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踏步船舱,血罗刹的目光多了一丝犹豫。看着那一张被冻得青白的面容,血罗刹突然低低的叹了一口气。以她的感官,自然知道周博的身体被这冻气侵袭的多么严重。如果不加紧救治,时间拖得长了,恐怕就算能保得住性命,也未必不会对身体产生一些隐患。“本宗这一生,从来只杀人,不救人!这一次为了你破例,如果本宗得不到剑诀,本宗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白皙如玉的双手,轻轻的放在了那遮住容颜的金色面具上。双手轻轻一用力,那金色面具顿时离开了血罗刹的脸庞。金色面具取下,一张俊美白皙的容颜再次出现在周博的身边。只不过这一次,周博却无法看到这张让万物都为之失色的容颜了。

    血红色的真气,缓缓地聚拢在血罗刹的右手。复杂的目光,再次看了周博一眼。决绝的神色一闪,血罗刹突然低下头,一手飞快的按在周博的左肩,突然低下头,樱唇紧紧的贴在了左肩的那道伤口上,大口大口的吮吸着伤口。

    冻气的寒冷,远远超出了血罗刹的预计。就算是血罗刹体内的真气运转不息,用来抵挡那寒气的侵袭。可是,仍然被周博左肩上的寒气,冻得四肢麻木,牙关不断的乱撞。仅仅吮吸了几口,血罗刹就有些支持不住了,一口将那散发着寒气的血液吐出,飞快的从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枚药丸,服入了口中,嚼了两下,顾不得药效化开,就再度扑到了周博的身上,继续的为其吮吸着寒气。

    纵然血罗刹修为高超,纵然每一次都将吮吸出来的寒气血液吐出。可是,那一丝一缕的寒气,仍然是悄然的顺着樱唇进入了血罗刹的体内。寒气一如身体,形如刀割,冻得血罗刹也是有些承受不住。勉强的再度吮吸了几口后,血罗莎脸色一白,“噗”的一口,喷出了一大口的鲜血。不仅仅是周博体内的鲜血散发着寒气,就连血罗刹此时喷出的那一口鲜血,也是寒气逼人。显然,周博体内的寒气,再被血罗刹吸出的时候,也是间接的影响到了她。

    昏暗的灯光下,那个红色的身影就是跪伏在周博的身边,一次又一次的做着重复的动作。在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位列南疆第二高手的血罗刹在做什么。也没有人会想到,血罗刹竟然会为了一个正道弟子,而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去救助一个男子。

    “冰寒天地,霜花凋零”雪宫中,寒气最重的两把绝世仙剑,天下至寒。纵然是那把魔道万兵之主的月刃,也抵不上这两把寒霜之剑的浓烈寒气。虽然周博只是左肩中了一剑,可是那股集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寒气,足以在极短的时间内,让其成为冰块。如果不是周博在前一段时间运气极好的体内三关尽开,经脉扩张了不知道多少,再加上晨曦门的三清心法的固本培元之效。或许,就算是有人想救,周博也未必能熬到那个时间。不过,血罗刹这般做法,恐怕谁也不知道,她会因此而有什么损伤。

    在此之前,不仅别人不会想到,就连血罗刹自己,也不会相信,她会为了一个人,而不惜自己的损伤。有的时候,命运总是充满了一种淡淡的戏弄。虽然,渺小的让你几乎不屑一顾,可是温水煮青蛙一样的感觉,却让你在发现的时候,悔之晚矣。她没有计较他看到了她的容颜,她也没有计较,他敢对她无礼。或许,这一切都可以用一句,我想拿到那一套剑诀。不过事实上,最终的原因是什么,恐怕没有人会知道。就连血罗刹自己,也无法形容和确定。一切,皆有天注定......

    良久后,那紧闭的船舱舱门才轻微的洞开。血罗刹那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船舱中传了出来:“你们两个进来吧!”

    站在外面等侯已久的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个人闻言一喜,飞速进入了船舱。船舱的房间内,淡淡的血腥味,和冷意,让两人心中更为惊骇。仅仅是一剑之力,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寒气。看来,那位雪圣女的修为,当真不简单。

    一旁的血罗刹盘腿而坐,看着进入屋子的两人:“你们需要带他走,我只能暂时保住他的性命,无法彻底的救她!”

    “那怎么才能救他?”看着依然紧闭双目的周博,舒雪凝急忙的问道。不过,看向血罗刹的神色,也有了一丝善意。虽然周博依然昏迷,不过整个面容,比之刚才,却是要莹润了不少。显然,这些都是血罗刹做到的。

    “去玄夜斋,让那群牛鼻子想办法!”血罗刹淡淡的说着:“玄夜斋离这里最近,或许未必能完全救得了他的性命,不过暂时保命,却是没有什么问题。你们,去那里吧.........”

    看着天边消失的两道流光,一直勉强坐在那里的血罗刹运气真气,缓缓的说道:“回罗刹门!”感觉着座船的缓缓移动,血罗刹的身子,也开始绵软的倒在了榻上。此时,没有人注意到,那张金色的面具下,一道血流缓缓的滴落,流出..........

    位于南疆外围的玄夜斋,比之中土各派的山门宗堂,多了几分秀美幽静,少了几分的雄峻挺拔。

    夜幕之下,一条条溪江纵横交错,一片片丛林碧玉青葱。不得不说,虽然说南疆之地比之晨曦门,灵气底蕴是少了一些。不过这天然的幽静和日月之辉,倒也给出了一份不一样的氛围。南疆多盆地,湿地,虽说无法像晨曦门一般,以整个云渺山山脉聚集灵气,然后通过地脉,汇聚于七峰。不过,天然的盆地凹陷地形,却也乘积了日月光辉精华,让在这里修炼的弟子。一身坦荡之气,如日月之光,皎洁明亮。看着背负周博,踏剑飞行的姬兰亭。舒雪凝暗暗想到,也或许只有这种地方,才能培养的出姬兰亭这般挺拔的弟子。也或许只有玄夜斋,才能教导得出他那勇敢无畏的心境。各门各派,皆有少年豪杰啊。

    尽管南疆魔道横行,不过为了周博,两人也不顾得那么多了。姬兰亭一边御剑,一边捏着御雷符,时刻关注四周。而舒雪凝,也是在一旁凝神戒备,以防有人突然袭击。不过,似乎今夜的南疆格外太平,并没有哪个人注意到那高空之上的两道人影,所以一路太平。

    飞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南疆密林的范围已经逐渐远去。地势,开始变得平坦起来。而飞越了南河之后,隔了两座较低的山头,一片较为平坦的平原之后,平坦的大地之上突然凹陷,附近高达参天的树木茂密成林,环环相扣,围成一个地势略凹的林园。在这这茂林的树林之后背后,茫茫夜色月光下,一座座建筑物,一座座房间,便是出现在了高空上两人的眼前。玄夜斋,就是建在了这里。。

    位列南疆第一的玄夜斋,在这晚上的夜色中,隐隐的笼罩在雾气之内,看去如轻纱薄雾,寂静幽美之中带着几分安详。而那建筑群的最中央,则是一个黑白相间的八卦印样图。最中央,则是一座高高的高台。相传,玄夜斋的创始人,玄夜子,就是在那高台之上受日月之光,坐化飞天,由此开创了南疆玄夜斋一脉的数百年额的历史。

    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各御飞剑,刚临树林之边。树林中,蓦然半空里亮起一紫一青两道剑光,两名丰神俊朗的青年御剑而来,猛地拦住了两人的去路。人还没到,声先发出:“何方朋友,夜入我玄夜斋地界!”

    话语一落,道人影也出现在了舒雪凝和姬兰亭的面前。而姬兰亭则是立刻出声:“文和,文平,我是姬兰亭!”

    左侧的那名青年弟子年纪略长,听到姬兰亭的话后,率先收起仙剑,人迎风漂浮在空中兴奋的说道:“姬师叔,你回来了?”

    玄夜斋中目前有弟子源,文,子三代弟子。而姬兰亭则是玄夜斋目前的掌教长春真人的关门弟子,因此也算是源字辈一代。而那文和文平则是文字辈,因此正好矮了姬兰亭一辈,这番叫法,倒也正确。

    姬兰亭只是点了一下头,就迅速问道:“我师傅在吗?”

    “掌门一直都在,最近斋中来了客人,所以掌门一直都在待客,并没有闭关!”文平好奇的看了一眼姬兰亭背上的周博,还有那跟在身边的舒雪凝,眼中闪过一丝惊慕的神色。

    “快,你在前面带路,我们飞进斋中!”现在时间紧急,因此姬兰亭也没那么多规矩了,直接让文和在前方带路飞向斋中。那文和看姬兰亭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严重,立刻在前,带着姬兰亭和舒雪凝两人,向着斋中一路飞去。

    三道剑光夜晚直飞玄夜斋,自然会引起多人的注意。因此,刚到玄夜斋的上空,一道人影就在此御剑挡住了三人的去路。舒雪凝美目望去,见此人须发皆白,身材瘦小却隐隐有着一股仙风道骨的样子。身上穿的是一件蓝色长衫,背后负着剑鞘,看其修为,绝对不低。

    “姬师弟?”那人看到后方的姬兰亭,语气中带着几分吃惊,随即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源福师兄,快带我去见师父!”姬兰亭没有心思再多说什么,一路上都没人阻拦,反倒是回了斋中,到处都是有同门拦着询问。这时间,耽误的可真是不值得。

    “好!”看到了姬兰亭背着的那人,那源福也是最终吐出一个字,直接带着舒雪凝还有姬兰亭向着斋中的深处飞去。片刻之后,就已经到了一处非常古朴的小苑上空,只见那苑中苍松翠柏,飞瀑流泉缓慢流下,百花齐开,直如人间仙境。一片安乐祥和,果然不愧是一派掌教的住地,仅仅这环境,就已经让人心生喜爱了。

    三道人影缓缓的落下小苑,刚刚站稳,就听那小苑深处的一处石洞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亭儿,出什么事情了?”

    “师傅,弟子请师父援手!”姬兰亭背着周博,快步的向那洞中走去。那苍老的声音一听到姬兰亭的话,话语变得沉稳起来:“快进来!”

    姬兰亭脚步如飞,背着周博抢先进了那石洞。而舒雪凝,则是随后跟去,源福也是跟随而入。三人走进洞内,只见里面大约十丈方圆,占地倒是不小。洞内打扫的干干净净,但布置极为简陋。在洞壁两边安放着数支蜡烛,散发着淡黄色的晕光,用以照明。而石洞的最里面,则是摆着一张石床,上面连稻草也无。另外一处,则放着一张桌子,桌子的一侧,挂着一张已经有些发黄的图画。桌子上,供奉着香烛瓜果。地面上,除了一个阴阳八卦图外,就只有一个蒲团。

    石床上,一老者手持着拂尘,鹤发童颜,皮肤莹润。虽然明知道对方的年龄着实不小,不过仅看容颜,却无法得知其真实的年龄。那老者看到姬兰亭前来,立刻站起身子,迎了上去。舒雪凝看到那老者,心中暗暗道:“这位难道就是玄夜斋的掌教真人长春真人了吗?都说玄夜斋的养颜之术在各门各派堪称第一,看来的确不假。至少,眼前的这位掌教真人,那驻颜之术,看起来就颇有功底。

    一边将周博放在石床上,姬兰亭一边说道:“师傅,这位师兄是晨曦门的弟子。如今身受重伤,还请师傅救治!”

    “恩!”长春真人闻言也不多说,双指伸出就向周博的手腕上搭去。然而,刚一接触周博的皮肤,就迅速收了回来,面容上也尽是惊色:“这么冷?他是怎么伤的?”

    周博身中霜花剑,本身冻气极寒。要不是血罗刹将其体内的寒气吸出了大半,恐怕周博的身上现在仍是寒霜遍布。不过就算寒气去了大半,可是残余的寒气仍然不少。饶是长春真人修为高深,但是也是对这寒气的寒冷程度,有些惊异。

    “这....”姬兰亭沉默了一下,并没有立刻说出来。他不知道此时此刻,将刚刚的事情说出来是好还是坏。而且,这周博和血罗刹的关系,他也不是十分清楚。至于舒雪凝,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身份是晨曦弟子,估计姬兰亭也不会暴露自己在鬼飘堂的身份,而将其救出来。因此,这些事情一时之间,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合适。

    长春真人看了一眼从小跟着自己长大的徒弟,淡淡的说道:“如果有的事情不方便说,就不要说了。不过,这位弟子到底是被什么所伤的?如此强大的寒气,为师也没有见到过几次。这一点,你们不能隐瞒,否则也不好对症下药。”

    “是...”姬兰亭又沉默了一下。不过一边的舒雪凝,却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说道:“是霜花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