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2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无论如何,这套剑法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他日正道之中,又多了多少的祸乱和危机?”深知这套剑法的威力的周博,自然知道如果血罗刹学会了这套剑诀,又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凭借自己那微弱的修为,就可以施展这套剑法在祝融那种高手轻视的情况下,一剑将其斩杀。更不用说血罗刹这等魔道巨头,本身修为已经达到一代宗师境界的人了。如果她学会了,那么恐怕正道日后将永无宁日。或者,按照长远一些的打算,血罗刹要是凭借这套剑法,威震魔道。那么,也难免不会一统南疆,这样对于正魔之间的日后形势,或者更为严峻。这些想法,在这一路上周博也不知道想过多少次了。在内心中,早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其交给血罗刹。至于自己会遭到什么样的对待,也只能看天意了。

    修罗没有动,只是安静的看了周博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这才将其凌空一吸,抓在手中。接着,出手如电,飞快的在周博的身上连点两下。两股不同的气流,立刻顺着修罗刚刚点在周博身体的位置上,滚滚而入。

    两道气流进入周博身体内的情形十分诡异,几乎是在其体内凭空阻断了原本流转不息的真气。看到周博看向自己的目光,修罗提着周博,走入了寝宫,转过了大殿,来到了一处安静而又阴暗的角落中。那里有一处暗室,是很早以前便修建的。同时,也是她自己的房间。就那样随手的将周博放在了平滑的地面上,看也不看周博一眼的就说道:“我对你下了禁制,已经封住了你的任督二脉。你体内的真气已经被我截断,无法运转。同为修道中人,你应该知道真气长久无法流转的结果,如果你不想成为一个废人,那就早日告诉罗刹她想要的东西。我,有时间陪你耗下去!而罗刹,也是一样!”

    这一刻,修罗已经说出了她对周博的办法。那就是一个字,耗!”

    而听到修罗的话,周博也笑了。既然耗,那就耗下去吧。面对着修罗,他第一次有了一种想陪着她耗下去的冲动........

    “你要耗,那便耗.......”这是周博给出修罗的最终答案........

    光影闪过,舒雪凝的身子轻轻的落在了那看到的小镇之外。玉指轻抚额前散落的发丝,一丝倦意悄然出现在她的美角。一夜连续不停的御剑而飞,纵然是修行了内功中最好的三清心法,也是抵挡不住真气损耗过多而带来的倦意。

    不过,这一夜的加急赶路,却也并不是没有好处。看着那不远处的小镇和越发茂密,从高空上一眼看不到头的密林和奔流湍急的江水。舒雪凝知道,只要再过了那一条南河,就彻底的到了南疆的地界。

    稍稍的缓了一下体内流淌的真气,舒雪凝收剑回鞘,将长剑紧紧的握在手中,抬腿便向那小镇中走去。这里已经到了南疆的边界,万事需要小心。舒雪凝并不是莽撞之人,虽然名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从罗刹门这等魔道大派和血罗刹这等高手手中救出周博难度极大,可是她仍然不愿意轻言放弃。虽然心中焦急,可是她也知道,在这南疆周围,自己的身份还是不要轻易的曝光为好。否则,恐怕以自己的本事,一旦被魔道中的门派或者高手发现。恐怕不禁救不出周博,连自己也要折损在南疆。这种赔本的买卖,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因此,在到了这小镇之外,舒雪凝就停下来了御剑飞行,而是准备徒步穿过小镇后,乘船渡河进入南疆。

    走在那又碎石弯弯曲曲铺成的小道上,一步一步的进入那不知名的小镇中。舒雪凝原本皱着的眉头,更加紧了起来。尽管小镇中还是人来人往,可是她还是发现了其中一丝不寻常的气息。看着那满脸伤痛的夫妻,看着那路上行人的一脸愁容。直觉告诉舒雪凝,这里一定有事情发生了。

    一边走着,一边用心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没有走几步,旁边的一阵声音就传入了舒雪凝的耳中。循声望去,那是两名年龄还不大的青年男子,两人脸上皆是一脸的愤怒之意,边走边说:“凭什么今日不开船,我们可是有急事的,就连加钱他们也不开,真不知道他们这个镇子怎么回事?哭哭啼啼,一脸愁容。难不成,挨家挨户都死了儿子吗?”

    那说话男子的同伴脾气看起来要好上一些,闻言劝阻道:“好了好了,我们找别处吧。下一个镇子离这里不远,我们去那里看看!”

    听着那两个青年的话语,看到他们二人远走。舒雪凝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连着两个外来的年轻男子都发现了这个小镇整个镇子的气氛都是不对,那就更说明这个镇子有事情发生。四周看了看,舒雪凝直接来到了不远处的拐角上的一处没有锁门的院落中。看着院子中一个正在洗着衣服的中年妇女,舒雪凝轻轻的在那院落的木门上,敲击了两下。

    清脆的敲门声让那院落中的妇女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看着一身白衣,不食烟火的舒雪凝。那中年妇女愣了一下,半天后才有点怯生生的问道:“姑娘,你找谁啊?”

    看到中年妇女说话,舒雪凝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哦,可以,当然可以!”虽然不知道舒雪凝是什么人,不过看着那如同仙女一般的舒雪凝。那中年妇女明显的没有什么戒心,连忙站起身子,一双湿手胡乱的在衣服上擦了一擦,迎上前来:“请进,请进!”

    走进院落,舒雪凝目光四下打量了一下,轻声道:“冒昧打扰,我是想向大娘打听一些事情,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听到舒雪凝要打听事情,那中年妇女没有迟疑,一边搬来一个矮凳放到舒雪凝的面前,一边坐回了自己刚刚的那个位置:“姑娘啊,你要打听什么事情啊?”

    “我听说,镇子中不通船了,想问一下这是为什么。我两个朋友刚刚愿意多付一些的船资,不过船主仍然不开船。今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舒雪凝自然不会一下子询问自己的疑惑,而是先从那不通船的事情问起。至少,这样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而且,可以慢慢的深入了解,得到的消息会更多一些也说不定。

    “唉,姑娘你是外地人吧?”那中年妇女闻言叹了口气,也不等舒雪凝的回话,自顾自的说道:“都是作孽啊。今日可是七月十四,是不能通船的。”

    “七月十四,不能通船,为什么?”听到那中年妇女的话,舒雪凝心中猛然想起昨夜自己才对晏冰璃说过的百鬼夜行之事,心中一动:“似乎,这小镇的事情,好像和南疆这种三日百鬼夜行有一定的关系。”只是,因为还不知道小镇中的情况,舒雪凝的这个念头只是在心中一闪即逝,听着那中年妇女的回答。

    “姑娘,我们南疆这边有一个特有的风俗。每年的七月十三到七月十五这三天是百鬼夜行之日,所有的孤魂野鬼,都是要到丰都鬼城去朝拜的。”中年妇女面带愁色的说道,同时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那南河所在的方向,不住的叹气。

    “果然如此!”舒雪凝心中一紧,从那中年妇女的话中,她知道这镇子中的不平常绝对和那所谓的百鬼夜行有关系。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和昨日的那个所谓的鬼飘堂的引鬼使者有什么关系。看起来,南疆这里果真是不太平静啊。心中虽然这样想着,可是舒雪凝仍然问道“可是,为什么我看整个镇子的人好像都特别的不开心,好像有什么事情一样?难道,三日不开船,全镇的人都变成这样了?”

    “如果真的只是三日不开船,倒也没有什么了。姑娘啊,你不知道,每年的七月十五,镇中都要准备十对童男童女,送到专门到来的百鬼使者那里。如果不送过去,来年镇子中就会有大灾大难。唉,孩子都是父母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谁又能仁心自己的孩子一去不复返?虽然,这几日镇子中的男童女童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每年都要这样做,何时才是个头啊?”中年妇女摇头叹息,语气中尽是无奈。

    听到了那中年妇女的话,舒雪凝全身一震。听完了中年妇女的话,舒雪凝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绝对和鬼飘堂有关。虽然,她不知道鬼飘堂的势力范围和总堂所在,可是似乎那所谓的百鬼夜行,就和鬼飘堂有说不清的关系。看来,这件事一定和鬼飘堂有关。

    心中哀叹一口气,舒雪凝站起了身子,刚要说话,却听一声奇异的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天空。那声音说不出的沉闷,而且隐隐带着一种异样的声音,不过其中的怪异,却又说不出来。舒雪凝皱着眉头,看到脸色大变的中年妇女,问道:“大娘这是什么声音?”

    “这就是引鬼使者乘坐的鬼船到达的声音,引鬼使者来收人了!”中年妇女低下了头:“今夜一到,就算是七月十五的百鬼之日了。阴阳不相容,所以每年都是这个时候,引鬼使者来接引那些镇中的孩子。”

    “不好!”听到那中年妇女的声音,舒雪凝脸色一变,飞身子那院落闪掠而出。虽然,她没有实力将鬼飘堂这等魔道大派连根拔除。可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鬼飘堂那种魔道之人胡作非为,谋害他人,却也是做不到的。现在,她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这些事情一定是那个神神秘秘的鬼飘堂弄出来的阴谋。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观。这可是牵扯到二十名孩子的性命问题,舒雪凝自问还没有冷血到可以眼睁睁的看着魔道之人为祸一方却不救的地步。正道弟子,不就是以除魔卫道,造福一方为己任吗?

    一路向着那渡口的方向飞掠,沿途不时的听到那或大声,或压抑的哭泣声音。想来,就是那些被选中的孩子们父母心中悲痛所发。而且,越靠近渡口,那哭泣的声音也就越多。其中,虽然很多人未必是自己的孩子被选中,可是那种悲伤,也让平日里相处极其融洽的百姓们,黯然落泪。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就是下一个被选走的对象。

    水声越来越大,渡口也终于出现在眼前。果然,那南河的正中央,一艘通体全黑的大船安静的停在河水中央。大船之上,船首船尾都有一杆高高的黑幡,伴随着周围无数的白色花纸。那样子,分明就是一艘用作出殡的殡船。而渡口处,只有寥寥几人站在那里。至于那十对童男童女,则是被放置在预先安排好的黑色大盒子中。男孩女孩提前服食了特制的药物,因此一早就陷入了昏迷,所以此刻极为安静的躺在大盒子中,不哭不闹。

    而站在渡口处的两名绿衣人,头戴黑帽,脸蒙黑纱。一手持着长长飘扬的黑色灵幡,一手拿着粗粗的铁链。铁链的尽头,则被他们盘束在腰间。远远看去,那装饰和之前见到的那名引鬼使者,有何不同?分明彼此同出一派,当是鬼飘堂的引鬼使者无疑。

    看到那两人,再看看那大大的黑匣子。舒雪凝只感觉一阵怒气上涌,手中长剑“噌”的一声,飞掠而出。伴随着一声:“贼子尔敢?”的愤怒吼声中,剑光如雪,向着那两名绿意的引鬼使者,暴刺而去......

    飞速而起的剑气,隐带怒气的声音,让那两名身着绿意的引鬼使者同时一愣。下一刻,两人几乎是同时飞身后退,手中黑幡挥动。黑气卷舞之间,银白色的剑光顿时停滞不前,随即被那黑幡卷带着飞向了远处。而与此同时,两名引鬼使者脚步凌空轻踏水面,几个起伏点掠,身子轻盈的落在了那艘黑色的大船之上。与此同时,腰间那黑色的铁链也飞速变长,出现在两人的手中。

    舒雪凝的是身子从天而降,手持长剑轻盈的落在了渡口之前。白衣纷飞,黑发轻舞,当真是如同九天仙子蹢落凡间。长剑在手中一个转动,剑尖遥遥相指那两名绿意的引鬼使者。

    “什么人,我们引鬼使者办事,你也敢阻拦?”看到舒雪凝的出手,那两名引鬼使者就已经知道了,舒雪凝绝对是正道弟子。只是,却不知道舒雪凝的身份。南三剑派的弟子和鬼飘堂打过太多的交道,双方都是比较熟悉。而晨曦弟子一向极少踏足南疆,所以那两名引鬼使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舒雪凝到底是哪一派的弟子。

    “如此丧尽天良之事,你们鬼飘堂也能做的出来!放出所有的孩子,日后不得为祸凡间。否则,我们正道诸派,必定踏平南疆,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舒雪凝的声音冰冷,双目中杀气四溢。如果不是她今日恰好碰到了此事,那么她必然仍不知晓。这种情况,还不知道要接着发生多久。天下间,有哪一个父母失去了孩子能不伤心?又有哪一个门派,如同鬼飘堂一般,如此丧尽天良?虽说魔宗,罗刹门两派和鬼飘堂同为魔道大派。可那两派,也没有鬼飘堂的行为令人发指。对于鬼飘堂的引鬼使者,舒雪凝第一次心中有了强烈的杀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