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和在十八年前迁入南疆的魔宗,罗刹门不同。鬼飘堂的势力范围,一直都在以南疆的东南一带边缘,和南河的上游为主要活动范围。可以说吗,是南疆中土生土长魔道门派。尽管在明面实力上,鬼飘堂的势力比之魔宗和罗刹门,要相差了一大截。然而,论起根深蒂固,魔宗和罗刹门都不得不承认,鬼飘堂的确要比他们更加的牢固。至于每年从各镇中选送童男童女,这也是很早之前就有的习俗。不仅仅是魔宗和罗刹门,就算是正道中的南三剑派,对此也是摇头无奈。不是不想管,而是这事情的源头就是鬼飘堂所在的丰都鬼城。将鬼飘堂连根拔起,南三剑派自问还没有这个本事。既然无法可施,也只好听之任之了。反正,那些凡人居民也都已经熟悉了这种长年的习惯,一切就顺其发展吧。

    想着鬼飘堂那残忍的吞噬元神的功法,想着舒雪凝因为想要救自己,而被鬼飘堂之人吞噬掉元神。从此,烟消云散,甚至连轮回都不复存在。周博的双手,不经意的抓紧了坐下的床单,而且越来越用力。

    周博曾经自问,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可是,当他发现那个曾经让他自己在一瞬间为之惊艳的女子,用一种鄙夷而又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而替她那本来就有错的师姐开脱的时候。周博心中就把高傲而又无理的印象,加在了舒雪凝的头上。后来,紫星峰上,自己被打落云海,引发了绿翠紫星两峰争斗的事情,更是让周博对于绿翠峰的弟子,尤其是代表人物的舒雪凝,厌恶不已。以至于见到她的时候,连一句话的兴趣都欠奉。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在自己被抓,尤其是知道对方是血罗刹的时候,依然的奔赴南疆,想方设法的想救出自己。每当想起舒雪凝的这个举动,周博又不得不承认,他对舒雪凝的恶感,在这一刻总会消失掉好大一部分。

    如果说,血罗刹愿意换一个别的条件,周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毕竟,舒雪凝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陷身到了这一次的危机中。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恩怨对于周博来说,一向分的明明白白。可是这一次,周博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取舍。一面是血罗刹得到那套剑法之后对于正道的威胁。一面,又是为了救自己的舒雪凝的生命安危。大义与恩情的交错,让周博在这一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心中所想,放手去做。男儿狐疑不决,终会有遗憾终身之恨!”就在周博内心彷徨之际,一旁紧闭着双眼的修罗突然开口。虽然说,语气十分的冷淡,但是这番话语,却是客观而又公正,并没有因为血罗刹的缘故,而开口劝阻什么。反而,却用这二十三个字,告诉了周博应该怎么做。听到修罗的这番话,原本内心烦乱的周博,突然之间毫无缘由的轻松了下来。深吸了两口气,周博的眼光重新聚集起了深邃的光芒。那是一种自信而又肯定的神采,下一刻周博猛然起身,一把推开了那屋门。门外不远处,血罗刹就站在那里,似乎是在专程的等待着他一般。

    看到血罗刹的身影,周博再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你,赢,了.......!”

    天色暗了又明,沉寂一夜的晨光,终于是再度出现在了天边。天边,群星开始隐退。太阳的出现和月亮的消失,一如阴阳之间那永恒不变的定律,相辅相成,却又相生相克。

    坐着船逆流而上,虽然有水流的阻力,可是却也并没有过多的影响船只的速度。时间,似乎在无形中慢了下来。而那大船的主杆上,血红色的大旗,让南河沿岸的势力纷纷争相避让。罗刹门,这个南疆势力中的巨头,似乎还无人敢轻捋虎须。因此,本来并不安全的南河,在罗刹门的大船行进一路中,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

    船舱中,带着金色面具的血罗刹负手而立。这位刚刚回到罗刹门不足一个时辰的门主,再次离开了罗刹门。不过,这一次并不同上一次的悄悄离开。血罗刹再离开的时候,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罗刹门中的四煞,她要去鬼飘堂。

    没有带一名高手,只是让罗刹门中的寻常弟子准备了船只。就这样一路自水路逆流而上,向着位于上游的丰都山而去。船舱中,安静的似乎掉下一颗针都可以听见。面对着门主,那些罗刹门的弟子甚至连在船舱附近两米外站立的胆量都没有。这就是威严,这就是霸气,这就是血罗刹在罗刹门中一言而决的效果。甚至,周博都有些在心底佩服这个真正的面容上看起来纤秀俊美的女子。能在强者如云,桀骜不驯的南疆中,统领这样一方势力。纵然这个女子的修为精深,罕有敌手,可是也是十分辛苦和孤独的吧?想到这里,周博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手指缓缓的**过自己的那一把景云剑。

    “你叹气作甚,现在才刚刚日出,你的那位同门到了夜晚才会有危险。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将你同门完好无损的带出来。如果今日你同门有事,我帮你把白无常给活刮了,而且也绝不沾染你的那套剑诀!”血罗刹的声音冷淡,似乎对周博那一声无声的叹息十分的不满。在她想来,那是后者对她的不信任。没有回头看那个有点沉闷的小家伙,事实上血罗刹在这一刻,心中有了一丝疑惑。明明那套威力无比的剑诀即将到手,可是她却没有一点高兴或者那种喜悦远远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似乎,身后那个小子的一举一动,对她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一般。“哼,该死的小子,本宗亲自帮你出手,还不知足。”不知道那种烦躁从何而来的血罗刹皱着眉头胡乱的甩了一下衣袖,心中恨恨的想着。

    对于周博,血罗刹自己也承认对其的态度和行为都已经超出了以往对于任何人。回想起那一日周博叫媳妇儿的场景,血罗刹就会不停的在内心反问和深思,似乎自己真的对这个年轻的正道小子太过宽容,太过容忍了。纵然无数次的在心中对自己说道,之所以在周博叫自己媳妇儿之后,只是把他扔进了水潭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要从他身上得到那绝世的剑诀。可是,在那潜意识中,血罗刹还是承认,自己对那小子在那一刻,似乎并不太想对他真的为难。否则,换做以往,纵然是不去对方性命,也必然会用自己的手段,折磨的对方闭嘴。威震南疆的血罗刹之名,不是口口相传传出来的,而是用无数的鲜血和灭门的铁血手段,一次又一次的堆积起来。那种似乎走进了就有淡淡血腥味道的气息,让无数人避而远之。没有人知道血罗刹是女的,也没有人敢相信血罗刹是女的。杀戮,血腥。这些,就是南疆群魔眼中的那一方霸主的本色。

    “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想,如果鬼飘堂不交人怎么办?”周博的的心中现在想的最多的,就是鬼飘堂的态度。因为血罗刹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了周博:对于鬼飘堂,她不会像一个贼一样的偷偷摸摸的潜入丰都鬼城救出舒雪凝。尽管,那无疑是最省时,最省力的一种方法。她会正大光明的踏足丰都鬼城,用自己的方式,用血罗刹的方式,要回舒雪凝。似乎,血罗刹鬼飘堂的飘渺四鬼,有着难以言喻的恩怨一般。

    “哼,不给?他们不给我们不会自己去拿吗?”血罗刹的语气带着森然冰冷:“他们不给,你我就杀到给为止!如果到时候动了手,飘渺四鬼留给你。其他的那些人,我替你包了!”血罗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却让周博吃了一惊。在确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的时候,周博开口道:“你说什么,你说让我对付飘渺四鬼?”

    “对,飘渺四鬼只能由你来对付,我...杀不了他!”血罗刹的话语,在这一刻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说了出来:“知道我为什么想要你的那一套剑诀吗?就是因为,凭着我现在的本事,杀不了飘渺四鬼。应该说,就算是我和魔宗的磨砺锋两人联手,也杀不了飘渺四鬼。”

    “他这么厉害?”很少看到血罗刹这般承认自己不足的周博没有怀疑血罗刹的话,虽然那只是跟着血罗刹相处了几天,不过周博相信血罗刹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事实上,血罗刹是一个高傲的高手,尽管手段血腥,杀伐决绝。可是,这类高手通常有一个好处,他们不屑于阴谋诡计,也不屑于谎言和欺骗。血罗刹既然这样说,那就证明她真的杀不了飘渺四鬼。周博没有想到,飘渺四鬼竟然这般厉害。竟然连血罗刹,也不是其对手。

    “厉害?我和磨砺锋随便一个,就足以击败他。”血罗刹显然已经看出了周博对自己言语的误会,直接解释道:“飘渺四鬼并不是厉害,而是他几乎成了不死之躯。因为,他修炼的百鬼噬魂是魂体分离双生双离之境。躯体和元神,都早已经成功的脱开,就算是躯体毁灭,也死不了。而且,你知道他一个人为什么叫做飘渺四鬼吗?因为他一人之躯存了四魂魄,也就说一个人的躯体,四个人的元神魂魄。”

    “什么,这怎么可能?”虽然一直以来,他接触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一躯存四魄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难道,他们就不害怕魂魄之间的攻击或者吞噬融合吗?就算是周博的见识不多,可是也知道这是明明不可能的事情。然而那飘渺四鬼,却可以做到。或许,换一个人说出这些话,周博一定不会相信。然而,现在自己面前的是血罗刹,是南疆中三大高手之一。她既然说出来了,那么就证明一定是真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可是后来交手之后,我才知道,那传闻是真的。百鬼噬魂这种功法特别特殊,修炼的就是元神魂魄。同样,这种功法的修炼过程中,也需要很多的魂魄支持才行。吞噬魂魄元神会遭到多大的痛苦,没有人能想象得到。因为,元神这种东西,是玄之又玄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说的清楚。你吞噬了一个魂魄,就代表你多了一份隐藏在深处的记忆。你吞噬一百个,就多了一百份记忆。修为越高,这种记忆的存储程度也就越大。知道有一天,你自己的魂魄和元神再也压制不住那些魂魄产生的纷乱的记忆的时候,那就是你的末日的到来。”

    “知道为什么每年血罗刹在百鬼夜行之夜,也就是七月十三到七月十五这三天要让每个镇子都送上十对童男童女吗?那是因为,小孩子的记忆偏少,而且意识不强。吞噬起来,那种记忆混乱和相互影响的效果,会降到最低。飘渺四鬼,是百鬼噬魂中修炼到最高境界的鬼飘宗主了。其他的,似乎都没有达到他这个程度,就记忆元神混乱,毁灭或者消失了。”

    “那,按照你说的,他们明明知道最后的结果是这样,还在修炼百鬼噬魂?他们难道疯了吗,不知道这样下去就是毁灭?”在周博看来,这些鬼飘堂的人都可以算作是疯子了,明明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万劫不复,竟然还拼了命的去修炼。

    “他们的历代宗主都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却都奋不顾身的去修炼了。要知道,成为高手,尤其是成为称霸一方的高手,对于那些人的影响有多么的大。百鬼噬魂这个修炼发诀,倒像是一种提前预支元神的催化剂。修炼了它,不仅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而且,还丧失了人最基本的人性。不过,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它可以带来强大的生命力,来获得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说被攻击而不死。虽然这些都只是短暂的,但至少,他们成为了高手,他们成为了称霸一方的霸主。这种感觉,这种心理,就好像是流星划过夜空一样,虽然短暂,却也璀璨辉煌过了。或许这就是那些鬼飘堂历代的宗主心中所想吧。”血罗刹的语气带点不屑,天道纵横,靠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这般投机取巧,终究难以胜任。

    而前方,水流逐渐变缓,大船已经向着岸边靠去。远处,群山起伏,浓雾弥漫。看上去,森然恐怖,密林遮天。“这里,应该就是丰都山一带了吧?”周博的心中暗暗的想到。

    果然,血罗刹看着那群山,声音平淡的说道:“丰都山,到了!”

    丰都镇,因为临近丰都山而得名。尽管丰都山中的丰都鬼城不知道让多少曾经胆大的凡人吓破了胆,可是丰都镇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落魄。反而是,镇子中行人熙来攘往,甚是繁华。这种繁华程度,在南疆中,可以说的确不多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