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3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周博三人没有说话,而是各自凝神盯着那白袍之下的女子。手中的长剑,也被彼此的手,握得紧紧的。听着那女子淡淡的话语,一个个的警戒,也瞬间提升到了最高。

    “准备好了?我要出剑了!”随着那女子的提醒声,三人全身的真气,瞬间鼓荡,进行了最大的护体防御。而那圣使,也是在话语落红,如她所言,一剑出击。

    “叮”天地一亮,四处皆寒。三人只感到眼前白光一闪,心中都是下意识的道:“她出剑了!”可是,三人的动作,却并不如脑海中的意识那般,瞬间而动。空气中,突然有了一种清冷的感觉。三人的鼻尖,似乎都有什么东西多出来了一般,凉凉的,轻轻地。当一点一点的晶莹的光芒出现在周博三人的眼前的时候,三人心中同时大骇,仿佛不敢相信一般的看着那眼前飘舞的东西。

    “雪,竟然是雪!”如果可以,三人一定会认为是梦。因为没有人会想到,在一向温暖如春的南疆,竟会出现北方才有的白雪。一点一点的,就好像被风轻轻的吹起一般。“是那女子的缘故”三人明明都知道,可是却无法做出有效的还击。

    因为,三人的脑海在见到那白色的光之后,都不约而同的一阵头晕目炫。随即,一阵寒意由内到外,瞬间席卷心底。当周博下意识想挥动手中的剑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早已经僵住。“咔嚓”的轻微响声中,右臂片刻连带着剑,一同结裹上了一层蓝色的坚冰,然后再也不能动弹。

    那种寒流,却仍然不绝。周博只感觉全身越来越冷,寒气越来越盛。也不知道这女子使用的是什么妖法,竟然让那寒流沿着他的周身,迅速蔓延。淡淡的幽蓝色的坚冰,顺着他的手臂,一路凝结,顷刻间,一直道了他的胸膛处。而胸膛之下,都是冷冰冰的僵硬感,半点也不受他的控制。

    “不好!”感觉着一道风从身边穿过,眼角的余光堪堪的扫过了那一道白白的影子。“过去了?”一瞬间,周博的心中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

    形势瞬间危急了起来,那个女人的攻击方法,周博当真是第一次见到。三个人不仅没有看到人家的出剑,而且连那剑是什么样子的都没有看清楚,就这样身子直挺挺的被冰封在这里了。也不知道后面的那个姬兰亭怎么样了,不过看到那个女子的身形一闪即逝,恐怕情况不容乐观。

    周博这边一焦急,胸前猛然一阵更加寒冷的冷气灌入身体。这股冷气,比之刚刚那一股,似乎更加寒冷一般。甚至根本让周博来不及反应,上下牙就已经不听话的上下自动颤动着咬合起来。冷颤,身子本能的一种感觉到寒冷的反应,竟然现在出现在周博的身上。

    不过,这种寒冷的感觉,也只是出现了一瞬间。随即,那冷气立刻转化成了一股温热的热流。在周博的体内,好似江河湖海,汹涌而起。“咔”“咔”“咔”“咔”接连的脆响声后,那密布在周博周身的蓝冰寸寸崩裂,四面八方的激崩开来。下一刻,周博的身子骤然一扭,脚尖点地飞身而转,手中景云剑剑影如飞虹,向着那一道白色人影的后背,就是一剑刺去。

    “咦”感受到背后的那一剑,那道白色的人影显然没有想到周博竟然可以破开她的冰封。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招,竟然被周博给破了。无奈之下,那道白色的人影只好转身挥剑。剑身挥舞,一道冷气带着银白色的光芒,横扫而出。

    “呯”的一剑,说时迟,那时快。周博完全看不到对方的剑式,虽然只是一剑,可是却也好像带起了无数道的剑影,连绵不断的绕着景云剑的剑身,敲击劈斩。“轰”的一声,光芒刺目。周博只感觉到左肩一凉,一疼。身子随着一道气劲的带动,向后纷飞而去。

    一声闷响,周博后背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之上。那种后背撞击地面带来的沉痛感,让他好半天没有缓过劲来。而眼前,红光一闪,周博瞬间便被一个人给抓在了手中。同时,一声冷冷的声音响在耳边:“你没事吧?”

    “没有?”摇摇头,看到那个白色的人影气定神闲的站在不远处,周博暗自叹了一声。对方的修为和出剑,都可以说是神鬼莫测。自己竟然到现在,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剑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女人,果然是一个拥可以让血罗刹,飘渺四鬼他们都为之忌惮实力的人啊。

    “一剑已出,我说话算话,你们可以走了!”那个女子的声音依然是如同刚才一样,没有任何的波动。这一刻,一片安静。就连飘渺四鬼,也没有说出什么反对的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飘渺四鬼一向是一个很好的臣服者。对于血罗刹是这样,对于那个代表着某一势力的女子,也是这样。尤其是那一剑的出手,已经让他的心中,产生了彻彻底底的震撼感。那样华丽的一剑,快速,凶狠,蔑视,凝聚了不知都多少可以用来形容的言语的一剑,被那个女子掌握在手中,尽情的挥发。

    看到那一剑,飘渺四鬼的眼睛中,突然回想起了二十年前的那种种情形。那个男子,就是带着睥睨天地的王者霸气,挥动着手中的绝世神兵,征战在正魔大战的战场上吧?那是圣道的中兴,那是君临天下的预兆。曾经,那个男子让多少圣道群雄为之折服。让多少成名高手,甘愿在那个男子的面前,低下不曾低下的高贵头颅,任由其驱使而无怨言?“雪月双花一出,天下敢阻者皆戮。”或许,如果不是那一个美丽的邂逅,现在的情况又会如何呢?飘渺四鬼缅怀的摇了摇头,安静的好像是一个过客。任由他们离去,而不出声阻拦一下。

    “多谢!”当浑身的蓝色坚冰融化之后,姬兰亭第一个出现自周博的面前,面带感激的说了一声。而周博则是摇了摇头,不发一言,古怪的向山下走去。血罗刹瞥了飘渺四鬼一眼,也不什么废话,只是象征性的拱了拱手之后,也是转身便是向着丰都鬼城之外的山路上行去。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就在周博回头看那全身隐于白袍中的女子的时候,后者,似乎也是在那袍帽下注视着他。虽然看不清那白袍女子,可是周博能感觉到其中白袍女子目光对他的凝视。

    两目交织,或许彼此都感觉到了一种古怪的感觉,不过也只是片刻。待得周博收回视线,在那无数道目光注视下,一步步的消失在碧绿色的磷火中时,那白袍女子才收回了目光。低声自语:“好古怪的家伙,竟然能破了我的剑诀,看来有必要注意一下了.....”

    谁也不知道她这一次的到来,是为了什么。而她,也没有将自己到来的目的,告诉飘渺四鬼。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上的月,那白袍女子,淡淡的说道:“飘渺宗主,我也要走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所以就不多留了,告辞了!”

    “圣使要离开?”飘渺四鬼有点愣住了,他原本以为那女子和所行的一行人会告知他们的目的。可是,对方似乎并没有这种打算,更像是一次观光旅游。这让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到底要干什么。

    “是呀,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飘渺宗主这边,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我们就不多停留了!”说完,那女子转身对着那跟随的十二名白袍人说道:“走,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话语一落,那些白袍人,连带着领头的女子,化作一道白光,直飞天际。速度之快,甚至让飘渺四鬼连挽留的机会都没有。看着那一片狼藉的总堂,飘渺四鬼只感觉一阵气闷,对着黑无常挥了挥手:“还不快让人收拾,愣着干什么........”

    就在飘渺四鬼忙着收拾自己那一塌糊涂的总堂的时候,已经来到船上的周博,也似乎遇到了麻烦一般的,双腿一软,张口喷出了一口散发着寒气的鲜血。随即,脸色苍白,一股股极寒的冷气,自他身体内不断的溢出。顷刻间,深秋才会出现的冰霜,在周博的身体上越积越厚。

    麻烦,似乎真的来了..........

    红影一闪,根本容不得周博身后的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近身,血罗刹就已经出现在了周博的旁边,右手更是闪电般的要扶住周博。

    不过,当她指尖刚刚接触到周博的身体,就立刻如同触碰到开水一般的火速回收,同时一声低沉的惊呼:“好强的冻气!”

    月光下,周博左肩的那处伤口颜色,已经成了淡蓝色的颜色。而自胸口一下的部位,更是凝集出了大片的白色寒霜。那白色的寒霜,似乎是活物一样,在血罗刹的目光下,仍然不曾停下,而是向着周博的身子四周更多的蔓延着。只不过,周博的胸口处仿佛有什么东西阻碍了那白色的寒霜一般。所以,那白色的寒霜并没有向周博的胸部以上笼罩。

    “霜花剑!”低沉的声音,淡淡的从血罗刹的口中响起。回想刚刚那女子模糊的一剑,血罗刹似乎找到了源头一般,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怒气:“我竟然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她亲自出现。”

    “霜花剑?”听到血罗刹声音的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心中都是一震,彼此相对一视,皆是满脸的震惊。似乎都在回想着那女子出剑的一刻的情形,一种莫名的不安,出现在了两人的心头。

    两人之前并没有看到血罗刹接到的那雪月双花旗,否则一定会更加震撼。不过,仅仅是“霜花剑”这一个名字,就已经能让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知道今夜那女子的身份了。

    霜花剑,正邪名剑谱中排名第七的名剑,亦是极北雪宫中雪圣女的佩剑。自从十八年前雪帝凌铮被正道高手围剿之后,当时如日中天,统领魔道各门各派的雪宫就一夜之间消失无形,从此再无音讯。有人说,因为凌铮的身死,雪宫隐于北疆。也有人说,失去凌铮的雪宫,一夜离散,宫众各奔东西。这事情,当时曾经在正道之中引起过广泛的探讨。正道各门各派也曾经派人四处寻觅雪宫的踪迹,可是无法深入极北,因此雪宫的踪迹也就成了一个迷。

    但是,当时很多人都比较倾向于雪宫隐于极北,暗中行事。只是后来,在正道以雷霆之势,联合群雄大举扫荡魔道,没有见到雪宫的身影出现。所以,正道各派一时之间也没有深究。而当时势力极强的魔道,由于没有了雪宫的调度和援手,各自为战。因此,在极端的时间内,连续被正道各派或灭门,或解散。就算是侥幸逃脱至南疆的魔道门派,无一不是元气大伤,实力比之从前,大幅缩水,这才让正道对于雪宫的注意力淡了下来。试问,谁可以看着自己一手整合的势力,被对手击溃消灭而不出手?以后的事情,就是正魔对峙,晨曦崛起。这事情一多,风头一过,事情就不了了之了。所以,当舒雪凝和姬兰亭听到霜花剑的名字的时候,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恐怕任谁听到了消失十多年的极北雪宫重现江湖,都会心中不安吧?要知道,极北雪宫的实力之强,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有目共睹了。

    不过,这种念头在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的心中只是一闪而逝。现在,船头上的三人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了周博的身上。看着周博那苍白的脸庞和越积越厚的冰霜,舒雪凝双目中闪过一丝慌乱,下意识的就把目光望向了血罗刹。尽管知道血罗刹的身份,可是舒雪凝也只能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至少,舒雪凝知道,血罗刹一直对于周博,都没有表现出敌意,因此这个时候,也只能寄希望于血罗刹了。

    血罗刹隐于面具后方的双目,散发着难以压抑的怒火:“雪圣女,这笔账我们日后再算。”一边五指凌空一抓,将周博吸入了掌中,身子一闪,就已进入了那船舱的房间中:“你们给我在外面守着,如果不想这小子死,就别让我受到打扰!”

    听到血罗刹的话,舒雪凝和姬兰亭两人哪里会反对?两人手中长剑纷纷出鞘。姬兰亭甚至将一张御雷符紧紧的扣在手中,只要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扰到他们,那他一定不介意让对方尝尝自己御雷符的厉害。

    正魔之分,在这一刻荡然无存。此时,里面的人是血罗刹也好,是别人也罢。对于姬兰亭和舒雪凝来说,都并不重要。现在,只要能救周博的性命,他们根本不在乎对方的身份是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