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3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呵呵,血罗刹当真是好霸道啊。虽然在这鬼飘堂的总堂,可是还是一如既往的蛮不讲理。四鬼,我看你倒是可以感谢一下血罗刹!”就在血罗刹的话刚刚说完之极,一道曼妙的身影,在一众宽大的白袍人的簇拥下,从远处缓步而入。那一众人,都是身穿宽大的白袍,面容笼罩在宽大的袍帽下。而那个女声的主人,虽然也是隐于宽大的白袍下,不过却难掩其纤柔曼妙的身姿。让人一看,便知她是一个女子。

    “见过圣使!”站在高空的飘渺四鬼看到那些白袍人,慌忙拱手施礼。语气变得真挚而又低沉,完全是尊敬之意。

    “这些是什么人,竟然让飘渺四鬼这么尊敬?”那姬兰亭看到这些人,皱了皱眉,满是疑惑。玄夜斋和鬼飘堂交手那么长时间,也从来不知道飘渺四鬼会对着这样一群人那么尊敬,而且如同下属对于主上一般。

    不过,周博却是知道。这些人,应该就是之前让血罗刹也是隐隐忌惮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不过后者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最起码,应该是比罗刹门还要强大的势力。否则,以血罗刹的脾气,是断然不会对其那般容忍的。

    “圣使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下不明白,还请圣使明言!”飘渺四鬼显然不知道那圣使的话是什么意思,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道。而一边的血罗刹,目光也是隐带着疑惑。看来,不仅仅是飘渺四鬼不知道,就连血罗刹,也是不清楚那圣使的意思。

    “今日百鬼夜行,朝圣之日。血罗刹没有当着大会的面找你讨人,已经是给了你面子。要是在那个时候,各方势力都有代表出席,你可就真的不好办了。为了一个正道小弟子,伤了你们两派的和气,是不是有些不太划算呢?”那圣使虽然话语没有说明白,不过却也点到了正题。这番点拨,倒是让飘渺四鬼心中猛然一动。然而,看着那被雷电轰击的面目全非的总堂。飘渺四鬼的脸色依然阴沉:“既然圣使开口,你血罗刹又是千里迢迢而来,我倒是可以给你血罗刹一个面子,放了那个女娃。不过,那个男的,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放走。我鬼飘堂的总堂,竟然被他引雷毁坏。如果今日放走了他,我想我这主上之位,也不用做了!”

    众人随着那飘渺四鬼的手指的指向看去,飘渺四鬼口中那人,分明就是姬兰亭无疑。看到飘渺四鬼让了步,血罗刹连看一眼姬兰亭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开口道:“好,我答应你!”

    对于姬兰亭的生死,血罗刹完全不会放在心中。如果说,在场的这些人中,有哪一个能暂时的让她放在心中的话,恐怕也只有周博那个家伙了。本来,这一次要人也只是以救出舒雪凝为最终条件。现在,飘渺四鬼既然答应放人,血罗刹自然不会给自己再找些麻烦。这个时候,只要不违背自己的利益。就算是罗刹门的人,血罗刹估计也会交出来。至于姬兰亭的生死,与她何干?后者是正道弟子,落在飘渺四鬼的手上是死是活,她都不会去看上一眼。

    “不行!”听到血罗刹要放弃姬兰亭的话语,舒雪凝直接闪身挡在了姬兰亭的面前。在场的人都知道形势是什么样的,要是血罗刹不出手的话,以姬兰亭的实力和本事,想要逃出这鬼飘堂的地界,可真是难如上天。更何况,姬兰亭的出现,也是因为自己被抓。为了救自己出去,他才暴露了身份。如果真的因为自己,而让姬兰亭出了什么事情,舒雪凝更是万般不能答应。

    倔强而又固执,善良却又有着和本事并不成比例的正义感。这就是舒雪凝,那个看似冰冷,却固执的坚持着自己主见的女子。如果她不是拥有着周博在心中对她的这些评价,那么她也不会明明知道南疆的危险,却仍然一意孤行的独闯南疆了。看到舒雪凝的态度,周博可以感觉到,高空上的血罗刹扫视过来的目光。

    “舒师妹,你和这位师弟赶紧离开!这里的事情我能应付,没有必要几个人一起栽在这里。”相比于舒雪凝的固执,姬兰亭更加的理智一些。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格外的注重别人的心理,强自镇定,希望以自己的这种大无畏精神,来让同伴不忍心抛弃自己。至于是哪一种,周博还不知道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不过,一张蓝色的御雷符,已经出现在了姬兰亭的手中。看来,似乎他已经准备最后的一战了。

    缓缓的叹了口气,周博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下子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周博知道,以舒雪凝的脾气,肯定不会留下姬兰亭独自逃生的。抬起头,看着高空上的血罗刹。周博慢慢的对其摇了摇头。尽管没有说一言一语,可是他知道,血罗刹知道自己的意思。

    “四鬼,你可以动手。不过,如果他们两个伤了的话,我是不会答应的!”在看到周博摇头的那一刻,血罗刹也转过了头,对着飘渺四鬼用着风轻云淡的口气说着。虽然语气是一种漠不关心,不过话语却是很肯定的告诉了飘渺四鬼:“你如果敢伤了他们,我是不会不出手的!”

    “血罗刹,你这是什么意思!”本来已经决定动手的飘渺四鬼,在听到血罗刹的话后,再一次的勃然大怒起来:“我今日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但是如果你血罗刹真的没有什么诚意的话,那么你我索性打上一场吧。”对于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飘渺四鬼已经有些受够了。而血罗刹,却如同一个无底深渊一般的不知道满足,反而得寸进尺。泥人尚有三分土性,兔子急了还会咬人。飘渺四鬼今日恐怕受到的窝囊气比往常一年还要多,到了现在,实在是要到了崩溃爆发的边缘。

    “血罗刹,我倒是很奇怪,为什么以你的性子,竟然会在今夜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救助这些正道的弟子。我想,除非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可有左右得了你,否则你是不会做出这般举动的。至少,你不会让飘渺四鬼如此为难的。不知道能不能说一下理由,说不定大家可以心平气和的把这些事情解决了呢?”白衣的女圣使,在这一刻再次的出声道。

    其实,不仅仅是血罗刹,就连飘渺四鬼也不知道这一位代表了那个势力的圣使,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南疆地界。而且,更为稀奇的是,她来到这里,丝毫不讲自己的来意。就连自己接待她的那不长的时间中,两个人也都是说些没有营养的废话。至于和血罗刹的争端,这位圣使更是没有做一个公正的判决,或者去指责什么。反而,在两人之间大和稀泥,做的分明就是一副和事佬的样子。

    “他若是不动他们俩个,我也就不会出手。他的生死,我倒并非是很在意,甚至飘渺四鬼杀了他,我也不会皱一下眉。”血罗刹瞟了一眼姬兰亭,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我若是出手,你保证不拦?”飘渺四鬼听到这里,心情略微好了一些,开口问道。

    “不拦!”血罗刹背起了双手:“只不过,他们俩个的行动,我不会阻拦。若是你伤了他们,我是不会罢休的!”血罗刹指了指周博和舒雪凝,依然是那一句话。

    “你,那他们如果对我出手呢?”飘渺四鬼听着血罗刹的话,又是一股怒气升了上来。

    血罗刹耸了一下肩,摊了摊手:“那,我可管不着。”

    “你。。。。。。”飘渺四鬼现在真的有一种想不顾一切打一场的冲动。可是,理智却又强行的制止了他这种冲动。要是和罗刹门开战,鬼飘堂的势力明显不如。如果不打,这一口窝囊气,实在让飘渺四鬼难以下咽。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不是那三个年轻弟子的对手,只是血罗刹站在一边虎视眈眈的,万一自己真的伤了舒雪凝和那个小子,擦枪走火,麻烦真的大了。

    这就是一个上位者的悲哀,面对着自己那一大摊子的大家业。他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更多的保全自己的家业。在魔道一脉中,也只有血罗刹这个疯子才会不心疼自己的家业,整日四处开战。然而,偏偏就是血罗刹的这种强势,让很多小势力都是争相依附。家业越打越大,倒也算得上一个奇闻。虽然飘渺四鬼也很想试一试,可是看看自己手下的力量,他也只能想一想这种事情的可能性,而不能实际行动。

    试想一下,血罗刹连魔宗都敢挑衅,更不用说对付一个比他们罗刹门还要弱小一些的鬼飘堂了。有的时候,面对强大的势力,除了妥协,别无他法。

    “如果说,我只要对他们出手,你就会对我出手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飘渺四鬼的语气里,有着深深的无奈。

    “可能性极大!”血罗刹淡淡的说道。因为那剑诀的缘故,血罗刹最终还是以比较强硬的姿态,来回答了飘渺四鬼的话语。

    一时间,飘渺四鬼陷入了沉默。从他那并不平稳的呼吸,可以知道他现在的思想很是混乱。或许,他在计较得失,也或许他在找一个体面一点的让步理由。

    “让他走吧!”那个一身白袍的女圣使在这一刻,突然开口道:“既然血罗刹你不愿意让步,四鬼,你索性就大肚一点,放了他们吧!”不得不说,那女圣使的话语响起的时机,倒是不差。至少,给了飘渺四鬼一个台阶,让他可以顺势下来。

    轻吐了一口气,飘渺四鬼紧紧的注视着血罗刹,忽然挥了挥手,沉声说道:“我可以再给你一个面子,不过你们要留下一点交代。我鬼飘堂的总堂,就这样被毁了。任谁,也不会让这种事情想没发生一样的解决掉。”

    “你想怎么做?”血罗刹听出了飘渺四鬼的话语意思,对方明显想要自己这边的一个交代,也算是为这种事情划上一个句号,彻底收尾。否则,飘渺四鬼是不会乐意让这事情这么简单的结束的。

    “让那个小子接我一招,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活下来,我不追究。他死了,也只能怪他运气太差。”飘渺四鬼那黑纱之后的双眼再次盯在了姬兰亭的身上。他可以不怪血罗刹的蛮横,他也可以不怪舒雪凝的作为,但是姬兰亭一雷电轰了鬼飘堂的总堂,这件事情却是不能不讨要一个公道的。今日,碍于血罗刹,飘渺四鬼知道自己无法深追究什么。不过,他日,自己可以带着人去玄夜斋,好好的找一把那些牛鼻子们的麻烦。

    “这”血罗刹没有立刻答应。姬兰亭的修为,似乎也不算什么特别厉害。或许,他能和飘渺四鬼缠斗,但他绝对接不下来飘渺四鬼的全力一招。估计,飘渺四鬼全力出手的话,恐怕这姬兰亭直接就被飘渺四鬼一招给震死了。那么,磨了这半天,等于还是没有出手救人。

    在场的人,现在有大部分都想到了其中的猫腻,也都知道了飘渺四鬼的打算。可是,偏偏是飘渺四鬼的这个提议,让姬兰亭他们无话可说。尤其是血罗刹,飘渺四鬼已经对自己多番退让了,如果再逼下去的话,恐怕其还当真会和真的翻脸。到了那一步,血罗刹也是不想看到的。别看他嚣张霸道,不过却也时刻把握着对方的底线,并没有把事情真的闹到不可开交。因此,飘渺四鬼的这番话,也让她没有了说辞。

    “呵呵,四鬼你出手难免会被人说成有失公道。纵然是那小子抵挡不住,也会被他们说成你是暗下重手。我看,还是我来代劳,攻他一剑,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啊?”女圣使的声音,再次响起,其中的内容,也让众人心中一动。血罗刹第一个说道:“既然圣使所言,在下自然没有意见!”

    只是一句话,就已经说明血罗刹同意那个女子代替飘渺四鬼,出手对敌了。

    感觉到那女子望向自己的目光,飘渺四鬼最终也是点了一下头。因为,他也想知道,这位圣使的实力和她究竟会怎样处理这些事情。飘渺四鬼可不是傻瓜,他知道这位代表着那个势力的女子,来到这里一定会有她自己或者她背后势力的某种打算。既然,有人愿意代替他出手,他也不会拒绝。至少,想必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圣使应该不会太过偏倚哪一方吧?

    缓步的走上前了几步,那全身隐于宽大白袍的女子看着对面的三个青年。声音悦耳动听,却也带着淡淡的冷气:“诸位,准备好了吗?我只出一剑,而且允许你们三人同时接剑。生死,各安天命。希望你们可以保持你们的最高状态!”

    “一剑?三人同时接?”飘渺四鬼有些皱眉的看着那女子。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是想要放水,给血罗刹一个面子,还是实力高超的对这三位青年弟子根本就不屑一顾。总之,连飘渺四鬼都有些不相信这个女子的一剑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看了下去,他也想知道这个所谓的“圣使”,会给自己带来点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