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霜花剑?”长春真人低语重复了一边之后,皱眉半晌无言,许久才道:“雪宫隐退已久,而霜花剑又是雪宫雪圣女的佩剑。雪圣女轻易不出雪宫一步,纵然是二十年前雪宫称雄魔道,魔门势力大起之时,也是没有多少人见到过雪圣女。姑娘,你可确定没有弄错?”

    “应该没有!”舒雪凝说道:“这话,并非弟子确定。而是,而是有一高人出言告知。另外,周博身上的寒气,也是事先经过那人的救治的!”

    “那这就应该对了!”长春真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那位高人应该还给你服食了一些丹药吧?否则,以你的修为,这一路背负这位弟子,应该是做不到的!”

    “师傅明鉴!”姬兰亭看到自己师傅一眼就说出了自己服食了血罗刹给的两丸罗刹丹,低低的应了一句。长春真人手腕一翻,双指间已经多了一枚浑圆的丹丸,缓缓送入了周博的口中。想了想,转头对着源福说道:“源福,你去丹房,请你炉火子师叔,暂时收了炉子,我要借用他的丹房。另外,准备大浴桶,热水。热水要多,不能间断。通知你师傅和你另外一位师叔,就说我请他们去丹房一聚!”

    虽然没有过多的话语,也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可是长春真人那一连串的吩咐,却是表明他要全力救助周博。姬兰亭闻言松了一口气,声音有几分喜悦:“谢师傅!”

    然而,长春真人却是摇了摇头:“先别高兴,以为师的本事,未必能救!”

    只是一句话,舒雪凝和姬兰亭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次被调动起来。而这一次,两人心中的忐忑,比之刚才,只多不少。空气中,一股浓浓的紧张气息,再次弥漫.............

    缓缓的将周博的身体浸入热水之中,顿时白雾弥漫,一股淡淡的水蒸气挥发而出。站在一边的众人看着眼前的情形,纷纷脸色一变。其中一名书生模样的男子,更是皱着眉头:“好强的寒气!”

    “这还是被人事先救治过的,否则恐怕此子身上的寒气,比之现在要更加浓郁!”站在浴桶一旁的长春真人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出手如电,片刻间,十余支细如牛毛的银针,就在他那不停歇的动作中,布满了周博的上身。而那已经陷入昏迷的周博,却是毫无反应。长春真人十余支银针下去之后,看了一下那书生模样的男子:“师弟,有劳你了!”

    那书生模样的男子倒是没有什么介意的地方,飞快的从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了十余支干枯的药材,扔入了那浴桶之中。然后,双掌滑动,运起一道道炙热的气息,“啪”的一声,拍打在了那浴桶之上。顿时,一股股热气,顺着大大的浴桶传入了水中。原本,那已经渐冷的水,竟然缓慢的弥漫出一丝热气。大约数十息后,又缓缓的翻腾起来,显然是水温又开始上升了。

    看到那水温上升,书生模样的男子露出了一丝微笑。身子突然一转,双手重重的拍打在地面上,最终一声沉喝:“起!”立刻,一股淡淡的火苗,从那四周的地板只上,无物自燃,笼罩在了浴桶的四周。水流滚滚,不停的散发着白色的水雾。而且看那翻腾的势头,比之刚刚还要强烈一些。书生模样的男子做完了这些,后退一步,来到了长春真人的身边:“好了,地火一起,水温是可以保证。没半个小时加一次温水,只要保证水源不竭就行了。”

    “有劳师弟了!”长春真人点了一下头,转身带着屋内的众人先出了房间。六道人影出了那房间之后,又走入了不远处的一幢房间内。待得每人都坐好后,长春真人才率先对舒雪凝点了一下头。遍观屋子众人,似乎只有舒雪凝一个人是晨曦弟子。其他之人,出了姬兰亭之外,皆是玄夜斋中的成名人物。因此,这长春真人的点头,反倒有点像待客的意思。

    舒雪凝见状慌忙起身,拱手对房间内的众人道:“晨曦绿翠舒雪凝,见过诸位前辈,师长!”

    “呵呵,舒姑娘请坐!”房间西边的一位满面红光的老道和蔼的笑道:“虽然老头子我不怎么出山门,不过你们晨曦的掌峰弟子的名头,我也是听说过的。很多门派都有流传,说你们这一代的弟子天赋极高,可是比武大会最有希望夺魁的天之骄子啊!呵呵。。。。”

    “前辈缪赞了!”舒雪凝虽然不知道那老道的身份,不过想来也应该是玄夜斋中地位极高之人。因此,舒雪凝非常客气的回答了那老道的话。那老道闻言哈哈大笑:“不错,不错,好有礼貌的女娃。”

    “好了,长炙!”长春真人皱着眉喝止了一下那老道:“有什么事情等一会再说,现在先说正事!”长春真人目光看向舒雪凝:“舒姑娘,我先为你介绍一下。兰亭自然不用说了,看样子你们已经认识了。这位,是贫道的师弟,道号长炙。这位,亦是贫道的师弟,道号长青。”说完,长春真人的手慢慢的指了指那坐在一边的两位老道。长炙真人,就是刚刚和舒雪凝说话的那个和蔼的老道。而长春真人,则是沉默的坐在一边的那人,黑着脸,仿佛有人欠他钱一般。就算是长春真人介绍的时候,也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没有任何的表情。看来,这位长青真人的性格,似乎不是一般的沉默。

    而那位书生模样的男子的名号,也是让舒雪凝内心一动。“炉火子”这个名字,就算是常年呆在绿翠峰的舒雪凝,也是没有少听师傅说过。据说,这炉火子的炼丹之术,堪称独步。其中,玄夜斋中非常有名的护心丹,就是出自这位炉火子的手中。以此就可以看出,这位炉火子的丹药水平之高,也可算大师级别的了。

    待得舒雪凝一一行礼见过后,屋内的长春真人才缓缓的问道:“舒姑娘,那一位年轻的男子,我听兰亭说,是你的同门。不知道此事,是否属实?”

    “是的,那一位的确是雪凝的同门。不过,却并非一峰,他的师傅,乃是紫星峰的望尘师伯!”舒雪凝对于周博的身份,也没什么隐瞒,直接将其的师承说了出来。既然自己和周博是来请求帮助的,自然没有隐瞒这一说。

    “望尘真人!”长春真人点了一下头,贫道和其倒有一面之缘。实不相瞒,贵派那一位弟子的伤势,实在是不好治啊!”

    听到长春真人的话,舒雪凝先是一皱眉头,一股难过的神色悄然出现在眉间。不过,随即又抬起头,带着一点的疑惑:“前辈的话语,好像只是说难治,并没有说不能治。是不是周博还有救治的方法?请前辈示下!”

    “是呀师傅,是不是有办法可以治?周博师兄是为了弟子才受的伤,如果有希望的话,不管多么艰难,哪怕要寻找灵药,弟子也愿意前往,请师父示下!”姬兰亭听到师傅的话语并没有说死,神色间也是有了一丝的兴奋,急急忙忙的问道。

    长春真人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们的话,而是转头问向长青真人:“师弟,昔年你曾和月宫的圣女交过一次手,也曾领略了一下冰寒剑的威力。不知道,同为寒性的双剑,哪一柄更加厉害?”

    长青真人沉默半天,摇了一下头:“没法比。我,对强手。他,事先救治!”

    长青真人似乎惜字如金,只说了几个比较关键的词汇后,就再度的沉默了。看着舒雪凝那迷惑的神情,长春真人在一边解释道:“长青师弟在二十二年前,曾经和雪宫的月圣女交过手。当时,长青师弟尚属青年,修为并不是特别优秀。所以,伤在了月圣女的冰寒剑下。寒气入体,侵袭了声带,因此说话受到了一些影响。”

    “不敢,不敢!”听到长春真人的解释,舒雪凝总算是弄明白了长青真人说那几个字的意思。原来,长青真人所说的话语的全意是:“没有办法比较,他当年和月圣女交手,两人都是用全力对战,可以说是动真格的。因此,他所受的伤应该是对方全力一击。而周博的伤势现在看来虽然眼中,不过却因为事先救治了,所以看不出对手的水平,和冰寒剑以及霜花剑两把剑那一把威力更大一些。”不过细想一下,冰寒剑名列正魔名剑谱第五名,而霜花剑,则是名列第七名。想想,应该是冰寒剑的威力更胜一筹。

    长春真人的目光又看向了炉火子:“师弟,你看呢?”

    炉火子面色一沉,安静半天后,才缓缓的说道:“依我所见,目前除了那一方法之外,别无他法。否则,那事先曾经救治过的高人,也不会让兰亭他们将其送到我们这里了。显然,那人也是知道,那件物事应该应该能救他的性命。只不过.....”炉火子的目光下意识的停在了长青真人的身上,半天没有说话,最终猛然“唉”了一声之后,低下了头。

    长春真人也是久久无言,最终抬起头,看了一眼舒雪凝:“舒姑娘,有些事情,我等恐怕要闭门商议一下,实在不好意思,还要请你暂时回避一下。待我等将事情全部考虑清楚,再给姑娘答复!”

    舒雪凝也并不笨,看到此情况也知道这些人一定是就周博的事情闭门讨论的。而血罗刹说的玄夜斋有救助的方法,应该也算属实。不过,那方法也应该异常的珍贵,恐怕轻易之人,不得使用。因此,起身施了一礼:“那雪凝就在外面等待众位前辈的消息,还请前辈慈悲为怀,救周博一名!”

    这边姬兰亭也起身道:“舒师妹,我陪你一起出去!”这种事情,姬兰亭的身份也是没有办法参与的。尽管他身为长春真人的关门弟子,不过师长之间的议论,就算是姬兰亭,也是不能介入的。

    “兰亭,你暂时先留下。为师和你众位师叔,恐怕还有事情要仔细的询问你。”就在姬兰亭的话语刚刚说完之际,长春真人的话,也随之响起。姬兰亭惊讶的看了自己的师傅一眼,似乎没有想到这种师长之间的会议,竟然可以让自己留下来。因此,歉意的看了舒雪凝一眼之后,只得坐了下来。而舒雪凝,则是独自走出了房间,顺手的将房门带上,一人在外面等待着消息。

    走出房间,天色已经开始亮起。一夜的时间,就在这不知不觉的来回奔波间,消耗殆尽。看到那清晨的阳光,舒雪凝也是猛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近乎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睛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可是,目前的情形,也让她的心燥乱不已。周博重伤待治,而晨曦门对此的情况依然丝毫不知。这一刻,她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没有人帮助,没有人支持,有的只是她独自一人的面对。这也幸亏是她心性坚韧,否则换做另外一个人,恐怕早已不知所措,暗自啼哭也为不可。

    房间外,舒雪凝一人在焦急的等待。而房间内,众人此时也是陷入了争论之中,一切的事情,都是毫无定数,没有结果....

    屋子内在舒雪凝离开之后,先是一片安静,随即长春真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兰亭,适才那位晨曦门的舒姑娘在这里,为师也不太方便过多的询问。此刻,你将这件事情的所有事情都交代一遍,不能有一点疏漏。需知,这件事情一个处理不好,那就是影响我斋和晨曦门之间关系的重大事情,容不得有半点的疏忽和错误。

    “是,师傅!”姬兰亭声音在听到长春真人的话后,更是沉稳了不少。他现在也知道,似乎自己的师傅真的有救治周博的方法,只不过好像难度颇大,现在正在选择到底是就还是不救。因此,他也现在心中将自己要说的事情大致的酝酿了一遍后,这才谨慎的开了口。

    姬兰亭的口舌十分灵便,只花了大约半盏茶的工夫,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清楚不已。其中,包括自己怎样出手救出被关押的舒雪凝,然后被发现后自己和舒雪凝联手对敌。到随后的周博和血罗刹的赶来,再到飘渺四鬼的让步以及那雪圣女的出剑,还有周博的援手。其中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详细不已,宛如真实的场景再现。只不过,说道血罗刹的身份的时候,姬兰亭沉默了一下,最终没有说出来,而是以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高人代替。他也不知道,如果自己将跟随周博上了丰都鬼城的血罗刹说出来,自己的众位师叔和自己师傅会有什么反应。人命关天,他此刻也不敢把这些不利的事情说出,以防因此而让自己的一众师长做出什么不利的判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