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2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哼,踏平南疆?就凭你这微末的修为,也想与我们鬼飘堂为敌?”那两名绿衣的引鬼使者冷声不屑道。年轻的正道弟子一腔热血,他们也见了不少。不过,一切的替天行道,路见不平都是建立在绝对实力的基础上。虽然眼前的那个白衣女子是正道弟子有些棘手,不过他们引鬼使者还当真不放在眼中。要知道,鬼飘堂的引鬼使者,一向是神鬼不惧。不要说舒雪凝这个年轻的正道弟子,就算是南三剑派的成名高手来了,他们也敢斗上一斗。更何况,船内此时还有一位大人物坐镇!

    “受死!”眼睛的余光扫到了那黑色的木匣子,胸腹之间,那怒火再次澎湃而起。脚掌一跺地面,身子顿时凌空而起。银白色的剑光,带着那满胸的杀气,向着那黑色的鬼船上的两名引鬼使者,再次斩去。

    “怕你不成!”那两名引鬼使者看到舒雪凝的攻击,双手凌空一扬,顿时手中那其黑色的铁链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发出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就好像一条黑色的毒蛇,对着天空上的舒雪凝,飞冲而去。

    “呯”白光闪动,黑气翻腾。看着那铁链的冲上,舒雪凝想也不想,手中的长剑顺势撩出,一剑劈砍在了黑色的贴脸上。真气涌动,将其狠狠的震开。不过,舒雪凝的脸上同时也闪出一丝惊异。当她的长剑劈在那黑色的铁链上的时候,那种绵软的抵抗力道,让她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虽然是用剑,可是那种感觉确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有古怪!”舒雪凝心中立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同时警戒之意也立刻提高起来。这里附近可没有一个正道弟子在,而这鬼飘堂的引鬼使者修为同样不弱。在昨天对阵的那一名引鬼使者的时候,舒雪凝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一个,或许还不是她的对手。不过要是面对两个,舒雪凝自己心中也是没底。另外,那黑色的鬼船中,谁知道还有没有鬼飘堂的高手。因此,小心谨慎是舒雪凝现在第一要做的。

    一剑荡开的那黑色铁链,舒雪凝身子悠然后退,再次的落在了那渡口之上。那两条黑色的铁链,也是一触即收,重新回到了绿衣的引鬼使者的手中。

    “精彩,精彩!没有想到在正道群雄之中,独占鳌头的晨曦门,竟然也会踏足我们南疆地界。贵客盈门,招待不周,还请见谅!”就在舒雪凝的身影刚刚落到渡口的时候,黑色的鬼船上,一道年轻的声音突然响起。而那两名引鬼使者听到这个声音,同时跪倒在地,低声道:“白无常大人!”

    白影闪现,下一刻,一名白衣白袍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了那黑色的鬼船船头。只见那男子身体修长,身着白色的锦衣,腰间用银白色的腰带扎着,脚上一对白靴纤尘不染。不但如此,就连那男子的长发,竟然也是如雪通白。那男子年龄应该在三十左右,不过这种年龄对于他来说,显然并不算苍老,反而多了一丝成熟的气息。

    那白发男子模样极为俊秀,加上一身白衣,更令得他看上去富贵逼人。再看看那两名引鬼使者的下跪,更是能让人知道,这男子不是寻常人物。

    “在下鬼飘堂,白无常,见过小姐!”说着,那白无常拱了拱手,同时双眼中精光一闪,一看就是难对付的角色。“远道而来,不知道小姐芳名!”做完这些,那白无常笑着出声问道。似乎,并没有把舒雪凝当成死对头一般。

    “晨曦,舒雪凝!”舒雪凝冷冷的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同时,目光也在上下打量着那白无常。在民间的传说中,黑白无常是在人死之后前来勾摄生魂的使者。只是没有想到,这鬼飘堂竟然也有黑白无常之说。而且,看着白无常的修为和那引鬼使者对其的恭敬态度,后者在鬼飘堂的地位明显不低。最起码,要比这些引鬼使者高得多。否则,也不会让其跪地相迎。

    “原来是晨曦绿翠峰的舒雪凝,我早就听说过晨曦门六峰首座弟子个个修为精神,都是一等一的年轻俊彦。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想小姐不到双十年华,修为竟也到了天地第二境界。想我那么大的时候,似乎连一境的门槛都没有触到。佩服,真是佩服啊!”

    “废话少说,今日这十对童男童女,你们不能带走!”虽然白无常彬彬有礼,可是舒雪凝却并不买账,反而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她才突破玉清境界,进入到了三清心法中上清境界的地步。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一眼看出了她的底细。显然,那白无常的修为,绝对要比自己高。

    “好说,好说!”白无常笑眯眯的并没有像那些引鬼使者一般,勃然大怒,或者有任何不情愿的表情。反而,一脸微笑的一口答应下来。白无常的举动和爽快,让舒雪凝不由得一愣。她没有想到,白无常竟然这般好说话。自己只是一提要求,白无常竟然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接下来,白无常的话,也终于是让舒雪凝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只听白无常笑眯眯的说道:“舒雪凝小姐,既然我答应了你的要求,那么作为回报,你是不是也应该答应我一件事情呢?”说着,也不等待舒雪凝回答,就自顾自的说道:“我的要求也很简单,那就是邀请舒雪凝小姐你,和我一起去我们鬼飘堂的丰都鬼城做一做客。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怎么样,舒雪凝小姐你是自己跟在下一起到丰都呢?还是让在下出手,将你擒回去?”

    虽然是微笑,可是这语气中,哪里有好商量的意思?听到白无常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舒雪凝脸上的寒气也重了起来,手中的长剑,也越发的明亮:“我若是不愿意呢?”

    “那可由不得你了!”话语一落,白无常的声音也是变得森冷,袖袍随意一挥,手中的一团阴森真气便是闪电般的凝聚,一甩手,那团真气闪电般的冲向了舒雪凝。

    舒雪凝面色冰寒,身形一动,剑吟之声便是响彻而起,而其身形,也是消失在了原地,手中长剑一动,直接将那将银白色的真气挑飞而去。

    “反应不错!”瞧得舒雪凝的身形冲天,白无常手掌猛的对着舒雪凝所在的方向虚空一抓,只听得一声如同结冰一般的清脆凝固声响起,瞬间便被众人听到。

    其后,白无常身形一动,直接化为一道白影,闪电般的掠向舒雪凝,掌心上白色的真气急速喷涌。容不得舒雪凝反应,白无常就已经出现在她的身边。白无常的速度极为迅猛,就如同融入天地一般,一动之下,就瞬间出现。看着舒雪凝下意识的出剑,白无常摇了摇头,手掌一曲,手间便是带起凌厉劲气,狠狠的撞在了舒雪凝的身上。

    紧接着,真气翻涌飞动,一一冲入舒雪凝的身体之内。当最后一缕白色的真气进入舒雪凝的身体之后,后者终于是两眼一黑,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不过,却被白无常凌空抓在了手中,飞速的掠上了鬼船。

    “大人高明!我等佩服!”鬼船上,那两名引鬼使者看到白无常轻易的就将舒雪凝拿下,连忙出声恭贺。白无常则是挥了挥手,看也不看岸边的那二十个黑匣:“启程,会丰都!”

    “那些匣子......”一名引鬼使者迟疑的问道。

    “不要了,有了这个舒雪凝,我想四鬼大人一定会喜欢的。这些孩童,又算的了什么?”白无常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目光缓缓的向那方看去。那里,正是丰都所在的方向.......

    烛光摇曳,带来着并不明亮的光芒。安静的内室中,修罗和周博相对而坐。不过两人却彼此不发一言,只是沉默着。对于修罗,周博已经打定了主意,陪着对方耗下去。

    “吱呀”一声不大的声音后,一袭红衣的血罗刹轻轻推开了房门。此时,她已经如同周博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样,带着那金黄色的面具。看到带着金黄色面具的血罗刹,周博突然发现,自己熟知她的一切,似乎都在她带上了面具的一刻后变得陌生起来。好像,戴着面具的血罗刹和没有戴面具的血罗刹,似乎是两个人一般。只有那透过面具的目光,依稀有着一丝的熟悉感。

    看到周博,血罗刹将手中的一物遥遥递向了坐在那里的周博。似乎是一卷丝帛,也似乎是一卷纸张。总之,卷成一团在那并不明亮的灯光下,看不清楚。

    “这是什么?”周博并没有立刻接过血罗刹递过来的东西,而是开口询问道。虽然明知道,那东西可能和自己有一定的关系,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博的心中并不情愿去接到手中。

    “你同门的消息!”血罗刹看到周博没有接过去,也不勉强,而是将那一卷纸卷直接放在了周博的面前:“你那个同门对你当真是不错,还真的追到南疆来了!”

    “什么?”听到血罗刹的话,周博眼中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慢慢的开口:“是舒雪凝?”

    “好像是!”血罗刹背过双手:“我的属下,听到的似乎就是这个名字。不过当时离得太远,没有弄清楚。不过你也不用太注意,因为一到明天,一切都不重要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着血罗刹的话,周博心中立刻升腾起一阵不安:“你对她下手了?”

    “没有!是鬼飘堂的白无常干的!”血罗刹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把自己知道的完全说了出来:“你的朋友想破坏鬼飘堂的一些行动,结果很不幸运,遇到了鬼飘堂中的白无常。然后,你朋友就被白无常出手擒住,带回丰都去了。如果我猜的不错,明日七月十五,百鬼朝圣之日,就是你朋友丧命之时。飘渺四鬼最喜欢元神滋补,你朋友八成会被作为祭品呈上。记得昨夜的那个引鬼使者带着的那些死尸吗?他们就是送给飘渺四鬼的元神祭品,而且这种事情其实不止一例,很多很多,你只是没有遇到而已。”

    “你对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周博知道,血罗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对自己说这种事情。她这样做,一定有她的想法或者说是要求。而血罗刹现在最想得到的,应该就是自己拿一招飘尘剑法。在周博心中,已经想到,血罗刹这样做,绝对是为了飘尘剑法。

    果然,血罗刹开口道:“我可以帮你救出你那个同门,不过作为报酬,我要你的那一套剑法。”如同周博所想的一样,血罗刹还是把心思放在了那套剑法上。但是,她也提出了相应的报酬,那就是帮助周博,救出被鬼飘堂抓住的舒雪凝。

    血罗刹的做法,手法上不能算是高明。或许,在很多人眼中,看起来应该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对于周博来说,用飘尘剑法换舒雪凝一条性命,也似乎不太可能。毕竟,后者对于舒雪凝她们这些绿翠峰弟子的厌恶感,血罗刹也是见过的。然而,血罗刹还是这样开口了,当真不知道是她经过了深思熟虑,还是在内心认为舒雪凝对于周博来说,十分重要。

    “呵呵,你难道认为,舒雪凝真的比得上这一套剑诀吗?我和她虽然是同门,不过关系却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更何况,我早就告诉过她,不许她跟随我一起来到南疆。她自己固执不听,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又怨得了谁?用她换剑法,你当真是打得好算盘,可惜我却不同意!”周博嗤笑一声,带着一丝不屑的意味摇了摇头。似乎在讽刺血罗刹的做法,十分的幼稚一般。

    血罗刹听到周博的话后,缓缓的陷入了沉静。那一双隐藏在面具后面的双目,发着灼灼的亮光,聚集在周博的身上,似乎要将其彻底的看透一般。而周博,却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任由血罗刹的目光在自己的周身扫过。良久之后,血罗刹的声音才响起:“你如果真的这样想,那也由你。如果你想通了,随时可以找我。不过我劝你还是快一些的好,毕竟时间不多,你只有一天的时间,明天就是七月十五.......”

    随着房门声的响起,小屋之内,重新陷入了沉静。而一直紧闭着双目的周博,则是在这一刻睁开了双眼。看着那坐在对面盘腿而坐的修罗,周博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房门。一丝忧愁,不经意的出现在了他的眉宇间。

    对于魔道三大派之一的鬼飘堂,莫野也曾对周博讲解过一番。昨夜遇到的那鬼飘堂的引鬼使者,实际上就是为鬼飘堂的高手寻找滋补之物的属下。和一般的正魔门派修炼不同,鬼飘堂的修炼方式,极为的血腥与残酷,还有些让人作呕。据传每一代的鬼飘堂的主要弟子和门主,在修炼到一定的层次后,便是会开始进入位于丰都山内的禁地,九道鬼路轮回中,进行传承和修炼。在那里,这些原本算是人的鬼飘弟子,在经历过传承和修炼之后,尤其是得到了百鬼噬魂之术浸润的人,原则上,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与其说是人,还不如说是鬼来的确切。因为,从那之后他们的修炼方式,大部分都是靠着吸取活人或者死人的元神,来达到修炼的目的。那些被他们吸取的人的元神修为越高,他们得到的实力也就越强。如此这般,最后走出九道鬼路轮回者,都是会成为鬼飘堂真正的强者和下一任接班人选。丰都鬼城,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鬼飘堂的作为,和凡人的相传,因此得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