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1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血罗刹自然是知道这些的,所以他现在的速度可以说已经提升到了最高,而且由于还要分神维持住周围的真气护罩,一阵阵的虚弱,已经开始倾袭而上。刚刚和金雁真人的那番对战,对他的损耗的确不小,甚至那一记强大的真气对拼中,他还受了一些内伤。

    眼看着眼前的光明越来越多,血罗刹的心中也闪过一丝窃喜:“通道的今天,就要到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异常凶猛恐怖的扭曲之力,凭空的出现在了血罗刹和周博的周围。“呯”的一声,猝不及防之间,血罗刹和周博两个人只感觉周身一紧,一重。随即,一声无形破裂的感觉,让两个人心头都是一震:“真气护罩,似乎碎了!”

    不等血罗刹周博两人反应过来,那巨大的扭曲之力就是直接的席卷覆盖而上。血罗刹脸色一变,真气猛然自体内狂猛的涌出,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功夫。这仓促而起的真气,就再次破裂,消失的无影无踪。血罗刹更是体内一股气血翻涌,张嘴就喷出了一口鲜血。只是被金色的面具挡住,没有喷出而已。

    “嘭”的一声沉闷,那越来越紊乱的空间,终于是完全崩塌。而血罗刹和周博两个人,只感觉周围一股巨大的扭曲之力,那种压迫,险些让两人连呼吸都无法呼吸。看着那模糊的尽头,周博和血罗刹两人心中都是一阵哀鸣:“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下一刻,空间扭曲波动,巨大的撕扯力,扭曲力不断的变幻,而那虚幻的异次空间,也是陡然消失,而随着空间的洧失,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似乎什么都没有变过。。。。。。。。。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在这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和原始森林中,几只正在啄食的野鸡突然抬起脑袋,谨慎的盯着四周,仿佛有什么危险一般。下一刻,那几只野鸡猛然扇动着不会飞的翅膀,飞速的逃离之前它们啄食的地方。而那处地方,也是在那一刻狂风忽起,旋即如同水纹一般扭曲波动起来。紧接着,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自那如同水纹的空间中,飞速的跌出。“嘭”“嘭”两声之后,那道水纹缓缓平静下来。而地面上,却多了两名安静无声的人体,叠压在地,紧闭双目,不知道是死是活。。。。。。。。。

    日落月升,白转黑夜。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两道叠压在一起的人影中,才有了轻微的晃动。血色的影子一闪,拨开压在身上的周博,血罗刹胸膛起伏,喘着粗气的翻过了身子,背靠在身边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仅仅是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他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如今的处境,恐怕血罗刹自己都没有想到,堂堂魔道三大高手之一的他,在南疆跺跺脚天地都会颤上三颤的自己,竟然会落到了这样的地步。而且他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那剧烈的创伤。看着破烂的衣衫下,鲜红色的鲜血,显然身体上,也是在那玉片开辟的异次空间的崩塌中,受到了重创。不过,看看自己身处的方位,血罗刹心中还是有一丝的庆幸,至少自己现在还活着。如果真的被留在那该死的异次空间中,恐怕天下间,从今以后就真的没有血罗刹这号人了。

    目光落在一边依然昏迷着的周博身上,看着后者那完好的衣衫,一丝愤怒的目光顿时出现在有些扭曲的金色面具后的双眼中。“他倒好运!”狠狠的暗骂了一身后,血罗刹不禁有些嫉妒起来。那异次空间崩塌的撕扯之力,倒是大半撕扯在了血罗刹的身上。而周博,看这样子反倒是没有受到多少创伤。不过,身处在那种环境下,也是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影响。至少,后者现在还在昏迷之中,双目紧闭。如果不是胸膛中有着起伏和鼻间的呼吸,恐怕谁都会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艰难的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掏出一枚血红色的丹药,一口服入了口中。血罗刹双手结出奇怪的手印,周身之上红光大作,一股股澎湃的真气从其体内溢出又收回,如此循环不断。显然,面对着自身那严重的创伤,血罗刹直接开始了自行运功疗伤。这般重的伤,似乎已经有很多年不曾出现过了......

    一夜的时间,就在这安静的环境下结束了。当第一缕阳光升起的时候,血罗刹双手缓缓松开,那股澎湃的真气,也尽数收回在了体内。看着他一举一动间手足涌现的力量,似乎这一夜的运功疗伤,也有了很大的功效。剩下的,似乎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又从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一丸和昨日一样的丹药服下后,血罗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周博的身上。而后者,似乎依然昏迷未醒。见状,血罗刹也不禁有些奇怪,挣扎着把周博拉在了自己的身前,探出右手,搭在了周博的手腕上,感觉着后者的脉搏。半天之后,才有些奇怪的喃喃自语:“怎么回事,这家伙的脉搏正常啊,为什么就是不醒呢?”

    想了想,最终血罗刹还是从乾坤袋中再取出了一枚丹药,喂入了周博的口中。紧接着,缓缓闭上了双眼,再次陷入了安静的运功疗伤中。两道人影,一坐一卧的就在这露天原始森林中,呆了下来。看样子,如果血罗刹和周博两人之中,没有人恢复,那么他们只能呆在这里。除非,一人完全健康,才能离开。

    在这种环境下,血罗刹倒也不急,自顾自的缓缓运功疗伤。反正,身边的周博已经被他喂入了丹药,至少是死不了的。他愿意沉睡,就让他沉睡下去。只要自己的伤势痊愈了,回到罗刹门,还担心救不活这小子?

    一连三天,血罗刹都是在这安静的状态下缓缓的修炼着。而伤势,也在他的静心修养下,开始逐渐有了好转的迹象。虽然仍然是严重,但是至少血罗刹感觉,就算是来了什么危险,只要不是特别厉害的高手,他都有信心自保无恙。

    或许,上天似乎真的想给血罗刹一个印证他想法的机会。就在这天傍晚,天色即将彻黑之时。一股阴森的气息,缓缓地弥漫在森林之中。感觉到那股如同沼泽一般腐蚀的气息,血罗刹紧闭的双目猛然一睁,朝着那缓缓涌来的黑雾冷然道:“既然来了,就不用躲躲藏藏了,现身吧!”

    “桀桀,好胆识,见到了老祖,竟然还不害怕,有意思,有意思.......”随着那说不出的难听的干涩声音响起,一道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影,缓缓出现在距离血罗刹不远的地方............

    “老祖?好大的口气!”听到对方的称呼,血罗刹的语气带着浓浓的不屑,嗤笑着说道:“就凭你这区区的百鬼幡,也敢自称老祖?”

    “你既然能认出老祖的百鬼幡,想必也是知道老祖的身份的。还敢这样对老祖我说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那黑袍人听到血罗刹一语道出了他手中持着的那黑色的幡旗,语气略微平稳了一点。虽然说仍然带着威胁之意,不过却也谨慎起来。能认得出自己百鬼幡的人,至少也算是见多识广之人,说不定身后有什么大势力也说不定。因此,百鬼老祖也越发的谨慎起来,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没弄清对方的身份之前,还是不要贸然行事!

    “十三年前,你百鬼曾经和凶鹰老怪两人称雄南疆,目中无人。竟然敢截杀当时地位如日中天的三宫圣使,后来事情败露,你百鬼被雪宫的是十路追杀,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逃遍了整个神州。很多人都以为,你早已经死在了哪个不知名的地方。没想到,你还活着,而且似乎还是这般自大。在我面前,竟然敢称老祖!”血罗刹的语气森然,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将百鬼老祖昔年的往事给说了出来。当然,论其身份,百鬼老祖最多和那已经死在周博手中的凶鹰老怪两人相差不多。凶鹰老怪在罗刹门中,是仰望着血罗刹的存在。而这百鬼老祖,竟然张口在血罗刹面前自称老祖。以血罗刹的脾气和身份,自然不会承认其身份。而且,如果不是血罗刹有伤在身,估计早就将其一掌给毙了。又怎么会让他在自己面前自称老祖,和他费那么多口舌。

    听到血罗刹提起多年前的往事,百鬼老祖也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不过,由于整张脸都是隐没在宽大的黑袍中,又有那阵阵的阴风黑气遮掩,倒也没人看得到。血罗刹的话说的一点不错,当年他和好友凶鹰老怪两人仗着自己修为高深,在南疆中也是横行霸道。甚至,连当时在魔道中地位高超的三宫也是不放在眼中。而且,还胆大包天的和凶鹰老怪杀人夺宝,将碧海宫的三名弟子暗中斩杀。结果事情败露,惹得三宫宫主怒火大发。甚至派出了当时魔道中有名的十八骑千里追杀,将百鬼老祖追杀的如同丧家之犬。而雄鹰老鬼则是依靠着罗刹门的庇护,勉强置身事外。这件事情曾经一度在正魔两道引起了轩然大波,后来则是由于百鬼老祖的彻底消失,而告一段落。很多人,都以为百鬼老祖早已经死在当年雪宫十八骑的追杀下,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被他逃过了一劫。

    “你到底是谁?”听着对方那不屑的语气,百鬼老祖越发的小心起来。看着对方那种举手投足之间所带的气息,分明是长期上位者才拥有的。他越发的确定,对方的身份不一般,而且来头一定很大。看来,自己要小心的对待。

    “哼!”随着一声冷哼之后,一物带着劲风破空的声音,飞速的向百鬼老祖袭去。“啪”的一下,那物品被百鬼老祖轻易的抓在手中,只是其中蕴含的反震之力,却让百鬼老祖的手掌隐隐发疼。“好强的气力!”百鬼老祖心中一动,借着没有完全落下的日光,看向了手中那东西。这一看不打紧,百鬼老祖只感觉心中猛然一沉,随即那物品好像烫手一般,让他想立刻将其扔出去。昏暗的日光下,百鬼老祖手中的物品,是一块四四方方的暗红色铁牌。铁牌正中央,则是一面目狰狞的鬼目。虽然只是浮雕熔铸上去的,可是却也栩栩如生,看起来极为吓人。

    “罗刹令!”百鬼老祖的声音带着惊恐,目光中带着恐惧的意思,颤抖着看着血罗刹:“你...你是罗刹门的人?”

    “你还认识这罗刹令?”血罗刹的语气带着森然:“罗刹令代表着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是...是!”百鬼老祖一手持着百鬼幡,一边惶恐的道:“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圣使见谅,圣使见谅啊!”

    罗刹令是罗刹门血罗刹的令符,平日里只有亲自执行血罗刹命令的人,才会有血罗刹赐予的罗刹令。而罗刹令的每一次出动,几乎都是引带一阵阵的血雨腥风。南疆山寨满寨被灭,白羊观尽数遭屠...等等罗刹门重大血腥手段的背后,几乎都有罗刹令的出现。因此,罗刹令也是被称之为继三宫雪月双花旗之后,魔道新的催命令符。

    尽管百鬼老祖如今隐身在这原始丛林之中,可是却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外界的情况。罗刹门血罗刹的血腥狠辣的手段,在这几年来,一直是正魔两道议论的焦点。这位魔道三大派之一的血罗刹,出手狠辣,而罗刹门的风格,更是不留活口。即便是百鬼老祖这等往常心狠手辣的大魔头,也对血罗刹忌惮不已。要是惹了血罗刹,那可真是死期将至了。

    “滚吧!”血罗刹五指凌空一张一抓,顿时一股吸力将那罗刹令重新吸回了手中。看也不看百鬼老祖,自顾自的闭上了眼睛。

    只是,安静了半天,血罗刹却并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离开之声。反而,百鬼老祖手持百鬼幡,仍然站在原地。只是,那表情,却由原来的惶恐,变得戏谑起来。这一刻,一股莫名的不安,隐隐的出现在血罗刹的心头。

    “你怎么还不走?”血罗刹的语气森然:“难道,还让我亲自动手不成?”

    “这个,老祖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只见那百鬼老祖直起了自己的身子,显得信心十足一般:“差点就被你给蒙骗过去了。罗刹门的使者,什么时候有你这般好说话了?罗刹门的风格,可是从来都是一言不合,出手既杀!你是罗刹门的人老祖我不怀疑,不过看来你的情况可是不太好。受了重伤,还能有这样的实力,果然不愧是能手持罗刹令的人。罗刹门的高手,不少啊!”

    听着百鬼老祖的话,血罗刹目光中杀机一闪即逝:“看来,我倒真是小看了你的智商。竟然能看出我受伤了,怎么你想干什么?”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