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此时,血罗刹和周博两人就坐在丰都镇中最大的一间酒楼的隔厅雅室之中。室内,一股香气,是丰都镇特有的松油牛脂混着烤肉的气味。丰都镇的烤肉,在南疆中素来有名。就算是日常生活饮食挑剔的血罗刹,也是对这烤肉暗暗点头。至于周博,更是不用多说。他已经近乎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尽管修道之人可以辟谷不食,淡淡依靠天地之气滋养身体。但是套用莫野的一句话:不食天地之物,又怎寻天地之道?顺其自然,方是道中之道。”或许,莫野这番话有些强词夺理,可是却也间接的说明。吃东西是人生来就会的,不吃东西,终究会很难受。尤其是此时,闻着香气不吃,那就更对不起自己的胃了。

    隔着那薄薄的竹帘,血罗刹用象牙筷子优雅的夹起了一片烤肉。只是,因为面具的缘故,似乎只能闻闻香。周博在一边看得暗自摇头,一边用筷子飞快的夹着烤肉,一边好笑的看着血罗刹。看到好半天之后,血罗刹终究还是不愿意将面具取下,却似乎又留恋烤肉的味道。周博拍了拍手,慢慢的说道:“把这些烤肉装起来,我们回船上吃去吧。你的这个样子吃东西,实在是难为你了!”

    血罗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当下同意了周博的想法。一边让周博付银子,一边吩咐店小二将烤肉包好,让她带回船上吃去。

    然而,这边店小二刚走。那边,一道锐利的目光,隔着竹帘就射了进来。不仅仅是血罗刹,就连周博,也是注意到了这锐利的目光。当下,起身撩开帘子,向着那目光的源头看去。

    那道目光的主人似乎并没有遮掩自己的意思,看到周博的目光,竟然避也不避。而周博,则是看到那目光的主人坐在西边的座位上,乃是一粗衣大汉。那大汉看到周博看着他,仍然是不闪不避,两道冷电似的目光在周博的脸上转了两转,停留了一番,就再次收了回去。

    周博看着那大汉的身材甚是魁伟,一脸络腮胡子虽然茂密,不过却也能看出其只有三十来岁。那身上穿的灰色旧布袍已经微微有些破烂,似乎境况并不是太好。而且脸上,也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就如同一只没有睡醒的狮子。虽然看起来萎靡不振,然而却没有人敢轻易小视。

    虽然不认识,不过对于那大汉,周博心底仍是留了意。或许,身材健硕,虎背熊腰之人也曾见过。气势磅礴,不怒自威之人也并不稀少。然而,这大汉似乎才称得上“英气勃勃”四字!一看,就是豪爽之人,让周博暗自心折。

    看着那大汉桌上放着的一大盘烤肉和两大壶酒,再看看那大汉腰间的大大的葫芦。周博缓缓的放下了竹帘,待店小二将他们要的东西都准备好的时候。周博又从自己乾坤袋中取出了一锭银子,交给店小二,指着大汉说:“这些银子,就算我请那位兄弟的酒钱。你们店里最好的酒,给我给他送去。这锭银子能买你们多少酒,你们就给我上多少酒!”

    说完,将店小二手中已经包好的烤肉收入乾坤袋中。紧跟着血罗刹,缓步走下了酒楼。只不过,在两人走下楼的时候,周博分明能感觉到,那大汉的目光,再次停在了他和血罗刹他们两人的身上,而且久久不散。虽然对大汉不知根不知底,不过周博还是清楚,那大汉一定是一个高手无疑。或许,未必是血罗刹这等高手的对手,但是要比自己,却要强的太多太多。而且,周博隐隐的感觉到,自己遇上的那罗刹门的五煞,或者魔宗的七魔手,似乎都要比他逊色一筹。

    就这样一路和血罗刹走向了先前上岸的渡口,两人一路沉静。血罗刹似乎在思索什么事情一般,一言不发。尽管看不到血罗刹的表情,然而周博却可以敏锐的感觉到,她此时心中的沉闷。只不过,对于这种血罗刹不言语的心事,周博也无法可施。再怎么说,后者也没有留露出一点需要帮助的意思。

    越靠近渡口,所见的路人也就越来越稀少。本能的,周博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对着前方的血罗刹道:“你发现没有,情况有点不对!”

    “不用猜了,是鬼飘堂的人来了!”这种不平常的环境,又如何能瞒得住已经见过无数风浪的血罗刹?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之后,就接着向渡口方向走去。

    “鬼飘堂的人来了?速度倒是真快,这才刚到,就已经有人出动了。看来,这一片地域还当真是鬼飘堂的核心地区啊,眼线一定不少!”周博摸了一下下巴,暗暗的想到。同时,那已经不远的渡口,隐约的有人影晃动,似乎真的是鬼飘堂的人手。

    丰都镇的渡口处,是一片由鹅黄色的花岗石铺垫而成的广场。或许是因为人流量大的缘故,这广场修建的极大。平日里,广场上人来人往,渡口处,船只川流不息,人流几乎未曾断过,热闹非凡。而此刻,这里却是一片肃杀之气,格外的安静。

    本该是人流不息的广场,此时却是聚集了一个庞大的绿衣人群。无数的绿衣人手持明晃晃的钢刀长剑,分布四周。人数虽然多,但是却排列的十分整齐。两人成列,三人成行。在那绿衣人群之中,又有数十道身影笔直矗立。看那些人影隐隐间所弥漫而出的阴森气息,令得周围远处不少人略微有些色变。

    这数十名身穿绿衣,头戴黑帽,面蒙黑纱之人,一看便知道不是寻常货色。甚至,已经有些知道内情的人认出了这些人分明就是附近丰都山内丰都鬼城的鬼飘堂的人手。平日里,鬼飘堂的人几乎从不踏足丰都镇,做事行踪都是极为隐秘。可是如今却是这般大张旗鼓来到此处,明显是来者不善。

    “我认识那人,好像是像鬼飘堂的人!看到那黑衣的男子没有,据说好像就是鬼飘堂中的黑白无常双使中的黑无常。他可是鬼飘堂中的高手,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里了。他们究竟想干什么,难不成有什么厉害的势力要来寻仇?”

    丰都镇的凡人对于鬼飘堂这个势力大部分还是知道的,而且对其,也并没有什么恶感。或许应对了那句老话,兔子不吃窝边草。一向对外人凶狠的鬼飘堂,对于丰都镇的凡人百姓还是十分照顾的。既不扰民,又不为非作歹。因此,在这里凡人百姓对其也并没有怎样反感。否则,丰都镇也不会成为南疆中的大镇了。

    听到周围远处那一声声低低的窃语声,那绿人群中的那名黑衣青年,眼神微微一寒,充斥着森冷的目光徐徐扫过周围附近。凡是被他目光扫过的地方,都是瞬间安静了下来。

    那黑无常和白无常的衣着装饰极为相近,全身一席黑衣,腰间黑色的腰带,脚踏黑色的黑靴。长发披散,隐隐的遮住了右边的脸颊。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黑无常那脸颊上,竟然纹绘着一片黑色的魔纹。正面看上去,颇为恐怖。如果再其说话的时候,那黑色的魔纹配合其脸庞的颤动,或许会变得更加栩栩如生。虽然只是一片黑色的魔纹,然而纹绣在黑无常的脸上,却是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阴寒煞气。

    先前罗刹门的那艘大船上,十余名红衣的罗莎弟子持刀而立,谨慎的盯着渡口处的那些绿衣鬼飘弟子。魔道三大派虽然联手对抗正道群雄,不过自己内讧却也不断。常年也都有过争斗,罗刹门和鬼飘堂,也曾经爆发过数次的大战。所以说,双方的关系并不是那般的融洽。此时,血罗刹不在,而鬼飘堂的人手又都聚集在渡口处。谁也不能保证他们的来意如何,因此那些罗刹门的弟子也都纷纷的来到船头,持刀而立,谨慎的盯着那些鬼飘堂的弟子。

    黑衣无常在刚刚出声邀请血罗刹的时候,就已经被告知血罗刹不在船上。黑无常也没有想到,自己赶来的时候,血罗刹已经离开。但是既然血罗刹亲至,作为鬼飘堂的接引,黑无常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的。只好带着自己手下的那一群弟子,安静的等待在那里。尽管那些罗刹门的弟子表现的对他手下的弟子很有敌意,不过黑无常也没什么怒气。大家整日刀光相见,谁也不能保证手上不沾染点对方势力的鲜血。尽管同为圣道一脉,可是私底下的冲突,也让各门各派并不太平。黑无常,倒也可以理解。

    好在,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似乎只过了半个时辰,远远的街口处,一身红衣的血罗刹,就已经出现在了黑无常的视线中。看到那红色的身影,黑无常疾步遥遥上前,对着那尚在远处的血罗刹躬身行礼,开口说道:“鬼飘堂,接引使者黑无常,见过罗刹门血罗刹门主!”

    声音低沉,却响彻半空。一时间,那些隐于远处的凡人平民们听到黑无常的话,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血罗刹,竟然来了........”

    血罗刹的大名,在南疆绝对是可以夜止小儿啼哭的恶魔般存在。虽然很多凡人都是不知道血罗刹到底是谁,可是这却丝毫不影响血罗刹的凶名四布。饶是在鬼飘堂一向眼高于顶的黑无常,在看到血罗刹缓慢走进的时候,心脏还是不经意的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尽管对方只有两个人,然而血罗刹那种无畏和无所的气质,还是让所有鬼飘堂的弟子感觉到了那种冷冽和睥睨一切的霸气。甚至,黑无常再次闻到了那种血腥的气息。是的,是从血罗刹身上散发出来的,这一刻,那种血腥气息,让黑无常甚至都有一点点的反胃。

    “好大的阵势啊,我还以为飘渺四鬼是来找我算账的,让你带了这么多的人。”血罗刹那种低沉的男生假音响彻在每一个鬼飘堂弟子的耳边,让那些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算账?普天之下,能找血罗刹算账的人或许有很多,但是自己这些人,是绝对最没有资格的一群人。甚至,连他们自己都认为,就算是算账,也真的轮不到他们。”

    “呵呵,大人说笑了!”黑无常艰难的动了一下喉结,用着那有点发干的嗓子,慢慢的说道:“主上知道大人亲来,十分惊喜,特令小人带了这些迎宾队来给大人开道护航。大人修为高深,时间含有敌手,自然是用不上我们的。不过,如果有些不知轻重的小鱼小虾触犯了大人,也是我们鬼飘堂的招待不周。还请大人不要见怪,在下这一次只是为了迎接大人,别无他意。”

    “随你吧!天一黑,我们就去你们鬼城。我先上船了,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这里是你们鬼飘堂的地界,我客随主便!”说完,不再看黑无常一眼,身子轻盈的虚空而踏,落在了船头之上,又进入了船舱。当真是对于鬼飘堂的人手,不闻不问。

    黑无常小心的收回了目光,看到缓缓的从自己带着的那些鬼飘堂弟子面前走过的周博,目光中惊讶之意略微闪过。因为凭借着他的感官,明显感觉到了眼前这个白衣少年一身修为真气尽是大气浩然,如同奔流的江水一般,隐隐的有一股正气蕴含其中。对于正道弟子的真气,鬼飘堂的心法是最为敏感的。原因就是,鬼飘堂的心法太过诡异,走的属于阴毒一类。和正道弟子修为的方向,正好相反。水火不相容,正邪不两立。晨曦门如今身为正道第一门派,其中的三清心法独步天下,世间罕有。而那隐隐的正气和坦荡浩然,也是代表了晨曦门的弟子心性和作为。亦如晨曦门中的剑诀总纲中的那几句宗旨:剑道坦荡,剑式中正。出剑准确,气度自如,剑随心至。一如做人,君子坦荡,光明磊落。

    那些鬼飘堂的弟子虽然修为不高,可是也是发觉了周博那一身真气的对立之感。顿时,不知道多少道目光同时望向了周博,而黑无常身后的那些绿衣黑纱的引鬼使者,更是双手不经意的放在了腰间的黑色铁链之上。

    面对鬼飘堂的这些弟子,周博却也没有过多的惧意。缓缓停下了脚步,双眼盯在挡在自己面前的黑无常,手中景云剑,也是轻微的颤动起来。

    “叮铃”的一声铁链的清脆声,随即周博手中的景云剑,也是猛然的一颤,不过却并没有出鞘。而那挡在周博面前的黑无常,也并没有出手,甚至没有动一下自己的身子。不过那在黑色的长发下的眉头,却是轻轻地皱了起来。

    “黑无常使者,似乎你的这些属下很不友好啊!”周博嘴角带起一点古怪的笑容,轻声道。尽管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沉稳大度,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

    “放肆!”黑无常没有转头看那个发出声响的属下,脚步轻移,轻微的让开了道路,同时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这位先生,请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