出玄夜斋能救周博,原来就是玄夜斋中的心法的缘故。要知道,各门各派对于自己的心法,都是控制的极其严格。每个弟子传承学艺之极,都是跪拜苍天,并指立誓。很多心法,本门的弟子都未必能接触得到,更不用说周博这样一个晨曦弟子了。保护功法不外泄,并不是玄夜斋一派所为。就算是晨曦门,也是如此。否则,那对于入门弟子极为有效的三清心法,又怎么独步神州?说到底,还是门派对于自己功法的控制力度极强,决不允许外泄。

    “原来是这样!”姬兰亭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师傅师叔在此之前一直不表态了。事关本门的门派机密,恐怕就连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也不会轻易表态。或者说,直接一言拒绝了也有可能。而他的师傅师叔们,能做到并没有立刻反驳拒绝,已经是天大的难得了。

    “本来,这位晨曦弟子救了你,一报还一报,我们全力救治他也算是应该。如果是一般的心法,给了也便是给了。可是,这套心法实在是太过重要,你师叔长青,当年身受重伤的时候,这套心法也是没有资格动用。也正是因此,他的声带损毁严重,以至于平日几乎很少说话。对于同门且如此,对于那晨曦弟子这样一个外人,就..更不用说了!”

    长炙真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愧色,眼前仿佛再次浮现了那二十多年前,自己,长春真人,还有炉火子三人苦苦的跪立在师傅的面前,硬是求着师傅救治长青真人的事情。只是,那个时候师傅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坚决。最终,他们三位是兄弟也是没有求动自己的师傅。长青真人后来虽然得了一条命,可是却也声带受损,终身说话艰难。

    原本,他们的师傅最喜爱的弟子,就是长青真人。而长青真人,在这件事情之前,性格也是开朗乐观。后来,声带受损之后,性格大变。不仅变得孤僻,还和他们的师傅少有来往。连他们师傅在坐化前也是说,自己这一生最愧疚对不起的,就是长青真人。可是门规如此,他却也是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一切,都任凭师傅和师叔们做决定吧!”姬兰亭黯然的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低着头,虽然没有太多的反应,不过任谁也知道,他的心情,此时一定不好。

    炉火子看了一眼姬兰亭,想了想,问道:“师兄,如果我们将那少年收入我们玄夜斋中,是不是就可以....”

    “此法,断无可能!”长春真人摇了摇头:“如果只是一个不懂修为的孩子,我们事后大不了将其收入门下,也算是我门弟子,日后悉心培养就可以了。不过,那位晨曦弟子已经身负晨曦技艺,带艺入门,本就是大忌。而且,晨曦门同意不同意,也是难说。我们这样做,虽然是为了救人。不过让别人知道后,很少有人会说我们是为了救人。相反,很多人会议论我们是否在窥探晨曦心法。这种事情,绝无可能。我们玄夜斋纵然背上一个见死不救的罪名,也不能蒙受这不白之冤!”长春真人极为果断的拒绝了炉火子的提议,显然炉火子的这个意见,根本不能采纳。

    “那,便是没有办法了!”尽管不想说,可是长炙真人还是说了出来:“晨曦门如果知道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那便不是我等可以猜测的了,师门规定,又不是我等一家所需要遵守的。到时候,还是给晨曦门的道友说个清楚吧,想必他们也可以理解!”长春真人淡淡的叹了口气:“亭儿,非是我们不救,而是那套功法,实在不能外传。不仅如此,就连本门本派,也是多人不得动用修习。等一下,你就暂时先行回避吧。这事情的结果,我们几个去告诉那位舒姑娘!”

    “是,师傅!”姬兰亭沉闷的回答道,就在起身之际,仍然是问了一句:“请问师傅,不知道弟子可不可以知道那一套心法是什么?”

    众人看了一眼姬兰亭,都是没有什么反应。长春真人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罢了,告诉你吧,否则你也不会心安。那套心法,名为灵宝五符序录!”

    姬兰亭闻言身子一震,最终才苦笑道:“难怪,难怪。弟子,告退!”听到了这个名称,姬兰亭也是任命的低下了头,不再去争辩什么。

    “灵宝五符序录”玄夜斋自古之古籍,一脉之中,也唯有掌教和修为极高,辈分极高的师叔们才可以修习。可以说,是玄夜斋的宝物之一。

    牵扯到灵宝五符序录,周博的处境,危急了。

    沉静,死一般的沉静,弥漫在那安静的空间,仿佛融入了空气,久久不散。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也没有一点一滴的动静,有的只是那呆呆站立的白衣女子。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呆呆的站立在那里,舒雪凝第一次彷徨无措,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自己要如何处理。当舒雪凝听到玄夜斋长春真人那委婉的言辞的时候,她就已经陷入了沉默。这一刻,她突然有了一种深深的自责。如果她当时不一意孤行,不刻意的去南疆。或者,周博不会到现在的这一地步。通过和血罗刹短短的相处,舒雪凝有一种本能的感觉,那就是血罗刹并不会伤害周博。可是现在,该杀人的却救了人,该救人的,反而束手旁观。有的时候,现实就是这样充满了讽刺的意味。让你明明满怀怒火,却无法说出,让你明明可以去发泄,却又不得不压抑在自己的心中。

    姬兰亭没有出现,或许是因为如今的情况,让他感觉有些难以面对舒雪凝。不是不想救,而是没法救。长春真人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而是将自己的理由完全的说了出来。要救周博,只能用玄夜斋的上古古籍“灵宝五符序录”这个在玄夜斋中,连弟子都无法接触的古籍,又怎么可能给周博一个晨曦弟子使用?各门各派心法皆是谨防外传,对方说出了这样的理由。就算是周博因为救姬兰亭而受了伤,却也无可奈何。门规如此,别无他法。

    白衣飘飘,舒雪凝的眉宇间,尽是无奈和深深的疲倦感。这种感觉,在之前那两天两夜没有合眼的奔波中没有出现,在同鬼飘堂的人拼斗中,也没有出现。然而现在,却被一个现实的消息,让体内那种发自内心的无力和疲惫,彻彻底底的出现了。这一刻,她真的想什么事情都不管了,什么事情都不顾了,完完全全的睡上一觉。然而,她不能。

    舒雪凝不敢想以后的事情,也不愿意想以后的事情。她不知道,紫星峰的李昊,于蓝师兄弟在知道了周博的死讯后,会有什么反应。她也不知道,自己下一刻要带着周博去哪里?是回到晨曦门,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可以医治的法子。既然,玄夜斋不愿意救治。那么,再呆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与其这样,还不如带着周博离开,至少也要尽量将他活着带回晨曦门。

    “舒师妹!”一声轻轻的声音,打断了舒雪凝的沉思。刚刚一直没有露面的姬兰亭,在这一刻再度的出现在舒雪凝的眼前。不过,他的目光却是躲闪游离,不敢正视舒雪凝。师门明明有办法,却没有出手救治。虽然是因为门规所限,不过这种事情说出来,终究是矮人一头。人家救了你,反过来你却不救你的救命恩人。而且,更为讽刺的是。一向在南疆杀人如麻的血罗刹,还出手暂时救治了周博。正道见死不救,魔门魁首反而想尽办法,这事情说出来,任谁都有点无语。难道你一个玄夜斋,还不比一个罗刹门的魔道魁首?

    这事情长春真热不知道,不过姬兰亭却知道的。可是,既然师长们已经做出了决定,姬兰亭知道,那是做什么都没有用的。此时,看到那一张素白的容颜上,那毫无表情的女子。姬兰亭言语讪讪,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能长叹一声,轻轻的说了声:“对不起!”

    舒雪凝没有立刻开口,而是等了半天后,才道:“姬师兄,帮个忙可以不?”

    “你说!”姬兰亭看到舒雪凝的那个样子,心中本来就不好受。此时听到舒雪凝请他帮忙,立刻说道。想方设法尽一些自己的力量,也让姬兰亭的心理好受一些。

    “麻烦你,帮我给周博穿上衣服,我要带着他离开!”舒雪凝的言语平静,双眼直直的盯着那不远处的苍天大树,语气中,更多的是一种疲惫的感觉。

    “你要带着周博师兄离开?”姬兰亭听到舒雪凝的要求,惊讶的说道:“周博师兄的伤势.....”

    “伤势已经成了这地步,也没有什么办法了。”舒雪凝摇了摇头:“刚刚长春真人说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也只能勉强的压制周博身体内的寒气五天左右。到时候,寒气淤积一处时间长了,对周博的身体,更是损害严重。与其让周博在这里,还不如我带着他回晨曦。至少,紫星峰是他长大的地方,能带他回去再看一眼,也是好的!”

    舒雪凝的语气平静的可怕,让一旁的姬兰亭心中更是难过,面色羞愧,深深低头无言,目光更不敢再看舒雪凝一眼。半天后,才小心翼翼的道:“要不然,我们去罗刹门?看看,血罗刹.....”

    “血罗刹是没有办法了,如果有,他也不会甘心情愿的把周博交给咱们。周博一路上,就是被他抓到南疆的,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血罗刹抓住周博后,又把他交给我们,那就说明他束手无力。南疆中,看来正魔两道都没有什么办法了,留在这里和去罗刹门,又有何不同?我们还是回去吧,看看师尊和祖师有什么办法没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