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都市言情 -> 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

正文 81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前辈,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金雁真人面色平淡的走出了房间,纳兰轻烟,小楠儿,唐菱,秦岚包括卫罹都是围了上去。现在,他们迫切的想知道周博的情况,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关心的神色。

    摇摇头,金雁真人淡然的说道:“没事,你们都不用担心。”

    “可是,二长老,他已经这样三天了,为什么还没醒?小丫头,是不是你配置的那些药物不对?你是不是配错什么东西了?”几人中,秦岚似乎尤为紧张周博的情况,因此直接把责问的矛头对准了站在一边的小楠儿,语气还隐带怒气。

    “说什么呢?这可是我师傅的药方,你就算是不相信我,也不能不相信我师傅!”小楠儿闻言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大声的反驳起来。看来,她对她师傅的那一份药方,还是十分有信心的。可是,当看到周博为什么一脸在那里沉静了三天都没有苏醒,她心中也是有点惴惴不安。

    “别吵!”金雁真人沉声喝道:“都吵闹个什么劲,周博又没事,你们那么激动干什么?”

    这一声喝斥似乎起了一点作用,屋内顿时安静了下来。金雁真人再怎么说也是天山剑派的三大长老之一,地位高超。他一说话,立刻屋内众人都不在发言。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威信”上升了起来,金雁真人找了一张椅子缓缓坐下,慢慢的说道:“我刚仔细看过了,周博没事!”

    “可是,那他为什么三天都是这样,一动不动,叫也叫不醒?”纳兰轻烟听到金雁真人的话,按耐不住心中的焦急,立刻询问道。现在,对他们来说最关心的,就是周博为什么会这样如同沉睡一般,没有半点反应。一连三天,长时间的保持一种状态,说起来也真的让人担心。

    “主要还是那个小丫头的功劳!”金雁真人一指小楠儿:“她配置的那个洗髓液,其中蕴含的能量太大,药效太强。正好对了周博的症,所以才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老头,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的药有问题?”小楠儿听到金雁真人这样说,立刻不愿意了。“论修为,你是前辈。但是,论药物,我可是强手。你一个外行人胡乱指点我这内行的操作,谁能服气?”鉴于对自己师傅的自信,小楠儿双手一叉腰,站直了身子,气势汹汹的问道。

    听到小楠儿的话,金雁真人白了一下眼,没有好气的说道:“我说你的洗髓液有问题了吗?不知道怎么回事,胡乱插言!实话告诉你,如果是别人,或者随便一个人,泡了你的洗髓液,都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周博的情况有些特殊,那一天周博的体内真气出现了一点点的问题,当我赶到的时候,周博体内的真气胡乱的纠结,而且有充盈的现象。后来,被我和周博联手疏通了经脉和真气,才将危险压制了下去。不仅仅如此,周博因祸得福,融合了体内那几股纠结的真气后,修为大涨,直接上升到了三境巅峰的状态。”

    “那,这跟我的洗髓液有什么关系?”听到金雁真人的话,小楠儿忍不住的又是插言问道。

    “我话没说完呢!”金雁真人对于这个小丫头真的有些无语,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周博的修为虽然那突破上涨了,不过根基却也不稳了。这就如同使用秘法强行提升实力一样,虽然实力上升了,不过根基不稳,底蕴虚浮。这是修道修炼的大忌,周博之前的情况,恰好就是这种类型。你这个小丫头那一天晚上调制的洗髓液,里面蕴含的能量纯净,药效不错,正好应对了周博体内虚浮的真气。所以,周博的身体吸收过程中,就达到了罕见的闭死关状态,对于洗髓液中的能量身体吸收容纳自行运转,本身思维已经完全陷入了沉睡。这小子运气不错,这种身体自行运转的神识封闭,可是很难出现的,当真说是可遇不可求。”

    “那二长老您的意思是,我们就这样等下去?”卫罹的修为高一些,见识也是多一些,立刻就明白了周博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小心的问道。

    “当然,只能这样等下去。这小丫头调制的那个什么洗髓液能量不少,周博什么时候苏醒,就看那洗髓液中的能量什么时候被他吸收到饱和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里,众人才算是舒了一口气。唐菱和纳兰轻烟两人对视一眼:看来,似乎最近的一段时间,自己几人是要在天山剑派中了。谁知道那个仍然浸泡在浴桶中的周博会什么时候苏醒?自己三人也只能这样等下去,一直等到周博苏醒为止了.....

    全身的毛细孔,仿佛都尽数张开一般。贪婪而又快速的吸收着随着那幽绿色的能量。这时候,不仅仅是体内了真气流转了,就连周身的皮肤也是被这些药力不小的洗髓液体滋润着。而房间外的众人,自从听了金雁真人的话后,也是很少来到这房间中走动。除了每日早晨来看上一眼,其他时间都会保证着足够的安静。而也正是这份安静,才保证了周博对洗髓液药效吸收的最大化。

    碧绿色的能量,从最初的醇厚,到逐渐的稀薄。而那原本幽绿色的洗髓液,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不断的色浅。幽绿色,深绿色,浅绿色,青色,淡青色......其中,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些液体中的纯净能量,依然源源不断的对着周博的身体体内钻去,并滋养着周博的全身。

    体内,原本经脉中流淌过的真气,也是在这几日变得厚实了不少。自从当那第一股纯净的幽绿色的能量钻进周博体内后,周博的真气就如同潺潺的小溪百川到海,一点一点的变得庞大起来。那一日强行提升的境界造成的体内真气虚浮,也是在如此纯净的能量下,缓缓的开始变得醇厚。只是,周博的意识可以感觉到,虽然真气不断的在增加,然而似乎自己距离一步一步突破三境的状态下的真气和踏实感,好像还远远不够。看来,金雁真人说的没有错。自己距离那真正的三境修为,好像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不过好在,依靠着小楠儿的洗髓液,那修炼的速度也是提高的很快。否则,这等成绩若是放在平日,恐怕要足足抵得上三五日静心修为了。而现在,却是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完成,说起来,自己的运气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如此,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大浴桶中的洗髓液的颜色,变得彻底的透明如水的时候,双目紧闭的周博,缓缓的将最后一缕几乎淡的没有颜色额的能量吸进了体内后,黑色有神的双眼,猛然睁开,顿时,一股慑人的目光,自眼瞳中一闪而过。

    转动了一下长时间不曾活动的脖颈,周博缓缓吐了一口浊气。白皙修长的手臂,湿淋淋的从浴桶中的伸出,握紧成拳。感觉到体内那充盈的力量,周博猛的站起身子,上下活动了一番,喃喃道:“虽然能感觉到真气增长了不少,不过好像还是有很大的不足需来,强行提升的修为,当真是有很多不足。”想到这里,周博脑海中猛然闪过了罗瑞的影子,不禁好笑起来。现在看起来,那个年纪轻轻修为似乎都快抵达六境的罗刹门公子,似乎就是依靠什么秘法提升的修为。难怪自己能和他对战一会,他的表现,分明就是真气虚浮的写照啊!天下,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好!

    桶边不远处,一套崭新的白色衣衫被叠放的整整齐齐,显然是给周博准备的。从浴桶中爬出,拿起一边干净的布巾,将整个身子擦拭的干干净净后,周博才换上了那已经准备好的白衫。看来,准备的人十分细心,尺寸正对着周博的身材,刚好合适。系紧了腰带,推开房门。整个阁楼中,显得静悄悄的,显然没有一个人存在。看着安静的阁楼,周博本能的感觉到一丝的不对劲,目光仿佛有什么感应一般的,望向了山门所在方向。似乎,那里有什么事情一般.......

    而此刻的天山剑派的山门处,一道血红色的影子凌空矗立,金色的面具后方,那双冷淡的双眸不带有一丝的感情,看着下方全神戒备,如临大敌的天山弟子。不屑的声音,透过面具缓缓响彻天空:“让你们的长辈出来答话,难道你们真以为,就凭借你们这些人的本事,还能拦得住本宗吗”

    红衣金面具,魔气四散,携带着那无形的压力,震慑着每一位天山弟子的心神。罗刹门门主,血罗刹,竟然亲至天山了................

    看着高空上的血罗刹,并肩而立的卫罹和秦岚,同时冷哼一声:“血罗刹,这里可是天山剑派。容不得你撒野,不管你此行为了山门,速速退去,否则休怪我等今日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哈哈哈哈.....”高空上的血罗刹声音清冷,猛然发出一阵大笑:“替天行道?就凭你们?”

    “轰”高空之上的血罗刹猛然一扫衣袖,顿时一股澎湃的劲气,如同大海潮升般,迅速涌来。“小心”只听卫罹的喝声中,身后的天山弟子纷纷凝神。但是,那劲气的力道之大,显然出乎了所有天山弟子的预料。只见天山门外广场上的数十名天山弟子抵挡不住那大力的冲击,纷纷踉跄跌倒。就连卫罹,也是连退数步,才勉强止住身形。而身边的秦岚,更是狼狈,如果不是卫罹在发现血罗刹出手的时候,稍稍的挡在了她的身前,恐怕她也和身后的天山弟子一样,被那劲气冲击的踉跄跌倒。

    所有天山弟子见识到了血罗刹的这一招,脸色都是一变。包括卫罹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是知道,血罗刹这一手只是为了示威,并没有施展杀招。然而,就是这示威般的一扫袖子,就震倒了数十名天山弟子。这份功力,的确不愧是魔道三大派的宗主。看来,除了天山的三大长老外,其余很少人能敌得过这一身红衣的罗刹门的宗主了。

    “这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若不是看在你们白鹤真人的面子上,本宗取你等性命,易如反掌。交出那杀我座下门人的凶手,本宗立刻就走。否则,后果本宗就不多说了!”

    “凶手,我天山剑派何时动过你罗刹门的人?”一名天山弟子张了张嘴,怒道:“就算你们罗刹门想找借口,也要找一个高明点的,我天山弟子一向极少在神州之上走动,又怎么会杀你罗刹门的人?”

    “人,的确不是你天山剑派的人杀的。但是,凶手却是在你们天山剑派之中!”血罗刹冷冷的说了一句:“给你们十息时间,如果不交出凶手,休怪本宗出手无情!”

    “难道,他说的是周博?”卫罹身边的秦岚脸色一变,猛然想起了那一天罗刹门的人手在天山北端所说的话,目光下意识的向山门之内的纳兰轻烟等人望去。当看到纳兰轻烟那紧咬着嘴唇的样子和一脸的紧张,秦岚心中顿时知道了答案。立刻小声的在卫罹身边道:“大师兄,他应该是来找周博他们的!”

    “来找周博他们的?那就更不能让他胡来了。我天山剑派再怎么说也是正道上有头有脸的门派,岂能向罗刹门这等邪魔歪道低头?赶紧让人去请三位长老,我倒想看看,祖师爷他们来了之后,这血罗刹还敢不敢猖狂?”卫罹冷笑道,同时大喝出声:“天山弟子,天莲剑阵!”

    声音一落,天山剑派山门外那宽阔的广场上,顿时人影错落,交错汇合。很快,数十名天山弟子已经站好位置,长剑出鞘,当空遥指血罗刹。剑气吞吐,整齐划一。远远看去,白色的人影宛如一朵盛开的雪莲花一般,银白色的剑光漫漫闪耀,当真是气势无比。

    天山剑派中,这天莲剑阵最早是由双人剑阵演变而来。随着多少年历代掌门和高手的不断改良,已经逐渐演变为人数可多可少的不定性型剑阵。当然,威力也是随着人数多少,高手的多少而不断提高的。人少时,可双人配合。人多时,可以成为成千上万之人的巨型剑阵。可以说,这天莲剑阵比之仙剑宫的飞芒剑阵,道家玄夜斋的两仪剑阵,佛家的万字佛阵都要高出一筹,当真是正道第一阵。

    “天莲剑阵?”半空中的红衣血罗刹冷哼一声:“既然不识抬举,那本宗今日就看看,你们天山剑派的这排名正道第一的天莲剑阵,到底威力如何?”

    话语一落,血罗刹的身形当空急冲而下。血色的身影隐带风声,呼呼作响。人在半空,一道巨大的红色能量匹炼,已经凭空成型。如同天河倒泄,红绫升空,遮天盖日的向着那天山剑派山门前广场上的那些天山弟子,就是当头罩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